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00章 不告而別

第700章 不告而別

夏日近了,窗外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有了一聲又一聲的蟬鳴聲,季言蹊滿懷憐惜的將程蕭然耳邊的碎發,輕輕的整理了過去,看著程蕭然平緩的呼吸,眼神寧和了下來,平靜而溫柔就像是秋日的潭水一樣,明鏡神情。

秦葉悠半是感慨:「蕭然妹妹悲苦,但是也總算是苦盡甘來了。」祁元修輕輕的站在她身後,幫她揉捏著肩膀。

如今為了方便照顧程蕭然,秦葉悠和祁元修兩個人都住在了季府之中,如今程蕭然落水,又是難免的大病了一場。

不過幸好,季家是富貴之家,珍貴藥材,補藥一類的自然是流水一樣的往季言蹊的成蹊苑中送。

而程蕭然也本就年輕,身子也熬過去了最兇險的時候,秦葉悠默默的持筆蘸飽了墨水,卻沉思起來。

如今身上的病日漸的好了起來,可是心病難醫,縱然是再好的醫者,也無能為力。秦葉悠嘆了口氣,一滴濃墨落在了宣紙上。

「怎麼了?」祁元修看她為難的神情,出言問道,秦葉悠想了又想,擱下了筆嘆了口氣。祁元修想到如今秦葉悠月份漸重,這樣每天勞心費力的著實不好。

便說道:「其實,蕭然姑娘的病如今已經是穩定了下來,或許後面的事情,還是要她自己想清楚,有時候執意往死胡同裡面走,只會落得一個親者痛仇者快的結果。」

夫婦兩人說著,此時程蕭然的屋內,季言蹊輕輕的將程蕭然扶了起來,靠在自己身上,一邊執了勺子,要喂她喝葯。

「還是我自己來吧。」她說著伸手要去端葯碗:「整日這樣麻煩你,終歸不好。」

而季言蹊卻不動聲色,並不將葯碗遞過去,而是仍舊固執的將葯勺喂到她嘴邊:「你身子虛弱,這種事情,我來就好。」

程蕭然的心中頗有感動,她看著長日來因為照顧自己而顯得神情格外疲憊的季言蹊,語氣之中多了幾分就連自己都不曾察覺的心疼:「你……去梳洗一番,好好的睡個覺吧。我如今已經沒事了,定然不會再尋短見。」

而話音落,程蕭然卻見季言蹊的臉上皆是春色笑影,顯得她越發的身姿清雅:「你是在擔心我?」

程蕭然的臉,有些不可思議的微微發燙起來,她低頭,只覺得前塵過往如同夢境一樣緩緩的流去,最終只剩下滿天的大雪,白茫茫的一片落得安靜。

而此刻,此時,此景,眼前此人卻是一直在自己身邊,危難時刻不離不棄,甚至肯為自己拋卻全部。

「你……」

而此時,季言蹊卻明顯得是看到了程蕭然泛紅的臉頰,喜不自禁,便伸手抱住了程蕭然,只是鄭重了語氣,道:「蕭然,你知道我有多開心嗎?我終於,終於等到這一天了。縱然時間萬千,可是季言蹊的心中只有程蕭然一個,是任何女子都不能取代的。」

程蕭然只覺得他的懷抱,是那樣的溫暖,不同於祁元修身上的冷梅香氣。季言蹊身上時苦澀而香甜的檀香。

讓她原本漂泊無定的心,頓時安靜了下來,似乎有莫大的喜悅魂繞在周身,她閉上眼睛,只覺得滿天都落滿了海棠花。

這樣的心意,讓她如何能夠承受的來?季言蹊這樣的人,原是天之驕子,承載了整個季家的希望,卻因為自己,而變得如此落魄狼狽。

程蕭然感動,卻也心疼,更因為,此時此刻的自己,已經不是那個當初最好的程蕭然了。這樣的心意,太重了,她無以為報。

可是季言蹊卻渾然不覺,懷中女子的異樣,感受大了程蕭然冰涼的淚珠落入自己的脖頸,他輕輕的吻了吻程蕭然的耳垂。

「別哭了,以後我定然不會再讓你流這樣多的淚。」

男人的手抱的更緊了一些,而程蕭然卻心碎的閉上了眼睛,老天啊,你是在玩弄我嗎?

哪怕緊緊只有這一刻,兩個人的心,卻是貼在一起的。程蕭然的心中嘆了口一起,終究是我配不上你。

季家的主母,應該由一個更好的人來擔當,而季言蹊這樣的深情鐘意也該是一個更值得的女子。

她就像是秋日裡,落下的一片破碎的樹葉一樣,隨風去便是,卻不該為她而付出許多。

春景再好,終究也要去了,其實這些日子來,侍奉在成蹊苑的丫鬟們,在窗外的廊下窸窸窣窣的說話。

那些話,縱然她不想聽,卻還是堵不住的往自己的耳朵裡面鑽。

「這個是什麼主母啊,真是大婚之日,沒得圓房呢。」

「嗨,你們聽說了嗎,她啊,早早的就失貞了呢。」

「啊?這樣說來,如何當得季家的主母啊。這樣不乾不淨的女人,怎麼配得上咱們公子?」

程蕭然默然的閉上了眼睛,她看了看熟睡在一旁,早已經是疲累至極的季言蹊,嘴角卻掛著甜蜜的笑意。

起身,走到桌前,長日來沒有走動的她,身上早已經虛弱不堪,提筆留信的時候,手腕是剋制不住的顫抖。

言蹊,你是個很好的人,可是,最好的程蕭然已經不在了,你該去找一個更適合你的人。忘了我吧。

初夏這一天,程蕭然獨身一人,無聲無息的消失在了茫茫的夜色之中。再也沒有人知道她的歸處。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神醫嫡女:邪王寵妻無度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台言古言 神醫嫡女:邪王寵妻無度
上一章下一章

第700章 不告而別

98.9%
目錄
共547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