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章:炸毛的樣子

第61章:炸毛的樣子

「秦姑娘,你是我們唐門的恩人,以後你有任何需要,有任何人欺負你都可以來唐門找我們。」唐應說著拿出一個玉質令牌,遞給了秦葉悠。

「唐公子,你不必這樣客氣,我跟菲兒有緣,我也喜歡她,能治好她的嗓子,我也很高興的。」秦葉悠笑著說道。

今日之事,真的可以說都是緣分。

「秦姐姐,你就拿著這個令牌吧,以後可以去唐門找我啊。」唐菲開始說話之後,嗓音有些沙啞。

「好吧,那秦姐姐就收下了,以後有空就去唐門找你玩。」秦葉悠不再拒絕,拿過令牌,然後取出剛才悄悄從空間里拿出來的藥品。

「你已經許久不曾說話,剛剛開始說話,嗓子或許會有些不適應,這些都是保護嗓子的葯,你每天早中晚含三片,能保護嗓子快點適應說話。」秦葉悠把藥片遞給了唐菲。

唐應和唐菲自然又是感激不盡。

這山莊不但有各種美味,而且周圍的環境優美,幾個人遊玩了一陣兒,夕陽西下,終於到了分別的時候。

「這兩年我帶著菲兒到處看病,父親一直惦念,現在菲兒剛剛好了,我們需要回唐門儘快讓父親安心,就此別過了,以後定然會再來答謝秦姑娘。」

唐應帶著唐菲跟秦葉悠道別,唐菲依依不捨,秦葉悠再三保證說以後肯定會再相見,她這才一步三回頭的跟著哥哥離開了。

兩人回到奕王府,天色已經暗下來,秦葉悠帶著婉兒回到梧桐苑,剛剛踏進門,綠蘿就迎了上來。

「王妃,您可算是回來了,蕙娘派人來找了您好幾次了。」綠蘿著急的說道。

「她來找我做什麼?」秦葉悠想到蕙娘那張嚴肅刻薄的臉,頓時沒了好心情,心裡想著絕對沒有什麼好事。

「不知道什麼事情,就是說讓您去怡然居說話。」綠蘿也是一頭霧水。

「不去,我今天很累,沒有重要的事情,我不想出去了,明天再說吧。」秦葉悠疲憊的說道,然後就往房間里走去。

「王妃真是好大的架子啊……」蕙娘站在門口冷冷說道。

秦葉悠聽到這尖酸刻薄的聲音,在心裡哀嘆一聲,該來的躲不掉。

「不知道蕙娘找我有什麼事?」她轉過身,勉強擺出笑容問道。

蕙娘冷冷的瞥了她一眼,並沒有回答她的問題,而是上下打量她一番,開口就指責道:「你一個婦道人家,出去一玩一整天,快要天黑了才回來,成何體統!你自己不要臉面,我們奕王府還要臉面呢。」

「多謝蕙娘替我們奕王府著想,不過我出去玩也是王爺允許的,不勞您費心了。」

她一邊說一邊往裡走,假裝沒有看見蕙娘鐵青的臉色。

「綠蘿,看茶。」秦葉悠回屋之後,自顧自的坐下來,綠蘿很快端上來茶水。

蕙娘站在門口,沒有人再搭理她,她狠狠地瞪了一眼秦葉悠,來到房間里,並不坐下,站在秦葉悠的跟前直接說道:「我來就是為了跟你說一件事,你自己離開王府吧!」

秦葉悠慢悠悠的喝了一口茶,緩緩挑眉問道:「蕙娘何處此話?本王妃為何要離開王府?」

「哼,我早已知道了,你們當初根本沒有拜堂成親,也沒有夫妻之實,你待在王府只會連累元修。」蕙娘有些得意的看著她,好像是揭穿了她的真面目一樣。

秦葉悠心裡有些惱火,自從成婚以來,什麼人都能拿她的婚事來欺壓她,什麼人都能當初的事情羞辱她!

「蕙娘,既然今天你來找我,把話說得這麼直接,我也不妨有話直說了,第一不管當初如何,現在是我這奕王府的王妃,您這樣貿然開口讓我離開,於理不合。」

「這第二,我和王爺之前怎麼樣,都是我和王爺之間的事情,王爺尊敬您,不代表您就可以插手我們之間的事情,知道您這樣做,我相信王爺定然會不高興的。」

蕙娘沒有想到秦葉悠能做到如此不卑不亢,祁元修確實對她說過,讓她不要插手,可是眼前這個女人,如果不除去,對元修沒有一點好處的。

「哼,好大的口氣,你真以為你飛上枝頭就可以做鳳凰了,真把自己當成奕王府了?我告訴你,我了解元修,他留你在府里,不過是看在你治好他的腿!」

蕙娘是過來人,她知道哪些話,可是傷人至深,她沒有錯過秦葉悠眼裡閃過的一絲傷痛。

就憑這一絲傷痛,她就知道秦葉悠對祁元修是動了真感情了。

「姑娘,不是我心狠,非要逼著你走,我也是為你好,以後你就會明白的,現在你離開,對你還有對元修,都是最好的選擇。」蕙娘口吻突然軟了下來。

見秦葉悠並不做聲,以為已經把她說動了,蕙娘繼續遊說:「你放心,奕王府也不會虧待了你,只要你答應離開,我可以給你一筆錢,讓你後半生都無憂。」

秦葉悠笑了一下,然後冷冷的說道:「讓祁元修來跟我我說,只要他說一句讓我離開的話,我一個子兒都不要,直接走人!」

「你……」蕙娘氣結,本以為已經說動她了,可是她居然還是如此冥頑不靈,要是祁元修願意來說,她何須跑這一趟。

她眯了一下眼睛,看來秦葉悠也是看透這一點了,才會如此肆無忌憚。

「我今天來,本也是好意,沒有想到你如此不知好歹,既然如此,我也再多說什麼,你就等著後悔吧。」蕙娘沒有別的辦法,只能危言聳聽。

「好的,我自己的做的選擇,不管什麼結果我自己都能承認,不會牽連任何人,不好意思,本王妃忙碌一天,累了,綠蘿送客!」

秦葉悠失去了耐心,人敬我一尺,我敬人一丈,人不犯我我不犯人,可是人若犯我,定不饒人!

「你敢趕我走!你知道我是誰嗎?」蕙娘氣怒攻心,拿出桌上的茶杯,猛然在地上摔了一個粉碎。

所有好涵養都消失殆盡,她指著秦立夏的鼻子罵道:「你別給臉不要臉,我客客氣氣跟你說,你還不識抬舉!」

「你一個破落尚書家的女人,你能給元修帶來什麼好處?只能拖累他!有什麼資格做這奕王府的王妃?還敢給我臉色看!你惹急了我,我直接領著你的胳膊,把你扔出王府,你信不信?」

嘩啦!一聲巨響,秦葉悠直接就掀翻了桌子,她從開始的忍受屈辱嫁到王府,謹言慎行性,小心應對每一個人,為的是什麼,不過是為了生存!為的是不用看人臉色!

她那麼努力,那麼拚命,為祁元修治療腿的時候,她幾乎整日整夜的不睡覺,跟著她去北疆,連生死都不顧了。

娘親給她留下財產,為了學習打理這些,她一個外科醫生,要付出多少努力才能學會怎麼看賬本,管理田產鋪子,學習這裡的規矩。

可是為什麼別人都看不到這些,他們只看到自己出身,自己的身份,全都覺得自己配不上祁元修,覺得是自己高攀了,不知廉恥的留在他的身邊。

蕙娘摔了茶杯,沒有把秦葉悠嚇到,反而被秦葉悠掀翻了桌子,給嚇了一跳,她這才意識到,眼前這個看似柔弱的女人,似乎並沒有看上去的那麼好欺負。

「我走或者留,都是我秦葉悠自己說了算,祁元修如果只能依靠女人帶來的那點的利益,那麼他也配不上我秦葉悠!你回去把我這原話告訴他!」

秦葉悠說完之後,憤然轉身離開,婉兒上前冷冷的說道:「請吧……」

蕙娘灰頭土臉的被趕了出來,肺都要氣炸了,本想去找祁元修告狀,可是想到祁元修並不知道她去找秦葉悠的事情,而且她了解他的脾氣。

元修既然說了,不讓她插手他的事情,被他知道了,或許他也會生氣,想了想她只能不甘心的離開了,看來得想想別的辦法。

祁元修回來之後,福伯詳細的跟他彙報了,梧桐苑內秦葉悠和蕙娘交鋒的事情。

祁元修開始的時候皺眉聽著,眉眼間隱約帶著怒色,可是聽到最後他的眉眼竟漸漸舒展開,聽到秦葉悠掀了桌子,嘴角竟然帶著一絲笑意了。

「看來真把她給氣著了,蕙娘也算是有本事,哼。」祁元修冷哼一聲說道。

「王爺,我聽說王妃晚飯都沒有吃,一直在房間里沒出來。」福伯似是提醒道。

祁元修沉吟了一下,然後笑著說道:「吩咐膳房做些清單的飲食送過來,你去梧桐苑傳話,讓王妃過來一趟。」

福伯答應一聲,就要往外走去了,剛剛走到門口,又聽到祁元修說:「就說我知道了下午的事情,很生氣,讓她來問話。」

福伯有些驚訝的看著祁元修,用眼神詢問這樣傳話真的可以嗎?或許更惹惱王妃吧。

「許久沒有見到她炸毛的樣子,有些懷念,你快點去吧。」祁元修笑著說道,居然還是一臉期待的樣子。

福伯笑著搖了搖頭,轉身出去了。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神醫嫡女:邪王寵妻無度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台言古言 神醫嫡女:邪王寵妻無度
上一章下一章

第61章:炸毛的樣子

11.17%
目錄
共547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