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3章:鬥智斗勇

第73章:鬥智斗勇

王阿婆太抬起頭,看了一眼秦葉悠,有怯怯地看了一眼楚美月,沒敢出聲,似乎還在猶豫。

「王阿婆,你不要害怕,你女兒麥芽在我們家幹活,我很喜歡她,我們尚書府自然會護着你,不會讓人欺負你,有什麼話你就直說吧。」楚美月盯着王阿婆說道。

王阿婆猶豫了一下,終於開口說道:「老婆子之前說的都是實話,優品閣就是賣給我假的鐲子,騙我老婆子的錢。」

「王阿婆,你怎麼能這樣,你之前明明不是這樣說的!」婉兒見王阿婆出爾反爾,立即反駁道。

「你們之前還不知道怎麼威脅人家呢,王阿婆這麼可憐,一時害怕,不敢說實話罷了。」楚美月相當得意。

這時候奕王府的侍衛從外面走了進來,拱手說道:「啟稟大人,王阿婆的女兒,麥芽已經死了。」

王阿婆一下子愣住了,楚美月的臉色也變的十分難看,她一臉不可置信盯着那名侍衛。

「不可能,我的麥芽不可能死的!夫人,你不是說,只要我按照你說的來做,你就會放我們麥芽出來的嗎?」王阿婆一聽到麥芽死了,頓時慌亂了,抓着楚美月指責道。

楚美月猛然甩開王阿婆的手,剛才還柔聲細語的,要保護人家母女,現在卻猛然翻臉,惡狠狠的說道:「你這老婆子,瞎說什麼?我什麼時候跟你說過那樣的話?」

眾人聽到她的話,都是一驚,王阿婆這就相當於承認了,她是守楚美月指使的。

嚴恆名重重一拍驚堂木,喝到:「王阿婆,公堂之上,豈是你胡言亂語之處!你一會兒一反覆,到底是怎麼回事?」

秦葉悠嘆了一口氣,火上澆油的說道:「王阿婆,我早就跟你說過了,只要你出事,你和你女兒就是擋箭牌,你真以為她會護着你,現在看清楚了吧?」

王阿婆看着秦葉悠,悔不當初,她狠狠的磕了一個頭說道:「府衙大人,我招,我都招,這一切都是秦夫人指使我乾的,她說宮裏有娘娘護著,讓我儘管按照她說的做。」

楚美月一下子跳了起來:「怎麼可能?我怎麼可能會指使你?你不要血口噴人!大人,這老婆子完全就是胡說!」

府衙大人淡淡地說道:「秦夫人,請您淡定,事實是怎麼樣的,本官自會判斷。」

王阿婆繼續說道:「當初我也不想這樣做的,我老婆子一輩子沒做過虧心事,只是我女兒麥芽在尚書府做丫鬟,秦夫人說只要我做了,就給我們一大筆銀子,放麥芽出來,如果不做,就要害了我們麥芽啊。」

這樣的恃強凌弱,這樣的仗勢欺人!周圍人全部對楚美月側目,堂堂尚書夫人,盡然干出這樣不知廉恥之事。

現在這件事已經在東街傳開,聽說開堂了,周圍的民眾都來站在門外圍觀,聽到這裏你一言我一語嘰嘰喳喳的說開了。

「可憐的王阿婆哦,一輩子就這一個女兒,這女兒走了,以後可怎麼活哦。」

「是啊,這尚書夫人也太狠毒了,想要做壞事,自己去啊,何必連累這可憐的老婆子。」

「呸!什麼尚書夫人,這高門大戶的,什麼齷齪事沒有,我聽說啊,尚書府上次還要奪自己女兒的嫁妝呢。」

「嘖嘖嘖,真是還不如我們平民!」

這些話不高不低,正好可以傳進公堂之內每個人的耳朵里。

秦明源臉色一陣紅一陣白,被楚美月氣的微微顫抖,心裏想着,尚書府真的要毀在這個蠢女人手裏了,真恨不得休了她算完。

可是在外人面前,還得勉強維護自己這張老臉。

府衙大人聽到王阿婆這樣說,立即問道:「秦夫人,你還有什麼話要說嗎?」

楚美月打死不肯承認:「王阿婆全部都是胡說八道,我從來沒有做過這樣的事情,肯定是她和秦葉悠聯合起來,想要陷害我的。」

府衙大人都看不下去了:「秦夫人,你的意思是說奕王妃,為了陷害你,把自己的優品閣搭進去?」

再沒腦子的人都不會這麼干吧,楚美月被問的啞口無言,張口結舌的不知道該怎麼說,求救的看向秦明源。

秦明源咳了一聲,緩緩開口說道:「嚴大人,不管什麼事情,都要講求一個證據,這王阿婆之前陷害優品閣,現在又陷害尚書府,她的話已經不可信,除非能拿出有力的證據,否則我們尚書府不認。」

「王阿婆,你說秦夫人指使你,你可有什麼證據?」嚴恆名問道。

「我……我沒有證據,就是那天秦夫人讓麥芽帶給我銀子,讓我去優品閣買鐲子,我買了之後,把鐲子給麥芽,然後麥芽給我一副假的,讓我去府衙告狀。」

王阿婆絮絮叨叨的說道。

秦葉悠聽到這裏,突然想到了什麼,她低聲對婉兒說了幾句話,婉兒點了點頭,快速走來出去。

「王阿婆,你一碗涼茶多少錢?」秦葉悠突然問道。

「一碗涼茶一文錢。」王阿婆現在對秦葉悠倒是十分信任了,至少她沒有騙她。

「一碗涼茶一文錢,她在我們優品閣買的鐲子五百兩銀子,我問過周圍的人,王阿婆一直生活清貧,你說她怎麼會有這麼多銀子的?」秦葉悠問道。

嚴恆名心裏清楚,這錢肯定是楚美月給的了,可是她拒不承認,又沒有證據。

「既然現在缺乏證據,不如稍後……」嚴恆明小心翼翼的說道。

秦葉悠沒有讓他說完,夜長夢多,狗急跳牆,這件事必須要在今天結束。

「嚴大人,你們府衙現在審案子,已經這樣柔和了嗎?這樣看來,你這個府衙大人,也沒有什麼難做的,只要會和稀泥就行啊。」

一直冷眼旁觀的祁元修突然開口說道。

嚴恆名的冷汗都下來了,他何嘗願意做這個和稀泥的,關鍵是雙方都是他不敢得罪的人啊。

秦葉悠反應過來祁元修的意思,夫妻倆默契的對視一眼,她立即說道:「嚴大人,當初你把我們掌柜的抓來,審案子的時候,可是雷霆手段呢,當時可以用刑,現在為何不可了?重刑之下,必有實話!」

秦明源猛然一拍椅子:「秦葉悠,你是想要對自己的母親動刑嗎?你心裏還有一點孝道嗎?」

秦葉悠一個眼風掃過去,冷冷的說道:「父親,您難道忘了,我母親在十幾年前就已經死了!」

祁元修悠悠補充道:「王子犯法與庶民同罪!之前六皇子犯法,同樣在宗人府承受大刑,秦大人,你府里的一個姨娘難道比皇子都要尊貴?」

秦明源一怔,他自然不敢答應,那豈不是說他比皇上尊貴?

嚴大人被祁元修架到火上烤,實在是無奈,只得說道:「秦夫人,你到底招不招?不招的話本官就要動刑了?」

楚美月驚恐無比,驚慌失措的撲到秦明源的身邊,號哭道:「老爺,您救救我啊,妾身怎麼能被動刑啊,以後尚書府的臉往哪兒放啊?以後我還怎麼做人啊?」

秦明源冷冷的注視着她,就算是再厭惡,現在也得站在同一戰線。

「沒事,清者自清,雖然你身子弱,承受不了一點點的刺激,可是既然奕王和嚴大人執意要對你動刑,為夫也無可奈何,你就受着吧。」

秦明源這話就好似在指責祁元修和嚴恆名聯合逼他陷害他一樣。

楚美月眨巴一下眼睛,好似明白了秦明源的意思。

嚴恆名讓人給她手上上了夾板,還沒有用力呢,楚美月就尖叫一聲,暈了過去。

秦明源借題發揮:「奕王,嚴大人,你們現在滿意了吧,我秦明源今天這張老臉也不要了,我夫人要是有個三張兩短,我就是告到皇上那裏,也要討回這個公道。」

秦葉悠緩緩走過去,蹲下來試探一下楚美月的鼻息,然後試了試脈搏,當即判斷她是在裝暈。

「嚴大人,本王妃略懂一些醫術,秦夫人只是暈過去,沒有什麼大礙,只要一點刺激,立即就能醒來。」她淡淡的說道。

然後對兩旁準備用刑的侍衛說道:「繼續用刑吧,只要一下,我保證秦夫人醒來。」

楚美月聽到之後,把秦葉悠的祖宗十八輩都罵了一遍,可是她現在是裝暈,又不能自己醒來,正恨得咬牙切齒呢,手指上猛然傳來一陣劇痛。

楚美月頓時慘叫一聲,睜開眼睛,忍不住罵道:「秦葉悠,你這個賤人!」

她橫眉豎目,面容扭曲,罵起髒話來,中氣十足,哪裏還有一絲虛弱之氣。

周圍看熱鬧的人愣怔一下,轟然大笑,全都嘲諷的看着楚美月。

秦明源被她氣的差點一口氣背過去,這個沒用的東西!他陰沉着臉色,決定不管她的死活了!

秦葉悠這時候看到婉兒在門口閃過,朝她微微點頭,她心裏頓時瞭然。

「嚴大人,我看你也不用再審了,我已經找到了物證,秦夫人從我們優品閣買走的鐲子,就藏在尚書府呢。」

眾人都是一驚,嚴恆名問道:「王妃,您說的屬實?您怎麼知道鐲子就在尚書府?」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神醫嫡女:邪王寵妻無度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台言古言 神醫嫡女:邪王寵妻無度
上一章下一章

第73章:鬥智斗勇

13.37%
目錄
共547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