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章:惡有惡報

第55章:惡有惡報

「你永遠都是她的恥辱……只有我這樣的女子才配站在他的身邊……」徐貴妃的話,回蕩在秦葉悠的耳邊。

她看著祁元修,這個男人聰明,睿智,俊美而且冷傲,清冷的眼神彷彿不講萬物看在眼中,這樣的男人,怎麼會對一顆棋子動心?或許徐貴妃說的是對的。

她的眼神黯淡下去,低聲說道:「我累了,想要休息一會兒。」

祁元修不疑有他,囑咐道:「你好好休息,婉兒已經被追風帶回來,好好包紮過了,你不必擔心。」

秦葉悠輕輕的嗯了一聲,祁元修幫她蓋好被子,轉身離開了。

她轉身朝里,不知為何,鼻頭一酸,眼淚從眼角低落:「我不是依附在你身上的雜草,而且可以和你並肩而立的香樟樹。」

秦葉悠躺了一會兒,隨後起身就去查看婉兒的傷勢。

「這個傻丫頭,當時怎麼那麼衝動,我是奕王妃,他們不敢把我怎麼著,可是殺一個侍女他們還是敢的,你就這麼不要命嗎?」

秦葉悠想到婉兒受傷的那一幕,還是心有餘悸。

「婉兒當時管不了那麼多,婉兒當初從單家過來之時,就曾跟老夫人保證過,一定會用命護著小姐不受一帶你傷害。」

秦葉悠握住了她的手,久久不能與。

突然來到這裡的時候,她曾經是那麼恍然無助,一切不過靠自己在硬撐,現在她的身後有單家這個依靠,還有婉兒,綠蘿這些真心對她好的人。

秦葉悠突然感覺她在這裡生存下去,好像沒有那麼困難了。

她系統空間內取出一個噴霧,輕輕的噴了一下。

婉兒有些好奇的問道:「王妃,這是什麼東西?」

秦葉悠莞爾一笑:「這可是好東西,可以讓你今晚安睡,好好休息。」

婉兒不疑有他,可是總覺得秦葉悠的眼神似乎不對,帶著一點小狡猾。

這一夜的隆福宮卻一點都不太平,秦葉悠在噴霧裡加了一點東西,夜晚溫度降低,毒性才會發作,發作之後,奇癢無比。

剛才她給婉兒說的可以安睡的噴霧,正是解藥,婉兒一夜確實睡的安穩,秦葉悠也睡的美美的。

徐貴妃慘叫一夜,太醫院的太醫們忙碌一夜,也沒有找到解救之法,徐貴妃忍不住就想抓撓自己的臉,沒有辦法只能讓人強行幫助自己的手。

畢竟她也知道,自己的臉毀了,她在這皇宮裡也就完了,天亮十分,那股奇癢無比的感覺終於褪去。

徐貴妃看著銅鏡中披頭散髮,形容枯槁的自己,她猛然摔了銅鏡,聲音凄厲:「秦葉悠,我絕對不會放過你!」

即使太醫院沒有查處這股奇癢因何而起,徐貴妃也知道這事跟秦葉悠脫不了干係。

祁元修第二日上朝的時候聽說了此事,微微一笑,他就知道,那隻小狐狸沒有那麼好惹的,不過這樣他倒是放心不少,最起碼讓徐貴妃有個忌憚。

散朝之後,太子在御書房內求見皇上。

「父皇,兒臣求您看到母后辛苦養育兒臣,這些年辛苦打理後宮的份上,放了她吧。」太子跪在地上哀求道。

皇后被打入冷宮,廢去皇后封號,看上去只是皇后一人之事,可是她背後可是整個陳氏一族,在朝中都有舉足輕重的位置。

為了陳家的支持,太子的位置就很危險了,因為其他幾個皇子跟太子的水平旗鼓相當。

「陳氏一族罪孽滔天,我能留她一條性命,已經是念在多年夫妻的份上,太子,你難道還看不清白嗎?」皇上冷冷問道。

「父皇,兒臣知道您是重情之人,所以才對母后網開一面,可是母後身體虛弱,年紀大了,冷宮那地方真是住不得啊。」太子還在懇求。

「她當初縱容自己的府父兄投敵叛國的時候,就應該想到會有今天!太子,你總是這樣優柔寡斷,所以才一直沒有什麼大出息!」皇上高聲呵斥道。

太子膽怯,不敢再爭辯,低聲說道:「父皇息怒……」

「朕現在不想看到你,你下去吧。」皇上極為不耐煩的擺了擺手,太子垂頭喪氣的離開了御書房。

御花園中,一臉衰敗之相的太子,居然遇到了徐貴妃,兩人寒暄幾句,太子正要離開。

徐貴妃突然說道:「皇上已經讓本宮著手打理太子的婚事,太子殿下放心,本宮雖然剛剛掌管六宮,定然會接近全力,為太子把婚事辦的風風光光的。」

太子心裡微微一驚,皇上竟然已經把掌管六宮之權教給了徐貴妃,而且就連自己的婚事都教給她辦理,看來母后被放出來的可能已經微乎其微了。

他必須要好好為自己打算了,陳氏一門被滅,母后被囚禁在冷宮,他現在就是孤軍奮戰了。

「那就有勞貴妃了。」他面上不動神色,十分客氣的說完,然後轉身離開。

剛剛回到東宮,就有宮女來報:「秦家二小姐來了,要求拜見太子殿下。」

「她又來做什麼?」他下意識的皺起眉頭,不想見秦秋燕,可是轉念一想,秦秋燕的背後還有秦尚書。

雖然上次皇上有意針對秦尚書,可是後來終究沒有放棄這枚棋子,秦尚書還是有用的。

想到這裡,太子對那名宮女說道:「讓她進來吧,就說我剛剛回宮。」

秦秋燕很快進來,滿眼都是關切,說道:「太子殿下,你的事情我都知道了,你放心,不管發生什麼事,我都會陪在你身邊的。」

太子這段時間見多了世態炎涼,人情冷暖,秦秋燕的話讓他心裡一暖,眼神也柔和了下來。

「我沒事,燕兒,你不必為我擔心,倒是你怎麼看山去瘦了好多?」太子看著秦秋燕本來圓潤的臉頰,現在已經瘦的下巴尖尖的了。

秦秋燕的眼神躲閃了一下,似乎不願讓太子看她,過了一會兒說道:「我只是為你擔心,太子殿下,所有的苦難都只是一時的,熬過去就好了。」

太子點了點頭,反而覺得她更加奇怪,仔細一看,她的眼神中似乎帶著仇恨,臉色也比以前陰鬱很多。

「燕兒,你是不是經歷什麼事情?」太子疑惑的問道。

「我沒有,我沒有,我沒有……」秦秋燕突然十分激動,她撲到在太子的懷中,突然失控大哭。

「我沒事,我只是覺得世事無常,為你擔心,太子殿下,你不要怕,你還有我,我願意為你做任何事情。」秦秋燕語無倫次的說道。

太子低頭看了一眼懷中的秦秋燕,沒有耐心再詢問她是怎麼回事,而是想到了另外一件事。

「燕兒,你真的願意為我做任何事?」秦秋燕點了點頭,眼神十分堅定。

太子捧著她的臉,認真的看著她的眼睛:「燕兒,現在所有人都不願意靠近我,我沒有想到你居然還願意站在我的身旁,我只有你……只有你能幫我了。」

太子神色動容,眼眶微微泛紅,秦秋燕從來沒有見過他這樣,頓時一顆心幾乎要融化成水。

「太子,你需要我為你做什麼,赴湯蹈火我都在所不辭。」秦秋燕緊握住他的手說道。

「我母后被打入冷宮,誰都不讓見,我只想確認一下她的安危,你能代我去見見她嗎?」太子柔聲問道。

「我願意,可是冷宮不讓外人靠近,我要怎麼才能進去呢?」秦秋燕以為太子有什麼重要的事情囑託,沒想到卻是這樣一件小事。

「明天你化妝成宮女,我會買通一個小太監,讓他帶著你悄悄從一條小路進去。」太子低聲說道。

秦秋燕點了點頭,答應下來。

太子握住她的手說道:「燕兒,謝謝你,等你完成這件事,我們馬上就成親。」

秦秋燕的淚水都滑落下來,感覺自己終於要熬出頭了,她不知道等待她的只不過是另外一個深淵。

其實她剛剛從一個深淵裡爬出來,太子如果是真心關心她,看的再仔細一切,就會發現她真的跟以前不同了。

秦秋燕剛剛從一個煉獄中爬出來。

當初她拒絕秦葉悠的好言相勸,拽著拓跋宏離開,拓跋宏用花言巧語,騙她去喝酒,隨後她不知怎麼了,醉的不省人事。

等她再一次醒來,發現自己為關在一間暗無天日的房間里,更為恐怖的是她全身不著一絲,被綁在床上。

拓跋宏一臉淫笑的站在床前:「你們大魏太子的女人,讓我先嘗嘗是什麼味道……」

秦秋燕驚恐萬分,拚命掙扎尖叫,拓跋宏一掌甩過去,她就暈了過去,等她醒來之後,只感覺到全身酸痛,身上都是淤青吻痕。

她真的是想死的心都有了,可是她的手腳被綁住,連怎麼死都不知道。

拓跋宏十分不屑的說道:「切,原來是被人吃剩下的,味道不過如此。」

「你是什麼人?你趕緊放開我,我告訴我可是大戶人家的女人,我爹娘不會放過你的。」秦秋燕掙扎不開,狠狠的說道。

「哼,什麼大戶人家,不就是尚書家的女兒嘛,我早就送去一封信,說你在太子府上住幾天再回去,你父母好像很高興呢。」拓跋鴻十分惡毒的說道。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神醫嫡女:邪王寵妻無度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台言古言 神醫嫡女:邪王寵妻無度
上一章下一章

第55章:惡有惡報

10.07%
目錄
共547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