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8章:心動

第58章:心動

祁元修從宮裡回來,臉色不佳,帶著一股怒氣。

秦葉悠最近閑來無事,開始研究廚藝,做了一些小點心,得到了梧桐苑下人們的一致好評。

她頓時自信心膨脹,想要帶著她的點心,走出梧桐苑,走向整個王府,於是用食盒裝了一點去怡然居,準備送一點給祁元修嘗嘗。

福伯見祁元修臉色不善,命小順子進去給王爺倒茶,小順子剛剛出來,還沒跟福伯彙報呢,就聽到房間內傳出來一聲脆響,祁元修摔了茶碗。

得了,這下也不用彙報了,福伯嘆口氣說道:「看來王爺今天是真的動怒了。」

一轉頭正好看到秦葉悠站在門口,手裡拎著一個食盒,他眼睛一亮,笑著說道:「王妃,您來看王爺啊,王爺剛剛下朝,正在書房裡你呢,您進去吧。」

秦葉悠沒有一動未動,站在那裡,直接說道:「福伯,你剛才的話我可都聽到了,您老也太不把我當外人了吧,讓我送上門去做炮灰,本王妃不幹,告辭了。」

說著一轉身,提著食盒轉身就要走,那傢伙發火的時候,她可是見過的,她才不要送上門讓他炮轟。

福伯卻上前兩步,攔去她的去路,一為難的說道:「王妃,請你原諒老奴,老奴也實在是沒有辦法,王爺一般不動怒,他一旦生氣,經常一連幾天都把自己悶在書房裡,老奴實在是擔心啊。」

秦葉悠已經,他竟然還有這種自殘傾向?

「可是我去了有什麼用啊,他向來看我不順眼,我去了或許還火上澆油,王爺難道就沒有什麼解語花之類的?」秦葉悠拒絕道。

福伯急的額頭冒汗:「王妃,老奴多年伺候王爺,對他的性格也算了解一二,王爺對王妃著實動了真心,而且跟王妃在一起的時候,也是王爺笑的最多的時候。」

嘭嘭嘭,福伯這幾句話,重重的擊中秦葉悠的心,他對她動了真心?跟她在一起的時候笑的最多?

她有些不敢相信,轉頭又看了一眼福伯,老人家眼神堅定,不躲不閃,確實是發自肺腑之言。

秦葉悠有些恍惚的點了點頭,說道:「好吧,那我就進去看看他。」

然後提著食盒走進了祁元修的書房。

他一手支著額頭,眉頭微微皺著,正坐在書桌前,沒有抬頭,聽到腳步聲就知道是秦葉悠來了。

「有什麼事情嗎?」他的語氣也帶著煩躁,似乎再說,沒事就出去。

「我……現在無事,做了一些點心,拿來一點給你嘗嘗。」秦葉悠把食盒輕輕放下。

「我不喜甜食,你拿走吧。」他依舊不冷不熱。

要是平時,以秦葉悠的性格,見到他這樣,早就說一聲:「老娘不伺候了。」然後提東西走人。

可是今天她知道了他有自殘傾向,又有福伯那兩句石破天驚的話,壓在她的心頭,她居然十分有耐心。

緩緩的端出食盒裡的點心,放在他的跟前,輕聲說道:「我也不喜歡甜食,這是香脆味道的,知道你喜歡吃豆類,這兩份添加了綠豆粉,和紅豆粉,你嘗嘗。」

祁元修轉頭看了她一眼,感覺她今天有些奇怪,既然她已經把點心端過來了,看上去造型也好可以,於是拿起一塊放進嘴裡。

香,酥,脆,帶著點點椒鹽問道,一點不膩,口感不錯,他點了點頭說道:「味道不錯。」

秦葉悠聽到他的讚賞,頓時眉開眼笑,難得被他誇獎了啊。

祁元修見她像個孩子一樣,被誇獎兩句,就高興的跟個孩子似得,看著她的笑容,他的嘴角也不由得微微翹起來,他笑起來的樣子真的很好看。

秦葉悠微微怔住,突然想起好久之前聽過的一句話:

如何判斷你是不是喜歡上一人了呢?當你看到他的時候,嘴角會不由自主翹起,看到他就覺得開心,這就是喜歡了。

他看著自己笑,是不是代表他也喜歡自己了?

想到這裡她的臉頰微微泛紅,有些羞澀,趕緊轉身假裝倒茶給他,平緩一下自己的臉色。

吃了她做的點心,喝了她親手倒的茶會,看著她難得乖順的鞍前馬後伺候他,祁元修的臉色終於稍微好點了。

秦葉悠收拾起東西,給自己倒了一杯水,安靜的陪著他。

祁元修朝她招招手,秦葉悠湊了過去。

「我記得你推拿的手法不錯,給我捏捏肩旁。」他說道。

秦葉悠微微一笑,站在他的身後,然後翻了一個大大的白眼:這傢伙今天是不是有點得寸進尺?

「是福伯讓你來的吧?他倒是有心了。」祁元修被秦葉悠摁的十分舒適,閉著眼睛輕聲說道。

「我正好來給你送點心,福伯說你心情不太好。」她忙碌半天,功勞都成了福伯的了?想到這裡,她手上的力道加大,他卻好像更加享受。

她不問,他要是想說自然會開口說,過了一會兒,果然聽到他緩緩開口:「皇上新冊封了一個舒妃,是你的妹妹秦秋燕。」

什麼?秦秋燕成了皇上的妃子?秦葉悠頓時愣住了,忍不住說道:「這皇上可真是生冷葷素不忌口啊!秦秋燕可是他準兒媳,這是那啥吧?」

「就連你都如此激動,更何況天下百姓,他以為做的天衣無縫,這世上哪有不透風的牆!他這樣的無恥行徑讓我們大魏的皇族臉面何存?讓天下百姓如何自處?」

祁元修憤然握緊了拳頭,他素來知道皇上昏庸,至少面上還過得去。

沒有想到他內里已經骯髒成這樣,完全不顧大魏皇族,不顧大魏列祖列宗的臉面了,百姓擁有這樣的皇帝,對這個國家還能有什麼期望?

秦葉悠聽了他的話,沉默了許久,這個男人看上去自負,對什麼都不在意,其實心裡寬闊,裝著天下的黎明百姓,他才是天生做君主的人。

她突然感覺到有些驕傲,為能站在這樣的人身邊感覺到有些驕傲。

她輕輕說道:「王爺,我曾聽過一句話,叫置之死地而後生,皇上現在越來越瘋狂,那麼他里滅亡就越來越近,他滅亡了,大魏才能重生,這是歷史規律,王爺不必生氣。」

祁元修細細品味了她這番話,微微點頭,心裡終於平和一點了,笑著轉頭看她,問道:「你倒是能接受?一點都不擔心?下一步,徐貴妃就是皇后了,秦秋燕成了舒妃了,你不把她們針對你?」

秦秋燕在心裡嘆了一口氣,說道:「仔細一想,我好像沒有別的選擇,兵來將擋水來土掩吧。」

祁元修伸出胳膊一扯,就把她撈進懷中,輕輕抱住了,低頭問道:「你不怕?」

秦葉悠聞著他身上好聞的冷梅香氣,十分舒心,笑著說道:「怕?有什麼好怕的?一切都還沒有發生呢,最好她們倆都得寵,掙個你死我活,而我正好漁翁得利。」

祁元修看著她明亮狡黠的雙眸,水紅色的粉嫩的嘴唇,忍不住低聲說道:「你這個小狐狸。」

秦葉悠不願意,他這話好像說的她十分狡猾一樣,她反抗道:「我是小狐狸,你就是大灰狼!」

祁元修聞言哈哈大笑:「對,我就是大灰狼,專吃小狐狸。」低頭對著垂涎已久的柔唇咬去,秦葉悠嗚嗚反抗。

門外的福伯聽到祁元修的笑聲,終於放心,帶著小順子悄然離開,他就知道只要有王妃在,王爺的情緒一切都不是事兒。

初夏季節,天氣很好,秦葉悠在府里待不住,最近祁元修有些忙,早出晚歸,她趁機帶著侍女出門逛街。

綠蘿感嘆道:「王妃,王爺對您真好,我以前曾經在別的大戶人家做丫頭,那些人家的夫人小姐都被管的特別嚴,輕易不讓出門的,王爺卻更來不管您。」

秦葉悠白了她一眼,懶懶的說道:「你懂什麼,你們家王爺是懶得管我而已。」

他總是那麼忙,時間和精力都那麼寶貴,三天兩頭見不到他人影,哪裡還有閑心管她?

不過這樣她反而更自在,自己找樂子。

秦葉悠帶著婉兒和綠蘿,先來到醉里仙。

她最喜歡在二樓靠窗的位置,一邊吃飯喝酒,一邊看著樓下人來人往熱鬧的街道,心裡也熱熱鬧鬧的,心情很好。

今天這份好心情,卻突然被一個猥瑣的聲音給打斷了。

「哎呀,這為小美人,怎麼獨自用餐啊,這麼孤獨,讓本少爺陪你一起啊。」

「少爺,這裡擺了兩副碗筷呢,看來這小美人兒,就是在等您呢。」

緊接著就是一陣淫笑聲。

秦葉悠皺眉一轉頭,就看到一個穿翠色長衫的男人,站在一個桌前,他的身後帶著一個隨後,全都嬉皮笑臉的。

那桌前坐著一個少女,長得十分美麗,嬌嫩如初春的花朵,只是此刻滿臉驚恐,不知所措的看著眼前的一群人。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神醫嫡女:邪王寵妻無度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台言古言 神醫嫡女:邪王寵妻無度
上一章下一章

第58章:心動

10.62%
目錄
共547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