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章:喜歡你等我

第52章:喜歡你等我

秦葉悠本想只是看個熱鬧完事,可是看到秦秋燕就要被這個陌生男人給騙走了,她終於還是沒有忍住。

「喂,你們等一下!」她喊了一聲,然後走上前,忍不住說道:「秦秋燕,你認識這個男人嗎?就跟人家走!」

她本是好意提醒,可是因為心有不甘,所以語氣就有點沖,秦秋燕見到她,眼神立刻變的狠毒,哪裡肯聽她的話。

「狗拿耗子,多管閑事,秦葉悠,我不用你管,你給我滾遠點!」秦秋燕一看到秦葉悠,全身的刺都豎起來,一副要戰鬥到底的姿態。

「這位姑娘,你放心,我不是壞人,只是不忍心看這位小姐傷心而已。」那個男人笑著說道。

|「壞人難道會在自己的額頭刻上壞人兩個字嗎?」她極其不耐煩的轉頭看過去說道。

這一看卻是愣住了,這個男人她見過,在北疆的軍營里。

最後祁元修反敗為勝的那一次,她在帳篷后看的清清楚楚,這人就是當初闖進軍營的北燕太子拓跋宏。

他怎麼會來大魏?而且是喬裝打扮過的,肯定別有目的。

秦葉悠本著人道主義還想再勸解兩句呢,沒有想到秦秋燕一把抓住那個男人的胳膊,大聲說道:「這女人腦子有病,咱們不理她!」

說著居然直接拉著這個男人的手走出了酒樓,留下秦葉悠一個人站在那裡,在風中凌亂了。

她確實腦子有病,居然好心去管秦秋燕的事情,活該那個傻女人被騙吧,她什麼都不管了,不過拓跋宏出現在大魏,定然沒有好事。

她一轉身看到飯菜已經上桌,立即說道:「打包,我們趕緊回府,你們回去慢慢吃吧,我現在急需回去見王爺。」

綠蘿一臉壞笑:「王妃,不就一天沒見王爺嗎?您剋制一下,咱們快吃快回不行嗎?」

這個吃貨,看到好吃的,口水都留下來,彷彿一刻都等不了。

「克制什麼克制,你這丫頭,胡說八道什麼呢,廢話少說,趕緊收拾東西走,王妃我有重要的事情要彙報。」秦葉悠敲了一下綠蘿的頭。

於是三人急匆匆趕回奕王府,秦葉悠讓婉兒和綠蘿帶著東西,先回去吃了,然後她直奔祁元修的書房,結果卻撲了一個空,他居然不在。

事關緊急,她一直等著他,不知不覺竟然趴在桌上睡著了,直到感覺到一股寒意,她猛然驚醒。

驚訝的發現祁元修居然一身夜行衣裝扮,似乎是剛剛從外面回來,帶著一身的冷意,他正打量著秦葉悠。

「你半夜不睡覺在等我?有什麼事?」祁元修問道。

秦葉悠這才想起自己來這裡的目的,趕緊說道:「拓跋宏來大魏了,我看到他了。」

「你確定?在什麼地方?他在做什麼?」祁元修聽到這話之後很快問道。

「我確定是他,就在醉仙樓,當時他正在跟秦秋燕搭訕呢。」秦葉悠立即回答道。

「我知道了,我還得再出去一下。」祁元修皺眉說道,轉身剛剛要離開,可是突然那又停了下來,看著她笑著說道:「我這樣等我回來,很好。」

秦葉悠不太明白他是什麼意思,祁元修微微一笑,在她額頭親了一下,輕聲說道:「乖……」

秦葉悠感覺自己的耳朵都酥麻了,這個傢伙簡直是無時無刻不在撩人。

這件事交代給祁元修之後,秦葉悠就沒了心事,安穩回到梧桐苑睡覺。

之後終於選了一個好日子,讓管家準備了一些禮品,她要親自去單家拜訪老夫人和舅舅舅媽了。

福伯這一次浩浩蕩蕩的給準備三輛馬車的東西,秦葉悠親自過目檢查,弄清楚那些禮品是送給誰的。

她忍不住讚歎道:「真是厲害了福伯,居然準備的這麼周到,沒有漏下任何一個人,聽說我那二舅舅一家不再京中,居然也有禮品呢。」

婉兒聽到她這話,猶豫了一下,然後說道:「王妃,這次回單家,您盡量不要提二老爺了吧,免得老夫人傷心。」

秦葉悠不太明白,問道:「這是為何?」

她見婉兒欲言又止的模樣,就知道肯定有內情。

她不好逼問婉兒,又實在好奇,直接說道:「婉兒,祖母讓你跟我在身邊,我就把你當成親姐妹了,咱倆之間你不必忌諱什麼,有什麼話就只說吧。」

婉兒點了點頭,把秦葉悠所不知道的單家的真實情況告訴了秦葉悠。

單家老夫人有兩個兒子一個女兒,大兒子單永恆,小兒子單永樂,還有女兒單秀芳,單永恆從政,現為御史台御史,單永樂經商。

單永樂是老夫人最小的孩子,自小更加偏愛一些,所以造就單永樂的性格有些任性和自私。

這些年老夫人獨自經營者單秀芳留下的財產,單永樂多有不滿,想要佔為己有。

老夫人一直不同意,尤其是單永樂生意失敗之後,老夫人也不讓他動單秀芳留下的財產。

單永樂一氣之下,外出闖蕩,至今未歸,成了老夫人心頭的一塊心病。

秦葉悠只知道老夫人這麼多年,一直替她守著娘親留下來的嫁妝不容易,沒有想到還有這樣的隱情,她感覺到眼眶發熱,感動不已,心裡有了一個想法。

終於到了回單家之日,臨出門之前福伯還來說道:「王妃,王爺本想跟您一起去的,可是有要事走不開,王爺讓老奴轉告您,回頭他會親自去單家接您回來。」

秦葉悠點了點頭,她本就沒指望祁元修陪她走親戚,反而不太適應他突然的體貼,心裡想著,親自去接她回來?不會是擔心她一去不回吧?

到了單家,馬車剛剛停穩,秦葉悠一掀帘子,就看到老夫人帶著一眾家眷等在門口了,她趕緊從馬車上下來。

趕在老夫人率領眾家眷給她行禮之前,先一把扶住了老夫人,笑著說道:「祖母,葉悠今天來看您,就只是您的外孫女,不是什麼奕王妃。」

老夫人笑著上下打量她,看她面色紅潤,氣色很好,終於微微放心了。

她忍不住說道:「你這丫頭,也太大膽了,朝堂之上都敢跟皇上爭辯,以後可不準這樣魯莽了。」

單家大房夫人劉氏,趕緊說道:「葉悠這丫頭,有勇有謀,居然真的把嫁妝給要回來的了,很有當年小妹的風采呢,娘,您就放心吧。」

老夫人冷哼了一聲說道:「咱們單家還真不在意那點房產,只是不能便宜了他們,葉悠,經過這次事情,你正好遠離尚書府那腌臢之地,以後單家就是你娘家了。」

秦葉悠用力點了點頭:「單家就是我永遠的家。」

「既然到家了,那就被都站在家門口說話啦,回去泡杯茶,咱們好好聊聊。」劉氏笑著說道。

眾人於是擁簇著老夫人和秦葉悠一起往裡走去,這一路走來,確實不見二房的人,看上去現在單家是大房夫人當家,不過也是聽老夫人的吩咐做事。

劉氏微胖,面善和藹,對秦葉悠很熱情,她曾經有個跟秦葉悠差不多大的女兒,從小夭折了,所以看到秦葉悠,分外親熱。

祖孫三代,說說笑笑,十分熱鬧,秦葉悠好久沒有這麼放鬆過了,真有一種回到家裡的感覺,什麼都不用管,什麼都不用顧忌,自由自在的很舒服。

後來單家大爺單永恆和兒子單平庭下朝回來,秦葉悠又趕緊見過舅舅和表哥。

「舅舅,能要回我娘親的財產,多虧舅舅在朝堂之上的鼎立相助,差點就要連累了舅舅,葉悠在這裡請罪了。」說著就跪下給單永恆行禮。

單永恆把她扶了起來,說道:「這本就是我應該做的,其實我早就想要收拾秦明源了,你祖母顧忌你還在秦家,不讓我動手,這才一拖再拖,現在好了,我也終於替我妹子出了這口氣。」

單永恆是個沉默寡言有十分嚴肅之人,平時很少誇獎別人,這次卻帶著讚賞的眼光看著秦葉悠說道:「你沒做錯任何事,而且你做的很好!」

一直站在單永恆身後的單平庭,這時候笑著說道:「你們都覺得葉悠柔柔弱弱的吧,其實都是騙人的假象,這傢伙戰鬥力杠杠滴。」

秦葉悠和單平庭現在一緊很熟了,單平庭偶爾去看她,秦葉悠給單永恆的信,也是單平庭給帶回來的。

秦葉悠當仁不讓的說道:「表哥慣會拿我取笑,趕緊讓舅母給你娶個厲害的媳婦,管管你,看你還敢這昂囂張吧。」

單平庭立馬露出一副可憐表情:「你英雄好漢,還是饒了我吧。」

一時間大家都笑了起來,秦葉悠很喜歡這種其樂融融的家庭氛圍。

吃過午飯之後,劉氏派人來帶秦葉悠去休息,她早就在府里為秦葉悠單獨收拾出來一個房間。

秦葉悠卻執意要跟老夫人一起午睡,還肉麻兮兮的說道:「一刻都不願跟祖母分開。」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神醫嫡女:邪王寵妻無度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台言古言 神醫嫡女:邪王寵妻無度
上一章下一章

第52章:喜歡你等我

9.52%
目錄
共547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