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6章:被打

第76章:被打

皇上一聽,果然是因為祁元修的事情,頓時冷哼一聲說道:「別怕,有朕在呢,這個錢朕替你出了,回頭你給秦夫人。」

秦秋燕頓時驚喜不已,淚水還未擦乾呢,就笑了起來,嬌媚如花的一張笑臉,頓時把皇上給迷住了,他二話不說,抱起秦秋燕就往裏走去。

皇上只用輕輕一句話,就解決她的困擾,秦秋燕第一次真真切切感受到全力和榮寵的威力,終於明白為什麼宮裏人人都要爭寵了。

為了生存,為了報復,秦秋燕決定豁出去了,這一夜她費力討好皇上,把皇上伺候的十分滿意,流連忘返,就連第二日的早朝都沒去上。

秦秋燕趴在皇上的懷裏,輕聲說道:「臣妾真捨不得皇上,但是臣妾要去給皇後娘娘請安了……」

「不去了,再陪朕睡一會兒……」皇上笑着又把她拉進被子裏,很快寢室里就傳出一片淫糜之聲。

皇后徐可情昨天帶人羞辱了一番秦秋燕,心情正好,本想着今天換個花樣再折磨她一番,可是左等右等不見她來。

徐可情冷哼一聲,心想着秦秋燕難道是怕了?

就在這時候就看到皇上的貼身大太監李公公走了進來,對於皇上身邊的這位紅人,徐可情也不敢得罪,立即笑着說道:「李公公來了,不知道李公公前來所為何事?皇上下朝了嗎?」

李公公恭敬的說道:「會皇後娘娘,皇上今日沒有上早朝,此時正在舒妃處,讓奴才來給您傳話,今兒舒妃娘娘就不來給您請安了。」

徐可情的臉色變了兩下,放在袖中的雙手緊緊握成拳,嘴裏卻說道:「舒妃妹妹伺候皇上舒心,這本是好事,回頭本宮要好好獎賞舒妃的。」

然後轉頭對着其他嬪妃說道:「我本就不樂意你們天天來給我請安,你們非要來,有這個心思多學學舒妃妹妹,想想怎麼把皇上伺候還了,才是正道。」

其他嬪妃趕緊起身跪下說道:「皇上娘娘教訓的是,臣妾謹遵教誨。」

說得十分整齊,也十分恭敬,可是心裏全都恨死了秦秋燕,要不是她,她們也不會被無辜連累。

秦秋燕終於體會到,得到了皇上的寵愛是多麼重要的事情,首先以前對她橫眉豎目,不把她放在眼裏的幾個嬪妃先改變了態度,跟她熱絡起來。

就連之前一直不待見她的太后,竟然也改變了主意,找她去說話。

皇上自然更是賞賜她不少金銀珠寶,秦秋燕一時在宮裏風光無限。

她很快就湊夠了三萬兩白銀,讓人悄悄帶出去給了楚美月,不管怎麼說那都是她娘親,她不能見死不救。

秦秋燕一片得意,秦葉悠卻真是失意的時候。

她拿到了楚美月的賠償款,然後盯着楚美月在京城各個繁華路口貼告示賠禮道歉。

她取出五百兩銀子,然後剩下的都交給了婉兒,讓她用在打理優品閣上。

她拿剩下的錢,是因為她想再去一次地下黑市,上一次其實還有很多東西想要買的,卻因為買了那株還魂草,立即就花光了所有的銀子。

她一直心心念念再去一次。

去地下黑市,需要令牌,秦葉悠準備去找祁元修借令牌一用。

怡然居緊鄰著清風苑,秦葉悠經過的時候,正好看到文如意從院中走出來,看樣子似乎也是打算去找祁元修。

兩人之間的梁子早已經結下,秦葉悠不打算跟她有什麼交流,直接無視文如意,往前走去。

沒想到文如意卻緊走兩步,直接攔住了秦葉悠的去路,指着她說道:「你要去做什麼?是不是去找元修哥哥?我不允許你去見他!」

秦葉悠緩緩抬頭,臉上帶着笑意說道:「我是這奕王府的王妃,去找自己家的夫君,有何不可?憑什麼還要你的允許?」她的語氣里都是才嘲諷。

文如意十分不屑的說道:「真不要臉,你還真把自己當成王妃了啊,元修哥哥當初根本就不願意娶你,你自己砸門非要過門的,奕王府的王妃應該是我,我才是跟元修哥哥有婚約的人。」

又來這一套?秦葉悠翻了一個白眼,心想這文如意還能不能有點新意了?

「你給我聽好了,我才不管你有沒有什麼協議不協議,不管我怎麼嫁進來的,我現在都是名正言順的奕王妃,就算你想嫁進王府,也只能做個小妾,需要給我早晚請安,奉茶伺候!」

對付這樣沒臉沒皮,心狠手辣的女人,就得下猛葯,果然文如意聽到她這番話,當即就變了臉色。

這時候秦葉悠只聽到身後一陣急促腳步聲,她剛剛要回頭,就看到眼前一個身影閃過,啪!一聲脆響,臉頰立即感覺到火辣辣的疼。

她這才反應過來,原來是蕙娘扇了她一巴掌。

「秦葉悠,你真是不識好歹,元修從來都沒碰過你,你還好意思自稱王妃?我告訴你,奕王府的王妃只有一個,那就是如意,這是很早之前就定下的!」

秦葉悠從小到大,還從來沒有被人閃過巴掌呢,她猛然抬頭,無聲犀利死死的瞪着蕙娘。

蕙娘被她眼中的冰冷震住,不由得後退兩步,想起上次在梧桐苑秦葉悠掀桌子的事情,不由得又後退兩步。

秦葉悠步步緊逼,她冷冷的說道:「什麼婚約,什麼王妃,我告訴你!我秦葉悠都不稀罕,你們惹火了我,我管你什麼長輩,什麼大小姐,一把毒藥,就讓你們立即暴斃,不信就試試!」

蕙娘和文如意都知道秦葉悠懂醫術,而且治好了祁元修的腿,這樣的人會用毒藥,一點都不稀奇。

文如意顫抖著說道:「秦葉悠,你想幹什麼,我告訴你,我可是天山派的大小姐,你要是敢傷害我,我們天山派一定不會放過你的。」

蕙娘擋在文如意跟前說道:「你別胡來,我告訴你,你要是傷了如意半分,元修也不會放過你的,元修讓如意住在清風苑,是什麼意思,你應該明白!」

秦葉悠撫摸一下火辣辣痛的臉頰,看着被蕙娘護在身後的文如意,想起祁元修對文如意的態度,她頓時有些惱怒。

都是女孩子,憑什麼待遇就這樣不一樣。

她轉手就從系統里拿出一包藥粉,彷彿豁出去了一般說道:「好吧,大不了我格跟你們共歸於盡,有膽就試試!」

蕙娘和文如意大驚失色,剛剛要逃竄,突然聽到身後傳來一聲怒吼:「都給我住手,秦葉悠,你又鬧什麼的?」

祁元修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站在她們身後,文如意最先反應過來,立即小跑着過去,拉着祁元修的手說道:「元修哥哥,你快救救如意啊,秦葉悠要毒死我和蕙娘。」

秦葉悠緩緩轉身,她的腦海里只有一個想法,祁元修先吼她,他第一反應就是她有錯在先,他甚至什麼都沒問,就直接給她定罪了。

這時候祁元修才看到秦葉悠臉上一個鮮紅的手掌印,她白皙細嫩的臉頰,已經有些紅腫,他眼神一冷,問道:「你的臉怎麼回事?」

秦葉悠還沒有出聲呢,蕙娘搶先說道:「是我打的,她沒有規矩,居然敢羞辱如意,我讓她長長記性。」

祁元修剛才那一聲怒吼,蕙娘同樣也聽清楚了,她心裏高興,以為祁元修果然是選擇如意,不待見秦葉悠。

殊不知祁元修只是因為看到秦葉悠手裏拿着一包藥粉,嘴裏喊著要同歸於盡,所以才那樣喊得,他只是怕秦葉悠受傷害。

祁元修冷著臉走到蕙娘跟前,盯着她說道:「蕙娘,我再跟您說一次,葉悠是本王的王妃,名正言順的王妃,我和她之間的事情,容不得任何人插手,你如果再執意如此,你帶着如意一起離開好了!」

他此話一出,蕙娘和文如意都驚呆了。

祁元修也懶得理她們,直接拉起秦葉悠的胳膊,說道:「你給我來……」

秦葉悠掙扎兩下,他握的反而更緊,她胳膊吃痛,只能跟着他走進怡然居的書房。

關上房門之後,祁元修抬起手輕輕觸碰她的臉頰,她疼的倒吸一口冷氣。

祁元修皺眉指責道:「怎麼這麼笨,居然被人打,平時不是挺機靈的嗎?」

秦葉悠冷著臉,一把推開他的手,淡淡的說道:「祁元修,我受夠了這樣的日子了,給我一張和離書,我們好合好散,從此井水不犯河水吧。」

祁元修一愣,然後迅速抓住她的肩旁,盯着她的眼睛說道:「不可能!秦葉悠,你不能離開我。」

「為什麼不能?為什麼我要承受這一切,每個人都能來羞辱我,每個人都能提醒我,我是多麼配不上你,祁元修,我要不起你,不要總可以了吧?」

她本不想在他面前示弱,可是淚水卻止不住,奔涌而出。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神醫嫡女:邪王寵妻無度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台言古言 神醫嫡女:邪王寵妻無度
上一章下一章

第76章:被打

13.92%
目錄
共547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