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4章:吃醋

第64章:吃醋

「那邊還打著呢,我現在要了你這仙草,怕是不好吧。」秦葉悠有些猶豫。

「姑娘,你就當幫幫我吧,不然待會我不但沒有仙草,可能連名都沒有了。」小販有些可憐的說道。

「那好吧,你賣多少錢?」秦葉悠也很好奇這仙草的功效。

「一千兩……」小販伸出一個手指頭。

「哦,不好意思,我沒有那麼多錢,你還是等著那倆人打完了,賣給他們吧。」秦葉悠起身就要離開。

「好好好,八百兩給你,總行了吧?」小販見她要走,也著急了,立即拉住她說道。

「五百兩,你想賣就賣,不想賣我立即就走了。」秦葉悠說道,她的銀子也掙的不容易,就買這一顆仙草,五百兩,還真是有些心疼。

小販最終同意了,秦也有從自己的荷包里取出一張銀票遞給他,小販瞬間消失在人海。

「沒想到,你這砍價的本領還挺厲害的,為何不用我給你的錢袋裡的錢?」祁元修不知道什麼時候,突然出現在她的身後。

秦葉悠捧著仙草回頭,笑著說道:「五百兩買一棵草,我怕你說我敗家,我還是從自己的錢吧。」

「你的錢也是王府的錢,你這個敗家娘們!」祁元修故作嚴肅的說道。

「王爺,您這個口氣,這個表情,跟我爹已經像了八成。」秦葉悠看著他說道。

祁元修的腦海里猛然浮現出秦明源貪財的模樣,氣哼哼的敲了一下她的腦袋。

黑煞和十三娘打完之後,轉頭一看,那小販早就不見了蹤影。

「嘿,那小子居然跑了,你們誰看到他去哪裡了嗎?」黑煞氣呼呼的問道。

周圍的人群剛才只顧著看熱鬧了,誰也沒有注意到那個小販去哪裡了,紛紛搖頭。

十三娘也有些著急,在人群中搜尋了一下,突然看到捧著還魂草的秦葉悠,還有跟在她身邊的祁元修。

十三娘的嘴角露出一絲得意的笑容,然後一轉頭,故意氣呼呼地對黑煞說道:「黑煞,今天這是都怪你,要是找不到還魂草,我饒不了你。」

「你還有臉說,今天要不是你這個娘們礙事,這還魂草我早拿到了。」

兩人各自冷哼一聲,然後迫不及待地衝進人群中尋找那個小販去了,只是十三娘故意往秦葉悠的方向走去,悄悄用自己的身子把秦葉悠和其他人隔了開來。

秦葉悠完全沒有注意到這些,她和祁元修邊走邊逛,買了很多東西,自己拿不了,只能讓祁元修幫忙一起拿著。

一直到天色暗下來,黑市慢慢地人越老越少的時候,秦葉悠終於心滿意足的和祁元修一起往回走。

回去的路上,秦葉悠完全沒有了來的時候那麼驚慌了,她十分淡定的跟在祁元修的身後,絮絮叨叨地說著今天的收穫,都買了哪些東西。

說到最後,她拿出那瓶「容顏不老」笑著說著:「這是一個長的很好看的男人給我的,說是可以服用之後,就能容顏不老了呢。」

「一個長的很好看男人給你的?」祁元修低聲問道,秦葉悠正說道興奮處,沒有聽出來他語氣里的異樣

她繼續說道:「是啊,那男人長的真是好看,不過有些奇怪,說什麼賣葯只賣給有緣人,所以不受我的錢。」

祁元修冷冷地問道:「那人是不是穿一件緋色長衫,一雙桃花眼?」

「咦?你怎麼知道的,那會兒你還沒有回來啊。」秦葉悠好奇的問道,終於注意到祁元修的臉色不太對,難道是他的仇人?

「我想到我知道是誰了,把那個葯扔了,以後再遇到那人,就離他遠點!」他的語氣里似乎帶著一絲警告,這個命令的語氣讓秦葉悠十分不舒服。

她的逆反心裡上來,故意說道:「為什麼?我覺得那人挺有意思,為何要離他遠點,王爺您是不是太敏感了?而且我跟什麼人認識,接觸什麼人,都是我的自由,不勞王爺費心了!」

祁元修沒有再說話,兩人一整天都挺好,這時候氣氛卻陡然冷了下來,兩人都不願再說話,正好走到了地道的盡頭。

兩人從客棧里出來的時候,正好看到追風在門口等著他們了,見祁元修和秦葉悠走了出來,追風趕緊走上前,手裡拿著一封信,面色有些凝重。

「王爺,那邊來信了。」追風把信直接教給了祁元修。

祁元修拿過來拆開看了一遍,然後抬頭吩咐道:「我有事先離開,追風,你送王妃回去吧。」

說完連看都沒有看一眼秦葉悠,獨自策馬離開了。

秦葉悠看著他的背影,心裡有些不是滋味,不知道他到底是怎麼了,一會兒那麼溫柔,一會兒又那麼冷淡。

讓她跟著或喜或輩,她現在情緒都話已經開始受祁元修的影響了嗎?難道她真的喜歡上了他?

「不行,絕對不行,不然你會輸得很慘的。」秦葉悠在馬車裡吼道,外面的追風聽到了一頭霧水。

追風留下來護送秦葉悠回府,他自然不敢跟秦葉悠同騎一匹馬,於是就為秦葉悠雇了一輛馬車,他就跟在旁邊護送她回府。

回到王府之後,秦葉悠還想找祁元修把話說清楚呢,這樣不清不楚的弄的她很煩悶,可是祁元修一直沒有回來。

秦葉悠找到追風,想要問問祁元修去哪裡了?追風居然也搖了搖頭,回答道:「屬下現在也不知道王爺的行蹤。」

秦葉悠憋了癟嘴,幹嘛搞的那麼神秘,追風一直都是他的貼身侍衛,怎麼會不知道他去哪裡?怕是不想讓她知道他的行蹤吧。

她悻悻的回到梧桐苑,見婉兒和綠蘿正在嘰嘰喳喳的討論著什麼,婉兒還算平靜,綠蘿卻一手握拳,義憤填膺的樣子。

「出了什麼事?」秦葉悠走過去問道。

婉兒沒有出聲,朝著綠蘿使了一個眼色,綠蘿卻沒有接受到,直接說道:「我剛才聽小順子說,今天皇宮裡舉行皇后冊封儀式呢,那個徐貴妃,終究還是做了皇后。」

上次婉兒和秦葉悠進宮,差點折在徐貴妃手裡的事情,綠蘿十分清楚,所以才憤憤不已。

秦葉悠想的確是,祁元修現在是不是正在參加徐貴妃的冊封儀式,心裡頓時悶悶不樂。

什麼都沒說,轉身回房間了,婉兒嗔怪地看了綠蘿一眼,用手點著她的額頭說道:「以後說話之前先想想,那徐貴妃一直惦記咱們王爺,她當了皇后,有什麼好說的,你這不是惹王妃不高興嗎?」

綠蘿聽了之後,也暗暗後悔,愧疚不已在在門口轉悠兩圈,婉兒怕她一衝動再衝進去說什麼讓秦葉悠更加鬱悶的話,趕緊把綠蘿拉走了。

而此時的皇宮裡皇后徐可情,卻是春風得意。

冊封儀式結束,後宮諸位嬪妃自然要來祝賀一番,因為今天也是秦秋燕被冊封為舒妃的日子。

所以等她脫下禮服,趕往隆福宮的時候,已經有些遲了。

她恭敬的跪下說道:「臣妾恭賀皇後娘娘,娘娘千歲千歲千千歲。」

徐可情笑意盈盈的說道:「舒妃快快起身吧,本宮也得恭喜你啊,你現在可是皇上心尖尖上的人兒呢。」

一句話直戳進秦秋燕的心窩,這個舒妃她有多麼的不想做,當初真相一死了之,可是秦明源告訴她,如果她死了,整個秦家都要跟著遭殃。

楚美月也跟著勸慰:「做皇上的妃子有什麼不好的,現在太子失寵,以後還不一定當上皇上呢,你現在是皇上的妃子,比秦葉悠那個賤,人還要高一等呢。」

秦秋燕本就是個沒有主意的,而且她時候也明白過來,這事跟太子脫不了干係。

她對太子一片真心,太子居然這樣利用她,她心灰意冷,索性就豁出去了,至少為了榮華富貴,為了秦家,這條路她也要走下去。

徐可情的話立即讓在場的其他嬪妃看秦秋燕更加不順眼了。

她們都是進宮多年的嬪妃,幾乎都已經不怎麼受寵,現在受寵的皇后徐可情,她們不敢說什麼,秦秋燕就成了她們的出氣筒。

「是啊,我聽說之前舒妃是賜給太子的,看來皇上是真喜歡舒妃啊,才這樣迫不及待地封為妃子了。」

「姐姐快別說,被皇上聽到了,可是死罪哦,這準兒媳婦兒爬上公公的床,這要是傳出去,這皇家的臉面可以蕩然無存了。」

眾人你一言我一語,字字句句如利刃,凌遲著秦秋燕的心,她跪在大殿中間,低著頭,雙手緊緊的攥成拳,要多恨有多恨,要多絕望有多絕望!

就在這時候,門口的小太監喊道:「太子殿下到……」

秦秋燕的臉色瞬間變得蒼白,抬起頭怔怔地看著從門外走進來的那個熟悉的身影,那曾經是她深愛的男人,也是親手把她推入火坑的男人!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神醫嫡女:邪王寵妻無度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台言古言 神醫嫡女:邪王寵妻無度
上一章下一章

第64章:吃醋

11.72%
目錄
共547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