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2章:豁出去

第72章:豁出去

居然是楚美月!

出事之後,秦葉悠曾經仔細的盤算過,做這件事的人肯定是跟他有過節的,她想了一圈,眼中懷疑蘇嫣兒和徐可情,沒有想到居然是楚美月!她竟然如此不長教訓!

秦葉悠把王阿婆扶了起來。

她雖然生氣這個老婆子是非不分,受人指使就這樣陷害別人,她雖然可憐,可是在大牢裏被打的奄奄一息的掌柜的,難道不是更可憐嗎?

可是她還有用到這個老婆子的時候,只能耐著性子說道:「王阿婆,你起來吧,既然你也是無奈,我看你也是可憐,我就不怪你了,但是你得去府衙為我作證。」

王阿婆頭搖的像撥浪鼓一樣:「我不能去,被秦夫人知道了,我們家麥芽還能有活路嗎?」

「這事我肯定會查下去,到時候那個所謂的秦夫人,肯定把所有的罪名都推到你和麥芽的頭上,你可以先什麼都不要答應,去了府衙之後,你就明白了。」

秦葉悠冷冷的說完之後,隨即起身,不再搭理王阿婆,直接往外走去,王阿婆十分糾結的站在院中不知如何是好。

「王妃,我們現在去哪裏?」婉兒問道。

「去尚書府!我要跟楚美月對簿公堂!」秦葉悠臉色凝重,她知道楚美月打的什麼主意。

如果秦葉悠查不到事情的真相,優品閣被查封,一蹶不振,整合她意,萬一事情敗露,還有王阿婆和麥芽頂罪,她可以全身而退。

就算是秦葉悠知道是她在背後搗鬼,大魏最看重孝道,她料定秦葉悠不敢冒天下之大不韙,將她這個名義上的母親告到府衙。

秦葉悠現在是奕王妃,她賭秦葉悠不敢豁出去。

婉兒聽到秦葉悠要去尚書府直接拿人,她也有些擔憂,直接對秦葉悠說道:「王妃,您三思,咱們可以有很多方法找回這個公道,沒有必要非得這樣……」

她的話還未說完,秦葉悠直接說道:「沒有必要非得這樣魚死網破是不是?婉兒你是不是也這樣感覺的?」

婉兒沒有說話,但是點了點頭,她確實是這樣想的。

秦葉悠說:「他們就是算準了這一點,以為我不敢豁出去,可是我今天就算是拼個頭破血流,我也要把楚美月拉到公堂之上,跟她對簿公堂!」

之前楚美月他們對付的只是她個人,而這一次連累到那麼多人。

她想到渾身是血的掌柜的,完全不顧自己安危,只要她查清真相,她也想到了曾經看到娘親留下來的那封信。

一個母親,帶着對女兒的愧疚和不舍,留下這些財產,依依不捨離去。

那些活着的,殘忍的人,不但苛待那個可憐的女孩子,竟然還要把那位母親的心血都毀了,她不允許!絕對不允許!

不過走了一段時間之後,她突然想到一件事,在婉兒的耳邊說了幾句話,然後婉兒就下了馬車離開了。

秦葉悠帶着那幾個侍衛直接去尚書府。

到了尚書府,他們直奔楚美月的院子,直接闖了進去,又下人想要阻攔,全部都是秦葉悠帶來的侍衛給摁住了,她一把推開了楚美月的房門。

楚美月坐在梳妝鏡前不知道再看什麼,聽到聲音快速把抽屜關上,轉過頭來,看到秦葉悠居然站在她的身後,不悅的說道:「王妃,好大的架子啊!」

「哼,楚美月,你才是好大的膽子,連我奕王府的鋪子你都敢動!」秦葉悠站在房門口先發制人。

楚美月顯然不是王婆,她並沒有被秦葉悠嚇住,緩緩的站起身說道:「秦葉悠,不要以為你是王妃就可以肆意誣陷別人,我不知道你再說什麼。」

「你知道不知道我說的什麼,跟我去一趟府衙就知道了,來人,帶秦夫人去府衙。」她根本懶得跟處沒有廢話,直接對着身後的侍衛吩咐道。

那幾個侍衛立即上前,楚美月一看這個架勢,頓時就明白秦葉悠是來真的,並不是恐嚇而已了。

她尖聲說道:「你們想要做什麼,我告訴你們!我女兒現在可是娘娘,你們要是敢動我一下,我讓你們不得好死。」

秦葉悠冷笑一聲:「楚美月,如果我沒有記錯,你的女兒好像已經猝死了吧,怎麼會成為娘娘呢?難道宮裏新冊封哪位娘娘成了你女兒?」

楚美月一滯,不敢繼續叫囂,秦明源早就警告過她,千萬不能在外說舒妃是她的女兒,否則秦家就要遭受滅門之災。

楚美月硬著頭皮說道:「我堂堂尚書府人,憑什麼你讓我去府衙我就要去!我偏不去!」

楚美月擺出無賴的姿態,她相信無憑無據,秦葉悠不敢拿她怎麼樣。

秦葉悠倒是也不着急,緩緩整理一下頭上的珠花,說道:「那我們就慢慢等府衙的人來傳喚你吧,本來還想給你留點臉,讓你直接去府衙,沒有想到你給臉不要臉,那就不能怪我了。」

這會兒早有小廝把這邊的情況報告給了秦明源,他一聽秦葉悠來了,跟夫人正在爭執,就氣不大一出來。

他吹鬍子瞪眼的衝到楚美月的小院,對着秦葉悠怒氣沖沖的說道:「王妃,那些財產您也奪回去了,為何還要再回尚書府惹事?」

秦葉悠微微挑眉,看了秦明源一眼,說道:「尚書大人,您一句話說錯了兩件事,第一,財產不是我奪走的,那本就是屬於我的,第二,不是我來惹事,你是的夫人惹上我!」

秦明源一愣,轉頭看着楚美月,皺眉問道:「到底怎麼回事?」

秦葉悠打量一下,發現秦明源好像不是裝出來的,他是真的不知道自己的老婆,又在外面作孽了。

楚美月見秦明源瞪着她,臉色一變,擺出十分委屈的樣子說道:「老爺,我真是冤枉啊,我老老實實在家,什麼都不知道,您的好女兒就上門潑我髒水,您不能不管啊。」

就在這時候,門外突然有個小廝沖了進來,一路高聲喊道:「老爺,老爺,不好了……」

秦明源沒好氣的說道:「有什麼事,大驚小怪的,慢慢說!」

「外面來了很多府衙的人,說要帶走夫人!」小廝急急的說道。

「什麼?好大的膽子,拿人居然敢拿到我尚書府來了,嚴恆名是不想在官場混了嗎?」秦明源吼道。

比起暴跳如雷的秦明源,秦葉悠也有些驚訝,她只是讓婉兒帶着王阿婆先去府衙,把實情說了,怕王阿婆反悔。

她剛才說府衙會來拿人,不過是為嚇唬一下楚美月,沒想到府衙大人這樣給力,居然真的派人來了。

「尚書大人,府衙大人或許沒有權利來拿您,但是帶走您府上的一個姨娘,還是可以的。」秦葉悠不動聲色,故意刺激秦明源。

楚美月見到府衙的人,這才真正驚慌了,她拉着秦明源說道:「老爺,我不要去府衙,我什麼都沒做,我不去那樣的地方……」

秦明源甩開她的手說道:「怕什麼,我陪你去!我看看嚴恆名敢把你怎麼樣!」

楚美月見秦明源竟然這樣為她出頭,心頭一喜,殊不知秦明月非去不可,並不是為了她,而是因為他覺得嚴恆名沒給他留面子,想要去質問嚴恆名呢。

到了府衙,秦葉悠才知道府衙嚴恆名那個老油條,為什麼會這麼痛快的派兵去拿人了,因為她看到祁元修居然在公堂一側坐着呢。

本不想依靠他,沒有想到還是得到了他的庇護,不過他是怎麼知道的呢?

秦葉悠看了一眼祁元修,他面無表情,看上去情緒似乎並不是很好。

府衙大人哭着一張臉,悔的腸子都青了,早知道他就不該聽信楚美月的婦人之言。

說什麼奕王妃根本不受寵,說她在宮裏有人,讓他放手去抓人封店,他一時昏了頭,被趨炎附勢的好處沖昏了頭,就信了她。

現在奕王為了王妃都親自來公堂之上,怎麼會不寵愛這個王妃呢。

他又看到秦明源居然陪着楚美月一起來的,他的頭都更大了,兩邊他都不能得罪啊。

秦明源和楚美月見到祁元修也有些膽怯,這位冷麵王爺,連皇上的面子都不給呢。

秦明源在來的路上,已經大體了解事情的原由,他氣怒攻心,狠狠的瞪着楚美月,他了解自己夫人,知道這事極有可能就是她乾的了。

只希望府衙能靈活一些,找不到證據的話,他再出面鎮壓一下,或許就沒事了。

現在看到祁元修端坐在公堂之上,他的一顆心直往下沉。

「嚴大人,既然人都已經到齊了,那就開始審案吧。」祁元修淡淡的說道。

嚴恆名只得硬著頭皮開審,既然兩邊都不能得罪,他現在唯一能做的就是秉公辦理了。

「傳王阿婆!」府衙大人喊道。

王阿婆很快顫顫巍巍的走上公堂,看到公堂上端坐着那麼多的高官大人,她的腿一軟,就先跪了下去。

「王阿婆,你之前狀告優品閣,說你在優品閣買了假的鐲子,本官再問你一句,這事可屬實?」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神醫嫡女:邪王寵妻無度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台言古言 神醫嫡女:邪王寵妻無度
上一章下一章

第72章:豁出去

13.19%
目錄
共547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