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95章 不堪的現實

第695章 不堪的現實

王麻子身旁,其餘的乞丐嘎嘎的笑著,聲音尖刺像是指甲在琉璃上劃過的聲音,聽的人心裡一悚頗為不適。

而另外幾人也隨聲附和道:「哎呦,你們還真的別說,老麻子這回還真就沒騙人。當時哥兒幾個可都在呢,哎呦,那小娘皮身上嫩的比豆腐都滑,老子用了一回啊,那可真是比那青樓窯子里的,都要銷魂呢。」

說著,一群人又是嘎嘎的笑了起來,不遠處的拐角,秦葉悠能夠明顯的感受到身側,握住自己的手的祁元修,身子微微發抖著,臉色陰沉,身上有雷雨欲來之勢。

「怎麼了?」她伏在祁元修的耳邊輕聲問著,見他臉色實在不好,又聽見角落處的人提及了女法醫……一時間,秦葉悠像是聯想到了什麼,臉色一瞬間變得慘白一片。

秦葉悠只覺得震驚的幾乎要一時間咬到了自己的舌頭。而祁元修默不作聲的神情,卻讓她的冷汗不斷的往外冒,就像是大冬天一盆又一盆的雪水兜頭而下,凍得她骨子裡都是冰冷一片。

她極力維持著自己的神態,卻不知道自己的臉色已經難看到了極致,只是顫抖著聲音,問道「是……是不是?」她不敢說下去了,蕭然妹妹這四個字哽在喉嚨間像是有萬鈞之重一般,這樣不堪的現實,讓她如何能夠接受?

「不,不可能……」秦葉悠的聲音中帶著清晰可見的恐懼,顯而易見,她與祁元修甚至程蕭然自己,都以為當夜的兩個人是因為毒發,在糊裡糊塗的情況下,有了關係。

可是如今……秦葉悠無法想象,倘若程蕭然知道,自己的處子之身,竟然是被一群骯髒齷齪的乞丐,乘人之危而奪取的。

只怕以程蕭然倔強的性子,是絕不肯再活下去,哪怕是手刃了這些人,她也會選擇用死來洗刷自己身上的骯髒。

秦葉悠死死的抓住祁元修的手,她的手冰冷帶著滑膩的濕汗,祁元修這才木愣愣的轉過身來,看向已經淚流滿面的她。

「這件事……絕對,絕對不能讓蕭然妹妹知道一星半點兒。」她流著淚搖頭,「我太了解蕭然妹妹了,她看上去爽快大方於是不拘小節,平時看上去像個男兒一樣,可是,縱然是再堅強的女子,也承受不住這樣的打擊。」

更何況……如今的程蕭然,好不容易遇到了一個真心愛她呵護她的人,日子正慢慢的往好處變化,怎麼能……讓這種人破壞了她的生活?

祁元修點了點頭,夫妻同心,他明白秦葉悠心中所想,祁元修伸手,用指腹輕柔的拭去她臉上的淚痕:「你放心吧,我去去就回來。你在這避雨,稍稍等我一會兒。」

此事絕不能報官,鬧到衙門裡就變成人盡皆知的事情了,角落處一群乞丐還在獰笑著描述當時的事情,一陣冷風吹過,天空中忽然閃過一道凌厲無比的閃電。

瞬間照亮了整個夜空,轟鳴的悶雷之聲后,豆大的雨滴先是慢慢的,一滴兩滴的落下,緊接著,傾盆大雨入注般落了下去。

「這他娘的鬼天氣,可真是邪門。怎麼雨忽然下的這麼大了。走走走,快找個地方去避雨去。」

王麻子拍拍屁股就要起身,剛站起身子卻忽然發現巷子口,不知道什麼時候,竟然站著一個男人!

那人一動不動的站在一種,鬼魅一樣的黑影,讓他猛地下了一跳,不由得叫了一聲。

「啊!」王麻子嘟嘟囔囔:「他奶奶的,站在這你要嚇死人啊!」其餘人瞧見王麻子被嚇得坐在了地上,不由得嘲笑道:「嗨,王麻子,不就是個人嘛,你嘰嘰歪歪的,像個娘們一樣,慫蛋!」

說著有仰頭看向站在巷子口的祁元修:「喂,你誰啊你。站在巷子口,堵著哥兒幾個的路了知不知道!」

雨越下越大,頗有瓢潑的樣子,幾個乞丐見跟祁元修說話,對方根本就不搭理自己,頓時一種素來被人看輕的恨意便齊齊涌了上來。

「嗨呦,他奶奶的你還來勁兒了是不是?去去去,趕緊滾開,你愛在雨里淋著,可別拖累了大爺們。」

說著伸手就要去推祁元修,而只是剎那間,空中掠過的閃電在瞬間爆成火花一般的樣子,撕裂的天空一瞬間亮如白晝。

也照耀出了祁元修陰沉沉的臉色。伸手的乞丐,手縮在了半空中,這張臉,他似乎在哪裡見到過。

那人猶豫了片刻,他這大半輩子都窮困潦倒,是絕不可能跟這樣穿著富貴的人有什麼來往的,只是……到底是因為什麼事兒呢?怎麼會生的如此眼熟?

「哎?你,你是不是在哪裡出現過?」男人的語氣中帶著幾分不確定,「咱們,認識嗎?還是見過?」

他皺著眉頭,思來想去的琢磨了半天,而祁元修的聲音就在此刻陰惻惻的響起:「你忘了,是嗎?」他伸手,袖劍慢慢的綻放出一抹白色的劍光,宛若黑夜之中的一條銀鏈一樣。

「那我讓你好好的回憶回憶。」

祁元修手起刀落,只聽見那人一聲慘叫,「噗通」他握著自己的手跌坐在了地上,哀嚎聲中帶著極盡的痛苦。

好像是被惡鬼撕裂了一般的慘叫聲,讓周圍人也忍不住打了個寒顫:「你,你,你到底是什麼人!」

周圍的人也被祁元修周身的煞氣嚇得連連退後,「我!我想起來了!這個人,不就是那日葫蘆廟裡面的那個男人嗎!」

隨著他話音聲落,祁元修輕輕的一聲冷笑,卻宛若閻王催命一般:「很好,想起來了是么?」

他的袖劍劃破雨幕,在烏黑的墨色之中閃過一道漂亮的劍光,「既然想起來了,那麼你們也應該知道,我為什麼會出現在這裡。」

祁元修並不想在京城鬧出來太多人命,縱然他的身份能夠讓這些人死的悄無聲息,但是此次前來畢竟是隱瞞蹤跡。

若是被朝廷之中有心人那捏起來,做了文章就大大的不妙了。他素來小心謹慎,自然不會在這樣的事情上行錯半步,授人以柄。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神醫嫡女:邪王寵妻無度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台言古言 神醫嫡女:邪王寵妻無度
上一章下一章

第695章 不堪的現實

97.99%
目錄
共547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