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92章 洞房花燭夜

第692章 洞房花燭夜

既然已經決定了要將程蕭然帶出來的主意,秦葉悠和祁元修兩個人便不再猶豫,略微收拾了一番東西之後,最終決定兵行險招,在程蕭然成婚的當天,大搖大擺的走進程府。

雲兒不在後,程閔派了新的丫鬟來貼身服侍程蕭然,只不過名義上的服侍,實則為看管。

更何況,新來的丫鬟晴兒並不知道程蕭然其人其品性,只覺得成親是個極好的日子,便頗為腳步輕快的端著紅綢緞蓋著的金頭面說道:「恭喜小姐,賀喜小姐。您看看著季家送過來的打賞頭面,可是十乘十的足金呢。」

民間嫁娶,素來是只說女子越是嬌羞,越顯得滿意夫家,只是晴兒卻不知道為何,程蕭然的臉色看上去並不好。

不說羞紅了臉,就是眼神都冰冷的嚇人至極,她只是一個人默默的站在庭院里,春光灑下,風輕輕的將她的衣帶裙角吹起,翻飛如蝶。而半晌,程蕭然才驀然的說道:「知道了,把東西放下,就下去吧。」

晴兒原本就是程閔指派來的丫鬟,便也早早的就得了吩咐,自然不會因為程蕭然的命令而退卻,只是強擠著笑臉,裝作看不出程蕭然的不快,拿起桌上紫檀木托盤裡,綉好的嫁衣,歡喜的說道:「小姐,不若來試試嫁衣吧,這樣有什麼不妥當的,也好吩咐綉娘們去改呀。」

只是她卻沒想到,程蕭然只是冷漠的「嗯」了一聲,就連看都沒看驚艷華麗的嫁衣一眼,只說到:「風,起了,進去吧。我頭疼,嫁衣改日再試。」

晴兒看著程蕭然頭也不回的回到室內,等瞧不見她的身影了,才朝那門口輕輕的啐了一口。

「哼,還當自己是個小姐呢。老爺讓我來看著你,給你點好臉色,你就了不得了?闔府里誰不知道你是個窩不得深閨的浪蕩?我呸!」

那聲音不大不小,卻直往程蕭然的耳朵里鑽,臉上是刺啦啦的疼痛,她謊左不知,只當是一陣風吹過罷了。

另一邊,秦葉悠與祁元修到達京城的第二日,原本舟車勞頓的兩個人,正是熟睡間,卻忽然聞得一陣清甜馥郁的花香,好像是院落中的梨花開放,隔著新綠的窗紗,香氣輕輕裊裊的飄了進來。

秦葉悠迷濛的睜開眼睛,看到身側的人熟睡之中俊逸非凡的面容,心下多了幾分安然,如今又入京城,當真是跟從前有了心境上,太多的不同。

祁元修察覺到身邊人的目光,還未曾睜開眼睛,嘴角便微翹笑道:「我倒沒想到,你還有窺伺旁人睡顏的喜好。」

秦葉悠轉身坐起,要去洗漱,帶著幾分慵懶:「誰是偷看你?眼睛都未曾睜開,便張嘴誣陷旁人,真真是可惡。」

梳洗更衣之後,秦葉悠邁步走了出去,卻瞧見一樹的梨花果真是開了,繁盛的花朵如同一瓣一瓣的雪花一樣,亭亭玉立累累初綻。

花瓣,迎著朝霞帶了幾分透明,瑩然生光。有風吹過,花枝抖落,花瓣頃刻間如同大雪般落下,忽然的一刻鐘,秦葉悠覺得心底湧出了一點歡喜來,瞧見祁元修一身天青過雨的圓領袍走了出來,歡愉的笑道:「夫君,昨日這花樹還是滿樹的花骨朵,你到底是做了什麼,竟然讓滿樹的梨花開遍。」

而此刻,程府上下到處是歡快的恭賀之聲,程閔迎來送往,丫鬟們的腳步急促卻並不雜亂,十分恭敬沉穩的服侍著如今來觀禮的諸位。

全福夫人正給程蕭然梳頭,青絲如瀑在大紅色的嫁衣上鋪散開來,全福夫人眯著眼睛笑道:「哎呀,看咱們小姐的頭髮,如同海藻一般濃密,將來必定是個有福氣的。」

程蕭然的嘴角彎起一抹譏諷的笑意,她閉了眼睛,不想再看銅鏡之中,那個任人擺布的女子。

而全福夫人,拿著黃花梨的梳子輕輕的將程蕭然的長發梳了起來,霞光沉沉中窗外初開的一樹梨花香氣輕輕醉人。

她笑著唱到:「」一梳梳到頭,富貴不用愁;二梳梳到頭,無病又無憂;三梳梳到頭,多子又多壽;再梳梳到尾,舉案又齊眉;二梳梳到尾比翼共雙飛;三梳梳到尾,永結同心佩」

桌子上的白玉鴛鴦佩被別在了程蕭然的腰間,銅鏡中的女子容顏嬌美,已經挽起的長發,說明了女子已經要從一個少女變為婦人。

正說話時,外面的喜婆走了進來,笑著打量了一番程蕭然,扯了手過去:「哎呦,這就是咱們的新娘子,你看看這活脫脫的仙子下凡。真是跟咱們季公子,那時郎才女貌,天生一對。吉時馬上就到,快著些準備著吧。」

吉時到,外面的嗩吶琴簫齊奏,鞭炮聲也噼里啪啦的聲聲震耳。丫鬟小廝們在前面撒著銅錢,圍觀的百姓們一邊說著吉祥話,一邊彎下腰去撿銅錢。

秦葉悠和祁元修兩個人擠在人群中,便聽到有撿了大捧大捧銅錢的百姓,樂呵呵的交口稱讚。

「哎呀,你看看這季家,真真是當得上如今京城數一數二的高門大戶了,那闊綽的手腕,揮揮手,錢就跟流水一樣撒下來。」

「嗨,這算什麼?我聽說啊,這次季家給程家的聘禮之中,老太太加的那一副齊全的金頭面,足足有萬兩呢!」

「哎呦,萬兩啊。我的老天爺,那可要是幾輩子都花不完的錢哦。」圍觀的百姓們都嘖嘖稱奇起來,而秦葉悠則目光一閃,看到了被喜婆攙扶著走出來的程蕭然。

「是蕭然妹妹!」秦葉悠小聲驚呼著,祁元修緊緊的握著她的手,看著那身影,微微的點了點頭。

他與秦葉悠已經琢磨過,程家戒備森嚴,再加上之前祁元修已經從程閔面前,帶走過一次程蕭然,只怕這次在程家得手的幾率並不大。反倒有可能,兩個人都會被程閔抓住。

但是季家就不一樣了,今日是季家公子大婚,賓客眾多,自然人員來往嘈雜繁多,在加上程閔為了怕名聲不好,刻意隱瞞了程蕭然逃婚的事情。

因此季家並沒有留多少人手用來看管,今天的主角程蕭然所出的新房,一定會有一個時間點是空缺的。

只要他們兩個人抓准了機會,在這個時間點趁亂帶走程蕭然,這一切就能夠無聲無息的。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神醫嫡女:邪王寵妻無度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台言古言 神醫嫡女:邪王寵妻無度
上一章下一章

第692章 洞房花燭夜

97.44%
目錄
共547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