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章:好玩的地方

第62章:好玩的地方

梧桐苑內,小順子把話傳給了綠蘿。

綠蘿下午的見識了秦葉悠和蕙娘的交鋒,心裡也有些忐忑,聽到王爺要找王妃問話,有些恐慌,趕緊去秦葉悠說了。

「去就去,有什麼好怕的,他最好是直接把我趕出府,我也自由了。」秦葉悠的怒氣還在胸腔內翻騰,聽到這話之後,直接起身就走。

婉兒這時候走了過來,在她的肩上輕輕搭了一件披風:「王妃,雖然是初夏了,可是夜裡風涼,您得注意點別著涼了。」

秦葉悠轉頭看她一眼,明白她的意思,嘆了口氣說道:「我知道了,不會有事的。」

一路來到怡然居,祁元修的書房內。

「妾身見過王爺?」秦葉悠故意一板一眼的說道。

祁元修故意板著臉問道:「聽說你今天下午掀翻了桌子?」

「是的,臣妾掀了桌子,氣跑了蕙娘,王爺如果要怪罪,我無話可說,可是我絕不認錯!」她高高抬著下巴說道。

就是這個臭脾氣,只要自己認定是對的事情,永遠不會認錯!就算撞個頭破血流,也不會低頭。

祁元修似乎在她的身上,看到自己的影子,他的嘴角微微翹起。

「我為何要怪罪你?我們奕王府的王妃如此強悍,不被人欺負,我應該表揚你。」祁元修笑著說道。

秦葉悠愣了一下,看著他問道:「王爺,您說的這是反話吧?」

看上去他聽尊重蕙娘的,她把蕙娘給氣成那樣,當面掀桌子了,他竟然都不生氣。

祁元修微微一笑:「我說的是實話,我的家事,還輪不到一個外人來插手。」

他居然是向著自己的!秦葉悠一直硬撐著的心,突然感覺到十分柔軟。

祁元修看著她身上的戾氣慢慢消失,於是說道:「本王餓了,膳房做了點清粥,你陪本王吃點吧。」

氣消了之後,秦立夏這才感覺到肚子有些餓了,她抬頭看了一眼祁元修,其實她心裡相處,他說自己餓了,不過是想讓她吃東西而已。

有些話憋在她的心裡很久了,今天她必須要說出來。

「王爺,我只是個尚書府的小姐,我爹爹在朝中不得寵,當然對我更是沒什麼感情,當初皇上賜婚,為的什麼目的,你我心裡也清楚,當初我為你治腿,為的也不過是能生存下去,如果……」

說道這裡她突然有些哽咽,本以為這些話她出來會很輕鬆,沒有想到真正面對他說的時候,心裡竟然堵的這樣難受。

頓了一下,她竭力忍住淚水,繼續說道:「如果王爺覺得我不配做這個王妃,覺得我的存在是你的恥辱,我可以直接離開,王爺不必有負擔。」

說到這裡,想到她會離開這裡,離開他,她的淚水終於忍不住,奪眶而出,同時心裡懊悔不已,說好不動心的,現在這樣傷心,不就是因為動心了?

祁元修面色平靜,看不出什麼情緒,也沒有安慰她,只是認真的看著她問道:「你自己的覺得?你心裡覺得你配不配呢?」

秦葉悠抬起手抹乾了臉上的淚水:「我不知道自己這個王妃做的怎麼樣,但是我覺得自己做什麼事都問心無愧,我不為我的出身感到任何卑微,我可以站在你身邊,跟你齊頭並進,共同承擔所有。」

祁元修怔怔的看了她好久,然後十分認真的說道:「秦葉悠,記住你說的話!還有我再說一次,我不允許你離開!」

秦葉悠不太明白他的意思,似乎是不想讓她走,可是他是如何看待她的呢,是不是也跟別人一樣覺得她配不上?

她還沒有問呢,就聽到書房門被敲響,然後福伯親自提著食盒進來,放在旁邊的桌子上,清粥小菜,看上去十分美味。

秦葉悠看到這樣美食,似乎更加餓了,想了想,那些事以後再說吧,走一步看一步,現在先享受美食再說。

祁元修跟她對坐在小桌兩旁,看著吃的那麼美味,一臉滿足,心裡想著,她做他的王妃,就很好。

「今天出去玩什麼了?」祁元修隨意的問道。

秦葉悠經過蕙娘那一鬧,心想他不會也是嫌自己回來晚了吧。

於是想了想說道:「我今天可做了一件大事,我救了一個小女孩,她本來不能說話的,可是我發現病因是她的心裡障礙,於是就給她篡改了記憶,帶她走出心裡陰影,於是她就能說話了。」

祁元修聽得津津有味,笑著問道:「你這麼有本事,竟然還能篡改別人記憶?」

秦葉悠想到自己那半吊子的催眠水平,不太好意思自誇,笑著說道:「也不是啦,我就是懂一些皮毛,那小姑娘很單純,而且心裡障礙太明顯,所以我才能成功的。」

祁元修笑著點頭:「我的王妃還是個全才,什麼都懂呢。」

剛才張牙舞爪氣勢洶洶的秦葉悠,被誇了之後,居然有些羞澀,臉頰微微一紅。

「也沒什麼啦,我就是對什麼都好奇,什麼都想研究一下而已。」

祁元修似乎想到了什麼事情,直接說道:「既然這樣,我明天帶你去個好地方,保證你喜歡。」

要帶她出去玩?秦葉悠頓時雙眼放光,急切問道:「什麼好玩的地方?有哪些好玩的?」

祁元修卻賣關子,不肯告訴她:「明天到了之後,你就知道了。」

認識這麼久,祁元修第一次說要帶她出去玩,丟一次聽到他說好玩的地方,能讓他覺得好玩的,得是什麼樣的地方啊?

好奇心折磨的她一夜沒有睡好,不過一點都不耽誤她第二天的精神,天剛蒙蒙亮,她就起床往怡然居跑。

祁元修剛剛起床,看著她閃閃發光的大眼睛,忍俊不禁,怎麼跟個孩子一樣,聽到出去玩就這樣興奮。

「別著急,去早了,沒有用,熱鬧的都還沒有開始呢。」祁元修拉著她一起吃過早飯,休息了一陣,然後才吩咐福伯備馬。

「我們不乘坐馬車去嗎?」秦葉悠問道。

「馬車太慢了,我們騎馬去,而且還可以欣賞一下沿途的風光。」祁元修解釋道。

秦葉悠翻了一個白眼:「早知道就早走嘛,現在不是要趕時間,我對什麼風景沒有興趣,只想去那個好玩的地方,我們快點走。」

祁元修微微一笑,扶著她翻身上馬,說了一聲:「那好,你坐穩了,我們儘快趕路。」

一路上祁元修策馬疾馳,秦立夏有些後悔自己剛才說的話,那麼快的速度,風在耳邊呼呼作響,她有些緊張,依偎在他的懷中,緊緊的抱住了祁元修,似乎這樣才能更有安全感。

祁元修倒是十分享受,她這樣主動的靠近,於是策馬奔騰的速度更快了。

秦葉悠顫抖的說道:「王爺……王爺,其實我們不用難么著急,看一看周圍的風景也好啊。」

「不行!王妃一心想去好玩的地方,我自然應該快一點趕去。」祁元修故意裝作看不見她的緊張。

終於在一個客棧跟前停下馬,秦葉悠腳步虛浮的被扶了下來,心臟還蹦蹦跳的很快,心裡暗自踹則,什麼好玩的地方,他這樣折騰,看上去好像是為了玩她。

進入客棧,有小二上前招呼:「您是住店還是打尖?」

祁元修從懷中拿出一個金色的小令牌,說道:「住店,要一間上房。」

小二看了一眼他手中的令牌,很快的說道:「好嘞,客觀您隨我來。」

祁元修和秦葉悠跟在他的身後,並沒有上樓,而是繞過櫃檯,來到後院,秦葉悠轉頭打量四周,這裡就是個普通客棧嘛,哪有什麼好玩的?

小二帶著兩人來到後院一個房間門口,笑著說道:「兩位請吧。」

秦葉悠見到小二意味深長的笑容,心裡警鈴大作,腦海里閃過一些少兒不宜的畫面,她護住自己,警惕的問道:「王爺,您到底要做什麼?」

祁元修忍不住笑了一聲,故意挑著眉,沒個正經的說道:「都到這裡了,你才知道害怕,已經來不及了。」

然後不由分說,拉著她的手,就把她拖進了房間,秦葉悠嚷嚷著:「你這個登徒子……」

話還沒有喊完,她就停住了,因為進了房間之後,發現這竟然是個空房子了,裡面什麼都沒有,在房間內還有一扇門,不知道通往哪裡。

祁元修帶著她推開那扇門,裡面居然是條暗道,兩側牆上有火光照,看上去神秘兮兮的。

「裡面黑,你慢著點走。」祁元修十分自然的拉著秦葉悠的手走進了密道。

秦葉悠小心翼翼的跟在他身後走著,突然聽到他問道:「剛才進門之前,你想著什麼呢,為什麼說我是登徒子?」

他問的一本正經,她的臉卻猛然紅了起來,就知道祁元修不會輕易放過她。

「沒……沒什麼,就是你突然拉我的手,覺得……覺得於理不合而已。」她支支吾吾勉強辯解道。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神醫嫡女:邪王寵妻無度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台言古言 神醫嫡女:邪王寵妻無度
上一章下一章

第62章:好玩的地方

11.36%
目錄
共547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