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7章:難言之隱

第67章:難言之隱

今天太后召見秦葉悠,為了避免再像上次那樣,有祁元修護著秦葉悠,特意選在了祁元修早朝的時候,此時也正是各宮嬪妃來給太后請安的時刻。

太后要為祁元修納妾的話一出口,徐可情立即就變了臉色,一個秦葉悠讓她覺得夠礙眼的了,豈能讓他的身邊再有別的女人?

想必徐可情,秦葉悠倒是一派淡定,或許是因為她並沒有把自己當成真正的王妃。

「多謝母后關心,不過臣妾覺得母后您的用心可能有些偏移了,沒有用在正確的地方,我和奕王一直沒有孩子,並不是我的原因。」秦立夏說道。

太后瞪了她一眼,然後說道:「胡說八道,不是的原因,難道是元修的原因,我知道你肯定是不想納妾,但是為了子息着想,為了奕王府的未來,你身為王妃,應該有這個度量!」

太后直接訓斥道,秦葉悠有苦難言,她又不是聖女,難道自己就能生出孩子來了?

為了杜絕太后直接塞人給祁元修,秦葉悠決定也義氣一會,她豁出去了。

「太后,不是我不大量,王爺確實有難言之隱……」她低着頭,一副實在為難,想說又不敢說的模樣。

在做的都是過來人,一聽「難言之隱」幾個字,大多都明白過來了,各個驚詫不已,暗暗想着奕王看上去十分強壯啊,難道是不行?

秦秋燕站在眾嬪妃的後面,嘴角帶着得意:「秦葉悠啊,秦葉悠,就算你成為王妃又怎麼樣?還不是守活寡,哈哈哈哈……」她在心裏狂笑。

皇后徐可情又遭受了一波刺激,她一向清高,對於當年祁元修拒絕她一事,一直耿耿於懷,不願接受這個事實,現在想來,難道是祁元修知道自己不行,所以不想連累她?

太后臉色變了變,當即說道:「哼,跟你有難言之隱,或許跟別人就行,你自己沒有吸引力,別人不定沒有,你什麼都不要說了,回頭我就送兩個丫頭去奕王府!」

太后不容置疑的說道。

「奕王府駕到……」門外的太監喊道。

「兒臣給母后請安……」隨後祁元修就進來向太后施禮。

太后笑着說道:「以前總不見你來,現在哀家召王妃進宮,你每次都跟着來請安,難道還怕哀家吃了你的王妃不成?」

「母后說笑,葉悠年少不懂事,我怕她衝撞了您,不放心而已。」祁元修解釋道。

秦葉悠瞥了他一眼,心裏想到:哼,你才年少不懂事呢,你老娘剛才又要給你硬派女人,是我很講義氣的替你擋着呢。

「嗯,說起不懂事,哀家倒是有話要說,你和王妃成婚以來,一直沒有所出,哀家要幫王妃幫你納妾,她卻推三阻四的,着實不懂事。」太后不滿地說道,指望奕王回去好好教訓一下,這個不懂事的王妃。

「多謝母后美意,不過現在就這一個王妃,兒臣都招架不住,納妾的時候日後再說吧。」祁元修一口拒絕道。

他這番話,跟之前秦葉悠的「難言之隱」不謀而合,眾嬪妃更加認定王爺不行了,徐可情的臉色都變了,就連太后看向祁元修的眼神,也帶着同情了。

祁元修不明所以,自己一句平常拒絕的話,怎麼會讓大家反映這麼大?

秦葉悠忍笑忍的很辛苦,好在祁元修感覺到氣氛不太對,很快對太后說道:「兒臣府中還有事,就不打擾母后了,兒臣帶着王妃先回府了。」

太后嘆了一口氣說道:「去吧,元修,別太辛苦了,一定要好好調理身體。

調理身體?祁元修有些疑惑,他的身體好著呢,不過他沒有追問,轉身就要離開了,發現秦葉悠還低頭站在那兒呢。

秦葉悠還在低着頭拚命忍着笑,一時沒有反應過來,直到祁元修狠狠的拉了一下她的手問道:「還不走?」

秦葉悠反應過來,笑顏如花的說道:「走走走,王爺我們回家。」

太后看着他倆的背影搖了搖頭,嘆了一口氣說道:「哀家乏了,你們也都退下吧。」

秦葉悠和祁元修並肩往外走去,祁元修想起剛才太后說的話,問道:「太後為我納妾,你不願意?」

「我當然不願意,當初皇上把我賜給你,你氣的差點要了我的小命,我知道你反感被人硬送給你女人,所以就拒絕了。」秦葉悠說道。

祁元修似乎有些失望,喃喃問道:「就因為這個?太后說你還阻攔了,你怎麼阻攔的?」

秦葉悠有些心虛,她可不敢當着祁元修的面直接說他有難言之隱,不能人道。

否則以祁元修的性格,她可以想像得到,他聽了之後,定然會直接把她人道毀滅。

「哦,這個啊,這有什麼好說的,反正就是替你回了,上次太后找我事,你那麼講義氣,替我扛下拉了,這一次還我替你扛着。」

秦葉悠故意說的豪氣萬丈,祁元修微微一笑,摸摸她的頭,笑着說道:「你做的很好。」秦葉悠有些心虛的低下頭,感受到他手掌的溫度,心裏也有些暖。

這時候有個小太監匆匆跑來,喘著粗氣說道:「王爺,皇後娘娘請您過去說話。」

「外臣不得進入後宮,本王不去。」祁元修冷著臉說道。

「皇後娘娘說了,她只想把以前的事情您說個清楚,以後不會再找王妃了。」小太監低聲說道。

祁元修沉吟了一下,然後說道:「好的,我知道了,你前面帶路吧。」

「你先回府吧,不用等我了。」祁元修跟秦葉悠說了一聲,轉身就離開了。

秦葉悠剛才的好心情,頓時蕩然無存,她沒有聽到小太監後來的話,只聽到皇后要見他。

他就這樣撇下自己,去見皇后了嗎?看來徐可情在她的心中還是有分量的,秦葉悠頓時感覺到心裏悶悶的。

她悶悶不樂地回到奕王府,悶悶不樂的查看了一天的賬本,悶悶不樂地吃過晚飯,然後晃悠着去了怡然居,福伯告訴她:「王妃一直都沒有回來。」

在皇宮裏待了一整天?都在陪着徐可情嗎?

秦葉悠的心情更加低落,蔫蔫地回到梧桐苑,早早的就躺下了。

夜裏好像做了一個,夢到了在北疆的時候,每天晚上她和祁元修同床共枕,不管前一天晚上她是怎麼睡着的,第二天清晨醒來,她總是被摟在他的懷中。

今夜這夢怎麼如此清晰,清晰到她能聽到他在她耳邊的呼吸聲,秦葉悠一個激靈,醒了過來。

這哪裏是夢,他是真的在她的床上,半摟着她,正在親吻她的耳朵。

秦葉悠躲避著,嚷嚷道:「王爺,您是不是走錯了地方,這是我的梧桐苑,不是你的怡然居!」

「都是我的……」他嘟噥一聲,把她抱得更緊了。

秦葉悠聞到了一股酒味,湊到他的臉前又聞了聞,果然是很重的酒味。

「王爺,你喝酒了?喝醉了?」她問道。

「我是喝酒了,但是沒有喝醉,今晚本王要跟你探討一個問題,我……有什麼難言之隱?本王自己怎麼都不知道?」祁元修摟着她,盯着她的眼睛問道。

祁元修轉念一想,就明白了,定然是徐可情那個大嘴巴告狀的。

「呵呵,王爺,當時不是情況緊急嘛,我這可都是為了你,你別恩將仇報啊。」

祁元修胡亂的親吻着她的臉,手也不老實的伸到她的衣服里遊走,秦葉悠有些慌亂,難道今夜要圓房?

祁元修抬起頭,眼睛亮閃閃地看着她,說道:「葉悠,為我生個孩子吧。」

秦葉悠看着他俊美無邊的雙眸,不得不承認,他的顏值確實讓她很中意,秦葉悠微微一笑,靠近他:「好啊,王爺您說怎麼着咱們就怎麼着。」

雙眼柔情蜜意地看,着他,祁元修在她的雙眸李幾乎淪陷,可是她雙手卻很冷靜,從空間內直接取出一根銀針,刺中他後背的一個穴位。

祁元修愣了一下,然後就身子一軟,失去意識。

秦葉悠十分冷靜地收起銀針:「哼,騙我給你生孩子,最起碼也得等你清醒的,喝多了酒的男人,精蟲上腦的男人所說的話,都不可信,我可不是那麼好騙的。」

收拾完祁元修,夜已經深了,秦葉悠懶的讓人來把他弄走,反正他今夜不會醒來了,秦葉悠就翻身躺在他的身側,沉沉睡去。

第二日清晨,秦葉悠迷迷糊糊醒來,猛然感受到一股幽怨的目光,她睜開眼睛,發現那股幽怨就來自這個躺在她身邊的男人。

「秦葉悠,你膽子的夠肥的,居然敢對我下黑手。」祁元修憤憤不已的說道。

秦葉悠眼珠子一轉,決定裝傻:「王爺,葉悠不知道您再說什麼呢。」

「哦?是嗎?那我幫你回憶回憶!」說着祁元修一個翻身就把她壓在身下,劈頭蓋臉的額親了下來。

秦葉悠招架不住,只能求饒:「王爺,我想起來了,我全都想起來了。」

「王爺,您早朝就要遲到了啊……」

秦葉悠作為大夫,最知道早晨起來的男人不能惹,於是只能服軟。

「以後再敢暗算我,就讓你更加好看,明白了嗎?」祁元修摟着她,親了個夠,這才放開她。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神醫嫡女:邪王寵妻無度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台言古言 神醫嫡女:邪王寵妻無度
上一章下一章

第67章:難言之隱

12.27%
目錄
共547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