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5章:最合適的人

第75章:最合適的人

追風和婉兒坐在馬車外面,剛才裡面的動靜他們聽的一清二楚,此時此刻,兩人一個看天,一個看地,假裝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

只有車夫還在一本正經的趕著馬車。

「車夫,我們先去一趟優品閣,然後再回王府。」秦葉悠吩咐道。

「秦葉悠,本王同意先去優品閣了嗎?」馬車裡面悠悠傳來祁元修的聲音。

「王爺,我看您現在心情好的很,您要是不願意跟我去優品閣,我可以把王爺在這裡放下,您自己隨便逛逛吧。」秦葉悠十分不客氣的說道。

她盡量剋制自己,可是語氣里還是有一絲惱羞成怒,馬車裡有穿不來祁元修的笑聲,秦葉悠氣的恨不能直接跳車。

追風倒是挺欣慰的,好久沒見王爺笑的這麼開心了,王爺果然跟王妃在一起才是最合適的,清風苑住的那位,根本就不配做王妃,他私心這樣想著。

馬車很快到了優品閣,秦葉悠快速跳下馬車,直奔後院,婉兒緊跟在她的身後。

祁元修從馬車裡下來,優哉游哉的也跟了過去。

優品閣的後院,李掌柜的有個單獨的寢室,此時他正卧床養傷,見秦葉悠進來,激動的馬上就要起身。

秦葉悠連忙阻攔道:「掌柜的,您快好好躺著,小心扯到傷口,更難恢復了。」

李掌柜只得老老實實的躺下來,感嘆一聲說道:「東家,多虧了您啊,要不是您查明真相,怎麼優品閣的牌子砸我手裡,我就是死了也沒臉見老東家啊。」

「李掌柜的,這話應該我說,優品閣本來就是我的,我為之奔走是應該的,您冒死也要抱住優品閣的名譽,我才要謝謝您啊。」秦葉悠說道。

老掌柜的紅了眼圈:「我的命就是老東家救的,我曾經跟她說過,只要我活一天,我就要替老東家看一天的鋪子,只可惜老東家走的早啊,看不到您有這麼出息的一天呢。」

「物是人非事事休,這優品閣是您的感情寄託,有何嘗不是我的,我娘親給我留下的鋪子,也寄託著我對娘親的思念啊,這優品閣就是我們家,我們一起守護,您要快點好起來,以後這優品閣還要依靠您呢。」

秦葉悠殷殷囑託,十分信任,李掌柜感動的熱淚盈眶,直表示要為優品閣鞠躬盡瘁,旁邊的小夥計們看到之後,也多十分感動。

秦葉悠站起身說道:「今日我們優品閣經歷次劫難,我們能平安度過,大家都有功勞,為了感謝大家,今夜我請大家去醉里鮮吃飯喝酒,明日我們休業一天,大家好好休息,然後我們再好好為優品閣的以後奮鬥!」

小夥計們一聽樂壞了,有年紀小的,歡喜鼓舞手舞足蹈的,惹得眾人哈哈大笑。

秦葉悠也跟著笑,然後轉頭對李掌柜的說道:「今夜李掌柜就沒法喝個痛快了,我讓醉里鮮給您送鴿子湯來了,對傷口癒合有好處,等您好了,我再請您好好喝。」

旁邊的一個小夥計見秦葉悠高興,插嘴道:「東家,這下您可省錢了,李掌柜是一杯倒,您只管他一杯酒就可以了。」

眾人都是一場鬨笑,秦葉悠佯裝發怒,敲了一下那個小夥計的腦門。

「好你個小子,我還在這裡呢,你就敢調笑你們李掌柜的,看來平時也沒少淘氣,我看不收拾你。」

李掌柜笑的滿臉皺紋:「東家,您說的對,這小子平時就老是惹我生氣,您好好收拾他一下。」

秦葉悠點了點頭,對婉兒說道:「婉兒,這裡你熟悉,這今天李掌柜的不能行動,你就在店裡照看著吧,有誰不聽話的,就給我好好敲打。」

婉兒假裝活動了一下手腕,掃了一圈,笑著說道:「王妃,您就放心吧,我看誰敢在我手裡蹦達。」

剛才那個小夥計,愁眉苦臉靠近李掌柜:「掌柜的,您還是早點好起來吧,看我現在發現還是您最好,我害怕婉兒姐姐,上次她踢我屁股,現在都還疼呢。」

「是嗎?那我再給你加深一下印象!」婉兒沖了過去,那小夥計拚命逃跑,眾人笑著攔住他。

祁元修站在門口的陰影里,並沒有上前,他只是那樣遠遠的看著站在人群中的秦葉悠,她在笑,笑的那麼開心。

這一刻,他心裡突然有一個奇怪的想法,他願意付出一切,只為留住她這份燦爛的笑容。

相信以後奕王府在她的打理下,也會變得這樣熱鬧,福伯以前總是說王府里冷清,好像自從秦葉悠嫁到王府之後,福伯就再也沒有說過類似的話了。

他的王妃,奕王府的女主人,祁元修覺得秦葉悠就是最合適的人選,獨一無二。

奕王府怡然居,祁元修的書房內。

「追風,你的消息可靠嗎?」祁元修抬頭問道,面色凝重。

追風點了點頭:「王爺,這條線索我們已經追了好長時間,可以確定,京城最近很多幫派囤積的火藥都來自地下黑市,黑市的主人正是樊毅恬!」

祁元修冷笑一聲:「我正想找他呢,沒想到他卻送上門來。」

最近祁元修留在京城個幫派的密探來報,最近有一大批火藥被運到京城,京城繁華,人口密集,一旦爆炸,殺傷力絕對很大。

於是祁元修讓追風追查一下,這些火藥的來源,沒有想到竟然查到樊毅恬的頭上,黑市,不過是個秘密交易的場所,但是如果走私火藥,對百姓產生威脅,他就不能允許黑市的存在了。

祁元修猶記得上一次,在茶樓,樊毅恬看著秦葉悠的表情,同是男人,他知道樊毅恬的眼神是什麼含義,竟然敢覬覦他的女人,就讓他小子知道一下厲害。

三日之後,黑市的多處倉庫突然發生爆炸,火光衝天。

這裡就是樊毅恬存放火藥的地方,走私火藥利潤極大,他本以為上面有人罩著,投入大量資金進貨,沒有想到毀於一旦。

他的靠山那麼硬,滿京城還敢這樣跟他做對的就只有一個人了。

樊毅恬站在被炸成廢墟的倉庫前,眼神陰冷,低聲說道:「祁元修,我跟你沒完!」

楚美月回去之後,猶如熱鍋上的螞蟻,秦葉悠就給她三天時間,拿不到錢,府衙大人就會來拿人了。

她只能壓低姿態去求高姨娘,現在尚書府是高姨娘管家。

「夫人,這麼多銀子,我可說了不算,您還是去問問老爺吧,只要老爺點頭,我這裡肯定是沒問題的,大家都是姐妹,你出了這樣的事,我也很替你難過的。」

高姨娘口氣溫和,但是態度堅硬,很快就拒接了她。

楚美月想去找秦明源,想起那天秦明源暴怒離去,根本就不管她的死活了,她也堵著一口氣,不願意去求他。

最後還是想到了秦秋燕,於是趕緊派人遞了帖子進宮,要求面見舒妃娘娘。

好事不外傳,壞事傳千里,秦尚書的夫陷害自己女兒,搶奪優品閣不成,就要毀掉優品閣,而且還利孤苦無依的孤兒寡母。

楚美月幾乎遭到了全京城人的譴責,秦秋燕遠在深宮都知道了這件事,宮裡哪有什麼秘密可言,而且很多人多看不上她名不正言不順的做這個妃位。

於是給皇后請安的時候,又皇后挑頭,眾人你一言我一語的,盡情羞辱她。

氣的秦秋燕回宮之後,摔了所有能摔的東西,這時候偏偏接到了楚美月想要進宮面見她的帖子。

她能想象的到,楚美月想要見她是為了什麼,不過是錢,可是她哪裡有錢,現在除了她的貼身宮女春香,別人都不願意靠近她了。

秦秋燕坐在冷冷清清的院中,看著頭頂四四方方灰敗的天空,喃喃自語說道:「難道我這一生,真的就這樣屈辱著度過了嗎?」

「我不甘心!我不甘心!」她有些瘋狂的搖頭吶喊著,那些小宮女和小太監都覺得她瘋了。

就在秦秋燕絕望到極點的時候,突然聽到門口有小太監喊道:「皇上駕到……」

秦秋燕一愣,不知道冷落她許久的皇上,怎麼會突然來看她,她臉上的淚痕都還沒有擦去,皇上就已經大步走了進來。

「愛妃,你為何滿臉淚痕?」皇上柔聲問道。

「讓皇上看到臣妾失態了,真是臣妾的罪過……」她低著頭,輕輕試淚,秦秋燕本就生的貌美,做出這樣柔弱可憐的姿態,就更惹人心疼了。

皇上不由自主的攬住她的腰,輕聲說道:「愛妃就是哭起來,也是美的,怎麼會難看,是不是因為奕王妃的事情生氣呢?放心,有朕為你撐腰。」

秦秋燕聽到這裡,突然明白過來,皇上為何會來她這裡,而且對她這樣溫柔了,原來都是因為祁元修,皇上視祁元修為死敵。

她的母親跟奕王妃過不去,自然就是跟奕王過不去,敵人的敵人就是朋友,皇上見有人跟他同一聯盟,自然高興。

秦秋燕順水推舟:「什麼都瞞不過皇上,我母親聽說奕王和奕王妃,向來行事囂張,目無王法和長幼尊卑,所以想要教訓他們一下,沒有想到奕王卻仗勢欺人,讓我母親賠償三萬兩白銀,我母親哪裡有這些錢,臣妾正愁著哭呢。」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神醫嫡女:邪王寵妻無度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台言古言 神醫嫡女:邪王寵妻無度
上一章下一章

第75章:最合適的人

13.74%
目錄
共547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