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62章 狠心殺妻

第662章 狠心殺妻

屋內的炭火正旺,祁元修端著一碗冰糖雪梨茶進來的時候,瞧見秦葉悠還在低頭伏案翻看著什麼。

便將茶盅放在她的手側,輕聲提醒道:「這段時間綠蘿說,一直聽你乾咳,想是天氣乾燥就沒能好好保養自己。」

秦葉悠正低頭認真對比著,可能出現在朱大嬸子身上的病症,便沒抬頭只說:「好香的味道,是冰糖雪梨吧。這時候還能尋得到雪梨,我的夫君真的好本事呀。」

聽到自家夫人的誇讚,祁元修的嘴角不經意間的微微翹了翹,坐在她身邊,看著她寫了一會兒,說道:「那朱大嬸子一家人,真是腦子極其糊塗。明擺著是訛詐,在場的人也都聽的分明,還在那裡死鴨子嘴硬。」

一想到這兩個人,屢屢擾的秦葉悠不能好好休息,祁元修就覺得氣不打一出來,而秦葉悠聲音輕柔:「可也畢竟是一條人命啊,更何況那朱大嬸子體內的毒,的確是少見,若是我能夠搞清楚的話,說不定以後也用得上。」

祁元修點了點頭,伸手輕輕的幫秦葉悠揉捏著肩膀:「好,那我陪著你。」

秦葉悠伸手,將筆蘸飽了墨汁淡淡,又想起了今日白天發生的事情,她雖然察覺到了朱大嬸子的毒,是今朝下的新毒,但是一番質問下來,那朱大嬸子的丈夫,明顯是心虛了。

只不過,讓她沒想到的是,這個男人表面上如此蠻橫,但是卻膽小如鼠,被眾人七嘴八舌的一番質問,直接帶著朱大嬸子回家去了。

不過,如今毒素尚未查清,帶回去或者留在這裡,倒也沒有區別。秦葉悠便放任他們離去了。

只不過……秦葉悠想起那男人走之前的眼神,分明是一種讓人看著心驚的,想要魚死網破的表情。

「我有些擔心,夫君。」秦葉悠回頭,對正給自己捏肩膀的祁元修說道,語氣中帶著幾分遲疑。

「哦?怎麼了?」男人停下了手,坐在她身邊,一副認真聽她講話的表情,讓秦葉悠心中微定。

「那個朱大嬸子,我聽說她丈夫對她很是不好,你看這一次,朱大嬸子的丈夫竟然能夠讓自己的妻子服毒,忍受毒藥侵蝕五臟六腑的痛苦,也要誹謗誣陷了我。」

她的語氣頓了頓,繼續說道:「我擔心……她丈夫為了能夠達到自己的目的,會無所不用其極。」

聽到這兩個潑皮無賴,祁元修冷冷一笑說道:「哪有什麼當緊?他們兩口子只不過是蠍子跟蜈蚣一起生活,反正不管是哪一個,都不是什麼好貨色。」

秦葉悠輕輕嘆了口氣,端起了放在一邊的冰糖雪梨茶,輕輕的抿了一口,只覺得清涼而微甜的茶水,緩緩的沁入脾臟,好像原本內心的不安,焦躁,都被這湯色雪白透明的茶,給撫慰了。

大雪,不知道在什麼時候紛紛揚揚落得無聲無息,只有一絲絲的冷風順著縫隙,慢慢的順到屋子裡,雖然房子燒著乾柴火,可是朱大嬸子仍是覺得冷,透骨的冷。

她還沒有等到當家的給自己服用解藥,只是迷糊著半睜開眼,看著窗外面飄著像是鵝毛一樣的大雪,漫天卷地的鋪滿了整個世界,白茫茫的。

明明身上時裹著毯子的,可是朱大嬸子卻覺得身子上冷一陣,熱一陣,熱的時候就好像是在夏日正午里,站在爐灶旁邊,有無數個小火球在身上滾來滾去,可是冷的時候卻又好像赤著腳,在冬日的井邊提水。

「當家的……」她迷迷糊糊的喊著:「當家的……解藥,給我解藥。」

「媽的,叫什麼叫!叫喚什麼!你叫魂呢!」男人憤怒的從屋外回來,夾雜著一身的風雪,讓朱大嬸子又劇烈的咳嗽了起來。

「咳咳……咳咳,你,你還沒有給我解藥,我快要撐不住了……」

咳嗽著艱難道:「胡德儀剛生下了和睦帝姬正是皇帝面前的紅人又是晉康翁主的女兒自然十分矜貴。」

看著自家婆娘坐在椅子上面,一歪一歪的模樣,朱大嬸子的丈夫冷哼一聲「哼,你不過就是多咳嗽了幾聲,那裡就那麼嬌氣了!我跟你說,你沒聽到秦葉悠那個小娘皮今天說什麼嗎?她查出來你這個又一次吃下的毒,哼,小娘皮不好騙,你今天就不要吃解藥了!」

聽到自己當家的居然這麼說,朱大嬸子急的臉色發白,匆忙說道:「可是,可是若是沒有解藥,我,我很快就會被毒死的!」

話說完又是一陣劇烈的咳嗽,朱大嬸子家的男人此刻正坐在桌邊,臉上滿是隱忍不發的怒氣。而朱大嬸卻在毒藥的作用下,覺得身體慢慢的開始疲倦,疼痛,四肢麻木冰涼起來。

她感覺自己喘得甚至喉頭都有些發緊,啞了聲音祈求的說道:「當家的,求求你,咱們不去找,找秦大夫的麻煩了,求求你,把,把解藥給我罷。」

而她話音剛落,卻聽見「砰」地一聲,卻是男人狠狠的將茶杯摔在了桌子上。

一臉不耐煩地大聲嚷嚷道:「你懂什麼你!那咱們要是能訛到她,不僅僅是咱們的孩子能贖回來,就連以前的宅子都能拿回來!她們這種人家,那手指頭縫隙漏出來的,都夠咱們吃喝一輩子了!」

朱大嬸的視線模糊了起來,她強撐著自己的身子,想要自己去拿解藥,卻發現,現在毒症已經發作到她連說話,都只能夠氣息的時候了。

「我,我求你了,我,我快撐不下去了……」女人癱坐在了地上,氣喘吁吁,上氣不接下氣的模樣看上去十分可怖。

臉色更是蒼白的嚇人,而男人卻別過頭去,視而不見道:「你且忍忍!忍忍!忍了這一時半刻,以後有的是好日子!他奶奶的,你這個臭娘們,就是喜歡跟老子裝樣子!」

而不知道什麼時候,屋子裡開始靜的嚇人,再也沒有了朱大嬸子呼哧呼哧的呼吸聲,只有雪粒子輕輕的打在屋頂磚瓦上的聲音,深夜之中,落雪的聲音格外的清晰。

男人回過頭去,看到已經倒在地上,七竅流血的女人,他有些膽怯,卻又裝著膽子走上前去,將手指顫顫巍巍的放在了朱大嬸子的鼻下。

已經,了無氣息,朱大嬸子就這樣死了……

「哼,你的死要是能帶來一筆不小的財富,老子也算是沒白娶了你這個婆娘,有了錢,什麼樣的女人老子找不到,好用天天聽你咧咧?」

朱大嬸子的丈夫大著膽子伸了手,合上了女人至死不曾閉上的眼睛,想了想覺得屋子裡面若是一晚上躺著個屍體,心裡終究是有些瘮得慌。

便使了力氣,將女人抬了出去,大雪漫漫,一點點的撫上了她滿是血污的臉。而朱大嬸子,佔了一輩子的小便宜,卻一直都在為這個家打算,她大概怎麼也不會想到,自己有一天會死在丈夫的貪慾之中。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神醫嫡女:邪王寵妻無度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台言古言 神醫嫡女:邪王寵妻無度
上一章下一章

第662章 狠心殺妻

94.87%
目錄
共547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