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章:不準離開

第56章:不準離開

整整三天,秦秋燕在那個暗無天日的屋子裡,遭受了拓跋宏各種凌辱。

本以為拓跋宏會殺了她,可是他卻放了她,他笑著說道:「去吧,去嫁給你們大魏的太子,好好做你的太子妃,哈哈哈哈……」

秦秋燕不敢回頭,拓跋宏的聲音就好像是洪水猛獸在她的身後,她拚命的跑,拚命跑。

秦秋燕驚魂未定的回到了尚書府,本想趴在母親的懷中大哭一場。

楚美月看到她的臉色,什麼都不問,就開始指責她:「你怎麼能再太子府中住三天,這樣不檢點,肯定會被人家說三道四的,太子以後也會不珍惜你的。」

一連串的指責,讓秦秋燕所有的話都梗在喉嚨中,一句話都說不出來。

楚美月看到她失魂落魄,魂不守舍的樣子,更加生氣了,推搡了她一把:「趕緊去收拾一下,讓你爹看到了又要生氣了,昨天你爹氣的就要去太子那兒把你叫回來了,辛虧讓我給攔住了。」

秦秋燕突然頓住了,她猛然轉身,盯著楚美月大聲吼道:「你為什麼不讓他去?為什麼?」

楚美月看著淚如雨下的秦秋燕也愣住了,問道:「你這突然發什麼瘋?難道你也跟你爹一樣,想要悔婚?」

秦秋燕愣住了:「悔婚?爹爹為什麼要讓我悔婚?讓我嫁給太子不是你們朝思暮想的事情嗎?」

「唉,此一時彼一時,皇后被打入冷宮,陳氏一族滅亡,太子沒有了依靠,以後還不知道會怎樣呢,你爹想著趁現在你們沒有成婚,先觀望一段時間再說,讓你這段時間離太子遠點……」

秦秋燕突然釋懷了一些,在她遭受折磨的時候,她曾經埋怨爹娘,埋怨太子,為什恩不來救她?為什麼沒有人來救她?

現在她知道了,原來那段時間,太子也再遭受煎熬,他也有難處,本來她覺得自己現在是殘花敗柳了,配不上太子了。

可是如果太子也無依無靠了,會不會就不嫌棄她了,秦秋燕暗自想著。

外面風雲變幻,奕王府風淡雲清。

婉兒的傷勢很快好起來,徐貴妃並沒有派人來找事,秦葉悠每日待在府中看賬本,日子過的風平浪靜。

這一日她抱著賬本來帶祁元修的書房,啪的一聲把賬本放下。

祁元修抬頭:「又要做什麼?」秦葉悠一聽這口氣,好像她整日惹是生非一樣。

「夏天就要來臨,我準備給府里的下人做夏裝,近日我打算去田莊轉轉,需要打賞。」秦葉悠高聲說道。

「嗯,行,你儘管去做好了。」祁元修想了想,好像似乎並不需要自己做什麼,難道是需要鼓勵?

他想了想又說道:「好好乾,我相信你可以的。」

秦葉悠無語的瞪了他兩眼:「相信什麼相信,需要你批示,這些都需要不少銀子的,沒有銀子,我都在賬本上標註了,你簽字之後,我就去庫房領銀子。」

祁元修一怔:「誰讓你這樣做的?福伯告訴你的?」

「沒有,是我自己要這樣做的,既然讓我管家我就要管的明明白白,每一分錢怎麼出怎麼進的,都得清清楚楚,有您的簽字,將來有什麼事,我也好說的清楚。」

就算是有一天她要離開,也可以說的清清楚楚,走的乾脆利索。

祁元修聽完她的話,終於把手裡的筆輕輕放在一邊,抬頭認真的看著她,然後朝著秦葉悠勾了勾手指,說道:「過來。」

秦葉悠警惕的看了他一眼:「過去就過去嘛,你直接說就行,幹嘛還要勾手指,我又不是小狗。」

一邊說著一邊蹭了過去,她以為祁元修要查看賬本,結果剛剛靠近他,就被他猛然拉住,輕輕一扯,她還沒有反應過來,就被祁元修已經抱在懷中,坐在他的腿上。

「哼哼,你不是小狗,你是小狐狸,整天算計的這麼清楚,是不是連什麼時候離開都想好了?」他低頭問道,兩人臉頰幾乎碰觸在一起。

周圍都是他的氣息,他的俊臉就在眼前,秦葉悠有些暈暈的,下意識回到:「沒……沒有想好什麼時候離開……」

祁元修眼睛一瞪,把她抱的更緊了,氣哼哼的說道:「沒想好什麼時候離開,但還是要離開,對不對?我不準,你聽到了沒有?秦葉悠,沒有我的允許,你不準離開!」

「那如果我執意要離開呢。」她打著膽子問道。

祁元修微微皺眉,似乎是認真的思索了一下,然後嚴肅的說道:「天涯海角,我也會把你追回來,然後打斷雙腿,用一根小繩子拴在我的床頭,出門的時候牽在身邊,每日吃喝拉撒睡,都有人看著。」

秦葉悠聽到他嚴肅的描述,忍不住打了一個哆嗦:「你這也太狠了吧……」

「這還不算最狠的,我還要喂你吃含笑半步癲,只要你踏出王府半步,沒有解藥,就會變得癲狂無比!怕了嗎?還想離開嗎?」

祁元修竭力忍住笑意問道,本來只是想要跟她開個玩笑,可她好像真的被嚇到了,說話都不利索了。

「我……我也沒說要走啊,你看我這不是還要做夏裝,還要照顧田莊什麼的嗎?你簽不簽字啊?你要是忙,我就回頭再來簽。」

一邊說著,她一邊悄悄用力,想要掙脫他的懷抱,他卻把她抱的更緊,在她耳邊輕聲說道:「讓你管家的意思呢,就是讓你隨便折騰去,想要多少銀子,直接去庫房領就行,不用跟我說,就算你把這王府折騰垮了,我也樂意。」

秦葉悠聽到這話卻不樂意了,這明顯就是藐視她啊。

她都顧不得掙脫他的懷抱了,直接喊道:「你小瞧誰呢,誰說我就只能把王府折騰垮了的,你給我好好看著,我秦葉悠也不是吃素的。」

祁元修嘴角帶著笑意,看向她的眼神十分柔和:「好,我好好看著呢。」

這時候秦葉悠才發現自己由掉進他的陷阱里了,氣惱的不再說話,臉色緋紅。

祁元修怎麼會放過這麼好的機會,輕輕在她的粉紅色的臉頰上親了一口,正想再進一步呢。

突然就聽到追風在門口敲門說道:「王爺,蕙娘來了。」

追風自從上次跑了上百里地送信之後,反思一下,似乎想明白了,所以只要王爺和王妃在一起的時候,他行事總是十分小心謹慎,唯恐破壞了王爺的雅興。

可在關鍵時刻,偏偏總是有要緊的事情,需要他彙報,追風悲憤的想著,他現在可能是王爺心目中最不想見到的人了吧。

秦葉悠趁這個空檔,趕緊從祁元修的懷中掙脫出來,轉頭一看他的臉色好像突然變得陰沉了。

「你先回去吧。」他淡淡的說道。

秦葉悠卻有些納悶問道:「怎麼了?蕙娘是誰?讓你這麼忌憚。」

「我並不是忌憚,只是……」說道這裡他停了下來,似乎不知道怎麼跟她解釋,然後就揮了揮手說道:「算了,你趕緊回去擺弄你的賬本吧。」

秦葉悠一頭霧水,他不想說,她也不好問,只能抱著賬本轉身打算離開。

剛剛走到門口,就跟一個女人迎面相遇,那個女人四十歲上下,面無表情,眼神冷傲,看上去周身冷冽,不是好相處之人。

秦葉悠上下大量她一下,那個女人也在上下打量她,看到她手中的賬本,眉頭微微皺了一下。

「怎麼?都是做王妃的人了,見了人都不知道施禮嗎?」她冷冷的開口說道。

秦葉悠頓時怔住了,誰知道您老人家是哪個山頭的哪顆蔥啊?我要你怎麼跟您老人家施禮啊,也沒有人告訴啊。

就在兩人之間用眼神對峙的時候,站在身後的祁元修突然開口說道:「葉悠,這位是蕙娘,你可以喊她蕙姨。」

聽上去祁元修對蕙娘還聽在意的,口氣頗為敬重。

「免了,我可受不起她的這一聲稱呼,讓她看下去吧,看到這樣不懂事的人,我的火就噌噌往上竄,只能眼不見為凈了。」蕙娘十分不滿的說道。

秦葉悠當即就要走上前去理論兩句,總不能什麼都不知道,只能被動挨打吧?

她還未張口呢,祁元修突然開口,聲音有些嚴厲:「讓你退下了!還磨磨蹭蹭的做什麼呢,趕緊回去!」

秦葉悠感覺有些委屈,莫名其妙的就挨了這一頓,祁元修很少對她這樣嚴厲,他難道看不出來是這個蕙娘再找事嗎?

回到梧桐苑之後,她立即找來葛媽媽,她認識的人裡面,只有葛媽媽在府里待得時間最長。

「這蕙娘的真實身份,老奴也不是很清楚,只知道好像是咱們王爺的一個長輩,王爺對她還挺尊重的。」葛媽媽為人老實持重,說話十分可信。

秦葉悠不願多想,只當她是個不討好的遠方親戚吧。

而此時的祁元修的書房內,氣氛卻是一片緊張。

「王爺,您什麼時候處理掉這個女人?」蕙娘直接問道。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神醫嫡女:邪王寵妻無度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台言古言 神醫嫡女:邪王寵妻無度
上一章下一章

第56章:不準離開

10.26%
目錄
共547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