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7章:重傷

第77章:重傷

祁元修看到她的眼淚,看到她即使那麼傷心,依舊倔強的仰著的小臉,頓時心疼不已。

「對不起……」祁元修說道。

秦葉悠一下子愣住了,猛然睜大了眼睛,不敢相信祁元修竟然跟她說對不起。

「是我沒有保護好你,讓你受委屈了,有些事情……你以後會明白,你是我的王妃,是奕王府的女主人,今生今世誰都改變不了了,明白嗎?」祁元修的說道。

秦葉悠還是定定地看著他,發現他今天好像跟平時不太一樣了,他的臉色有些蒼白,額頭還滲出一層汗水。

「王爺,你是不是出了什麼事?」秦葉悠試探性的問道,都忘記了自己的委屈。

祁元修剛剛開口要說話,卻猛然吐出一口鮮血。

秦葉悠大驚,一把扶住了他說道:「王爺,你不會是自責的吐血吧?」

祁元修趁機抓住她的胳膊,簡單的說道:「答應本王,不要離開……」

他的嘴角還有血跡不斷的滲出,秦葉悠瞬間明白過來了,他口出鮮血,肯定是內臟受傷了啊,她竟然還想著他自責過度?她懊惱不已,真的是太久不做醫生了,連這點常識都要忘記了。

「王爺,你先躺下,讓我看看你的傷……」秦葉悠扶著祁元修往軟塌走去,書房內沒有床。

「答應我……」祁元修的雙手冰涼,臉色更加蒼白,顫抖著說道。

秦葉悠專業回歸,一看他這就是失血過多造成的,他身上肯定還有別的傷!

「好,我答應你,我不離開,你先別說話了,躺好!」秦葉悠為了安撫祁元修,立即答應了。

祁元修這才放心暈死過去了,秦葉悠掀開她的外袍,倒吸一口冷氣。

這個男人簡直是不要命了!

她看到在他的外袍下,左胸部一道很深的傷口,一看就是被利劍所傷,因為他今天穿著黑色的長袍和內衫,看不出血色。

他受到這樣的重傷,竟然一直硬撐到現在!

「追風!」秦葉悠對著門口喊了一聲。

追風很快進來,一進門就看到祁元修躺在軟榻上,上衣已經被全部脫去,左胸口赫然一道很深的傷口。

「王妃,王爺他怎麼受傷了?」秦葉悠一驚,竟然連追風都不知道是什麼原因?

「王爺受了重傷,我要為他包紮治療,你給我守好門口,任何人都不能放進來。」秦葉悠快速吩咐道。

追風點了點頭:「王妃,請您放心,我一定會守住門口。」說完就退了出去,十分相信秦葉悠。

追風退出去之後,秦葉悠面色凝重的看了一眼祁元修。

然後就開始快速的從空間內往外拿東西,通過系統開始為他做檢查。

他的傷勢十分兇險,利劍穿透了他的胸膛,萬幸的是,剛剛好擦過心臟,沒有傷到內臟,但是裡面有無數創口,都需要她來清理包紮。

這是一場一個人的大手術,秦葉悠深吸一口氣,讓自己平靜下來。

然後就開始忙碌,輸血,麻醉,消毒,清理傷口,檢查所有出血點,止血,包紮,最後拿出營養液,消炎藥水,為他輸液。

完成這些之後,她一抬頭,外面天都累了,她的腰累的直不起來,索性就在榻前的凳子上坐下來,直直的看著祁元修。

他的臉色雖然蒼白,但是無損他的俊美,只是這樣的時刻,眉頭依然深皺。

她伸出手指,輕輕的為他舒展眉頭,輕聲說道:「你到底還有多少事瞞著我?」

秦葉悠緩緩的說道:「祁元修,如果當初皇上沒有為我賜婚,如果當初我沒有要強行進府,我們會是什麼樣?」

「你為什麼不堅持到底?如果討厭我,就不要對我那麼好,你如果對我是真心,為何又要一次一次傷害我的心,為什麼?」她低聲問道。

依然沒有人回答她,秦葉悠低著頭,輕聲嗚咽,然後沉思許久,實在太累,終於趴在他的旁邊睡著了。

祁元修睜開了眼睛,其實他早已經醒來,正聽到她自言自語,不想打擾她,真的想要聽聽她的心裡話。

可是她似乎很疲憊,很快就睡著了,他淡定地看著自己頭頂的輸液瓶。

這些也都是她變出來的吧?

他低頭看著沉睡的秦葉悠,她沒有三頭六臂,就是一個清麗的女子,可是她的身上到底有多少秘密,他現在還是猜不透。

就像她剛剛入府的時候,他依然猜不透她,可是現在卻不再懷疑她,不再敵視她,而是真的把她當成自己的女人,想要讓她一輩子都留在自己的身邊。

秦葉悠在一起醒來的時候,有些心驚,她竟然就這樣睡著了,這些東西都還沒有處理呢,看著輸液瓶里最後一點藥品滴進祁元修的身體。

她快速的拔出針頭,把所有的東西,都丟到系統內處理乾淨,然後走了出去。

追風還堅定的守在門口,見到秦葉悠出來,緊張的看著她的神色,見她一臉輕鬆,這才稍微放心。

「你好好守著王爺,他現在沒有大礙了,萬一有什麼事,立即來喊我,我回去休息一下。」秦葉悠說完,剛剛往前走了兩步,突然就感覺到身子猛然一晃,一陣眩暈。

追風見到之後,立即過去扶著她:「王妃,您沒事吧?」

「沒事,我只是有些累,頭有點暈,你去看著王爺吧,我先回去了。」秦葉悠緩了一下,能看清路了,步履蹣跚的走去了。

追風注視著她的背影,看了許久,終於嘆了一口氣走進房間。

一會兒之後,蕙娘和文如意又來了,見到祁元修上半身都被包紮起來,面色蒼白的躺在那裡。

「元修,你怎麼了?怎麼會受傷?」蕙娘撲了過去,剛剛想要搖晃祁元修,就被追風給攔住了。

「王爺現在還很危險,不能動,請你冷靜一點。」追風擋在祁元修跟前。

「哼,追風,元修到底怎麼了?是不是被秦葉悠給傷了,之前明明還好好的。」蕙娘質問道。

文如意也跟著說道:「是啊,之前元修哥哥那麼生氣,把她抓進書房,想必是把她惹惱了吧。」

追風聽見她們的話,腦海里閃現出來的確是秦葉悠累到步履蹣跚的樣子。

他冷著臉說道:「王爺是在外面受傷的,要不是王妃及時診治,王爺性命堪憂,現在王爺正在昏迷,請你們先回去吧。」

他說的一點都不客氣,蕙娘和文如意的臉色變的十分難看。

「追風,你是王爺的侍衛,不管做什麼都要為王爺的以後著想,不要被有的人給利用了。」蕙娘見追風竟然想著秦葉悠說話,頓時不快。

「蕙娘,今夜就讓我照顧元修哥哥吧。」文如意說著就在祁元修的軟塌前坐下來。

「文姑娘,這兒並沒有多餘的床榻,怎麼能您如此勞累,我會在這裡守著,您就放心吧。」追風下意識的不想讓文如意靠近祁元修。

「追風,如意跟元修有婚約,是未過門的媳婦,讓她照顧元修很合適,你一個侍衛有什麼好阻攔的?」蕙娘立即說道。

她有她的主意,夜深人靜,孤男寡女,而且祁元修又是虛弱的時候,見到如意溫柔體貼的模樣,怎麼會不心動?今天文如意大好的機會。

追風聽到蕙娘的話,也不好意思再阻攔了,只能無奈的說道:「我就在門口守著,文姑娘,有什麼事可以直接喊我?」

蕙娘只想把追風支開:「你一個大男人守在門口做什麼,如意照顧王爺,你還有什麼不放心的,你下去吧。」

「不行,我是王爺的貼身侍衛,沒有王爺的允許,我是不會離開的,誓死保衛王爺的安危!」追風鏗鏘有力的說道,眼神堅定。

蕙娘被氣到,卻也無可奈何,氣哼哼的說道:「獃子!」然後就轉身離開了。

追風看著她的背影,在心裡冷笑一聲。

秦葉悠回到梧桐苑,喝了一杯水,直接就睡下了,連東西都沒吃。

半夜醒來,飢腸轆轆,剛剛翻身下床,在外守夜的綠蘿醒了過來。

「王妃,您醒了?你先喝點水……」說和就給秦葉悠到了一杯水,接著就走了出去。

秦葉悠喝完水,正在想著要不要去看看祁元修醒來沒有,綠蘿很快回來,手裡端著一碗清粥。

「王妃,您白天一天沒吃東西,現在定然餓了,這粥我一直給溫著呢,您吃一點吧。」綠蘿輕聲說道。

秦葉悠結果碗,莞爾一笑:「綠蘿,你越來越會心疼人了啊。」

綠蘿不好意思的低頭一笑:「都是跟婉兒姐姐學的。」

秦葉悠喝了粥,身上有了力氣,看了看外面的夜色,問道:「現在什麼時辰了?」

「王妃,現在已經是子時了。」綠蘿的回到道。

秦葉悠估計了一下時間,祁元修應該醒來了吧,今夜很關鍵,一旦發生感染將很危險。

想到這裡她就坐不住了,起身往怡然居走去,綠蘿拿出披風給她披上,「王妃,夜裡涼。」

怡然居書房門口,秦葉悠見追風竟然守在門口,輕聲問道:「你怎麼在門口?不再裡面守著?」

追風遲疑一下說道:「文姑娘在裡面照顧王爺的。」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神醫嫡女:邪王寵妻無度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台言古言 神醫嫡女:邪王寵妻無度
上一章下一章

第77章:重傷

14.1%
目錄
共547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