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章:難道是吃醋

第54章:難道是吃醋

秦葉悠這句話,簡直就是在徐貴妃心口插刀,她怒不可遏,很想立即就殺了眼前這個可惡的女人。

可是她知道現在是敏感時期,她不能讓人抓到把柄。

「秦葉悠,你囂張得意什麼?你現在不過是攀附在他身上的一株野草,只是皇上用來羞辱的他的棋子,是他永遠的恥辱!」

秦葉悠就算是在堅強,聽到這句話,心裏難免刺痛。

可是她面上不認慫:「怎麼開始的不重要,重要的是有什麼結果,現在唯一的結果就是我跟他並肩而立,同甘苦,共進退。」

「你根本不配!你這顆雜草,只能依靠他為你遮風擋雨,他說過,只有我這樣的女人才配站在他的身旁,你能給他什麼?等我成了皇后,我可以給他整個江山。」

秦葉悠愣了一下,沒有想到她會直接說出這樣的話。

這徐貴妃不像是久居後宮的女子,她沒有那份謹慎和算計,在後宮能保持這一份任性,只有一種可能,有人寵着她!

「娘娘,您如果真的了解他,就知道他根本就不稀罕什麼江山不江山。」

他心裏真正在意的並不是那個龍椅,那個位置,否則他也不可能對皇上那麼容忍。

「娘娘,您召臣妾進宮,怕並不只是為了羞辱臣妾吧,有什麼話您不妨直說了吧。」

秦葉悠見識過了這個徐貴妃,不過就是個被寵壞了的孩子,目空一切,自以為是,跟蘇嫣兒半斤八兩,她完全不感興趣了。

徐貴妃被她氣的頭疼,一點都不想再看她,直接說道:「本宮命你自動消失在他身邊,如果他休了你,怕是會惹怒皇上,所以你自己消失,我可以留你一命。」

秦葉悠終於被她氣到了,貴妃就可以這樣直接拆散人家夫妻嗎?無法想像這個女人當上皇后的是什麼德性。

「娘娘,不好意思,臣妾恐怕不能答應您,現在我和王爺十分恩愛,相處和諧,暫時沒有想要離開的打算,娘娘您就不要費心了。」

秦葉悠毫不客氣的說道。

「敬酒不吃吃罰酒!」徐貴妃怒氣沖沖的說道,然後高喊一聲:「來人!奕王妃對本宮不敬,給我掌嘴!」

婉兒一聽立即上前護住秦葉悠,擋在她的身前,有兩個宮女上前就要拉扯秦葉悠,被婉兒抓住手腕,就扔出兩米遠。

徐貴妃見她如此大膽,又驚又怕,立即高聲喊道:「來人,有人在本宮裏行兇,趕緊給我拿下!」

門外的侍衛聽到之後,立即沖了進來,正好看到婉兒把宮女摔出去,直接執劍上來,直奔婉兒而去。

秦葉悠喊道:「娘娘,您既然已經嫁給皇上,居然還惦念別的男人,難道不怕皇上怪罪您嗎?今天這事要是鬧大了,您也無法收場!」

徐貴妃得意說道:「哼,本宮不怕,我進宮之前皇上就知道我喜歡奕王,結果還是寵愛我,今天就算是我在這裏殺了你,皇上也不會怪罪我的。」

秦葉悠終於知道這個女人為什麼在後宮裏還敢這樣囂張跋扈了,原來都是因為那個昏君!

婉兒雖然身手不錯,但是終究不是大內侍衛的對手,對了幾招之後,就被砍傷了胳膊。

秦葉悠一看就急紅了眼,竟然敢傷了她的人!她迅速從空間內拿出一瓶噴霧。

這是超濃縮的麻醉噴霧,她只噴了兩下,周圍的侍衛就紛紛倒地。

徐貴妃一怔,沒有想到秦葉悠在她的宮裏,還敢出陰招,立即喊道:「秦葉悠,你好大的膽子,今天本宮非殺了你不可。」

「不知本王的王妃冒怎麼犯徐貴妃了,您非要殺了她不可?」

聽到這個聲音,秦葉悠立即轉頭,果然看到祁元修站在門口。

「王爺……救救我……」她故意說的千嬌百媚,十分委屈,而且軟軟的就要倒下去了。

祁元修一個箭步上前,摟住了她,關切的問道:「葉悠,你怎麼了?」

徐貴妃痴迷的看着祁元修,終於見到他了。

可是看到祁元修關切的注視着秦葉悠,雙手緊緊的摟住她,這一幕又深深的刺痛她的心。

「娘娘,不知道王妃犯了什麼錯,讓您要殺她?」祁元修抬頭問道,眼神冰冷。

徐貴妃臉色蒼白,怔怔的看了他許久,才能平靜的說道:「奕王妃對本宮出言不遜,本宮教訓她一下,她竟然縱容手下在本宮這裏動手,難道不該殺嗎?」

「如果葉悠要動手,為何倒下的是她,受傷的也是她的侍女?」祁元修問道。

然後不等徐貴妃回答,他一把抱起秦葉悠,轉頭對徐貴妃說道:「不管怎麼樣,惹怒了娘娘,就是奕王妃的錯,本王願意替她承擔任何懲罰,娘娘有任何不滿,可以直接來奕王府拿人!」

秦葉悠靠在他的結實的懷中,感覺到十分有安全感,突然明白過來,原來這就是被保護的感覺,不管做錯了什麼,都有人替你頂着。

蘇貴妃看到祁元修冷情的模樣,心碎不已,跌坐在椅子上。

祁元修不再管她,直接抱着秦葉悠轉身就走。

秦葉悠立即喊道:「等一下,王爺,還有婉兒,婉兒受傷了。」

「沒事,追風會照顧她,我們先回家。」祁元修柔聲說道。

我們先回家!這幾個字深深的刺痛了蘇貴妃的心,她死死的盯着祁元修抱着秦葉悠遠去的背影。

該死!這個女人真該死!祁元修是她的,那個懷抱也是她的,誰都不能奪走!她的雙手緊緊的攥成了拳,眼裏都是狠毒。

奕王府內。

秦葉悠躺在床上,祁元修坐在床前,淡淡的問道:「說吧,怎麼回事?你怎麼招惹徐貴妃了?」

「我哪裏去招惹她了?還不是因為你,都是你自己招惹的爛桃花,我只是被連累而已。」秦葉悠說完,冷哼一聲,轉過頭去,不願意再看他。

祁元修一怔,沒想到秦葉悠都知道了,他捧着她的臉,把她的頭轉了過來問道:「你這個語氣,難道是在吃醋?」

「我沒有!那個徐貴妃,又任性,又嬌縱,你要是看上她,只能說明你眼瞎!」秦葉悠喊道。

祁元修見她氣的臉色都漲紅了,居然還說自己沒吃醋?他一點都不信。

看到她這個模樣,他心情突然變的很好,剛才在隆福宮,看到秦葉悠被欺負,他真的差點沒有忍住就要動手了。

「我剛才進去的時候,隆福宮裏的侍衛怎麼都倒了,你做了什麼好事?」祁元修有些好奇的問道。

「我為什麼要告訴你?告訴你,好讓你去解救你的舊情人啊?而且你怎麼就認定下毒的人是我,而不是你的舊情人呢?」秦葉悠不咸不淡的說道。

祁元修苦笑不得,怎麼就算是舊情人了?看着她好像只是虛弱無力,似乎並沒有什麼不適,他突然玩心大起,笑着問道:「你確定不告訴我?」

「就不告訴你,你如果想知道就來求我,哼,想去救你的舊情人,怎麼也得付出點代價吧。」秦葉悠十分得意的說道。

祁元修突然伸出手,在她的身上撓了起來,秦葉悠最怕撓痒痒了,頓時尖叫着縮成一團,拚命躲閃,偏偏她全身無力,能躲閃的範圍有限。

最後終於忍受不了大聲喊道:「祁元修,你你你……你這個卑鄙的小人,好了,好了,住手,我招,我招還不行嗎?」

祁元修得意洋洋住手:「說吧。」

秦葉悠眼角帶着淚水,喘著粗氣,呼吸都不通暢了,還忘不了斥責他:「不要臉,乘人之危!」

祁元修眉毛一挑:「嗯,好大的膽子,第一次有人敢這樣罵我,看來你還是挺有骨氣的,那麼我們繼續?」

一邊說着魔抓又伸了過來,秦葉悠真的是怕了,她想着無論如何也要阻止他,否則真受不了了。

行動不受大腦控制了,在她的大腦反應過來之前,她已經猛然起身,直接攬住祁元修的脖子,用力親了上去。

整個世界清靜了,他終於不再給她撓痒痒了,她終於解脫了,可是接下來呢?

秦葉悠傻眼了,她的嘴唇緊緊的貼住他的,貼到她都不好意思了,悄悄的後退一點,看着他明亮俊美的眼睛。

祁元修的聲音帶着一絲暗啞,低聲說道:「秦葉悠,你這是在點火……」

然後一低頭,猛然親了上來,秦葉悠心裏想着,他真是一點虧都不吃啊,她剛才親他明明只是輕輕點水,可是他的吻那麼深,那麼激烈。

她很快就招架不住,用力撐開他,喘著粗氣說道:「我說,我全都說,是我下的毒,不過不要緊,明天這毒就自動解了,不過今天難熬一些,你別心疼,這都是徐貴妃自找的,誰讓她招惹我的呢。」

她一口氣說完這麼多,唯恐停下來之後,祁元修繼續「懲罰」她。

祁元修捧着她的臉,額頭抵着她的額頭,聲音沙啞有磁性,輕聲說道:「我根本不在乎你說的這些,不過我喜歡你為我吃醋的樣子。」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神醫嫡女:邪王寵妻無度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台言古言 神醫嫡女:邪王寵妻無度
上一章下一章

第54章:難道是吃醋

9.89%
目錄
共547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