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6章:擋箭牌,

第66章:擋箭牌,

怡然居里依舊空空如也,看來她只能自救了,秦葉悠認命了。

她邊走邊叨叨:「死祁元修,臭祁元修,說好了要保護我的,關鍵時刻就不見蹤影,我畫個圈圈詛咒你。」

「秦葉悠,在背後說人壞話呢,最好還是隱蔽一點。」一個冷冷的聲音突然從她的背後響起來。

秦葉悠被嚇了一跳,猛然蹦起來,一轉身就看到祁元修站在她的身後。

祁元修似乎是趕路回來,風塵僕僕,臉色還有些疲憊和憔悴。

可是在秦葉悠此刻看來,他就是最帥的,最好看的,她笑的像一朵花那麼燦爛:「王爺,您可算回來了,您不知道我有多麼期盼您回來啊。」

這樣突然變得十分熱情的秦葉悠,讓祁元修有點不適應,不過看到她這樣興奮的期盼他回來,他的內心還是有些喜悅的。

只可惜他這份喜悅並沒有持續多久,因為接下來秦葉悠很快說道:「太後來了懿旨宣我進宮呢,三公主說你們家都是洪水猛獸,我不想一個人進宮,就等著王爺回來陪我一起呢。」

原來她見到他這樣興高采烈都是為了拉他去做擋箭牌啊。

祁元修面無表情的越過她直接往裡走去,冷冷的說道:「沒空,我一路趕回來,十分疲憊,你自己去吧。」

走了兩步轉頭問道:「祁元敏來做什麼?」

原來三公主的名字是祁元敏啊,他竟然直呼自己的皇姐的名字?

「三公主來要還魂草的,王爺,這些另外再說,您就陪我進宮吧,三公主說了,太后最喜歡您,有您陪我去,我心裡還有安全感。」

秦葉悠有求於人的時候,說話就會很甜,非常馬屁精的說道:「王爺,我知道您累了,您忘了我可是擅長推拿按摩哦,在去的路上,讓妾身給您摁一下,保證所有的疲勞都不見了。」

她繼續遊說,祁元修看著她閃閃發光的大眼睛,忍笑忍的很辛苦。

他怎麼可能讓她獨自一人進宮,只不過逗她玩罷了。

祁元敏說的沒錯,宮裡都是洪水猛獸,上一次秦葉悠差點就在隆福宮吃虧,這樣的事情絕對不能再發生了。

不僅如此,秦葉悠的遊說也很成功,祁元修確實有些想念她的推拿了。

兩人收拾一下,一起登上進宮的馬車,秦葉悠為了讓祁元修在宮裡好好保護她,也是拿出了看家的本領,一路上為祁元修推拿按摩,累的額頭出了一層汗水。

她抬起頭擦汗的時候,心裡憤憤不已的想著:「老娘這都是為了什麼啊,祁元修老娘要來找事,她還得求著祁元修,說到底這禍根不還在他身上嘛!」

想到這裡她憤憤然停下了手,祁元修正舒服著呢,轉頭問道:「怎麼停了。」

「沒力氣了,就到這裡吧,我也得休息。」她無精打采地說道。

到了太后的慈寧宮,發現秦秋燕居然站在太后的身側,看上去兩人還十分熟絡,她親自伺候太后喝茶,為她捶腿。

祁元修和秦葉悠走了進來,給太后施禮之後起身。

太后笑眯眯的說道:「元修啊,你有多久沒來看哀家了,不是說你不在京城嗎?今兒怎麼有空來這裡啊。」

祁元修和秦葉悠對視一眼,心裡想著,果然來著不善,太后是專門挑祁元修不在的時候宣秦葉悠進宮的。

「是兒臣不孝,早就應該來跟母后請安的,兒臣剛剛回府,就聽說母親召見葉悠,兒臣想著許久不曾見母親了,於是就跟著一起進宮了。」祁元修說道。

太后笑眯眯看著他,然後轉頭看秦葉悠的時候,深情就冷淡很多。

「元修你有要事忙,哀家能理解,可是奕王妃自打成婚以來,也一次未給哀家請安,奕王妃,你眼裡還有我這個母后嗎?」

秦葉悠脊背發涼,心想果然來著不善,剛剛想要解釋兩句,祁元修卻突然說道:「母后,這不怪葉悠,其實都是兒臣的錯,當初葉悠嫁到王府,一直忙著為兒臣的腿治療,半刻也離不開王府,不過多虧了王妃,兒臣才能重新站起來。」

祁元修這番話說完,秦葉悠明顯感覺到太后看她的眼神都柔和了很多。

她不禁在心裡給祁元修點贊,給他一個讚許的眼神,夠哥們!夠義氣!真不枉我這一路累出的那一身汗。

「你倆坐著說話吧,別都站著了。」太后笑著說道。

秦葉悠稍微鬆了一口氣,屁股還沒在椅子上坐穩呢,就聽到秦秋燕笑著說道:「看著奕王和奕王妃這樣恩愛,真讓人羨慕呢,你們如此恩愛,想必很快就小王爺了吧?」

秦葉悠看著秦秋燕燦爛的笑容,就知道准沒有好事。

果然秦秋燕的剛剛落地,太后就好像想起了什麼事,立即看著秦葉悠說道:「燕兒說的是,你都進府快半年了,怎麼還沒有動靜,而且你們當初洞房時落紅帕子,也還沒有送進宮吧?」

秦葉悠有些驚訝,難道那個帕子還要送到宮裡?可是她根本就沒有洞房,去哪裡弄這勞什子的落紅帕子?

秦秋燕看到秦葉悠震驚的眼神,頓時故作驚訝的大聲說道:「姐姐,難道新婚之夜你沒有落紅?」

太后的眼神陡然凌厲起來,直接質問道:「奕王妃,這到底是怎麼回事?你為何如此震驚?」

秦葉悠緩緩起身,誠惶誠恐的模樣:「臣妾愚鈍,竟然不知道落紅帕子是要交到宮裡的,王爺也真是的額,竟然都不跟臣妾說。」

一邊說著一邊還嗔怪的看了一眼祁元修,臉色微紅,十分羞澀的模樣。

然後低聲說道:「母后,臣妾的落紅帕,當初被王爺拿走了。」說道這裡臉色已經漲紅。

祁元修看著她紅彤彤的臉頰,心裡想著,幾天不見,這小狐狸演技見長啊,母后怕是都看不出來。

他只能應承著:「確實在兒臣這裡,本想留著珍藏,母后要是要的話,兒臣回頭就取來送來。」

知道內情的秦秋燕心裡說道,你們兩口子真是一個比一個能說瞎話啊。

秦葉悠瞥了一眼一臉冷笑的秦秋燕,笑著說道:「我這個做姐姐的這樣孤陋寡聞,真是讓母后見笑了,舒妃妹妹就懂的比我多,想必舒妃的落紅帕子,早就交給母后了吧。」

一句話就讓秦秋燕變了臉色,秦葉悠冷冷的瞥了她一眼,哼,說別人的時候怎麼不看看自己的屁股是不是乾淨的?

經秦葉悠提醒,太后自然想起,秦秋燕之前是跟過太子的,當初她爬上皇上的龍床那麼不光彩,怎麼會有落紅帕子?

太后的臉色頓時冷了下來:「奕王妃注意你的言辭!」

然後轉頭看著祁元修,口氣稍微緩和一下說道:「哀家累了,要休息了,你們都回去吧,舒妃,哀家這裡不缺人照顧,你不必日日都來的。」

這是嫌棄秦秋燕了。

秦葉悠冷眼旁觀,多行不義必自斃,秦秋燕這完全就是自找的。

祁元修和秦葉悠一起回家的路上,祁元修看著她說道:「你還真是不怕事大。」

「我能怎麼辦,人家找上門來,我不能只挨打吧,總要反抗一兩下,讓對方也不能痛快了。」

「讓你弄的不痛快的是我的母后。」祁元修面無表情說道。

秦葉悠心情好,有些飄飄然,得意地說道:「王爺,太后還等著你的落紅帕子呢,你想好怎麼弄了嗎?」

反正祁元修已經把鍋背過去了,她不怕死說道。

祁元修轉頭看了她一眼,帶著一抹壞笑說道:「這有何難,我們今夜回去就圓房。」

「想都別想!」秦葉悠反應迅速,見祁元修微微挑眉,又趕緊補救道:「太后火眼金睛,這新鮮的落空帕子,她肯定能看得出來的。」

「哼,害怕就說你害怕,理由還真多。」祁元修一臉不屑,秦葉悠十分憋屈的沒敢吭聲。

第二天,祁元修果然拿出來落紅帕子,親自交給了太后。

這落紅帕子,不管是不是真的,只要從祁元修的手裡出來,就沒有人敢說不是真的,因為天底下最在意這個的,就是當丈夫的人了,誰要敢說是假的,那就是羞辱這個男人。

誰敢羞辱奕王,羞辱他的人都沒有好下場的。

秦葉悠本以為事情就這樣結束了,誰知道太后她老人家竟然盯上她了,隔三岔五的就讓張太醫來為秦葉悠請平安脈。

秦葉悠心裡明白,她平安不平安不要緊,要緊的是她的肚子里有沒有貨,太后這是變著花樣給她施壓呢。

一連兩個月,張太醫都是無功而返,張太醫是奕王的人,他自然之道怎麼維護奕王,可是沒有孩子是事實,他不敢隱瞞。

太後於是又宣秦葉悠進宮說話,這一次為了防止自己的兒子又護著兒媳婦,她專門挑了奕王上朝的時候,把秦葉悠召進宮。

「奕王妃,你進王府半年多了,還沒有所出,王府的子息不能耽誤在你這裡,你準備一下,為元修納幾個妾室,趕緊讓奕王府開枝散葉。」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神醫嫡女:邪王寵妻無度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台言古言 神醫嫡女:邪王寵妻無度
上一章下一章

第66章:擋箭牌,

12.09%
目錄
共547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