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0章:出事

第70章:出事

一番雲雨之後,太子緊緊地擁著秦秋燕,不停的親吻着她的額頭。

秦秋燕低聲說道:「你走吧,被人發現就不好了。」

她到現在還淪陷在他的溫柔鄉里,已經不知道該怎麼指責她了,只當一切都是自己犯賤吧。

「沒事,外面的人都被我支走了,燕兒,我好想你,讓你再抱抱你。」太子把頭埋在秦秋燕的頸肩處,十分珍惜的抱着她。

秦秋燕心軟了,她終於嘆了一口氣說道:「跟我說個理由,當初你當時為何要那樣做?你為何要把我推給……推給你父皇?」

太子許久沒有說話,秦秋燕也一動未動,許久之後,太子說道:「我已經走投無路,燕兒,母后被打入冷宮,陳家已經完了,我唯一能依靠的就是你了。」

「把你送走那天晚上,我心裏痛的要死,這段時間日夜煎熬,生不如死,燕兒,相信我,我的痛苦一點不比你少。」

秦秋燕感覺到自己的肩膀處突然濕濕的,太子竟然哭了,她也跟着流淚。

「帶我走吧,我一點都不想做這個妃子,一點都不喜歡上皇上,太子殿下,您帶我離開這裏,海角天涯,燕兒都願意追隨你。」

她真的不想在這深宮裏這樣下去了。

「燕兒,天下之大莫非王土,我們哪裏都去不了的,你聽着,我的太子妃的位置,永遠為你留着,只要我坐上皇上,皇后的位置就是你的,我們就能永遠在一起了。」

秦秋燕聽到這裏,緩緩的起身,看着太子,臉上已經沒有表情。

「太子殿下,那您需要我為您做什麼呢?」她低聲問道。

「得到父皇的寵愛,成為寵妃,助我登上皇位,然後就就娶你為後。」太子看着她的眼睛認真的說道。

啪!秦秋燕抬手重重甩了太子一巴掌,氣的全身都顫抖了。

「你只想着你的未來,你可想過我的半分!我曾經是准太子妃,現在成了皇上的舒妃,以後再做你的皇后,你讓天下人怎麼看我!」

秦秋燕徹底心涼了,她以為太子對她還有一分真心,沒有想到全部都是利用!

「燕兒,你打吧,你最好直接打死我,我也不用日夜承受這樣的煎熬了!」太子一邊說着,一邊自己狂抽自己的耳光。

秦秋燕就算是恨到這樣,心裏終究不忍,太子的苦肉計用的很到位,她一把握住了他的手,不讓他再繼續自殘了。

太子再一次趁機把她摟如懷中,輕聲說道:「燕兒,我們都沒有退路了,以後我成為皇上,誰敢說你半句話,我直接賜死他,天下人都敬畏權利,只有有權利在手,誰也不敢說什麼。」

秦秋燕想起楚美月的下場,男人都靠不住,秦明源靠不住,皇上靠不住,就連太子也靠不住,她雖然沒說什麼,但是心裏已經有了想法,從此之後,她要為自己而活。

「好,我答應你,太子殿下,可是現在皇上聽信皇后的挑撥,根本不來我這裏,我怎麼能得到寵愛呢?我也是心有餘力不足啊。」秦秋燕嘆了一口氣說道。

「哼,燕兒,你別怕,我會安排好一切,皇后根本不足為懼!你只要按照我說的來做就好。」太子快速的說道。

秦秋燕依靠在他的懷中,柔柔的說道:「那以後燕兒就依靠太子殿下了。」

太子聽她答應,心花怒放,他沒有看到秦秋燕嘴角的冷笑。

之前他說的那麼依依不捨,那麼痛苦,好像真的不舍的她,可是聽到她答應了,立即就表現的那麼雀躍,肯定是早就安排好了,他一直都在演戲!

「燕兒,你不是一直看奕王妃不順眼嗎?我現在就給你一計,打她個措手不及。」太子有些討好的說道。

一聽說對秦葉悠不利的事情,秦秋燕就睜大了眼睛,來了鬥志。

她把自己的所有的不幸,都怪罪了秦葉悠的頭上。

太子在她的耳邊輕語,秦秋燕的嘴角緩緩展開一絲狠毒的笑容,依偎在太子懷中:「還是太子有辦法,就按照您說的做,明天我就宣我母親進宮。」

太子臨走的時候,又給秦秋燕留下一大筆銀子,兩人瘋狂一宿之後,天亮時分太子悄悄地溜了出去。

奕王府,最近一直暗潮湧動。

祁元修不知道忙什麼,一直沒有回王府,文如意和蕙娘本想着趁著祁元修不在家,好好修理一下秦葉悠。

可是她們低估了秦葉悠的戰鬥力,幾個回合之後,全都失敗而歸,兩人氣的頭頂冒煙。

祁元修不在家,秦葉悠更能發揮的更好。

虎翼營內,祁元修聽了追風跟他詳細彙報奕王府里交鋒情況。

連日來被軍事煩擾的祁元修,聽了之後,臉上終於流出笑容,他笑着說道:「我就知道,那隻小狐狸,不會輕易被人欺負了的。」

追風想到奕王府里,秦葉悠一派淡定,文如意和蕙娘被氣的雞飛狗跳,他的嘴角也忍不住流出笑意。

「你快回去吧,有什麼事,立即來向我彙報,關鍵時刻,如果來不及,你可以作決定,我只有一個條件,以保護好王妃為主!」祁元修交代道。

追風微微一笑:「屬下領命!」

秦葉悠在家跟文如意和蕙娘鬥智斗勇的,忙的不亦樂乎,可是沒有了內憂,竟然引來了外患。

這一天婉兒急匆匆來報:「王妃,不好了,優品閣被查封了。」

秦葉悠一聽,吃了一驚,優品閣是她娘親留給她的嫁妝里,最豐厚的一份,而且也是當年娘親所有的心血所在,怎麼會突然就被查封了呢。

「是優品閣的夥計來報的,聽說上午的時候,有人在優品閣買了兩隻翠玉手鐲,結果發現是假的,立即就報官府了,官府立即就來把掌柜的帶走了。」

秦葉悠略微一思索,皺着眉頭說道:「這裏面肯定有蹊蹺,那人買了假的手鐲,第一反應居然不是來調換索要賠償,反而是報官府?」

「還有,官府居然不調查,直接就帶走人,官府什麼時候效率這麼高了?」

婉兒一聽也感覺到事情的蹊蹺,她憂心的說道:「這是不是有人要陷害我們,要不要去報告王爺?」

秦葉悠想了想,現在蕙娘和文如意正在找借口把她趕走呢,她不能給她們理由,而且祁元修這段時間一直都沒有回府,定然很忙,她更加不想給他添亂了。

「不用了,我自己來處理這件事,你準備一下,我們先去府衙!」秦葉悠吩咐道。

聽說奕王妃來了,府衙大人親自出來迎接。

「府衙大人,好大的膽子啊,我們奕王府的店鋪你說封就封!」秦葉悠冷著臉說道。

府衙大人一臉無奈:「小的也不願意啊,可是人證物證俱在,我也沒有辦法,吃着朝廷的俸祿,小的總要為朝廷效力啊。」

「什麼認證?什麼無證?」秦葉悠繼續問道。

「人證就是買手鐲的王家阿婆,無證就是阿婆買的鐲子啊。」府衙大人小心翼翼的說道,「本官找人鑒定了,那鐲子確實是假的,而且王家阿婆確實是在你們優品閣里買的東西。」

「人證是王阿婆,無證是王阿婆提供的,都是她那邊的,府衙大人審案子難道就只聽一面之詞嗎?聽說我們優品閣的掌柜的都被你抓來了,他可曾親口承認賣假貨?」秦葉悠問的十分犀利。

府衙大人額頭的冷汗都低落下來,這兩個問題她都無法回答。

秦葉悠冷笑一聲,到現在她已經知道這府衙大人肯定是被收買了,她冷笑着說道:「府衙大人如此審案子判案子,我看你的朝廷俸祿也快要吃到頭了!」

府衙大人連忙解釋道:「王妃,屬下真是的秉公辦事啊。」

秦葉悠不再看他,直接說道:「我們家掌柜的在哪裏?帶我去見他!」

府衙大人不敢怠慢,很快帶着秦葉悠來到地牢裏。

秦葉悠看到被打的血肉模糊的掌柜的,怒不可遏,他們竟然對一個老人家下的去這麼狠的手!

她轉頭狠狠的瞪了一眼府衙大人:「大人這是要屈打成招嗎?」

府衙大人趕緊低下頭,掌柜的聽到聲音,掙扎著起身說道:「東家!東家!我們着實冤枉啊,優品閣這麼多年的名聲,要是毀在我的手裏,老朽死不瞑目啊,我們真的沒有賣假貨啊。」

秦葉悠一把扶助他說道:「掌柜的,你別激動,我們肯定是被陷害的,這件事我一定會查個水落石出!你放心養傷!」

掌柜的老淚縱橫,連忙點頭:「東家,老朽死不了,您不用管我,查清事情的真相要緊,您趕緊去吧。」

這樣忠心的傭人,她竟然都沒有保護好,何其慚愧。

秦葉悠從牢房裏走出來,對府衙大人說道:「我想借你一個膽子,你也不敢跟奕王府作對,上面定然有人逼迫你對不對?」

府衙大人眼珠子亂轉,沒有出聲,秦葉悠冷笑一聲:「別的我不管,現在只有一件事,你給我聽好了!」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神醫嫡女:邪王寵妻無度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台言古言 神醫嫡女:邪王寵妻無度
上一章下一章

第70章:出事

12.82%
目錄
共547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