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章:桃花債

第53章:桃花債

「葉悠,你是有話要跟外祖母說吧?」單老夫人笑着問道。

兩人在單家老夫人的卧室里,秦葉悠正在想着如何開口呢,老夫人卻先問了她。

「什麼都瞞不住您……」秦葉悠笑着說道,然後從帶着來的箱子裏,拿出來一個紅木盒子,打開來,裏面一張張的都是地契房契。

老夫人看到這些東西,抬頭問道:「你這是要做什麼?」

「祖母,這些都是我娘當年的嫁妝,這本就是我們單家的東西,現在全部歸還單家吧。」秦葉悠把紅木盒子往老夫人那邊推了一下。

「陪送給閨女的嫁妝,再要回來,這樣是傳出去,讓外人怎麼看待我們單家?你快點收回去,不要惹祖母不高興。」老夫人嚴厲的說到。

秦葉悠卻並不收回去:「如果我娘親在,我肯定會交給娘親,現在娘親不再,單家就是我的娘家,祖母,您就收下吧,我現在什麼都不缺,只想一家人好好在一起。」

單老夫人聽到她這句話,頓了一下,立即就明白過來,問道:「是不是婉兒跟你說了什麼?難為你還惦記那個不成材的東西。」

秦葉悠見祖母都猜到了,她就是想要把這些嫁妝都給老夫人,其實就是間接想給單永樂,他回來了,老夫人也不會日夜憂心了。

單老夫人明白過來這件事,更加不肯收了。

「葉悠,我知道你的好意,我們單家子孫不能沒有出息,就算是你給了我這些東西,我也不會給你二舅的,他什麼時候才外面混出名堂,讓他什麼時候回來!不然我也不認他。」

單老夫人激動的說道,胸口劇烈起伏,一看就是動怒了。

秦葉悠趕緊勸慰她:「祖母,您別生氣了。」

「不想讓我生氣,就趕緊把這些東西收起來,以後也不許再提這件事了。」

秦葉悠見老夫人說的堅定,於是只能把東西收起來,暗自想着以後還是暗中操作吧,這樣簡單粗暴直接給的方式看來不行。

單老夫人看着秦葉悠把東西收好,拉着她的手往床上走,說道:「葉悠,雖然這男人掙錢養家,女人看家帶孩子是天經地義的事情,可是這女人千萬不能事事都依靠男人,明白嗎?」

秦葉悠點了點頭,她自然知道,依靠別人生活,還想得到別人的尊重,基本上是不可能是的事情。

尤其是她和祁元修之間的關係這麼脆弱,所以她盡量事事依靠自己,唯恐自己依賴他,離不開他。

「祖母,我娘當年為自己掙下這麼多的產業,是不是也因為覺得我爹不可靠?」秦葉悠問道。

其實她更想知道她的娘親當年是如何憑藉那些嫁妝,讓自己的資產擴展那麼多陪的,當年的她難道不也很自己一樣,是個養在深閨的大小姐嘛。

「唉,那只是一部分原因,你娘她……她也是被逼無奈,祖母不希望你走你娘的老路。」單老夫人似乎話裏有話。

秦葉悠想不明白,但是見老夫人的臉上已經出現疲憊之色,不忍再跟她說話,打擾她休息了,於是祖孫倆躺下午睡。

午睡醒來,就有下丫頭來傳話,老爺在書房裏等著,讓大小姐過去一趟。

秦葉悠看着單老夫人,老夫人淡淡的點了點頭,說道:「去吧,你舅舅可能有話要跟你說。

單永恆的書房內,只有單永恆和單平庭兩人,秦葉悠輕輕敲門,然後推門而入。

「舅舅,您找我?」對於這位威嚴無比的舅舅,秦葉悠也有些怯怯的。

「葉悠,你跟隨王爺前去北疆作戰,可知道塗老將軍和陳副將投敵叛國之事?」單永恆開門見山問道。

「我知道,當初要不是因為他們,祁……奕王,也不會傷的那麼重,不過舅舅你為何突然提起此事?」秦葉悠有些好奇。

「北疆之戰,有人成了功臣,有人就要定罪了,塗老將軍和陳副將當然是死罪,株連九族,皇上已經下旨。」

秦葉悠有些驚訝:「這些人明明就是皇上的棋子,皇上怎麼會……」

她沒敢說下去,皇上這是典型的過河拆橋啊。

單永恆的眼神冷了下來:「所謂棋子,在咱們的皇上看來,自然是沒有用了就丟棄,這沒有什麼好奇怪的。」

秦葉悠想了想,就明白了,皇上為了自己的皇位,連自己的親弟弟都殘害,更何況是兩個大臣呢。

「既然株連九族,定然會牽扯到別人,難道這事會影響到奕王?」秦葉悠想單永恆單獨把她叫來,肯定不是跟她評論皇上的,定然還有別的事情。

單永恆讚賞的看了她一眼:「這事確實跟奕王有些關係,塗老將軍的女兒是越貴妃,而陳副將是陳皇后的親弟弟,此時越貴妃和陳皇后都已經被打入冷宮,而皇上一直寵愛的徐貴妃,極有可能成為皇後人選。」

秦葉悠還看着單永恆,等着他後面的話,可是單永恆卻只是看着她,似乎在等着她的反應。

她有些懵,既然越貴妃和陳皇后都是「棋子」們的親屬,那麼定然跟祁元修沒有關係,難道是徐貴妃?

「徐貴妃跟奕王有關係?」她疑惑的問道,這個她真猜不出來了。

單平庭直接說道:「你連這個都不知道,怎麼做人家老婆的,徐貴妃之前一直愛慕奕王,被奕王拒絕了,后入宮為妃,她成了皇后,怕是會對你不利!」

單平庭顯然不是做御史的料,說話不像他父親那麼委婉,三言兩語道清楚利害關係。

秦葉悠一怔之後,有些惱火,原來是祁元修的爛桃花債,他怎麼這麼能招惹,之前一個蘇嫣兒還不夠,現在又來一個徐貴妃,他到底還有多少桃花債?

「葉悠明白了,多謝舅舅的提醒,我會小心的。」

也就是自家人才會這樣提醒她,為她想的那麼長遠,她心裏再一次被暖到。

傍晚時分,秦葉悠正陪着單老夫人說話,有小廝來報,奕王來了,正在前廳跟老爺說話。

他居然真的親自來接她回去,單老夫人和劉氏都看着秦葉悠會心一笑,同時想着看來奕王確實對葉悠挺不錯的。

秦葉悠卻十分不屑,這傢伙面子功夫倒是做的挺到位,她心裏想着徐貴妃的事情,對祁元修就一直不怎麼待見。

在回去的馬車上,也一直悶悶的不怎麼說話。

祁元修推了重要的事情,快馬加鞭趕來,就是為了接她回府,想要給她長長臉,本以為她會很高興的。

沒有想到她卻擺着一張臭臉,不怎麼搭理他。

「在單家不高興了,有誰惹到你?」祁元修問道,他實在是摸不透這隻小狐狸的心思。

「沒有,我外祖母,舅舅,舅媽,表哥,都是很好很好的人,對我很好,怎麼會惹我生氣。」她涼涼的說道。

祁元修聽着她這意思,好像話裏有話:「那誰對你不好,惹你生氣,難道是本王?」

「哼!」秦葉悠一聲冷哼,扭過頭去不理他。

祁元修氣惱,他還從未這樣費盡心思對誰好,沒有想到她不但不領情,反而生氣,這女人的心裏都是怎麼想的?

一直到回到奕王府,秦葉悠都沒有再說話,祁元修心裏納悶,剛剛想要追上她問個清楚。

追風也趕來,急匆匆的說道:「王爺,虎翼營那邊出事了,您趕緊過去看看吧。」

祁元修只得隨追風離開,一去兩天沒有回府。

皇宮裏卻突然來人到奕王府,那小太監驕傲的用下巴看人,冷冷的說道:「徐貴妃宣奕王妃進宮說話。」

福伯小心招待這個小太監,然後派人去給秦葉悠傳話,那小廝是福伯的侄子小順子,他原封不動的把話傳給秦葉悠。

「王爺不在家,宮裏突然宣您進宮,不知道是吉是凶,王妃如果不想去,就找個理由,福伯會替您回了那個小太監。」

秦葉悠想了一下,心想這徐貴妃還真是心急,舅舅推算她當上皇後會動手,沒想到她現在就行動了。

秦葉悠對小順子說道:「你去回話,我收拾一下,這就進宮。」

在秦葉悠看來,戰而不勝,那是她技不如人,不戰而逃不是她秦葉悠作風,既然人家都下戰帖了,她自然要去會會這個徐貴妃。

秦葉悠帶着婉兒,跟在小太監身後,來到徐貴妃所住的隆福宮,見到了傳說中的徐貴人。

徐貴妃確實是一位頂尖的美人兒,只是周身籠罩一層冰冷氣息,是位冰雪美人呢,這冷冰冰的氣質倒是跟祁元修挺像的,不知道他當時為何沒看上她?秦葉悠酸溜溜的想着。

徐貴人打量她的時候,她也大膽的打量著徐貴人,在她的眼中,秦葉悠看出了不屑,這為冰山美人似乎十分看不上秦葉悠。

「哼,你根本就不配站在他的身邊!」鑒定完畢,徐貴妃給出評論。

秦葉悠不動聲色,緩緩說道:「當初是皇上親自給我和奕王賜婚,你這是在質疑皇上嗎?」

徐貴妃柳眉倒豎:「大膽,你怎麼本宮說話呢。」

秦葉悠絲毫沒有畏懼:「臣妾只是實話實說,不過臣妾和奕王現在琴瑟和鳴,可見當初皇上賜婚是很英明的。」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神醫嫡女:邪王寵妻無度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台言古言 神醫嫡女:邪王寵妻無度
上一章下一章

第53章:桃花債

9.71%
目錄
共547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