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來了個情敵

第7章:來了個情敵

秦葉悠剛剛跨進梧桐苑的院門,就看到她院中是侍女和婆子全部跪在地上,而門廊下的台階上站着一個少女,一身粉色長裙,十分嬌俏。

似乎是個熟人,秦葉悠在腦海里搜尋了一下,馬上就認出來了,這是鎮遠大將軍的女兒蘇嫣兒。

此時蘇嫣兒正橫眉豎目的呵斥道:「你們這群奴才,竟然敢忽悠本郡主,元修哥哥怎麼會願意見那個女人?」

元修哥哥?秦葉悠一聽到這肉麻的稱呼,想像了一下祁元修那萬年不化的冰塊臉,撲哧一下笑出了聲。

蘇嫣兒聽到聲音,猛然轉頭看過來,眼神十分銳利,冷冷的盯着她。

「大老遠就聽到我這梧桐苑裡十分熱鬧,我倒是誰來呢,原來是嫣兒郡主啊。」秦葉悠笑着往裏走去。

鎮遠將軍蘇正戰功赫赫,為兩朝元老,先皇為了獎勵他,把她的獨生女封為郡主,享受跟公主一樣的待遇,自小養在太后的身邊。

蘇嫣兒和曾經的秦葉悠一樣,出了名的囂張跋扈任性妄為,在一些公開的場合,兩人經常攀比較量,不過蘇嫣兒畢竟是郡主,秦葉悠在她面前總是矮一頭。

近兩年蘇嫣兒近段時間陪着母親外出休養,回到京城,驚聞她一直愛慕的奕王祁元修居然成婚了,新娘子還是她最不喜歡的秦葉悠。

她的火爆脾氣,當即就忍不下,直接殺上門來,沒有想到梧桐苑的侍女告訴她,王妃去陪王爺了。

她又氣又急,可又不敢去祁元修跟前鬧,她了解祁元修的脾氣,所以只能在梧桐苑鬧開了。

蘇嫣兒看到平時有些怕她的秦葉悠,今天居然趾高氣昂,腰背挺直,在她面前一絲怯弱都沒有了。

「哼,還真把自己當成王妃啊,我告訴你,元修哥哥是不會喜歡你的,我聽說他根本就不承認你這個王妃!」蘇嫣兒十分惡毒的說道。

秦葉悠猛然轉頭看着她,眼中的精光一閃,帶着攝人心魄的氣勢,倒是把蘇嫣兒給震住了。

她緩緩說道:「郡主,你這一番話,在梧桐苑說說也就罷了,傳出去怕是要惹來殺身之禍!」

蘇嫣兒一怔,卻還是嘴硬的說道:「我說的句句屬實,沒有什麼好怕的。」

秦葉悠瞅了她一眼,微微一笑:「第一,奕王是皇上的弟弟,你稱奕王為哥哥,豈不是說鎮遠將軍是皇上的長輩了?這可是大不忠……」

蘇嫣兒心裏一驚,立即就要反駁:「我……」

秦葉悠卻不給她這個機會,繼續說道:「我和奕王的親事,是皇上親自賜婚,你卻說奕王不喜歡,這豈不是說皇上賜婚賜的不對,這可是大不敬啊……」

蘇嫣兒目瞪口呆,她不知道秦葉悠什麼時候變的這麼伶牙俐齒了,以前她從來不是自己的對手的。

秦葉悠緩緩走到蘇嫣兒的跟前,低聲說道:「郡主,你說出這樣不忠不敬的話,果真是不把皇上放在眼裏呢,過兩天我和奕王進宮,你說我要不要把這話說給皇上聽聽呢。」

蘇嫣兒的臉色變的十分難堪,她氣的眼眶都紅了,指著秦葉悠說道:「你……你這是血口噴人!我根本不是這個意思!」

「我這院裏的人可都聽的清清楚楚,話是從郡主嘴裏說出來的,是不是這個意思,我想皇上自然有判斷,或許皇上覺得郡主單純,這怕是將軍府的態度呢。」

蘇嫣兒想起自己鐵面無私的爹,要是他知道自己惹了這樣的禍,那自己可就慘了。

她氣急敗壞的指著秦葉悠說道:「你給我等著,我這就去告訴元修哥哥,讓他知道你是多麼無恥的女人!」

蘇嫣兒落荒而逃,秦葉悠心情大好,對着她的背影喊道:「郡主,沒事常來玩啊。」

她看到蘇嫣兒的身子猛然搖晃一下,她想一段時間之內,這蘇嫣兒都不會再來了吧,她並不怎麼生氣,可能是因為她一開始就沒把祁元修當成她的。

她只不過看不過蘇嫣兒為難她院裏的丫頭婆子,這些人伺候她,自然就是她的人,她得護着她們,不能白白讓人欺負了。

此時祁元修的書房內,追風正在彙報自己這些日子追查的結果。

秦葉悠之前確實如外界傳說中的那樣,只是個囂張任性的大小姐,秦府中人也是這樣說的。

不過他們從未聽說大小姐懂醫術,也不見她為任何人醫治過,這一點確實可疑。

祁元修一手撐著下巴,微微沉思一會兒說道:「如果說她之前一直都是在隱藏自己,那這個女人就太不簡單了,而且皇兄把她賜給我,可能不僅僅是為了羞辱我,或許還有別的目的。」

追風也甚至擔憂,一直以來,祁元修交給他的任務,他都能圓滿完成,可是這一次追查秦葉悠懂醫術的真相,居然一點成果都沒有,他感覺到十分的挫敗。

第二日,秦葉悠來為祁元修下針的時候,看到追風也在了,想着這一次,她不用靠近祁元修,親自為他脫衣服了,心裏稍微鬆了一口氣。

她轉頭看向追風的眼神,帶着感激,然後微微一笑,算是無聲的表達自己的謝意。

可是追風卻面無表情,緊緊的盯着他,那眼神,讓她想到了透視儀,她不寒而慄,果然近墨者黑,這祁元修身邊的人也都很怪異。

扎針放血結束之後,秦葉悠拿出一個小小的瓷瓶,說道:「這是可以拔除你體內主要毒素的解藥,你從明天開始吃,剩下的餘毒我們再慢慢解。」

「最快需要對久?」祁元修突然問道。

秦葉悠感覺到今天祁元修似乎有些不同,他之前一直是懶洋洋的態度,對於治腿之事並不是十分急迫,可是今天聽他的口吻,似乎是有些急切了。

「最快需要兩個月的時間,你體內的八種毒素,我只能一次給你一種解藥,解兩種毒,太快了,你的身體承受不住。」秦葉悠解釋道。

「兩個月?」祁元修微微皺眉,低聲說道:「秦葉悠,我的時間不多了,西北起戰事了。」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神醫嫡女:邪王寵妻無度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台言古言 神醫嫡女:邪王寵妻無度
上一章下一章

第7章:來了個情敵

1.28%
目錄
共547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