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9章:小氣的男人

第79章:小氣的男人

秦葉悠見祁元修露出被捉弄的表情,心情大好,之前所有的不快和勞累都算不了什麼。

當文如意和蕙娘看到,笑的春風得意的秦葉悠從房間里走了出來,兩人同時對她怒目而視,緊接著她們就看到秦葉悠鬆鬆垮垮的衣服,更是瞪圓了眼睛。

「王爺受傷,你在裡面做什麼呢?」蕙娘意有所指的問道。

秦葉悠微微一笑:「王爺已經沒有危險了,蕙娘,你說孤男寡女,共處一室,還能做什麼呢?」

蕙娘和文如意當然聽懂了她話里的意思,文如意氣的臉色都白了,指著她說道:「你你你……恬不知恥!」

「我跟自己的夫君恩愛,不管做什麼,都是正大光明的,不像某些人,還沒進門呢,就迫不及待爬上男人的床……那才是真的恬不知恥。」

秦葉悠一個眼風掃過去,就讓文如意羞的無地自容。

蕙娘見文如意吃虧,直接上前抬起胳膊,就要扇秦葉悠。

可是這一次,秦葉悠沒有讓她得逞,她一把緊緊的抓住蕙娘的胳膊,剛才還笑的如沐春風的臉猛然冷了下來,緊盯住了蕙娘。

「蕙娘,上一次是我沒有防備,被你得逞,如果你覺得你可以隨意打我,那就大錯特錯了,我這人向來小心眼,吃了虧定然十倍百倍的討回來!你再動我一下,我管你什麼長輩不長輩,照樣打出府去!」

蕙娘想起上次秦葉悠不管不顧掀桌子的事情,頓時有些怯弱,對著房間內喊道:「元修,你看看這個女人多麼無法無天啊,她是要讓奕王府不得安寧啊,元修,你可不能不管啊。」

號哭著就沖了進去,文如意狠狠的瞪了秦葉悠一眼,然後就跟著蕙娘進去告狀了。

秦葉悠冷笑一聲,一轉頭就看到追風有些擔憂的眼神。

「追風,你一夜沒睡,肯定也累了,去休息吧,你家王爺睡了一天一夜,現在精神好著呢,不怕鬧的。」秦葉悠說道。

「屬下是為王妃擔心,蕙娘她們……」追風沒有說下去。

「哼,讓她們去說,最好你們王爺,一氣之下把我趕出王府,我也就自由了,省的整天在這裡受這份窩囊氣!」

秦葉悠說的很無所謂,朝著追風擺了擺手,說道:「我累了,去睡了,你也去休息!讓冷月來這裡守著。」

追風看著秦葉悠,有些不明白,之前王妃明明是那麼在意王爺的,聽到王爺有危險,什麼都不管不顧,為什麼現在又表現的好像非常不在意王爺呢,他想不明白。

其實不僅僅是他,秦葉悠也有些不明白自己的心,有時候她覺得不想離開祁元修,在乎他的一言一行,可是有時候,又很想逃離。

想不明白,她索性就不想了,回去好好睡一覺。

還沒有走到院門口,就聽到文如意驚叫聲:「元修哥哥,你的脖子上是怎麼回事?」

一陣沉默之後,蕙娘略帶責備的說道:「元修,你身上還帶著傷,怎麼能這樣胡鬧,你怎麼對得起如意……」

聽到這裡,秦葉悠嘴角露出一絲壞笑,陰謀得逞!祁元修,你自己招來的人,你就慢慢享受吧。

知道祁元修無恙之後,秦葉悠就不管了,好吃好睡好好休養一通,然後就帶著補品去優品閣看望李掌柜的。

回來之後,聽說綠蘿說:「王妃,您不知道,王爺今天發了好大的火,把文姑娘和蕙娘都訓斥了,文姑娘都哭了呢。」

「哎呀,真是可憐的人呢,王爺怎麼這麼不知憐香惜玉。」秦葉悠嘴裡念叨著,眼睛里卻一點同情都沒有,讓他們鬧去吧,她樂的清靜。

剛剛坐下之後,綠蘿又遞上來一個帖子,有些疑惑的說道:「尚書府送來的,讓您回去參加一個什麼宴會,好像還神秘兮兮的。」

「呵,尚書府竟然給我發帖子,肯定有事,我倒是好奇,不知道他們又出什麼幺蛾子。」秦葉悠緩緩地打開那張帖子。

綠蘿有些擔憂的說道:「我見那送信的小廝笑的那叫一個燦爛,似乎還挺得意的,我覺得肯定沒有好事,王妃您還是小心一點為妙,婉兒姐姐又不在家。」

秦葉悠最近正不想在家裡,索性說道:「你這樣一說,我更加好奇了,到時候定然要回去看看才行,不然我的好奇死。」

綠蘿見她如此堅決,也只能暗自想著到時候一定要好好保護好王妃。

說是不去看他,兩天沒見,秦葉悠到底有些放心不下,不知道他的傷口癒合的怎麼樣了。

接著清風月色,她走到怡然居,居然沒有看到那個忠心的侍衛追風守在門口,她有些好奇。

緩緩地推開門,她就明白為什麼追風不在了,因為文如意在裡面呢,她趴在桌前,似乎是睡著了,穿著一身水紅色的薄紗長裙,曼妙身材若隱若現。

看來是有備而來,怪不得把追風給支開了呢,只是不知道美人為何自己先睡過去了,似乎還睡的挺熟。

她轉頭看了一眼躺在床上的祁元修,似是自言自語,輕聲說道:「這樣誘人的美人在側,你竟然能睡得著,這樣坐懷不亂的風格,你不會是不行吧?」

說著她就開始為祁元修診脈,脈象平穩有力,恢復的不錯。

秦葉悠剛剛想要收回手,手卻猛然被反手握住了,她一驚,抬頭一看,祁元修正看著她呢,眼神清明,沒有絲毫睡意。

他剛才是在裝睡!秦葉悠猛然反應過來,想要抽回自己手,又不敢太用力,唯恐牽扯到他的傷口。

「你剛才說我什麼不行?」祁元修挑著眉低聲問道。

「我……我沒說什麼,你聽錯了!」

秦葉悠反應一下,決定要堅決否認之前所說的話,讓祁元修這樣的人知道自己說他不行,他就是還有一口氣,也會證明給她看,他到底有多行。

祁元修用力一扯,秦葉悠就被拉入他的身側,她趕緊喊道:「王爺,你的傷!」

祁元修用另外一隻手胳膊壓住她,低聲笑著說道:「那天你很囂張啊,敢在我脖子上留下印跡,說吧,今天要怎麼補償我。」

「那……那時我應得的,是我治好了你的傷,你現在這樣囂張,全憑我至高無上的醫術,你還不快點放我走!」她強行辯駁道。

「你這個不負責任的庸醫,給我包紮好了之後,就溜之大吉,兩天都不來看我,還好意思給我邀功,看我怎麼懲罰你。」

祁元修說完一低頭,就狠狠的親上了她的脖子,秦葉悠心裡想,這男人絕對是報復,真是小心眼!

祁元修的呼吸逐漸急促,他的吻開始熱烈,雙手也不老實的探進她的衣衫內,沿著她的肌膚遊走,到處點火。

秦葉悠憑藉最後一絲清明的意識,用力把他推開,呼吸急促的說道:「不行,你現在身上有傷,我們不能……」

說道這裡她停了下來,猛然發現自己的聲音居然帶著一股情慾的味道。

祁元修的眼神更加深邃了,低聲在她的耳邊說道:「我已經好了……我們可以……」那聲音低沉有磁性,彷彿帶著一股魅惑。

秦葉悠掙扎道:「你看文如意還在旁邊呢,她要是看到了,又要鬧得天翻地覆了。」

「怕什麼呢,我們是夫妻,做什麼多事正大光明的,這可是你的原話……」祁元修故意笑著揶揄她。

秦葉悠一怔,被他堵得說不出話來,這個人真是討厭,睚眥必報,秦葉悠決定以後一定不要輕易招惹這個小氣的男人。

秦葉悠好奇,祁元修和她這樣鬧騰,文如意居然都沒有醒來,她是有多困啊。

祁元修看出她的心思,淡淡地說道:「在你進門之前,我就點了她的睡穴。」

秦葉悠想笑,恐怕祁元修早就發現,文如意對他虎視眈眈了吧。

「明日尚書府有宴會,給我下帖,讓我回去。」秦葉悠突然想起來這件事,想著還是跟他說一聲吧。

「你打算回去?」祁元修問道。

「不會去好像也不太好,之前楚美月陷害我,陷害優品閣,這一次我不計前嫌,親自去赴宴,不正是顯得我高風亮節嘛。」秦葉悠大言不慚的說道。

「秦葉悠,你的眼睛里閃爍的都是要去看熱鬧,何必說的那麼好聽。」祁元修笑著一言戳破她的謊言。

秦葉悠趕緊轉個身,心裡想著為什麼她有什麼想法,他都能看出?

「去吧,出去玩玩也好,注意安全,要不我讓追風陪你一起去。」祁元修好心的餓說道。

秦葉悠背對著他說道:「不必了,還是讓追風留在你身邊吧,文如意如此虎視眈眈,我怕你貞操不保啊。」說完之後,她自己控制不住先笑了起來。

只聽祁元修咬牙切齒的說道:「秦葉悠,你現在連我都敢消遣,你的膽兒是越來越肥了。」

說著又把秦葉悠扯到身邊,一陣揉搓,秦葉悠眼角帶著淚水求饒,他才放過。

天亮之後,風塵僕僕的追風回到奕王府,直奔祁元修的寢室。

「王爺,都已經追查清楚了,當初在路上伏擊您的真是拓跋鴻和樊毅恬。」追風恨恨說道。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神醫嫡女:邪王寵妻無度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台言古言 神醫嫡女:邪王寵妻無度
上一章下一章

第79章:小氣的男人

14.47%
目錄
共547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