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1章:抽絲

第71章:抽絲

「這件事我絕對不會善罷甘休,一定會查個水落石出,你受人指使,那人不一定保得了你!現在我家掌柜的在你手裡,你現在怎麼做,決定以後你會被怎麼處置!希望你能想明白。」

府衙大人在官場混了那麼多年,早就是老油條了,他眼珠子一轉,隨即說道:「下官明白,王妃放心,人在我這大牢里,定然不會有事。」

確保了掌柜的安全,秦葉悠轉身離開,直奔優品閣。

府衙大人看著她風風火火的背影,心裡想著,沒有想到這個奕王妃這樣有氣勢。

曾經那麼熱鬧的優品閣,這會兒冷冷清清的,門口貼著封條,跟周圍的熱鬧格格不入。

秦葉悠從後院繞過去,那裡還有看守店鋪的夥計。

「婉兒,你把店裡今天在外麵店鋪的夥計叫來。」秦葉悠在後院正廳坐下來,然後沉聲吩咐道。

很快來了兩個小夥計,優品閣出了這樣的事情,他們有些誠惶誠恐的。

「你們別怕,我知道優品閣出事,與你們無關,你們只要相信跟我說清楚,今天到底發生了什麼事就可以?」秦葉悠緩緩說道,說完之後還端起旁邊的茶杯喝了一口。

兩個小夥計本來挺惶恐的,這畢竟是他們當值的時候出事,可是看到東家都如此淡定從容,承諾不怪他們,頓時兩人放鬆不少。

其中給一個搶著說道:「今天是我開的門,剛剛開門不久,王阿婆就來了,說是要買兩個鐲子為她的女兒做嫁妝。」

秦葉悠問了一句:「她是開門之後第一個來的?」

兩個小夥計都點了點頭,其中一個補充道:「是的,一般來咱們店裡的都是貴婦閨秀之類的,一般都是快到晌午才有人,王阿婆來這麼早,我也覺得奇怪。」

「她來到之後,有說過什麼嗎?」秦葉悠繼續問道。

兩個小夥計回憶了一下,似乎都沒有什麼深刻的印象。

「王阿婆來了之後,直接就說買一對玉鐲子,看中了一副挺貴的,我以為她不知道價格,還給她推薦了別的稍微便宜一點的,王阿婆還不樂意,就只說要那對鐲子。」

秦葉悠微微皺眉,她越聽越覺得這個王阿婆實在是可疑了,定然是她陷害的不錯,可是她為什麼要這樣做呢。

「看來你們都認識這個王阿婆,她跟我們優品閣曾經有過過節?」兩個小夥計都搖搖頭。

稍微年紀大一點的夥計說道:「我在優品閣幹活這些年,從來沒見王阿婆來過一次,怎麼會有過節?」

另一個小夥計趕緊補充道:「就是,王阿婆就在路口擺攤賣涼茶,我們還經常去呢,照顧她的生意。」

秦葉悠沉吟一下,既然沒有過節,一個賣涼茶的會有這麼大的膽子,不是無知,就是無奈,背後肯定有被人指使,那麼到底是什麼人?又為什麼指使王阿婆呢?

「你們知道王阿婆住在哪裡嗎?」秦葉悠已經決定親自去查看一番,到底是什麼樣的人物?

這兩個小夥計對視一眼,都搖了搖頭,他們只知道王阿婆在路口賣涼茶。

秦葉悠點了點頭,很快起身,對他們倆說道:「好了,沒有什麼事了?你們都去忙吧?」

然後她直接說道:「婉兒,挑兩個強壯一些的侍衛,我們去會會那個王阿婆。」

剛剛走出兩步,見那兩個小夥計卻還站在原地沒動,他們欲言又止的看著秦葉悠。

「你們還有話要說?」秦葉悠停下來問道。

「東家,掌柜的怎麼樣了?上午他們來拿人的時候凶神惡煞,掌柜的他……沒事吧?」其中一個小夥計問道,眼中都是關切。

秦葉悠看著感動,優品閣這麼多年,經營的這麼好,不知沒有道理的,至少這裡的人彼此之前都是真心相待。

「他受了一點皮外傷,不過不要緊,放心吧,有我在,一定會讓你們掌柜的很快回來的。」她笑著對那兩個小夥計說道。

婉兒很快挑了四個強壯一些的侍衛廝回來,優品閣里賣的很多都是價值連城的精品,所以招的守衛小廝,都是孔武有力,有些伸手的。

秦葉悠掃了一眼這些人,微微點了點頭,然後帶著他們離去。

到了那個路口,卻並沒有見到賣涼茶的王阿婆,只有那個小小的攤位還在。

秦葉悠轉頭掃了一圈,看到旁邊一個賣粘糕的在那邊,給了婉兒一個眼神。

婉兒笑著走上去:「這位小哥,請問旁邊賣涼茶的王阿婆沒來嗎?」

這位賣粘糕的小哥,見這樣一位漂亮的姑娘問話,尤其是姑娘還笑的這麼好看,頓時高興地回答道:「王阿婆啊,她已經兩天沒來了,我今早出門的時候,遇到她,她好笑著說,以後就要跟她女兒去享福了,以後可能都不會來了。」

婉兒看了一眼秦葉悠,然後又問道:「哦,原來是這樣,那小哥你知道王阿婆住在哪裡嗎?」

「你們找她有事?」這時候小哥也有些警惕了,因為她看到不遠處的秦葉悠還有她身後的強壯侍衛。

「哦,我們和王阿婆是遠親,這麼多年沒見,特意來尋親的,小哥不要擔心,我們不是壞人。」婉兒笑著說道。

小哥看著婉兒溫柔的笑容,似乎也覺得她不是壞人,於是說道:「看來王阿婆真要走好運了,她就住在蓮花衚衕最裡面那家,很好找。」

婉兒點了點頭,謝過這位賣粘糕的小哥,轉身就要離開,秦葉悠卻忽然開口問道:「這麼多年不見,不知道王阿婆的女兒如何出息了,還要接她娘出去嗎?」

那小哥搖了搖頭,這一次好像是真的不知道了,他說道:「這咱們就不知道了,她女兒麥芽好像是在一個大戶人家做丫頭的,可能是被老爺看上了,做姨太太了吧……」

秦葉悠轉念想了想,又謝過小哥,帶著人走了,很快就來到蓮花衚衕,找到王阿婆的家。

敲門之後,很快有人來開門,他們聽到一個有些蒼老的聲音說道:「麥芽,可算回來了,娘已經收拾好東西了……」聲音到這裡戛然而止。

王阿婆看著門外站著一群陌生人,不是她的女兒麥芽,頓時有些警惕,問道:「你們是什麼人?來這裡有什麼事?」

「我們是優品閣的人,來跟你說說鐲子的事情……」秦葉悠上前說道。

王阿婆的眼神躲閃:「這有什麼好說,你們賣假貨給我,還好意思找上門來?」

秦葉悠一把推開門走了進去,王阿婆心虛的後退兩步,顫抖的問道:「你們要做什麼?小心我再報官,讓人把你們都抓走。」

秦葉悠冷笑一聲:「呵,這麼大的口吻,怕是當初來找你的人跟你說的吧,讓你只要放心去做,他們會派人把優品閣的人抓走,對不對?」

秦葉悠的目光犀利如冰,王阿婆被她的氣勢震住,下意識的否認:「沒有,他們沒有這樣說!」

「哦?那他們是怎麼說的?」秦葉悠立即就抓住了她的話柄問道。

王阿婆懊悔不已,誓死不願意再多說一句話。

「王阿婆,我勸你還是看清楚形勢,這優品閣可是我們奕王府的,你們家麥芽就算在大戶人家做丫頭,真有什麼事,第一個被犧牲的就是她!」秦葉悠在院子里轉了一圈說道。

王阿婆聽到秦葉悠提起她的女兒麥芽,頓時有些慌亂,可是想要麥芽曾經跟她說道的,她的主子可是認識王宮裡娘娘。

到底是王宮裡的娘娘大,還是奕王大,王阿婆也有些糊塗了。

秦葉悠找到一個椅子緩緩坐下說道:「你買了兩個鐲子,說是給你女兒做嫁妝,對不對?」

「對,就是這樣的的。」王阿婆依舊嘴硬的說道。

「那兩個鐲子五百兩銀子,你賣一碗涼茶一文錢,我就問問你,你是怎麼賺到這五百兩的?還有女兒要出嫁,我看你這裡什麼嫁妝都沒有,難道就只陪送兩副鐲子?你花重金買的兩個鐲子,現在作為證物壓在府衙,你竟然一點不著急?」

秦葉悠一臉三個追問,王阿婆的臉色都有些蒼白了,說實話她一輩子安分守已賣涼茶,送來沒有做過這樣的虧心事,早就心虛不已,被秦葉悠質問,頓時就亂了分寸。

「王阿婆!你想清楚,我今天來找你,就是給你機會,你如果還不說實話,剛才我問的那些問題,恐怕就要由府衙老爺來問你了,而且還會牽扯到你女兒麥芽!」

秦葉悠頓時厲聲呵斥一聲。

王阿婆終於綳不住了,她跪下說道:「我……我老婆子也是無辜的啊……」

「你無辜,我可以不怪你,但是你要讓我知道是誰指使你的,我找到罪魁禍首,自然不會怪罪你。」秦葉悠的口吻軟了下來,循循善誘。

「是……是秦夫人,尚書府的秦夫人,她讓我這樣做的,說是我照她說了之後,她就會給我們一大筆銀子,讓我和麥芽遠走高飛,否則她就要把麥芽打死,我……我也是沒有辦法啊。」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神醫嫡女:邪王寵妻無度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台言古言 神醫嫡女:邪王寵妻無度
上一章下一章

第71章:抽絲

13%
目錄
共547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