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章:一出好戲

第51章:一出好戲

「祁元修,我告訴你,老娘不願意搬到怡然居,不願意跟你一起住,聽明白了嗎?」

秦葉悠氣勢洶洶,在來的路上,自行在腦海里這樣演練。

可是走進祁元修的書房,看到他俊美又清冷的表情,她頓時沒了氣焰,只能醞釀一下說道:「王爺,我在梧桐苑住的很好,而且自由散漫慣了,搬來怡然居怕是會打擾到王爺。」

她說的很委婉。

「我可以忍受。」他抬頭微微挑眉,眼角帶著笑意說道。

秦葉悠差點沒忍住吼道:你有什麼不可以忍受?不能忍受的是我好不好?

「王爺還是不要勉強的好……」她囁嚅著說道。

「不要勉強我,還是不要勉強你?」他繼續裝作聽不懂的樣子,而且還擺出一副十分好奇的表情,好似他真的不明白。

秦葉悠放棄了,她再一次承認在耐力方面,她不是這傢伙的對手。

「是我勉強,我不想搬過來跟你一起住,這樣說可以嗎?」她索性就實話實說了。

「你是我的王妃,同床共枕暖被窩,本就是你的職責,你都嫁入王府這麼久了,管家權也教給你了,該進點王妃的職責了。」他理所當然的說到。

秦葉悠覺得忍無可忍,就無需再忍了,他這句話又觸動了她心裡的那根刺。

「王爺應該很清楚,我是怎麼進的王府門,是我用醫術交換來的,嚴格來說,我根本不算你的王妃,我們拜過天地嗎?我們喝過喜酒嗎?我們入過洞房嗎?」

唉?她趕緊咬住了嘴唇,後面一句話,好像說順嘴了。

祁元修怎麼肯放過這個機會,立即說道:「你想要入洞房,我們今夜就可以。」

秦葉悠羞憤不已,惱怒的說道:「你才想入洞房,你們全家都想入洞房,反正我是不會搬的,你要是逼我,我就……我就離家出走!」

很沒有出息的撂下這句狠話之後,她狼狽的轉身逃竄出去了。

祁元修盯著她的背影,忍俊不禁,這個小狐狸怎麼這麼容易炸毛?

不過看起來,她對過門之時遇到的事情,一直耿耿於懷,他得好好想想,該如何才能把這根刺從她心裡拔出來。

不然他恐怕永遠都沒有機會靠近她了。

秦葉悠氣憤不已的回到梧桐苑,然後才反應過來,自己過去這樣鬧了一通,也不知道祁元修是不是同意了,反正不管他同意還是不同意,她都不會搬的。

在她整理好自己的思緒之前,她不想做任何的而決定,一旦搬到怡然居,再想走怕是就沒有那麼容易了。

為了排解煩悶的情緒,秦葉悠帶著婉兒和綠蘿出去逛街遊玩。

不過在古代,女人能遊玩的地方實在是不多,秦葉悠更是什麼都不了解,好在有萬能的婉兒,提出可以去聽戲。

綠蘿立即說道:「聽完戲,我們可以去旁邊的醉仙樓大吃一頓。」

三人一拍即合,浩浩蕩蕩出發了,祁元修難得忙裡偷閒,想起那天秦葉悠負氣離開,打算親自來梧桐苑安慰一番。

結果只看到在家看門的紅袖,她委委屈屈說道:「回王爺的話,王妃出去玩了。」

祁元修一怔,她倒是挺會為自己安排的,心情不好,就出去溜溜,居然都沒有想過邀請他一起。

祁元修暗暗想著,是不是拍派給她的事情太少了。

秦葉悠三人要來一個雅間,剛剛坐下不久,就聽到旁邊的雅間里傳出來一陣哭鬧聲,秦葉悠一聽居然是秦秋燕的聲音。

戲院的雅間,前後都是敞開著的,不過是靠近走廊的位置有個帘子隔開了,所以基本上就不隔音。

秦葉悠聽到秦雪燕哭著說道:「太子殿下,你這段時間為何一直躲著我?是因為優品閣的事情嗎?」

太子今天跟幾個要好的王孫公子一起出來尋歡作樂,沒有想到剛剛走到戲院跟前,就被秦秋燕遇到了。

他本想假裝沒有看到,秦秋燕卻一路尾隨,追了上來,哭鬧不止。

當著其他人的面,太子感覺到十分丟臉,可是又不好當場發作,只能哄勸道:「燕兒,你說什麼呢?我娶你難道是為了你的嫁妝嗎?我只是最近比較忙而已,你別亂想了。」

「真的嗎?真的不是嫌棄我沒有那麼多嫁妝了?」秦秋燕止住淚水,認真的問道。

這邊的秦葉悠直翻白眼,心想這樣的爛借口她竟然都相信,他如果真的忙,怎麼會有空出來聽戲!

「當然是真的,你快別哭了,讓人家笑話,你怎麼會來這裡的?」太子在外人面前裝出十足溫柔好男人形象。

「我早晨跟娘親吵了一家,一起之下離家出走了,沒有想到竟然遇到了太子殿下……」秦秋燕說著又要哭,最近發生了太多的事情,她完全不知道怎麼應對,只能哭。

太子漸漸沒有耐心,他看到朋友臉上都是不屑的表情,他只能先把秦秋燕哄勸走:「好了,快別哭了,算了,我也不聽戲了,我帶你去旁邊的醉仙樓吃點東西吧。」

秦秋燕巴不得能和太子單獨相處,立即就點頭同意了,兩人離開了戲院,周圍終於安靜下來。

看大戲之前先看來一出好戲,秦葉悠心情不錯,三言兩語她就能聽出秦家現在的混亂,一切都是她們自找的。

秦秋燕跟著太子來到旁邊的醉仙樓,太子要了一個包間,勸慰兩句之後,她的心情終於好一點了。

想起之前跟楚美月的吵架,她忍不住落淚。

自從秦葉悠把屬於她的財產要走,秦家雖然還勉強過的下去,可是很明顯已經有些緊巴了。

秦秋燕著急,質問楚美月這些年把錢都攢到哪裡去了,是不是都給了楚家了,逼著楚美月會娘家要。

楚美月被秦明源冷落,管家權也沒有了,正是一肚子火沒處發泄,秦秋燕正好裝在槍口上。

她指著秦秋燕的鼻子罵道:「你這個沒用的,光要嫁妝有什麼用,你得先抓住太子的人,你看秦葉悠一分錢嫁妝沒有,奕王不是照樣對她不錯!」

秦秋燕見就連自己的母親也看不起自己,而是還是拿她最討厭的秦葉悠做對比,更加生氣了,哭著跑了出去。

「太子殿下,你真的不在意我有沒有嫁妝嗎?」她拉住太子的手,卑微的看著他,小心翼翼的問道。

太子把自己的手抽出來,完全沒有了剛才在戲院的那副溫柔面孔。

他淡淡的說道:「我自然是不在乎你那點嫁妝,可是如果你太過寒酸,我豈不是也會被天下人恥笑!」

秦秋燕一怔,沒有想到太子居然出爾反爾,她不敢反駁他,可是又實在沒有辦法,眼淚又奪眶而出:「可是只要我們過的好就行啊,何必在意別人的看法呢。」

鬼使神差的她想起楚美月的話,說道:「你看秦葉悠也沒有半分嫁妝,可是現在她和奕王也很好啊。」

太子聽到她提起奕王,啪的一聲拍了一下桌子:「你拿我和他比?當初他成親的時候還是個殘廢呢,你的意思是我現在就跟著殘廢一樣嗎?」

「不……不是的,我不是這個意思……」秦葉悠趕緊辯解道,緊張的語無倫次。

太子卻沒有了耐心,站起身來:「你慢慢吃喝吧,我沒空陪你了,你如果還想嫁給我,以後就不要當著外人的面在我跟前哭哭啼啼!」

說完沒有絲毫猶豫轉身離開,留下秦秋燕更加傷心,坐在桌前嚎啕大哭。

秦葉悠在戲院聽完戲,三人聽的入迷,出來的時候已經是傍晚了,三人都餓的飢腸轆轆。

於是按照原計劃,直奔隔壁的醉仙樓,在二樓選了一個靠窗的位置,還可以欣賞一下夜景,找來店小二,點了幾個招牌菜。

三人正在等菜的功夫,只見旁邊的雅間門打開了,走出來一個人,秦葉悠下意識轉頭一看,嘆了一口氣,真是冤家路窄,那個眼睛哭腫的人,不是秦秋燕又是誰?

秦葉悠不想給自己惹麻煩,打算假裝沒有看到,楚美月母女倆都是屬惡狗的,心情不好的時候逮誰咬誰,她不怕咬,但是不想噁心。

秦秋燕哭的久了,頭暈腦重的從房間里出來,搖搖晃晃往外走,剛走兩步就被人攔住了。

「姑娘,你沒事吧?我看你步履不穩,要不要我送你回去?」一個藍衣男子輕聲數說道。

「我有沒有事跟你有什麼關係,讓開,我要回家!」秦秋燕十分不耐煩的推開那人的胳膊,猛然抬頭,卻是一怔。

眼前這個男子,雖然長相一般,但是全身上下帶著一股貴氣,掃一眼他的穿著打扮,她立即判斷這人非富即貴。

秦秋燕當即就變了態度:「不好意思,公子,我心情不太好,我現在要回家,請您讓一下。」

男人微微一笑:「不知道是誰捨得讓如此佳人心情不好,簡直太不知憐惜,不知道在下有沒有這個榮幸,或許可以幫小姐寬解一二。」

一句話說到秦秋燕的心坎了上了,眼看著她就要跟著這個陌生男人走了。

秦葉悠又翻了一個白眼,這個沒心沒肺沒腦子的秦秋燕,被人賣了都不知道!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神醫嫡女:邪王寵妻無度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台言古言 神醫嫡女:邪王寵妻無度
上一章下一章

第51章:一出好戲

9.34%
目錄
共547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