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7章:王妃

第57章:王妃

「蕙娘,這些事情我自己會處理,你不必費心。」祁元修語氣冷淡。

「元修,你知道我是為你好,這個女人的來路你清楚,她的存在對你百害而無一利,你還有什麼猶豫不決的?」蕙娘十分不解的問道。

她不明白,以前那個殺伐決斷乾脆利落的祁元修,為何對這樣一個危險重重的女人格外開恩?

聽到蕙娘對秦葉悠出言不遜,祁元修有些不悅,抬頭看着蕙娘說道:「您對她了解多少?您怎麼判斷出她對我百害而無一利?我的腿是誰治好的您忘了嗎?」

蕙娘愣了一下,有些驚訝的說道:「元修,你捨不得她是不是?我已經聽說了,你已經把管家權交給她了對不對?」

祁元修微微一笑,笑容冷淡:「您的消息倒是靈通的。」

「唉,元修,別怪我說話難聽,自古英雄難過美人關,這丫頭有幾分姿色,你喜歡她我也能諒解,但是你別忘了如意,她近期就會進京,到時候你打算怎麼辦?」

祁元修有些煩躁,盡量讓語氣平靜:「我說了,我會安排好一切的,您就別操心了。」

蕙娘嘆了一口氣:「你最好心裏有數,無論如何在如意來之前,把這個女人處理乾淨。」說着不等祁元修說什麼,直接就推門出去了。

皇宮太子的東宮內。

「太子殿下,這樣真的可以嗎?要是被發現怎麼辦?」秦秋燕不知為何,心裏總是感覺隱約不安。

「燕兒,你放心吧,我都打點好了。」太子安慰道。

趁著夜色,太子帶着秦秋燕來到花園處的一個角門處。

「燕兒,門外有個小太監,你跟他走就可以了,一定要小心。」太子囑咐道,是他從來沒有過的溫柔。

秦秋燕點了點頭:「殿下,您放心,我想吉人自有天相,母后也不會有事的,你等我回來給你帶好消息。」

太子看着秦秋燕的笑容,還有她痴情的眼神,這個女人是真的愛他……

他一伸手把她牢牢的摟在懷中,用力緊緊的擁抱了一下,秦秋燕以為太子只是為她擔憂,心裏甜蜜,輕輕拍著太子的後背柔聲似水:「殿下,您對我這樣好,燕兒願意為你做任何事,別為我擔心了。」

太子心裏刺痛,最終個還是放開了秦秋燕,她莞爾一笑,推開角門,走了出去。

門外果然等著一個小太監,見到秦秋燕出來,小太監躬身說道:「姑娘,隨我來吧。」秦秋燕跟了上去。

今夜五星無月,四周都是黑漆漆的,秦秋燕心裏有些害怕,緊緊的跟在小太監的身後,不知道走了多久,左拐右拐,她已經分不清方向。

「公公,還沒到嗎?」秦秋燕忍不住低聲問道。

「姑娘別急,就要到了。」小太監低聲回答道。

秦秋燕只能氣喘吁吁的跟在他的身後繼續往前走,可是小太監越走越快,她慢慢的就要跟不上了。

她不敢高聲喊道,只能急促的低聲說道:「公公,你慢點,我就要走不動了。」

可是那小太監,就好像沒有聽到一眼個,依舊健步如飛,秦葉悠心裏着急,緊走幾步,依舊追不上。

等她跟在小太監身後,拐過一個拐角之後,猛然發現,前方已經無人了,小太監不知道去了哪裏。

秦秋燕大驚,焦急的喊道:「公公……公公……你去哪裏了?」

就在此時,身後猛然傳來一陣急促腳步聲,她剛剛要回頭,只來得及看到一個黑影沖了上來,一把捂住的她的口鼻,一陣刺鼻的氣味傳來,秦秋燕昏了過去。

剛才領路的那個小太監,從旁邊的樹叢里走了出來,冷冷過的瞥了一眼躺在地上的秦秋燕,面無表情的對旁邊那人說道:「準備一下,抬過去吧。」

皇上的御書房內,一片狼藉,小太監們正在收拾地上的奏摺和書籍。

今夜皇上大怒,因為太子再一次忤逆他,前來為皇后求情,而且暗示皇上,皇后所做的一切都是為皇上了,皇上把皇后打入冷宮,着實絕情。

「這個逆子!整天就知道沉迷於兒女情長,他懂什麼?朕不拿下皇后和陳氏一族,這江山以後就是陳家的了,再也不姓祁了!」皇上怒吼道。

「皇上息怒,太子殿下,也是救母心切,所以說話不注意,這也是一片孝心啊。」他的貼身大太監李德全勸慰道。

皇上嘆了一口氣:「我就知道他從小在皇後身邊長大,肯定是不行的,總有一些婦人之仁,這樣的太子,將來如來繼承大業,奕王,晉王可都虎視眈眈的呢。」

這時候門外走進來一個小太監高聲說道:「請皇上翻牌子。」

「翻什麼牌子!滾!」皇上正在氣頭上,尤其是在生皇后的氣,這小太監來的真不是時候,見到皇上龍顏大怒,嚇得亂滾帶爬的出去了。

李德全端來一杯參茶,遞給皇上,恭順說道:「皇上您喝杯參茶吧,消消氣,太子會明白您的苦心的。」

皇上喝了參茶,有在御書房內批了半夜的摺子,漸漸覺得困意襲來,不知道是不是因為到了初夏,感覺有些燥熱,於是回寢宮休息。

掀開床紗,卻見他的龍床上已經躺了一個人,面朝里正睡着,烏黑的長發披散在枕頭上,薄被上方露出雪白的香肩,優美的頸項,皇上覺得身上猛然更加燥熱了。

想着或許這又是哪個宮裏的妃子的新花樣,他微微一笑,附身壓了上去。

這一夜顛鸞倒鳳,兩人都十分瘋狂,皇上好久沒有這樣盡興了,完事之後,沉沉睡去。

第二日清晨皇上醒來,回憶昨晚,依舊回味無窮,轉頭看了一眼那美人,依舊還在睡着,薄被蓋在臉上,只露出一個頭頂。

他輕輕伸手把她臉上的被子掀開,想看看到底是哪個這麼會玩的嬪妃。

等他看清楚床上之人後,猛然一驚,居然是秦秋燕!皇上怒吼一聲:「怎麼是你?」

秦秋燕只覺得全身酸軟無力,被皇上的吼聲驚醒,低頭一看自己全身赤裸,被拓跋宏折磨的恐怖記憶湧上心頭,她極為尖利的慘叫一聲。

外面的太監一驚,以為皇上出了什麼事,跟侍衛一起衝進來,猛然掀開帘子,喊道:「皇上,您沒事吧……」

緊接着所有人都石化了,這……這是什麼情況?

宮裏宴會,秦尚書經常帶妻女一起出席,每次帶着的都是這個小女兒,近來秦秋燕又跟太子走的近,經常在東宮進進出出,所以宮裏大多數人都認識她。

這一下就算是皇上想要隱瞞,都隱瞞不住了,這麼多人看到了呢。

他為了自己的顏面,猛然甩了秦秋燕一巴掌:「你這個賤人!居然如此不知廉恥,竟然敢爬上朕的龍床!說!到底是怎麼回事?」

秦秋燕這時候已經反應過來,她不是在那個小黑屋裏,可是怎麼在皇上的龍床上,她自己懵了,哭着說道:「我……我昨夜進宮,只是……只是為了去看望太子,不知道為何被偷襲了,然後就什麼都不知道了。」

她想了想,還是不敢說出來自己要偷偷去冷宮看望皇后的事情,她第一反應就是不想牽連太子。

皇上頭疼不已,如果沒有人知道這事,他悄無聲息的處理掉秦秋燕就行了,可是現在這麼多人都看到了,他殺死了秦秋燕,只能讓事情更加確鑿,對他來說將是奇恥大辱。

「你們都下去,此事如果誰敢泄漏出去半句,朕要他的腦袋,李德全,傳秦尚書即可進宮!」

秦明源自從上次中毒之後,一直小心翼翼,對皇上更加恭順,聽說讓他即可進宮,更是心驚,急忙進宮,進了御書房。

等他再出來的時候,臉色更加蒼白,連腳步都是虛浮的,只有一雙眼睛,帶着一股一樣的光彩。

兩日之後,尚書府突然傳出消息,二小姐因病去世,匆匆舉辦了一場葬禮。

而宮裏卻不動聲色的多了以為舒妃,這舒妃正是秦秋燕。

這昏君!惦記拿天晚上的瘋狂盡興,終究沒捨得殺了秦秋燕,當然他派人去追查了那天晚上的事情,秦秋燕確實無辜,可是所有的線索都都指向了徐貴妃。

皇上怎麼也想不明白,徐貴妃這樣處心積慮的為自己安排這一出是什麼意思,難道就是想要讓自己出醜?讓天下人恥笑他?

想到徐貴妃對祁元修的痴情,皇上心裏隱約不太舒服,於是對徐貴妃冷落很多。

徐貴妃感覺出來皇上的冷淡,她入宮這幾年,自然有自己的勢力,差人一打聽,就知道了怎麼回事。

氣的在隆福宮裏掀翻了桌子,惡狠狠的說道:「又是姓秦的,秦秋燕,秦葉悠,本宮要你們好看!」

徐貴妃有她的手段,或許她曾經是高貴冷傲的,進宮之後,那份高貴冷傲只剩下一層空殼,只是一個手段。

皇上就只喜歡她這個調調,高貴冷傲的她,偶爾卑微柔弱的在皇上跟前哭上一哭,用點上不得枱面的小手段,皇上再一次對她服服帖帖。

冊封皇后的聖旨很快下來,同時一起下的還有冊封舒妃的聖旨。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神醫嫡女:邪王寵妻無度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台言古言 神醫嫡女:邪王寵妻無度
上一章下一章

第57章:王妃

10.44%
目錄
共547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