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8章:當眾羞辱,

第68章:當眾羞辱,

看著祁元修心滿意足地離開房間之後,秦葉悠猛然拿起一個枕頭砸了過去。

「臭祁元修!仗勢欺人,以大欺小,最好不要落入我的手裡,否則要你好看!」秦葉悠十分憋屈的拖過一個枕頭,把這個枕頭當成祁元修捶打了半天,這才慢慢消氣。

優品閣里來了一批新貨,由於她之前的實行的會員制,十分成功,現在店裡的生意越來越好,每當來了新貨,掌柜的總是派夥計來報告她,讓她派人先去挑。

秦葉悠不愛好這個,不過想著上次去單家,舅母好像挺喜歡她帶去的首飾,於是打算親自去挑一批,送給舅母。

從優品閣回來,已經是下午了,中午在店裡簡單吃了一點,回到梧桐苑已經有些餓了。

「綠蘿,今天葛媽媽做了什麼好吃的點心,端來我嘗嘗。」她笑著吩咐綠蘿。

綠蘿一溜小跑來到她跟前,如臨大敵的表情,把秦葉悠也震驚到了。

「綠蘿,你怎麼如此惶恐,發生什麼事情了嗎?」秦葉悠問道。

「王妃,您先別惦記著吃點心了,快想想辦法吧,咱們王府怕是馬上就要有側王妃了。」綠蘿著急的說道。

「你這麼快就聽說了?不要緊的,王爺已經回絕了太后。」秦葉悠根本不當回事。

綠蘿更加著急:「不是太後送來的,是王爺親自接回來的,都在清風苑住下了。」

秦葉悠一驚,住下了?祁元修竟然一句話都沒有跟她提,清風苑當初祁元修要她搬進去的。

那是整個奕王府僅次於怡然居的院子,緊鄰著怡然居,佔據了天時地利人和。

當初祁元修給她管家權,讓她搬到清風苑,她不願意搬,勉強接受了管家權。

他就這樣迫不及待地安排別的女人去住?

婉兒見秦葉悠一句話不說,臉色都變了,她直接問道:「綠蘿,你確定是王爺接來的女人嗎?我剛才好像看到蕙娘了,不會是她帶來的人吧。」

「不會看錯的,我盯了一整天了,蕙娘確實跟著一起來的,不過蕙娘就還住在以前的院子里,清風苑就那個姑娘一個人住,而且上午王爺陪著她在王府里轉了好久,中午陪著一起用膳。」

婉兒扯了扯綠蘿的衣服,遞給她一個眼神,綠蘿趕緊住口。

秦葉悠勉強笑了一下說道:「沒什麼的,王爺要納側妃,這也是早晚的事情,我不要緊的。」雖然這樣說,可是她的臉色卻已經變得蒼白。

她以為自己不會在乎的,以為自己還沒有那麼喜歡祁元修,只要他有別的女人,她就立即收拾東西瀟洒走人。

可是真正面對這件事的時候,她才發現自己原來如此捨不得,想到她陪別的女人賞花吃飯,她心口痛如道絞。

「你們都忙去吧,我想一個人靜一靜。」秦葉悠把綠蘿和婉兒都打發走了,自己一個人在花園裡轉悠,走到荷塘邊,就想著祁元修還從來沒有陪她賞過花呢。

走到怡然居,就看到對面的清風苑,她心裡憋悶,不想再待在王府里了,悄悄從花園邊上的角門,走了出去。

秦葉悠一個人漫無目的的在大街上轉悠。

「姑娘,我們又見面了……」旁邊突然有人笑著說道。

她轉過頭去看,這不是她在黑市上遇到的那個強行賣給她毒藥的男子嗎?

那俊美妖嬈的容顏,那麼一身緋色的衣衫,實在是讓人過目不忘,記憶猶新。

「原來是你,怎麼你是來跟我討要銀子的嗎?」秦葉悠緩緩問道。

男子並沒有回答她的問題,而是打量她一番,搖著頭說道:「悠悠,你今天看上去也不如上次那麼開心,發生什麼事情了?」

悠悠?這麼肉麻的稱呼,讓秦葉悠一陣惡寒,反應過來之後,突然問道:「你怎麼知道我的名字?」

男子微微一笑:「我還知道很多事情,你想不想聽我慢慢跟你解釋?」

「你是誰?怎麼認識我的?」秦葉悠有些警惕的問道。

「這麼猴急想要知道,那我們就上樓,去旁邊這間茶館慢慢說說吧。」男人說完,不等她拒絕,直接拉著她的胳膊就往上走去。

到了二樓,男子選了一個靠窗的位置,熟練的招呼小二上茶,面對秦葉悠審視的目光,他笑著說道:「好吧,我先自己我介紹一下,我叫樊毅恬,你可以叫我恬恬……」

甜甜?秦葉悠打量一下對面這個俊美的男子,他還真是有自知之明,自稱小甜甜?想到這裡,她沒有忍住,撲哧一聲笑了起來,茶水都噴在桌子上,哈哈大笑。

「好好的一個美人,怎麼行事這樣粗魯啊,悠悠,你真是讓我大開眼界!」那個「甜甜」十分嫌棄的說道。

秦葉悠卻停不下來,越發笑的開心,直到樊毅恬又給她了一杯茶,她剛剛接過來。卻猛然被人從旁邊奪取,把茶杯重重的扔在桌上。

秦葉悠一愣,抬頭一看,居然是祁元修!往他的身後一看,果然看到一個清麗的女子站在那裡,正一臉疑惑的看著這邊。

「秦葉悠,你還能不能守點婦道,跟一個野男人在這裡嘻嘻哈哈,你知道你是什麼身份嗎?」祁元修怒目圓睜斥責道。

「我當然知道,王爺,你何必說我,你能帶著一個姑娘來這裡喝茶,我為什麼不能個朋友來這個聊天?」秦葉悠也站了起來,寸步不讓。

祁元修一把抓住她的手腕,冷冷的說道:「我說不準就是不準,你跟我回王府!」

「我不走!憑什麼你說怎樣就要怎樣,我也是人,我也有自由,你放開我!祁元修,你抓疼我的胳膊了!」

樊毅恬這時候也走上前,對祁元修說道:「還能不能有點風度,大庭廣眾之下,你怎麼能對女人這樣粗魯?而且你身後的小姐還看著呢,你怎麼跟人家解釋?」

「王爺不必跟我解釋,因為我明白王爺的心意。」祁元修身後的姑娘笑著走上前,柔柔的拉住祁元修的手。

「元修哥哥,別激動,有什麼話咱們慢慢說。」她拉著他的手,親密的說道。

秦葉悠只覺得分外刺眼,她冷著臉死命掙扎,想要掙脫祁元修的鉗制。

「王爺,要走要留我自己可以做決定,你最好不要逼我!」不知道為何說到這裡她突然就紅了眼眶,卻倔強的不肯低頭了,死死的瞪著祁元修。

「秦葉悠,你又鬧什麼?我看是我最近太慣著你了,你又忘記自己的身份了是不是?」祁元修皺著眉質問道。

「王爺,您消消氣,人家好歹也是皇上賜給你的。」那個女子勸慰祁元修。

秦葉悠的心口猛然一痛,他非要這樣做嗎?非得當著別人的面羞辱她嗎?尤其是當著這個女人的面提起她的過去嗎?

秦葉悠不再掙扎,她垂下頭,低聲說道:「是啊,我怎麼忘記自己的身份了,我不過是皇上用來羞辱你的棋子,多謝王爺提醒,看來我這枚棋子還挺好用的,看看,今天又讓王爺丟臉了。」

秦葉悠眼中的傷痛,讓祁元修的心口也跟著痛了一下,下意識的鬆開了她的手。

「妾身這就回府,王爺您陪這位姑娘繼續喝茶,希望我沒有打擾到你們的好興緻。」說完轉身離開,一臉落寞。

這時候樊毅恬不滿的掃了一眼祁元修和文如意,朝著秦葉悠追過去,喊道:「悠悠,你等等我,我送你回去。」

祁元修眉頭一皺,搶先他一步,走到秦葉悠跟前,拉起她的胳膊說道:「用不著你,我送她回去。」

然後不有分手,不顧秦葉悠的掙扎,拉著她的胳膊就往前走去。

「元修哥哥……元修哥哥!」文如意在他的身後喊道,祁元修置若罔聞,帶著秦葉悠離開。

「別喊了,沒看到他假裝聽不到嗎?」樊毅恬瞥了一眼文如意說道。

「關你什麼事!」文如意一改剛才溫柔乖順的形象,惡狠狠的瞪了樊毅恬一眼,接著就追了上去。

祁元修一路扯著秦葉悠回到梧桐苑,綠蘿和婉兒他們看到兩人臉上都帶著怒氣,誰都不敢出聲,眼睜睜看著祁元修帶著秦葉悠進了房間,關上了門。

祁元修進了房間這才鬆開秦葉悠的手,他帶著怒氣,手上力道大,鬆開手才發現,秦葉悠的手腕上已經一圈瘀青,這一路上她竟然一聲不吭。

看到她紅紅的眼睛,倔強的小臉,祁元修滿肚子的怒氣也發不出來。

他嘆了一口氣說道:「事情不是你想的那個樣子,你給我一段時間,我一定會安排好所有的事情。」

秦葉悠冷哼一聲,沒有出聲,可是她的眼神里都是諷刺。

他能怎麼安排?既然文如意都住進清風苑了,人家就是奔著王妃的位置來的,他的安排是什麼,趕她走?還是廢了她?

不管那種安排,對秦葉悠來說都是一種屈辱,只要祁元修表現出一分這樣的意思,她立即收拾東西走人。寧為玉碎不為瓦全!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神醫嫡女:邪王寵妻無度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台言古言 神醫嫡女:邪王寵妻無度
上一章下一章

第68章:當眾羞辱,

12.45%
目錄
共547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