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章:路見不平

第59章:路見不平

那男人見小姑娘如受驚的小兔子,更加起了壞心,伸手就要去抓人家的手腕:「小美人兒,我看你也別吃完了,跟哥哥回家吃去吧。」

小姑娘嚇得蹦了起來,兩隻手都藏在身後,那男人笑嘻嘻的靠近那小姑娘,終於把小姑娘逼到牆角,直接一把抓住她的手腕就要拖走。

小姑娘啊啊叫着,秦葉悠拍案而起,雖然她向來主張低調行事,可是現在這麼些不要臉的東西,光天化日的之後就強搶民女,實在是太過分。

她還為走上前,婉兒已經在他之前沖了上去,抓住那個男人的手腕,只能嘎巴一聲,男人一聲慘叫,手腕就只能無力的垂下來了。

秦葉悠趁機把那個小姑娘給拉到自己的身邊,安慰道:「別害怕,有我們在,不會讓他們傷害你的。」

小姑娘嚇得眼淚都出來了,見到她好像見到救星一樣,緊急的握著秦葉悠的手,看來是嚇壞了。

秦葉悠轉頭怒視着那群人:「你們還有沒有王法,在這京城之內,光天化日之下竟然敢強搶民女!」

「吆喝!我以為是那路英雄出來救美呢,原來是個美人兒啊,全都給我帶回去!這個丫頭,竟然敢傷本少爺,給我亂棍打死!」那個男人吼道。

他伸后的隨從,看到對放是三個女人,全都不當一會事,直接衝上來,又要去拉扯秦葉悠和那個小姑娘的,還有對着婉兒去的。

秦葉悠早就從空間里拿出藥粉,對着那群人散去,那些雖然問了之後,立即就感覺到全身無力,軟軟的倒了下去。

對着婉兒去的那倆更慘,他們想要抓書婉兒的胳膊,卻被婉兒反手抓手,輕輕一扭,嘎巴兩聲,就兩人的胳膊脫臼了,兩人慘叫不已。

秦葉悠笑着伸出大拇指給了婉兒一個贊,笑着說道:「幹得漂亮!」

婉兒微微一笑,然後猛然變了臉色,剛才那個男人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繞道秦葉悠和小姑娘的身後。

他手執明晃晃的匕首,直接就要衝上來了,婉兒驚叫一聲:「王妃!」邊喊邊要衝上來,已經來不及了,那個男人就站在秦葉悠和小姑娘的身後。

秦葉悠下意識的把小姑娘緊緊摟在自己懷中,然後猛然一個轉身,背對着那個男人,把小姑娘保護在自己的身下,她是打算抗下這一刀了。

就在這千鈞一髮之際,只能嗖的一聲,有什麼東西破空而來,然後那個男人慘叫一聲,手裏的匕首咣當一聲掉在地上,而那個男人的手腕已經被一隻筷子穿透,鮮血淋淋慘叫不止。

婉兒驚魂未定的撲了上來,着急問道:「王妃,您沒事吧?」

秦葉悠直起身子來,也是一身的冷汗,緩緩說道:「我沒事,沒事……」

趁這個空檔,她轉頭看過去,之間樓梯口有一個白衣青年,長相俊美,剛才那隻筷子就是從他手中拋出去的。

秦葉悠剛要說感謝的話,那個青年已經直奔她而來,滿眼都是關切。

秦葉悠一怔,難道是熟人?怎麼這個青年好像認識她一樣?就在這時候,本來在她懷中,被她牢牢護住的小姑娘,猛然衝進了青年的懷中,抱住了他。

原來青年看的是她懷中的小姑娘啊,是她會錯意了,秦葉悠有些尷尬的摸了摸鼻子。

只聽青年柔聲安慰道:「菲兒不怕,有哥哥在呢。」

原來是兄妹倆,只是這個妹妹好像看上去不能說話,剛才她已經發現了,不過有哥哥護著,應該沒事了。

剛才那幾個惹禍的,已經嚇得屁滾尿流逃跑了,看上去也沒有什麼危險了。

秦葉悠正要帶着婉兒回去繼續吃飯,那個青年此時已經安慰好了妹妹,立即喊道:「姑娘,請留步。」

秦葉悠轉頭問道:「還有事?」

青年帶着自己的妹妹走了過來,十分恭敬的拱手實力之後說道:「在下唐應,這是我妹妹唐菲,剛才多謝姑娘出手相助。」

唐菲也十分感激的看着秦葉悠和婉兒。

「沒什麼,路見不平一聲吼,換做別人都會這樣做的,你妹妹沒事就好。」秦葉悠客氣的說道,自己都要被自己的高尚情操給感動了。

「在下剛才看的清清楚楚,那小子的刀就要砍下來的時候,是姑娘轉身相用自己的身體護住小妹的,路見不平一聲吼,或許很多人能做到,用自己的命救人的,卻很少有人做到,所以姑娘,您就是我們兄妹的大恩人。」

秦葉悠這才知道被人感激也是一件十分有壓力的事情,她明明沒有做什麼,最後那一下,要不是唐應出手,她怕是也掛了。

「剛才這一鬧,姑娘怕是也沒心情在這裏吃飯了,不過讓我們兄妹請您吃頓飯,聊表謝意,我們換個地方,我知道有做菜很有特色的店。」

唐應誠心邀請道,唐菲也拉住秦葉悠的手搖了搖,期盼的看着她。

秦葉悠看到唐菲可愛的小臉就不忍心拒絕了,正在猶豫着,唐應笑着說道:「姑娘,您就答應了吧,之前小妹也想去那家店,只是因為我在這邊有事,所以就沒去,定在這裏吃,您要是不去,小妹肯定更加失望了。」

唐菲臉色一紅,有些嗔怪的看了自己哥哥一眼。

秦葉悠看到唐菲這個模樣也笑了,她不是扭捏之人,既然唐氏兄妹如此熱情,她決定那就去吧,最重要的是她也想去見識一下唐應說的很有特色的飯店。

一行人從醉仙樓出來,上了唐應停在門口的馬車,馬車一路往城外而去。

唐應十分細心,知道幾人都沒吃午飯,先在醉仙樓要了一些不撐肚子的茶點,幾人在路上一邊說話,一邊吃了一點,暫時不是很餓。

在路上,秦葉悠這才知道原來這兄妹倆來京城是為了給唐菲看啞病的,聽說京城有個名醫,專治這方面。

只可惜這名醫太忙,而且還經常除外周遊,並不是很好找。

剛才唐應在醉仙樓給妹妹點好菜讓她先吃着,自己就是去找中間人,想要在名醫那裏排個號。

沒有想到他剛剛離開一會兒,唐菲就遇到了那群人。

唐應義憤填膺的說道:「要不是因為我此次主要為替菲兒看病,不想把事情鬧大,我一定不會放過那幾個混蛋!」

唐菲握住哥哥的手,看着他的眼睛搖了搖頭,唐應聲音柔和一些說道:「菲兒別怕,哥哥沒事。」

秦葉悠看到這一幕,由衷的說道:「看上去你們兄妹倆感情很好啊。」

唐應點了點頭低聲說道:「我母親去世的早,父親整日忙碌不過上我們,妹妹基本上就是我帶大的。」

唐菲依偎在哥哥身旁,看上去真的對他挺依賴的,秦葉悠有些感動,沒來由的想到了那個人前一本正經,人後沒個人形,專愛跟她鬥嘴的單平庭。

都是哥哥,看看人家的哥哥,再看看他!她好想讓單平庭來學習一下怎樣做一個溫柔的哥哥。

「菲兒這麼可愛,這一次找到名醫之後,定然會治好的。」秦葉悠勸慰道。

唐應轉頭看着窗外,眼神有些迷茫,淡淡地說道:「希望是吧,這些年我帶着菲兒走了很多地方,也訪問了很多名醫,都沒有知道解決之法。」

秦葉悠是一名外科醫生,雖然被稱作全才醫生,可是她不敢自詡全才,她覺得自己在別的科只是略懂皮毛而已。

今日見到唐菲,知道她的病情之後,了解到唐應已經為她找到名醫,所以也沒有說什麼。

不過處於醫生的本能她還是習慣性問道:「菲兒是天生不能說話嗎?」

唐應嘆了一口氣說道:「不是的,小時候菲兒能說話,而且能說會道的,只是後來家裏突造變故,母親去世,菲兒傷心的哭了三天三夜,就再也說不出話了。」

秦葉悠有些同情的看着菲兒:「當時定然是傷心過度,哭壞了嗓子了。」

唐應卻搖了搖頭:「我們看了很多大夫,都看不出菲兒的嗓子有什麼問題,還有的說她的嗓子根本就沒事,就是不知道為何說不了話。」

秦葉悠轉頭看着菲兒,嗓子沒有問題卻說不了話,那是怎麼回事?菲兒這時候卻低下了頭,秦葉悠若有所思。

很快馬車在一處山莊外停了下來,山莊的莊主親自迎了出來,見到唐應笑着說道:「唐公子,好久不見啊,快快請進。」

唐應笑着說道:「聞莊主,今兒我帶兩位貴客來你這山莊就餐,你也要讓廚房大師傅拿出看家本事啊,做好了,本少爺重重有賞。」

胖胖的莊主笑的眼睛眯成一條線:「唐少爺,您就儘管放心吧,讓您吃着不滿意,您就把我紅燒了。」

眾人落座一會兒之後,很快開始上菜,看上去不是很出眾的菜色,吃起來果然美味無比。

秦葉悠吃的開心,唐應體貼周到,唐菲這麼大了,吃飯的時候唐應還為她盛湯夾菜,可見他有多麼寵著這個小妹妹。

最後上來一碗湯,正好唐應剛剛要起身為唐菲夾菜,一下子碰到了下人的端湯的手上,眾人看到都是驚呼一聲。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神醫嫡女:邪王寵妻無度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台言古言 神醫嫡女:邪王寵妻無度
上一章下一章

第59章:路見不平

10.81%
目錄
共547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