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4章:誤會

第74章:誤會

秦葉悠朝着婉兒一招手,婉兒走了進來,她手裏拿着一個精緻的紅木盒子,身後跟着幾個人。

婉兒跪下說道:「大人,奴婢奉娘娘之命,帶人到尚書府搜了一番,在秦夫人的卧房裏找到了優品閣的鐲子。」

「你好大的膽子!竟然敢搜我們尚書府。」秦明源一拍椅子說道。

「奴婢為了維護主子,願意承擔任何的責罰。」婉兒不卑不亢的說道。

楚美月見連鐲子都搜出來,更加驚慌了,也顧不得手指上的疼痛了,拚命否認:「大人,這丫頭就是秦葉悠的人,她們肯定是聯合起來誣陷我的。」

「秦夫人,或許您不相信我,我身後有尚書府的下人,還有府衙的侍衛,他們親眼看到我送尚書府搜到這對鐲子的。」婉兒說得十分堅定。

楚美月跌多在地,知道大勢已去了,她懊悔不已,當初秦秋燕曾經跟她說過,一旦事成,趕緊把鐲子扔了,可是她不捨得,優品閣的鐲子呢,本想着等事情過去之後她再拿出來帶,沒想到竟然被搜了出來。

嚴恆名一拍驚堂木:「秦夫人,現在人證物證俱在,你還有什麼好說的?」

楚美月求救地看着秦明源,秦明源覺的實在是丟不起這個人,起身拂袖而去,明顯就是不管楚美月的死活了。

秦明源走後,嚴恆名稍微鬆了一口氣,看了一眼還端坐在那裏的祁元修,終究不敢徹底放鬆。

「優品閣被人誣陷,現在已經查清事實,優品閣掌柜的無罪釋放,王阿婆勾結女兒陷害優品閣,念起年老,而且面對喪女之痛,重打二十大板!楚美月指使別人,陷害優品閣,命其向優品閣道歉賠罪,退堂!」

嚴恆名匆匆就要結案。

「大人,慢著!」秦葉悠直接阻攔道,這嚴恆名的如意算盤打的挺好啊。

他明著是向著秦葉悠,為她主持了公道,不得罪奕王,暗着卻輕罰楚美月,又送給秦明源一個人情,兩邊都不得罪。

可是秦葉悠並不想就此放過楚美月,這一次不給她一點教訓,她無法向優品閣掌柜的交代,也無法向死去的娘親,還有多年來辛苦經營優品閣的單老夫人交代。

「奕王妃還有什麼吩咐?」嚴恆名轉頭看着她問道。

「我優品閣無端遭受這樣的陷害,掌柜的被重傷,怎能如此輕易的放過罪魁禍首?」秦葉悠質問道。

「奕王妃,本官知道您委屈,可是本官這也是為您着想啊,無論如何,您也是尚書府的女兒,要是真的鬧大了,對您的聲譽也不好不是?」

「哼,本王今日真是開眼了,府衙大人斷案,憑的不是律法,而是人情,那我大魏王朝這幾百年的律法還有何用,明日我就進宮跟皇兄說說,把這些律法都撤了吧。」祁元修冷冷的瞥著嚴恆名說道。

「王爺,下官辦事不利,下官該死!」嚴恆名簡直苦不堪言。

最後在秦葉悠的授意下,楚美月被罰在京城各繁華路口,貼告示向優品閣道歉,並且證明優品閣貨真價實,從不欺瞞顧客。

另外還要賠償優品閣的誤工費,名譽損失費,還有掌柜的醫藥費,總共三萬兩白銀。

楚美月一聽要三萬兩,頓時就不同意,她去哪裏弄這麼一大筆錢?而且這明明就是秦葉悠獅子大開口。

嚴恆名被祁元修警告只后,終於老實了,直接對楚美月說道:「你如果不賠錢,按照大魏法律,你就必須入獄服刑,你自己選擇吧。」

楚美月當然不肯入獄,只能答應賠錢。

「三天時間,三天內,我如果收不到這三萬兩白銀,到時候我會直接請府衙上門拿人!」

楚美月悲憤不已,可是秦明源不再,她什麼也不敢說,只能把所有的恨意壓在心頭,離開了府衙。

嚴恆名把祁元修和秦葉悠親了送了出來,又說了很好好話賠罪,祁元修面無表情,一副不願意搭理的樣子,秦葉悠只能出面:

「嚴大人,我知道您也是秉公辦理,只是因為尚書府干預,您也有無奈之處。」

嚴恆名聽到她的話,感動的差點熱淚盈眶,今天他可是看的清楚了,誰特么說奕王不喜歡王妃的,簡直就是要寵上天了。

只有奕王妃不怪罪他了,他這個劫可能就好度了,不然奕王一句話,他的烏紗帽真的就要保不住了,想到這裏,他對楚美月更加嫉恨,恨不能多罰她一些了。

「以後優品閣還要仰望大人的保護呢,有勞嚴大人了。」秦葉悠臨上馬車之前說到。

嚴恆名誠惶誠恐:「這是下官該做的,王妃言重了。」

馬車緩緩行駛中,祁元修微微眯着眼睛,淡淡地說道:「跟這樣的小人,你何必如此客氣?量他以後也不敢對優品閣怎麼樣!」

秦葉悠微微一笑:「有句老話說道,寧得罪閻王,不得罪小鬼,小鬼難纏,優品閣在他的地盤上,給他留幾分薄面,以後自由用處。」

祁元修睜開眼睛,看了她一眼,朝着她伸出手勾勾手指說道:「過來……」

秦葉悠撇了撇嘴:「過去就過去嘛,幹嘛要勾手指,我又不是小狗。」

她剛剛坐到祁元修的身邊,就被他猛然拉入懷中,只聽到悶聲笑着說道:「你不是小狗,你是小狐狸!你這隻小狐狸最近是越來越膽大了啊,這樣的事都不跟我說?」

秦葉悠靠在他的懷中,臉色微微一紅,低着頭說道:「我哪裏敢勞煩王爺,府里住着文姑娘和蕙娘,恨不能直接把我踢出府,我還敢不怕死的給您找事嗎?」

她把自己說的那麼可憐,言語之間還帶着一股淡淡的醋意。

祁元修看着她這幅小女兒的模樣,心情很好,戳了一下她的額頭說道:「我還不知道你,我怎麼聽說是你把如意和蕙娘氣的頭頂冒煙。」

秦葉悠聽到祁元修居然還幫別人說話,立即就蹦了起來:「王爺既然這樣說,我也沒有好辯駁的了,反正不管怎麼樣,文如意就是好人,惡人只有我一個!」

祁元修好久沒看到她炸毛,忍俊不禁,再一次伸出長長的胳膊,把她拉入懷中:「你這話可就沒有良心了,剛才在公堂之上,是誰護着你的?」

一句話,就把秦葉悠心裏的怒氣給消散了,他確實是在保護着她的。

優品閣的事情,秦葉悠有信心能處理好,可是今天能這樣順利,祁元修有很大功勞。

她竟然不知道麥芽已經死了,要不是祁元修派人追查出這個結果,恐怕王阿婆也不會那麼快招供。

而且有秦明源坐鎮,如果她這邊沒有祁元修,嚴恆名在判案的時候,肯定會向著楚美月,她即使討回來公道,肯定也會大打折扣。

秦葉悠向來是很遠分明之人,想到這裏,頓時她就不生氣了,笑嘻嘻的說道:「今日之事,妾身謝過王爺了。」

祁元修微微一笑,他早就發現,秦葉悠只有在兩種情況下會自稱妾身,一種是要諷刺他,另外一種是在討好他,今天顯然是後者。

「滴水之恩,當湧泉相報,王妃打算怎麼報答本王呢?」祁元修緩緩地靠近她,唇角幾乎要碰到她的耳朵,輕聲說道。

秦葉悠的臉,騰的一下紅透了,心臟跳動都加快了。

「王……王爺,您想要什麼我怎麼報答呢?」他如此靠近她,她周圍都是他身上好聞的氣味,坐在他的腿上,能感覺到他身上的溫度,秦葉悠更加緊張了。

「我要你……」他緩緩說道,聲音低沉沙啞有磁性,嘴唇輕輕觸碰着她的。

秦葉悠閉着眼睛,有些緊張的揪住他的衣服,微微翹起嘴唇,似是在等待着。

「我要你……為我分析一種毒藥的成分?」他平靜的說道。

嗯?秦葉悠猛然睜開眼睛,有些反應不過來,一眼看到祁元修已經坐直身子,戲謔的看着她。

而她還很可笑的保持着撅起嘴的模樣,眨巴了兩下眼睛,她才反應過來,自己被耍了,他是故意的!他絕對是故意的!

秦葉悠這時候恨不能找個地縫鑽進去了,偏偏他還不怕死的問道:「你剛才想什麼呢?為什麼把嘴撅起來啊?」

秦葉悠的一張臉已經紅到要滴血了,她結結巴巴地說道:「沒……沒什麼,我在思考,我思考的時候就喜歡噘著嘴,你這孤陋寡聞的,難道都沒聽說過嗎?人在思考的時候,就會有各種小動作!」

輸人不輸陣,氣勢不能輸!她胡言亂語一番,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再說什麼。

祁元修笑着點頭,一副恍然大悟的表情:「哦,原來這樣,你思考時候的樣子,還是挺可愛的,你再思考一下我看看。」

秦葉悠忍無可忍,大聲吼道:「沒法思考了,有你在我還怎麼思考!這馬車太悶了,我出去透透氣!」

然後她就掀開帘子沖了出去,裏面傳來祁元修爽朗的哈哈大笑之聲,秦葉悠氣的咬牙切齒卻又無可奈何。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神醫嫡女:邪王寵妻無度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台言古言 神醫嫡女:邪王寵妻無度
上一章下一章

第74章:誤會

13.55%
目錄
共547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