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未解之謎

第6章:未解之謎

吃過午飯之後,秦葉悠提著小小的醫藥箱,再一次來到祁元修的書房。

這一次只有祁元修一個人在書房,他靠在床前的軟榻上正在翻看一本書,看上去十分悠閑,一點都不像是為自己的雙腿焦慮之人。

秦葉悠放下小小的藥箱,隨意問道:「追風呢?」

祁元修微微挑眉,她進來竟然先問候追風?

「怎麼?你今天是打算來為追風祛毒的嗎?追風有任務,你想他,我可以召他回來。」祁元修語帶諷刺的問道。

秦葉悠裝作低頭收拾東西,暗自白了他一眼,這人真是讓人親近不起來。

再抬頭,她已經換上和煦的笑容:「王爺誤會了,我只是覺得我每次出現,追風都十分戒備的守在您身旁,今天居然不再,我有些好奇而已。」

「追風不在,你覺得你能奈何的了我?」祁元修冷笑一聲。

秦葉悠暗自嘆了一口氣,這王爺的脾氣也太詭異了,她決定不在多說一句廢話,就把他當成一個脾氣暴躁的病人。

準備好所有的東西之後,她平靜且冷淡的說道:「王爺,我要去您扎針了,請脫下褲子。」

祁元修眼皮都沒有抬一下,直接說道:「你來……」

秦葉悠一滯,有句話在喉嚨處滾了一下,終於沒敢說出「你自己來」這幾個字。

她暗嘆一口氣,算了,就當時照顧殘障人士了。

她本著敬業精神,本來還打算好好裝一裝這矜持大小姐的扮相了,看來祁元修對她沒有這個期待,她也索性豁出去了。

做外科大夫的,什麼事情沒做過,為男病人褪下褲子,這還算是事嗎?

秦葉悠放下藥箱,徑直走到軟塌前,二話不說,直接就開始拉扯他的腰帶。

祁元修淡定的側臉看著她,嘴角帶著一絲若有若無的笑意,秦葉悠一抬頭,就看到他帶著笑意的俊臉,不知為何,臉騰的一下就紅了起來,祁元修的笑容更深。

秦葉悠感覺到他戲謔的目光,感覺更加窘迫,暗暗鄙視自己,怎麼到了這古代,臉皮就變薄了,這樣的場景都應付不了了。

她悄悄深呼吸兩下,不讓自己表現的太花痴,褪下他的長褲,他修長健碩的雙腿,赫然出現在她眼前,剛才無意間碰到他腰腹部的肌肉,絲滑結實有力。

操刀多年經驗豐富的外科大夫秦葉悠,面對美的不像話的祁元修,感覺自己的耳朵都紅了。

忍著煎熬,終於收拾好之後,她從小藥箱中拿出銀針,開始對照穴位為他扎針。

祁元修把書放在旁邊,從剛才開始他就一直在觀察秦葉悠。

沒想到一向沉穩冷靜的她,靠近他的時候,居然還會臉紅,完全不像是她之前表現的那麼強悍。

他覺得好笑,又有些擔憂,這樣看來她就是個普通的姑娘嘛,那她的醫術就還有待考究了。

可是她真正開始扎針之後,好似完全又變了一個人,眼神專註,手法嫻熟,神情嚴肅,好似完全沉浸在自己所做的事情上。

她這幅認真的態度,又讓人覺得十分安心。

祁元修側頭看著她,心裡想著,不知道這小女子到底還有多少面是他沒見過的?

扎針結束之後,秦葉悠擦了擦額頭的汗水,然後又拿過一個小小的暖爐放在他的腿旁邊,輕聲解釋道:「提高溫度,可以加快血液流動,讓毒素更好聚集。」

祁元修看著自己的腿慢慢的浮現出一些青紫色,而這些青紫色的地方,好像在慢慢的往中間聚集。

兩人都沒有說話,書房內靜悄悄的,只有偶爾暖爐里的炭火發出一兩聲燃燒的聲音。

祁元修側躺在軟塌上,閉著眼睛,似乎是睡著了。

沒有他咄咄逼人的話語和眼神,秦葉悠感覺輕鬆不少。

她托著腮安靜的看著他,心裡暗自嘆息,可惜了,長了這樣一副好皮囊,性格卻那麼爛,老天果然是公平的。

她憋著嘴,搖頭晃腦的表示可惜,這時候祁元修卻突然睜開了眼睛,秦葉悠嚇了一跳,差點閃了脖子。

始作俑者卻十分淡定的問道:「你剛才在想什麼?」

「呃……我在想……」秦葉悠猶豫著,她自然不敢說自己在腹誹他,除非她不要命了。

「我在想您的治療方案,能不能更加精進一些,讓您的推更快的好起來。」她睜著眼睛說瞎話。

祁元修哦了一聲,秦葉悠微微鬆了一口氣,以為糊弄過去了,可是他隨即又問道:「我看你搖著頭,好像十分惋惜的樣子,難道我的腿沒救了嗎?」

秦葉悠一愣,心想您老人家的眼睛怎麼這麼毒,她賠笑著說道:「怎麼可能……」

緊接著為了快點把話題轉開,她低頭一看,故意大聲說道:「王爺,我看毒素聚集的差不多了,我要為您放血了,有點疼,你忍著點。」

祁元修眼帶笑意,微微點了點頭,打算放她一馬。

秦葉悠說有點疼並不只是為了轉移話題,雖然她很想給他用麻藥,可是為了不暴漏自己的身份,她只能採取生割。

她拿出一個小小的瓷碗,然後用手術刀在他的小腿處,切開一道很深的口子,濃黑的黑血很快滴下來。

秦葉悠知道這肯定很疼,忍不住抬頭看祁元修,發現他的額頭已經滲出一層冷汗,面上卻還維持平靜,只是眉頭輕輕皺著。

死要面子活受罪!她又忍不住腹誹他。

終究還是不忍,她開口說道:「王爺,我知道這痛不是常人能忍的了,你要是忍不住就喊出來,會好點。」

「這點痛算什麼,以前我在戰場上,白刀子進紅刀子出的事常有,比這疼多了。」祁元修淡淡的說道,聲音有些粗啞,或許是竭力忍痛的結果。

秦葉悠聽到他的話,微微有些驚訝,她本以為這位看上去細皮嫩肉清俊飄逸的王爺,就是個典型的養尊處優的王公貴族,沒有想到他居然還上過戰場。

治療結束的時候,秦葉悠親自為他包紮好傷口,起身說道:「王爺,今天已經完成了,這血需要連放三天,我明天再來。」

祁元修靠在靠背上,淡淡的點了一下頭,算是同意。

秦葉悠剛剛回到梧桐苑,就聽到裡面傳來一陣吵鬧之聲,她頓時有些好奇,這梧桐苑向來冷清,今兒不知道是哪位大神來了?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神醫嫡女:邪王寵妻無度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台言古言 神醫嫡女:邪王寵妻無度
上一章下一章

第6章:未解之謎

1.1%
目錄
共547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