第658章 又起一計

第658章 又起一計

朱大嬸子睜開眼的時候,正看到自家丈夫坐在桌邊神色不定的發獃,而她只覺得身體一陣疼痛,心裡知道雖然自己已經服了解藥,但是毒藥的藥效卻不會很快的退卻。

她還要忍受很長一段時間的疼痛,喉嚨的乾渴讓她幾乎感受到了蔓延在口腔中的一股血腥的味道,朱大嬸子張了張嘴,聲音嘶啞的說道:「當家的,能不能,能不能給我倒杯水」

男人坐在太師椅上,神色頗為不耐煩,擺擺手說道:「去去去,裝什麼裝呢,渴了不會自己倒水啊,還讓老子給你倒?真是,沒看到老子在這想事情嗎?」

朱大嬸子,艱難的撐著身體坐起來,顫顫巍巍的走到桌邊,抬手提起茶壺,想要給自己倒一杯水喝,但是身體卻因為失力,不小心哐啷一聲,將茶壺撒了下去。

水濺了丈夫一身,茶壺也在地上摔得粉碎,男人騰地站起身來,看著朱大嬸,怒氣沖沖的抬手扇了他一耳光。

「啪!」

「他奶奶的,你是豬嗎你?這麼點小事兒都做不好?能指望你干點什麼?真是平白尋晦氣!我告訴你,我今天去找那個秦葉悠,你知道大家都說什麼嗎?說你平日里德行太壞,你被毒死了,也是活該!他奶奶的,老子怎麼攤上你這麼個貨色!」

朱大嬸子吃痛的捂著臉,後退兩步默默忍受著丈夫的責罵,半晌說道:「是,都是我的錯,可還不是因為你好賭錢?咱們孩子你都給弄到抵押當去!」

她說著,淚眼婆娑,想起不得不跟自己分離的孩子,心中又是一陣痛意便撕打起男人來:「你還我孩子!你還我孩子啊!」

男人的衣裳被扯來扯去,很快便更加不耐煩起來,一把將朱大嬸子推在一邊說道:「你幹什麼呢你!還反了天了!」

他說著,想要端起茶杯喝一口水,想起茶壺已經被摔了,更是怒氣上頭,哐啷一聲把茶杯放在桌子上。

惡狠狠的朝朱大嬸說道:「你個死婆娘!看老子不好好收拾你!」

他抬手就要打的時候,看到朱大嬸瑟縮發抖的身子,眼珠子咕嚕一轉,又是一計湧上心頭,便蹲下身子去看向朱大嬸。

臉上像是變臉一樣換上了一副諂媚討好的笑臉說道:「我問你,你不是想讓孩子回來嗎?還有那欠下的賭債,我也有辦法一併還清,只要你乖乖聽我的話。」

聽到自家男人有辦法,讓自己的孩子回家,朱大嬸子喜出望外,連忙說道:「我聽我聽!你說是什麼辦法!」

男人嘿嘿一笑,道:「你不知道,我今日去那秦大夫的府里,呵,那府中的擺設可真是氣派,光那個花廳的玉石擺件都能換好些錢呢。」

朱大嬸子面露疑惑,不知道自家男人說起這些是何用意:「你想幹什麼?」

不知不覺已經日落西山,天色逐漸暗了下來,銀白色的月光和著雪光映照在屋內,也許是日落的緣故,屋子裡的寒氣也重了起來。

朱大嬸子不覺打了個寒顫,卻見自家男人笑著說道:「只不過是故技重施,這一次你繼續服用這個毒藥,明天秦大夫說了讓我再把你送過去,這樣的話,她若是再治不好咱們就能趁機好好訛詐她一筆。」

男人嘿嘿的笑著說道:「秦大夫那麼有錢,想來也不會在意這點小錢。再說了,這毒藥可是我祖傳的,解藥自然也只有我家才能配的了,那秦葉悠不過是虛張聲勢,說什麼明日治病,不過都是借口罷了。」

而朱大嬸子卻想起了自己今天,在朦朧之中聽到秦葉悠跟自己說一定會治好自己,不會讓自己的孩子沒了娘親,她是那樣的溫柔,秦大夫的心那麼善良。

朱大嬸子有些遲疑了,她說道:「這樣……不好吧。」她小聲說道:「既然咱們裝作被她下毒,這個事情已經失敗了,那就別再去找秦大夫的晦氣了……」

男人猛然轉過頭去,聽到朱大嬸子的話,眼睛幾乎瞪出眼眶:「你說什麼?你這個死婆娘!你再說一遍!」

他的心裡早就已經想到了,之後能夠拿到錢,然後好好快活一陣子的畫面了,聽到朱大嬸子不願配合自己,瞬間暴怒又是一耳光抽了過去。

直打的朱大嬸子站立不穩,眼冒精光,哎呦一聲跌坐在了地上。男人說道:「就照我說的辦!你聽到了沒有!」

說著,揪起朱大嬸子的頭髮:「哼!我看你這個死婆娘就是下賤!好好說不停,非要老子收拾你!」

朱大嬸子早就被自家男人打的害怕極了,連連護著腦袋說道:「我聽,我聽就是了。求求你別打我了!」

縱然心中悲苦,但是她還是又一次的喝下了毒藥,原本身上毒素還沒有隨著解藥完全褪去,如今又喝只覺得身體疼痛難忍。

而此時此刻,秦葉悠卻全然不知發生在朱大嬸子家的這一切,她仍舊認真的伏案看著醫書,查找著相關中毒的癥狀,希望能夠從前人的記錄中,找到一些相關記載。

屋子裡檀香幽幽,窗外不知何時又開始靜靜落雪,一陣風吹過,樹枝上的雪便噗嗤一聲,落了下去,與落在台階下的白梅花瓣相互交織在一起,只聞的陣陣冷梅香氣。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神醫嫡女:邪王寵妻無度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台言古言 神醫嫡女:邪王寵妻無度
上一章下一章

第658章 又起一計

94.14%
目錄
共547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