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8章:太像

第78章:太像

秦葉悠一怔,文如意還真會挑時機,這夜深人靜的,孤男孤女共處一室,要是傳出去,她的名聲也就毀了。

不過她要的可能正是這個結果,想要挽救她的名聲,祁元修只能娶了她,真是好計謀。

秦葉悠懶的想這些了,她來就是想要確認一下祁元修是不是醒來了,有沒有感染。

於是輕輕推門而入,卻再也邁不開腳步往前走了。

書房軟榻上人,祁元修和文如意相擁而眠,他的胳膊還搭在文如意的腰上。

秦葉悠心口猛然一顫,頓時轉身就走,追風探頭看了一眼,頓時也愣住了。

看著秦葉悠負氣離開的身影,他絕對這肯定是誤會,急忙喊道:「王妃……王妃……您等一下!」

秦葉悠停了下來說道:「追風,你回去繼續守著,我沒事,只是累了,回去休息一下,看來你家王爺恢復的很好,我也放心了。」

追風一愣,還說沒事呢,她都稱呼「你家王爺」呢,嘆息一聲,他就知道文如意留宿在書房,肯定要出事。

書房內,剛才還在沉睡的文如意,緩緩睜開了眼睛,眼神一片清明。

她剛才根本就沒有睡著,不過是做一場戲給秦葉悠看,祁元修一直在昏睡根本就不知道發生了什麼。

是她主動躺在他身邊,把他的手放在自己的腰上的。

文如意剛剛要起身,祁元修突然拉住她胳膊,又把她拉回自己身邊,喃喃道:「別走……」

文如意一愣,隨機就嬌羞一笑,輕輕躺在他的身邊,柔聲說道:「元修哥哥,我不走,如意會一直陪在你身邊。」

祁元修依舊閉著眼睛呢喃:「葉悠,別走,留在我身邊……本王不讓你走!」

文如意一下子睜大了眼睛,怔怔的看著祁元修,隨即眼神變得十分陰狠。

黎明時分,祁元修突然開始抽搐,全身都顫抖的厲害,文如意嚇了一跳,隨機喊道:「追風!追風,快去找大夫!」

追風一驚,立馬跳起來往梧桐苑跑去。

秦葉悠從怡然居回來之後,腦海里一直閃現著祁元修和文如意相擁而眠的情景,輾轉反側,心口堵的厲害,折騰了很久,才慢慢睡去。

迷迷糊糊之間,突然聽到追風在外面喊道:「王妃,王爺不好了,您快去看看吧。」

綠蘿陪著秦葉悠去的怡然居,當然她也看到了那一幕,心裡替秦葉悠委屈,此時看著追風,她連語氣也不善:「王爺那裡不是有文姑娘照著嗎?我們王妃回來剛剛睡下,你又叫她做什麼?」

追風心急如焚:「綠蘿姑娘,王爺的傷勢好像複發了啊!」

秦葉悠一聽什麼都不顧了,披上衣服就往外沖,追風也趕緊追了上去,綠蘿見到秦葉悠緊張的神情,只能嘆了一口氣。

文如意見追風沒有帶來大夫來,風風火火衝來的竟然是秦葉悠,她頓時惱火了。

「追風,王爺都這樣了,你不去請大夫,讓她來幹什麼?」

追風解釋道:「之前就是王妃為王爺治療的,王妃最了解王爺的情況了,現在王爺最需要的就是王妃。」

秦葉悠直接忽視文如意,衝到祁元修身邊,看到他面色潮紅,全身抽搐,她就知道壞了,定然是感染引發高燒了。

她心裡著急,祁元修這樣的傷勢,要是在現代必須要住ICU的,現在這個環境根本達不到無菌,所以他的傷口極容易感染。

「追風,把她帶出去,王爺現在情況危機,我必須馬上為他處理。」秦葉悠吩咐一聲。

文如意一聽秦葉悠竟然趕她走,更加憤怒,尤其是之前聽追風說祁元修現在需要的是秦葉悠。

「追風!我告訴你,以後我才是這樣奕王府的女主人,你竟然敢幫著她?她是皇上派來的,還不知道對王爺安的什麼心呢,你讓開!我這就把她拉走!」

文如意說著就要衝上前,她身份尊貴,追風不敢來硬的,左右為難。

秦葉悠忍不可忍,直接起身衝到文如意身邊,對著她的後頸,一個手刀狠狠的砍了下去。

文如意根本就沒反應過來發生了什麼事,應聲倒地,房間里頓時安靜下來。

「把她弄走!守住門口!」秦葉悠面無表情的轉身走向祁元修,追風一愣,感覺到秦葉悠身上那股冰冷的氣勢,跟王爺真的好像。

他趕緊手腳利落的把文如意扛起來,走了出去。

秦葉悠先從空間內取出藥品祁元修的傷口做清理,然後上藥,包紮,最後取出消炎退燒,以及保護心脈的藥水,開始為他打點滴。

她不敢閑著,祁元修現在高燒不退,十分危險,她從空間內取出一些冰塊,放在銅盆里,浸濕毛巾,然後給祁元修做物理降溫。

一直忙到清晨,祁元修終於退燒,她昨天一天沒吃東西,昨夜有折騰一夜,心力交瘁,見他已經沒有危險,終於鬆了一口氣,輕輕在他的身邊,睡了過去。

祁元修再一次醒來的時候,一轉頭就看到躺在他旁邊的秦葉悠,她睡的很沉,呼吸均勻,臉色緋紅,十分可愛。

太陽已經升起來,陽光透過窗戶照進來,光芒投在她的臉頰上,看上去她白皙細膩的肌膚,看上去似乎是透明的,讓人不捨得觸碰。

昨夜他昏迷,其實當中醒來幾次,模模糊糊的記不清楚,最後只記得她關切的眼神,還有她一直在給他擦拭身體,冰冰涼涼的緩解了他身上的燥熱,十分舒服。

祁元修微微一笑,捨不得閉上眼睛,感覺可以一直這樣跟她躺到地老天荒。

可是好景不長,門外突然傳來尖利的喊聲:「追風,你好大的膽子,竟然敢把我拖走,你讓開,我一定要讓元修哥哥好好懲罰你!」

這尖利的聲音,讓睡夢中的秦葉悠微微皺眉,很顯然她的美好睡眠被打斷了,她痛苦的睜開眼睛。

美好氣氛被破壞,祁元修更加厭惡門外的文如意了。

秦葉悠緩緩行來,對門外的叫囂似乎一點都不在意了,她試了一下祁元修的額頭,然後又用系統偷偷為他做了一個檢查。

「很好,你高燒已退,王爺,您又撿回一條小命,以後你只要好好休養即可,已經沒有什麼危險了。」她淡定的說玩,然後轉身找鞋子,打算出去了。

祁元修見她居然如此平靜淡定,微微有些訝異,他伸出手拉住她的胳膊,開口說道:「再陪我躺一會兒,還有些累。」好久沒有說話,他的聲音有些沙啞。

秦葉悠頓了一下,然後掙開他的手,祁元修重傷,手上力氣不大,她輕鬆就能掙開,走到桌前為他倒了一杯溫水。

祁元修眼神一直追隨她,看到她最終端著水杯走近,他微微一笑,她怎麼知道他渴了?就這她的手喝完水,感覺嗓子好多了,又要去拉她的手。

這一次秦葉悠手腳利落的躲過去了,轉頭看著他,面帶諷刺的說道:「想要陪你躺著的人,現在正在外面跟追風算賬呢,我這就去放她進來。」

「我只要你陪我……」祁元修面不改色的說道。

秦葉悠一怔,他這是在撒嬌?可是想到昨晚她看到的畫面,還是生氣。

「王爺昨晚跟文姑娘相擁而眠的時候,或許並不是這樣想的。」秦葉悠不咸不淡的說道。

祁元修愣了一下,想起昨夜文如意執意要留下的事情,看來在他昏迷的時候,文如意又做了什麼文章。

不過現在他顧不得追究這些了,而是帶著笑意看著竭力剋制自己的秦葉悠。

「你這表情,是在吃醋?」語氣里已經帶著一絲得意。

秦葉悠像是被踩到尾巴的貓,頓時炸毛,跳開一步說道:「誰吃醋?笑話,我怎麼會吃你的醋,哼,既然你沒事了,那我就先走了。」

「沒有吃醋,你心虛什麼?幹嘛要逃跑?」祁元修嘴角的笑意加大。

秦葉悠看著他一臉欠扁的得意,心裡狠狠的想著,幹嘛要救他,讓他死了算了,他怎麼這樣會笑話人?

「我沒有什麼好心虛的,我秦葉悠做事坦坦蕩蕩。」秦葉悠反駁道。

門外的追風已經快要攔不住文如意了,而且吵架的隊伍里,好像又加上了蕙娘,更加熱鬧了。

秦葉悠想起這兩個人,眼珠子一轉,頓時有了一個好主意。

她轉頭打量著祁元修,嘴角帶著一絲壞笑,一臉得意的祁元修,突然意識到這小女子要耍壞心眼了。

秦葉悠緩緩靠近祁元修,笑著說道:「王爺,我這麼辛苦為你治療,總要討點好處不是。」

「你……你要做什麼?」祁元修向來猜不透她,直接問道。

「哼哼,王爺您別緊張,您現在不能動,容易牽扯到傷口,我自己來。」秦葉悠說完快速俯身,在他的脖子上用力親了一下。

祁元修怔住了,她……這是什麼套路?這個女人,偶爾那麼嬌羞,偶爾怎麼這樣主動?

秦葉悠在他的脖子上親了好幾處,滿意的看著自己留下的吻痕,微微一笑,然後把自己的衣服拉扯幾下,就走出門去。

看著秦葉悠得意的背影,祁元修這才反應過來,自己竟然被這小女子調戲了?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神醫嫡女:邪王寵妻無度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台言古言 神醫嫡女:邪王寵妻無度
上一章下一章

第78章:太像

14.29%
目錄
共547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