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93章 程蕭然的坦白

第693章 程蕭然的坦白

程蕭然聽到了外面又放起來了鞭炮,有人提示她小心抬腳邁過去火盆,她就知道了自己這是已經到了季家。

她低著頭,借著視線僅能觸碰到的地方去看,只見一路走過去的地上,都是白玉鑲嵌上去的青鸞鳥,而隨著身邊人的攙扶,慢慢的轉過一重又一重的迴廊,地上雕琢的圖案變成了海棠並蒂。

季家果真是破天的富貴,路上傳來的淡淡香粉氣息,裹挾在風中,有人嘖嘖讚歎著程蕭然的窈窕身姿。

這時候,一個男人的聲音溫和的傳了過來,帶著幾分低迷的沙啞:「我來吧。」這人想來就是自己的夫君了。

程蕭然心裡這樣想著,便有一個帶著幾分冰冷的手牽過了自己,他的手掌很大,幾乎能夠將程蕭然的手完全的包裹進去。

旁邊人見到,邊笑著說:「瞧咱們的大公子,這新媳婦才剛進了門,還沒拜堂成親呢,便自己就迫不及待的迎出來要接人了。」

季言蹊的眸子默默的看了兩眼這個打從進來,便一直低著頭只是看著自己鞋尖的女子,當朝第一女法醫?

如今看來,這個程蕭然倒是跟自己所了解的那樣相差甚多,他的嘴角掠過一絲笑意,牽著程蕭然的手,輕聲說道:「走吧。」

而大門外,祁元修攜著秦葉悠兩個人,扮作了一對四品官員,將賀禮的禮單遞了過去,在那管家還在低頭找賓客名單的時候,祁元修便拉著秦葉悠,隨著茫茫的人群進入了季家。

「我的天,這個季家未免也太富貴了些。」秦葉悠看著地上被人工鑲嵌上去的白玉,嘖嘖稱奇,隨之輕聲在祁元修的耳邊嘀咕道:「我怎麼記得之前我們王府,也不曾把玉石雕琢在地上,做地磚啊。這季家,未免也太張揚了一些。」

而祁元修抬起光潔漂亮的下巴,眉目之間頗有沉思之色,微微有些遲疑道:「這個季家,當年也算是有從龍之功了。如今一直飛黃騰達,張揚一些也是難免。只不過……我倒是有耳聞,這次迎娶蕭然姑娘的季家大公子,季言蹊是個十分寬厚溫和之人。」

秦葉悠側目看了看他,這才發覺自打兩個人一進來,祁元修身上散發出來的自然而然的氣度,已經頻頻讓人打眼往他們這邊瞧了過來。

她慌忙拉住祁元修往人少的地方走,只是卻沒想到,這一走不當緊,季家實在太大了,兩個人有沒有婢女小廝的引領,不由得開始在一棟有一棟雕樑畫棟的閣樓,和層林掩映的園林山水中迷了方向。

而此刻,拜堂成親禮成之後,程蕭然被婢女們撫著回了內院,坐在錦緞鋪成的被子上面,季言蹊輕輕的撫在她耳邊說:「等我一會,出去應付一番客人。」

說完,屋子裡的人便都盡數退了下去,室內再度安靜了下來。程蕭然側耳傾聽了一會,發覺寂靜,才一伸手掀掉了自己的紅蓋頭,開始打量起四周來。

一旁的錯金波斯文紐耳銅爐里焚著的是鵝梨帳中香,那淡青色的青煙如同絲縷一樣,緩緩上升,最終暈開來,留下了一室的芬芳馥郁。

程蕭然坐在床上,只覺得頭昏腦脹。他沒想到,自己竟然這麼快,就算是嫁入了季家,從此的人生,再也不是她程蕭然的人生了。

而思緒紛亂間,屋外又是一陣喧鬧聲,聽的有人喊道:「公子回來了。」程蕭然慌忙抬手又將蓋頭蓋了上去,門開了,季言蹊的聲音裡帶著幾分醉意,他轉身吩咐道:「好了,你們都下去吧。」

他關上了門,看著坐在床上一動不動的程蕭然,走上前去,伸手拿起一旁的喜秤,手腕一揚,大紅色的蓋頭翩然落下。

程蕭然抬起頭,打量著面前的男子,她從不知道季家的大公子竟然如此容顏秀美,宛若一個女子一般,而那琥珀色的眸子里,卻有著高雅不可攀附的神情。

彷彿那原本溫柔的語氣,都被高曠之氣洗滌一空一般,季言蹊伸手,指腹輕輕的掠過她的臉龐。

繼而纏繞著她鬢間的髮絲,輕輕的含著笑意問道:「怎麼?我朝的第一女法醫,竟然是個傻子?」

季言蹊的話,無端的讓程蕭然打了個寒顫,她不可置信的看著季言蹊,在父親程閔口中,一直被他好好隱瞞的秘密,原來面前的這個季家大公子,竟然一早就知道。

「你竟然知道!」程蕭然的語氣之中,有著被戲耍的憤怒,她宛若寒星一般的眸子里,透出幾抹厲色。

「是啊,你是我的未婚妻子,你做什麼,我自然是知道。同樣的,我也知道你……逃婚。」

季言蹊說話的時候,臉上仍舊是帶著笑意,而程蕭然卻沒有看到,他眼底劃過的那一抹苦澀。

「好啊,既然你知道,季公子,明人不說暗話。我程蕭然向來行得正坐得端,我告訴你,我如今並非處子之身,你現在休了我,我拿著休書回家,從此你婚喪嫁娶,我絕不干涉。你覺得如何?」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神醫嫡女:邪王寵妻無度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台言古言 神醫嫡女:邪王寵妻無度
上一章下一章

第693章 程蕭然的坦白

97.62%
目錄
共547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