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9章:計謀

第69章:計謀

祁元修十分煩躁的回到怡然居,在書房裡來回走了兩圈,然後對著門外喊道:「追風!」

追風聽到命令很快進來,祁元修吩咐道:「你去給我查查樊毅恬,這傢伙打的什麼主意?」

追風應了一聲,剛剛轉身要外外走去,祁元修說起來樊毅恬,想到今天在茶樓發生的事情,猛然想起文如意還在茶樓呢。

他皺了一下眉頭然後說道:「對了,文如意好像還在茶樓,你順道過去把她接回來的吧。」

祁元修的話剛剛落地,就看到蕙娘從外面走進,一臉不悅:「虧你還能想的起來如意,讓人家一個大姑娘自己回來,萬一有什麼事,我怎麼跟她父母交代。」

蕙娘的身後,跟著一臉委屈的文如意,自己回來就危險了?又不是沒帶侍女。

他不由得想起來秦葉悠,她整日就帶著那個小丫頭婉兒,滿京城的跑,也不見她有什麼委屈。

「今日事出突然,我並不是故意把如意留下的。」祁元修面無表情的說道。

「什麼事出突然!還不是因為秦葉悠那個女人,早就跟你說了,把她處理掉,不然遲早個麻煩。」蕙娘不滿的說道。

祁元修微微皺眉,蕙娘當著他的面這樣說秦葉悠,讓他心裡一陣煩躁,冷笑一聲說道:「上次蕙娘親自去梧桐苑,想要趕走她,不也沒有成功嗎?」

蕙娘臉色一變,隨即十分不屑的說道:「我當她是個多麼清高的主兒,原來背後告狀倒是挺快的,我是去了,不過我也是為了替你分憂,為你好。」

祁元修的拉下臉,直直的看著蕙娘,冷著臉說道:「你真的知道什麼是為我好嗎?我已經跟你說過了,我自己的事情,我會自己處理,請你不要再管這件事了。」

文如意站在蕙娘的身後,她聽到祁元修雖然沒有明說,但是字字句句都是向著秦葉悠的,不由得緊緊的握緊了雙手,這個秦葉悠比她想象中要難對付啊。

她見祁元修和蕙娘指之前的氣氛有些緊張,她還打算著以後都讓蕙娘替她出頭呢,鬧僵了就不好了。

於是她笑著走上前說道:「王爺,蕙娘,你們別生氣,為了她鬧得你倆關係不和,不值當的。」

蕙娘十分滿意的轉頭看著文如意,拉著她的手說道:「看看還如意懂事……」

文如意微微一笑:「王爺,膳房已經備好晚膳了,讓如意陪著您和蕙娘去用膳吧。」

蕙娘不出聲,用眼神暗示祁元修:這是如意給你台階下呢。

祁元修假裝看不見,低下頭說道:「我這邊還有事情沒有忙完,你們去吃吧,我不餓。」說著他低下頭,裝作繼續忙碌的樣子。

蕙娘還想說什麼,文如意悄悄拉著她的袖子,微微搖搖頭,蕙娘領會終於沒說什麼,跟著文如意離開了。

祁元修嘆了一口氣,他是真的有事情要忙。

剛剛吃過晚飯之後,蕙娘陪著文如意在清風苑說了一會兒話,文如意就起身說道:「王晚飯沒吃,待會可能會餓,我做點宵夜給他送過去吧。」

蕙娘笑著說道:「還是如意你有心,元修能娶到你啊,就是他的福分。」

文如意笑著低下頭,好似是默認蕙娘的說法。

等她做好宵夜,又精心準備一番,來到怡然居祁元修的書房前,裡面一片漆黑,祁元修並不在裡面,透過卧室的窗戶,看到裡面也是一片漆黑。

現在這個點他不在怡然居,能去哪裡呢?她走出怡然居,緩緩來到梧桐苑,梧桐苑的已經關了院門,但是裡面依舊燈火通明,十分熱鬧。

文如意憤然扔了食盒,轉身回到清風苑,蕙娘竟然還在那裡等著她。

「蕙娘,王爺到底怎麼回事?我做了宵夜去看他,他竟然不在,梧桐苑裡燈火通明,那麼熱鬧,王爺不會今夜住在梧桐苑吧?」

文如意幾乎要掩蓋不住自己的怒氣。

蕙娘連忙勸慰:「怎麼可能,我跟你說過了,當初是皇上賜婚,緣分只是不得已,他們根本連圓房都沒有,元修怎麼會住在梧桐苑?」

「真的是這樣嗎?那為何我都來了,王爺還把那個女人留在府里,而且據我觀察,他對那個女人似乎並不是一點都都不在意。」文如意追問道。

其實蕙娘心裡也清楚,祁元修問秦葉悠肯定是不一樣的,不然他不可能寧願冒犯她,也要護著不讓她趕走秦葉悠。

可是這樣事實不能讓文如意知道,祁元修必須要娶到文如意,這樣才能擁有她背後的權勢。

「如意啊,你知道的,元修這孩子就是外冷內熱,是個知道感恩的人,當初他的腿不能行走,是秦葉悠幫他治好的,所以他對她好,只是感激而已。」蕙娘說道。

文如意聽到這裡,緩緩點了點頭,似信非信的樣子,不過也有些心虛。

當初知道祁元修腿不能行,而且兵權都被皇上躲去,整日窩在府里不出門。

她父親以為從此之後祁元修就廢了,於是對這門親事就不太滿意了,一直拖著。

沒有想到後來祁元修的腿卻好了,而且前去北疆,又立夏赫赫戰功,又恢復了往日的風光。

「唉,希望是這樣吧,蕙娘,你知道我是多麼在意王爺的,希望他心裡能有我一絲位置。」文如意淡淡的說道。

蕙娘拉著她的手說道:「你放心吧,這奕王妃的位置,只有你有資格坐。」

秦秋燕兩次給秦葉悠布下陷阱,都被她給逃脫了,反而連累她被太后怪罪,她能明顯感覺到太后對她不太滿意了。

她再去請安的時候,太後宮里的宮女就冷冰冰的說道:「太后正在睡覺,娘娘待會再來吧。」

一個小宮女都能對她頤指氣使,她卻不敢說什麼,陪著笑說道:「那等母后醒來,勞煩姑娘根本宮通傳一聲,本宮再來請安。」

「娘娘,不好意思,奴婢待會還要幫太后跑腿去內務府取東西,恐怕沒有辦法幫娘娘傳話了,您再另外找人吧。」說完絲毫不客氣的轉身走了。

秦秋燕被氣的牙根痒痒,這些小蹄子,知道她不受寵,故意落井下石。

她憤憤不已的回到自己的宮裡,發現她母親楚美月竟然來了。

「娘,你怎麼來了?皇上不願我跟秦家人接觸太密,免得被人說閑話。」秦秋燕趕緊關上門說道。

楚美月微微一笑,壓低聲音說道:「無妨,外面的人我都打點好了,他們不會亂說的。」

「您來有什麼事情嗎?」秦秋燕有氣無力的問道。

「燕兒,現在尚書府,是高姨娘那個賤人管家,我一點閑錢都沒有,你現在是王妃了,皇上肯定會賞賜給你好東西吧,你給娘一點,我拿出去換點錢。」

楚美月笑著靠近秦秋燕說道。

「賞賜什麼賞賜,我不願見皇上,皇上被皇后挑撥的,也不大來我這裡,我去哪裡要賞賜啊。」秦秋燕沒好氣的說道。

楚美月著急的說道:「我的傻女兒啊,你現在都是皇上的妃子了,你怎麼能不爭寵啊,我們尚書府都還指望著你呢。」

秦秋燕的淚水滑落:「我根本就不喜歡皇上,他又老又丑,而且你們指望我什麼,人家娘家都送來大把銀子,讓自己家的女兒在宮裡過得寬裕,你們呢,反而來跟我要錢,我連打賞下人的錢都沒有了,在這宮裡,連個宮女都看不起我。」

楚美月怔怔的看著秦秋燕,到底是自己的女兒,看到她這樣傷心,楚美月也心疼。

「燕兒啊,真是苦了你了,娘知道你喜歡的是太子,可是太子把你送到龍床上,以後的日子就由不得你了,你是想一直這樣窩窩囊囊的活著,還是想要為自己掙個出人頭地,把所有看不起你的人踩在腳底下。」

秦秋燕淚眼婆娑,怔怔的說道:「我能怎麼辦?在這深宮之中,我還有什麼期盼?」

「你有!」楚美月一把抓住她的手,堅定的說道:「燕兒,你有大把的機會,你長的美,又是這宮裡最年輕的嬪妃,皇上好色,只要你用心,得到榮寵不成問題的,只要有了皇上的寵愛,一切都不是問題。」

秦秋燕不做聲了,楚美月說的這些,她何嘗不知道,可是她心裡放不下太子,那個她刻骨銘心愛過的男人。

楚美月走後,她又想了好長時間,晚飯也沒有吃,早早躺下了。

正當她糾結著白天楚美月的話,輾轉反側睡不著的時候,忽然感覺旁邊突然躺下一個人,然後她就被擁住了。

她以為是皇上來了,全身僵硬,不願意麵對,假裝自己已經睡著了。

「燕兒,我好想你……」來人在她的耳邊輕聲說道。

秦秋燕猛然睜大了眼睛,居然是太子祁文軒的聲音!她猛然轉頭,果然看到那張讓她朝思暮想的臉,眼淚一下子就涌了出來。

「你……你竟然還有臉來找我……」她低聲哽咽著說道。

「對不起,燕兒,對不起……」太子一邊說著,一邊親吻上來,秦秋燕半推半就,終於還是壓制不知自己內心的渴望,緊緊的抱住了他。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神醫嫡女:邪王寵妻無度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台言古言 神醫嫡女:邪王寵妻無度
上一章下一章

第69章:計謀

12.64%
目錄
共547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