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91章 解救程蕭然

第691章 解救程蕭然

綠蘿哭著說道:「都是奴婢的錯,是奴婢……是奴婢覺得蕭然姑娘在這裡,又對咱們爺有了那樣的心思,指不準以後會對主子不利……」

「你呀你。」秦葉悠搖了搖頭,卻還是站起身來,扶起來了跪在地上的綠蘿說道:「胡說八道,蕭然是什麼樣的人,我不清楚嗎?她若不是心中有大義,又怎麼會用命去換這一份解藥?」

綠蘿木愣愣的坐了下來,只是一不留神,手卻被筐絡裡面的針直直的扎了進去,秦葉悠驚呼了一聲,忙取了白絹布來小心翼翼的幫她裹上了傷口。

她看著已經哭得一塌糊塗的雲兒說道:「你不要哭,你告訴我,你家小姐什麼時候成婚,還有把你知道的關於程家和季家婚定的事情,都細細的告訴我。你不要著急,我一定想辦法救你家小姐出來。」

秦葉悠越是聽雲兒的訴說,眉頭便蹙的更緊了一些,道:「這個季家,定然是個公爵家族,或者鐘鳴鼎食的官宦家族。」

她心想,或許是她跟祁元修兩個人遠離朝廷是非,大約是朝廷上有了變動,也不曾留意。只是如此,要救下程蕭然,必定要隱秘行事了。

秦葉悠收起來了雲兒送來的信,輕聲說道:「你暫且現在這裡住下,我與我家夫君商議一番,制定了章程出來。」秦葉悠覺得腹中有隱約的疼痛,就連說話間,都有幾分吃力。

雲兒哭著離開,秦葉悠見綠蘿也是臉上滿是愧疚,早已經哭的上氣不接下氣,秦葉悠知道她內心自責愧疚,便留了她。言語間半是責備半是關切,道:「蕭然姑娘是個好的,再說了那件事情到底如何還不一定,你怎麼因小失大而去隱瞞我?快別哭了,在哭眼睛都要哭腫了。」

綠蘿覷著秦葉悠的神情,欲言又止,最終還是大著膽子說道:「主子,可是即便您不願意聽奴婢這樣說,奴婢還是要勸勸您。蕭然姑娘的事情,已經不是咱們能夠插手的了。」

她這樣說著,神情顯然是憂愁而無奈:「主子,您是知道的,離開京城那個地方,咱們已經付出了太多太多的努力了。更何況,如今的朝廷局勢早就不是當年了,季家未必肯忍下這口氣。」

綠蘿附而再拜說道:「奴婢知道,這一次是奴婢隱瞞不報,惹得主子難過,只是請主子也勿意氣用事。」綠蘿走後秦葉悠默默坐了良久,

而此刻,程蕭然還在焦灼地等待著丫鬟雲兒的消息。眼看著太陽西沉,雲霞漫天,眼看著夜風漸起,星辰落滿天上。

而雲兒不曾回來,等到的人卻是自己的父親程閔。程閔看著她,冷哼一聲:「你以為我不知道你打的什麼主意?我告訴你,雲兒走了之後,整個府中的人看守我又加了三倍,想讓別人救你出去?我勸你還是死了這條心。」

說著又扔下了一干外面採辦買回來的胭脂水粉,朱釵耳環一類的東西:「好好收拾收拾你那副樣子,別讓到時候季家覺得我程家沒有臉面。」

程蕭然木然的拿起那些胭脂水粉,只是對著銅鏡的時候,便是連自己都有些許的震驚。

這個人,還是自己么……蒼白而消瘦的臉上,微微發著烏青的顏色,格外突出的鎖骨,在深紫色的蘇綉長衣之中,只讓人覺得刻薄。

眼下的烏青,除了多幾分憔悴之外,再也沒有半分曾經的明媚和美好。她手中握著半盒胭脂神情悵然。即便是美醜,又如何?矯揉造作出來的幾分明媚,又怎麼掩飾得住內心裡的滄桑?

秦葉悠點了燈火,坐在窗下一邊看書一邊等著祁元修回來,不多時聽見外面打帘子的聲音,綠蘿輕聲行禮,她攏了攏衣服,燈火將她的視線照的越發朦朧起來。

「今天蕭然妹妹的丫鬟來給你送了解藥。」秦葉悠示意著放在一邊已經煮好的湯藥,「你趁熱喝了,我有事情想跟你商量。」

祁元修知道,秦葉悠是有嚴肅的事情跟自己說,雖然納悶程蕭然的丫鬟怎麼送來了解藥,但是仍舊是一口氣喝乾了湯藥,平緩道:「我聽綠蘿說,程姑娘已經回去了。是這樣嗎?」

秦葉悠澹然舉眸,點了點頭:「你知道嗎,蕭然妹妹是為了給你尋解藥,才回去嫁人的。她想來把自身的自由看的比命都重要」秦葉悠嘆了口氣:「她到底,還是上了心思。」

而祁元修本不欲在這件事情上多糾纏,口氣便生硬了幾分,「只是不可能的事情,終究不可能,你不要再勸我納妾。我與她本就沒有發生什麼。」

秦葉悠一怔,心口似被貓撓了一下,但是卻還是含笑道:「我不是與你說這個,先前勸你納妾,的確是我想岔了,只是如今,我還是想救蕭然妹妹一把。」

祁元修的目光有些疑慮,視線落在搖曳跳動的燭火上,明滅不定:「你是知道的,她的家族並沒有那麼簡單,更何況……我們已經動過一次手,這怕這次並沒有如此簡單輕易的容易得手。」

祁元修的話並沒有說全,他早先已經調查過,程蕭然要嫁的那個季家公子,的確是一把人才,更何況文墨詩詞也頗有建樹,並非是碌碌無為之輩。

或許嫁給這個季公子,對程蕭然來說並非是什麼壞事。而秦葉悠聽到祁元修為難的語氣,有些不甘,「可是蕭然妹妹畢竟是,因為你我而去的。我們此刻放手,難道不就成了不仁不義的人?」

她凄然道:「我們兩個人姐妹一場,我不願她為了我的幸福而犧牲自己……」秦葉悠說著,原本孕婦的情緒就敏感多思,再加上如今擔心程蕭然,眼淚便不由自主的落了下去。

看到妻子落淚,祁元修連忙伸手摟住她的肩膀,將她抱在自己懷中,聲音帶著呵護和溫柔:「好了好了,都是要做母親的人,怎麼還像是個小孩子一樣好哭?你放心,我定想辦法去救程蕭然就是了。」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神醫嫡女:邪王寵妻無度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台言古言 神醫嫡女:邪王寵妻無度
上一章下一章

第691章 解救程蕭然

97.25%
目錄
共547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