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96章 季言蹊的承諾

第696章 季言蹊的承諾

「既然你們知道了我是誰,那麼也應該清楚我今日為何出現在此。」祁元修的話冰冷的宛若利刃一般,他是王爺又曾執掌百萬大軍,身上的氣勢自然旁人不可比擬。

角落眾人,見到祁元修宛若修羅鬼煞,更是驚懼不已,便紛紛跪了下去,哀嚎聲一片,連連求饒道:「大人!饒命啊大人!都是小的們的錯,都是,都是小的的錯!求求您,饒小的一條狗命啊。」

說完話,便在大雨中砰砰的磕起頭來,懇求能夠活一命,祁元修的目的本不在此,見能夠震懾住他們,便冷言說道:「你們想活命?可以。」他揚了揚手中的匕首:「我要你們,把當初葫蘆廟中所發生的一切,統統都給我爛到肚子裏面去。」

他看向眾人,言語之中威脅之意不言而喻道:「若是那日,在讓我聽到你們談及此事。我會把你們的舌頭,統統割掉剁碎了喂狗。聽清楚了嗎!」

眾人皆是唯唯諾諾的點頭稱是,又一同磕頭感謝祁元修的不殺之恩,而眼看着夜色更深,祁元修不願放秦葉悠一人呆太久,便看了這些人一眼,轉身離開了狹窄的巷口。

秦葉悠將方才發生的事情,聽的個一清二楚,她心中為自己曾經不相信祁元修而愧疚自責,更是心疼程蕭然。

她嘆息道:「希望這些人,真的能夠守口如瓶,將這件事情,死死的守一輩子,不然就算是千刀萬剮,已不足惜!」

祁元修點了點頭,輕輕的攬過她的肩膀:「放心吧,他們與蕭然姑娘本就是雲泥之別,只怕此生都不會有再見的可能。即便是說出去,又有誰會相信呢?」

風將雨絲吹入廊下,秦葉悠感受到了鋪面而來的冰涼,她伸手,輕輕的去接廊下的雨滴,似是感慨似是悲傷的慨嘆道:「但願如此吧。」

而此刻,程蕭然正一個人坐在梳妝鏡前,今日是大婚,若是傳出去她讓自己的夫君在書房睡覺,只怕明日父親就會衝上門來。

她嘆息了一聲,打開窗,冰冷的風夾在著雨水撲面吹了進來,她輕聲吩咐道:「晴兒,去將公子請來吧。就說若是公子在書房實在有要事,我會等他的。」

季言蹊推開門,走了進來,他看着迎著風口站着的程蕭然,只覺得她身子單薄,輕嘆一聲氣,示意晴兒關上門退下。

而他,隨手拿起搭在榻上的衣服,走上前去,輕輕的將外裳披在了她的身上:「夜裏風涼,何必這樣自苦?」

程蕭然唇角一彎,看向他:「你跟我想像中的,很不一樣。」她的眸子裏,像是多了幾分波光一樣,流轉着莫名的情緒。

「若是為了我們兩家之好,你這樣待我,倒也大可不必。你應該也知道,我這樣的非處子之身,即便是被你廢除,大概我父親也不能說什麼。」

季言蹊的面色暗淡了下來:「你何必這樣次次強調?」他的聲音里有着可見的冷但是卻又不忍心對程蕭然說重話。

只是默默道:「蕭然姑娘,你我既然結成夫妻,我自然不可能就這樣棄你於不顧。我知道你心裏有心結,但是沒關係,時間能夠消去一切。我始終相信,並且我也有足夠的耐心。」

程蕭然聞言,心中一動,這樣的話是從沒有人對她說過的,更何況,是她,她這樣的人,還沒有出閣就開始在外面拋頭露面,還做的是檢查人屍體的女法醫。

其實她的父親程閔即便不說,最開始程蕭然選擇出去做女法醫,也是為了跟整個程家對着干。

你們不讓我這樣,讓我去做一個名門閨秀,我卻偏偏就做個下三流的仵作,為了給程家丟臉,她無所不用其極。

直到最後,她憑藉着自己的能力,斷查了第一庄大案子,那受害的一家人跪在自己面前,流着淚朝自己叩頭答謝的時候,她才明白了自己所做的這一切的意義所在。

也是從那個時候開始,她決定做個最好最好的女法醫,讓所有人都能夠得到事情的真相,能夠還天下一個太平。女子又如何?即便是女子,難道就不能有自己心中的抱負了嗎?

「我……」她的語氣哽咽了兩分:「我以後,還是要做女法醫。」季言蹊的聲音溫柔,像是春風化雨一般溫和:「我知道,我娶了你,也並不是要約束你。岳父大人不願意你做的事情,我都回去支持你。」

程蕭然驚訝的抬起頭,卻見面前的男人眸子裏帶着笑意,表情真切的看着自己:「這世上,我必定不會辜負你的凡俗心意。你是我的妻子,我會好好待你。」

季言蹊看了看她,本想上前去,幫她拭去眼淚,卻見她目光躲閃,知道程蕭然心結未了,便笑的坦然道:「你放心,我既然將你視作我的妻子,自然會尊敬你。你不願意做的事情,我也絕對不會勉強你。」

說罷,便自顧自的睡在了寢卧的外間:「睡吧,明早還要去找老太太請安。」程蕭然看着男人蜷曲在一個小小的貴妃榻上,不知道為何,心下卻多了幾分暖意。這樣的冷雨夜,似乎也沒那麼冷了。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神醫嫡女:邪王寵妻無度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台言古言 神醫嫡女:邪王寵妻無度
上一章下一章

第696章 季言蹊的承諾

98.17%
目錄
共547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