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59章 冬雪聞喜

第659章 冬雪聞喜

雪,紛紛揚揚的下着,無聲無息的覆蓋着這座不大的城市。很快,田間地頭也都被積雪覆蓋,在夜晚裏是白茫茫的一片,根本分不清楚東南西北。

只是有雪卻未曾起風,茫茫荒野之中是十分的寒冷,但是人在家裏的時候卻因為這份安靜,反而會從心底湧上一種溫暖幸福的感覺。

秦葉悠醫館之中並不缺炭火,所以每一個屋子裏面都溫暖如春,剛開始的時候,雪花從天空之中飄落在屋頂之時就馬上消失的無影無蹤,就可以知道這些房子之中的溫度了。

雪夜催人眠,萬家燈火都熄滅的時候,唯獨秦葉悠房間的燭火明亮,顯然這間房屋的主人還沒法安眠。

「要我說,乾脆明天就不給她看好了,反正這種事情在醫館之中也是常有。而且話說回來,我們昨天本就準備歇業了……」祁元修輕輕地將燈花挑去,使得燈燭更亮了一些。

「那可不行。」秦葉悠面前擺着一本醫書,厚厚的一本裏面記載的全部都是各種各樣的毒藥的毒性和毒發時的癥狀,以及解毒的方法。這本書中可是從古至今幾乎所有的毒藥都羅列其中,但是翻完卻也未曾找到和朱大嬸癥狀相似的病例。

秦葉悠合上了書嘆了口氣放在了書架上,同時打開柜子翻翻撿撿,卻是稱祁元修在挑燈的時候背對着他從系統之中有拿出了一本書。

「既然送到了咱們醫館,那就要給她盡全力醫治。」秦葉悠重新歸座,說道,「而且才剛剛跟這位朱大嬸在街上有個小摩擦,現在要是給她治不好,大家倒是不會不相信我的醫術,但肯定不再相信我的人品。到時候,就算是你那個小侄子送來十塊八塊的金字匾額,也無濟於事。」

祁元修知道個中關節,也是點了點頭。

「不過,明天還是沒有法子的話,那就實在沒有辦法了。盡吾志也而不能至者,可以無悔矣,其孰能譏之乎」秦葉悠吹了一口氣,假裝吹拂掉書上的陳年灰塵,實際上這本書光潔如新,一點潮濕發霉的味道都沒有。

「盡吾志也而不能至者,可以無悔矣……」祁元修細細品味着秦葉悠說的這句話,越發的覺得是至理名言,不由得擊節讚歎,「葉悠,這句話說的也太好了。」

秦葉悠剛剛是無心說出這句話,現在才反應過來:「這個可不是我說的,這是我早年間遊山玩水的時候在山下遇到一個姓王的老頭,他說給我的。」

秦葉悠悄悄吐了吐舌頭,不過好在祁元修也沒有繼續追問,不然的話秦葉悠就要告訴他那座山是褒禪山什麼什麼的…

「夫君要是累了,就休息去吧。反正,你在這也幫不上什麼忙。」秦葉悠見到祁元修挑完燈花之後就好似蒙學的孩童一般規規矩矩的坐在自己的旁邊,也不說話,完全沒有什麼事情可做,又不去睡覺。

祁元修本來就是一個閑散王爺,而且這醫術又是晦澀難懂,他只不過是一普通人,雖然書上的每一個字他都認識,但是連起來就好似天書了一般。所以也根本不會有什麼建設性的意見。

祁元修倒是一笑說道:「被窩裏太冷了,沒你給我暖着實在是睡不着呀。」

秦葉悠臉上微紅,不過這深夜之中閨房裏說些什麼話都是天經地義的。當她正準備正色命令祁元修去睡覺的時候,祁元修卻又說道。

「我雖然不懂醫術,但是還是會端茶倒水的,雖然我幫不上什麼忙,但是俗話不是說夫妻齊心其利斷金么。哪怕最多只能跟你講幾個笑話逗你開心,也是不小的作用呢。」

聽聞祁元修的話,秦葉悠心中頗增了幾分溫暖,靜靜地依靠在祁元修的肩頭。祁元修見狀,也是將手放在秦葉悠的腰肢,將秦葉悠摟在懷中。

一時間,屋內寂靜無聲。偶爾才傳來一聲燈燭爆響的聲音和書紙之間相互摩擦的聲音。

窗外的雪,還在寂靜無聲地下着,整個禹州城,天光水色,農田屋舍,都變成了白茫茫的一片。

單手又挑落一顆燈花,燈燭光搖搖晃晃了些許時刻又重新明亮起來。卻正是在此時,秦葉悠眉頭輕蹙,胸口頗感不適,下一刻急忙將手輕捂在唇邊,腸胃一陣翻滾卻是乾嘔了起來。

見狀,祁元修心中馬上一陣的焦急,說道:「葉悠,怎麼了?是不是熬夜時間太長,身體受不了了?要不咱休息吧,這我估么著都快二更天了。葉悠,不是我說你,你看你還是一個大夫,卻不知道注意自己的身體,真的是……」

祁元修自顧自的喋喋不休,平日在眾人面前不苟言笑的王爺,在這個時候就好似一個慌了神的小太監一般。秦葉悠卻沒有慌亂,只是覺得身體給自己的信號有些非同一般。

連忙將自己的左手搭在右手上給自己診脈,片刻之後,秦葉悠的臉上卻是露出了莫可名狀的神情。

只見秦葉悠轉過頭來看向祁元修,眼睛裏面亮晶晶的,燈燭的光芒在她的瞳孔裏面閃爍。「夫君~奴家跟你道喜了。」

祁元修聞言就是一愣,他從未曾在秦葉悠的口中聽到過這種語氣,一時間腦子裏也不知道自己該做何反應,只是下意識的說道:「道喜?道什麼喜?」

「夫君,再過一段時間,您就又有一個小娃娃啦!」

祁元修聞言,神色上並沒有什麼異常,手卻是不自覺地哆嗦起來了。片刻之後連忙摟着葉悠,將自己的腦袋貼在秦葉悠的小腹之上,屏息凝神,靜靜地聽着。

秦葉悠見狀也是啼笑皆非,說道:「現在胎兒還沒有成形呢,你哪裏能夠聽得到響動。」

這時候祁元修才算是反應過來,抱着秦葉悠細細端詳,隨後又猛一下親了上去。

「哈哈哈哈我夫人有喜啦!」祁元修大笑,連燈燭都被他的聲音震地抖動了些許。

「葉悠葉悠,你知道是男孩還是女孩嗎?」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神醫嫡女:邪王寵妻無度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台言古言 神醫嫡女:邪王寵妻無度
上一章下一章

第659章 冬雪聞喜

94.32%
目錄
共547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