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0章:遮羞布

第80章:遮羞布

當初祁元修從虎翼營回府,路上一道伏擊,重了暗箭,當時追風並並沒跟在他身邊,其他侍衛拼了命才護着他回來的。

祁元修的傷勢剛剛穩定,他就讓追風去查這件事了。

「哼,原來是狼狽為奸,這下也好,正好可以一鍋端。」祁元修冷冷說道。

「拓跋宏現在已經回到北燕了,樊毅恬還在黑市的,不過整日卧在一家青樓內,估計那裏也是他的窩點。」追風把追查來的情況,詳細跟祁元修彙報。

祁元修點了點頭:「這是怕是跟皇上也脫不了干係吧?」

「王爺英鳴,樊毅恬能開黑市,他背後依靠的就是皇上,不過這一次樊毅恬出事,皇上並未怎麼關注。」追風似乎有些疑惑。

「哼,一個棋子而已,我這皇兄最擅長過河拆橋,他怎麼會在乎一個棋子的安危。」祁元修冷笑一聲。

「尚書府宴會所為何事?可查清楚了。」祁元修想到秦葉悠今天就要回尚書府。

「屬下追查的時候,在皇宮無意間聽到一件事,太后讓秦夫人認舒妃為義女,今天尚書府如此隆重大擺筵席,估計就是這件事了。」

祁元修點了點頭,微微一笑,心理想着那小狐狸一心想去看熱鬧,這下真的有熱鬧可看了。

尚書府內很久沒有這樣熱鬧了。

楚美月早早起床梳妝打扮,秦明源也是一臉喜氣洋洋,帶着一家人早早的等在門口。

他本來的意願就是讓自己的女兒做皇后,雖然過程曲折坎坷了一些,但是目的就快要接近了,燕兒已經是寵妃,有他在背後操作,當皇后也不是沒有可能的。

秦明源想到這裏,一臉掩飾不住的春風得意。

遠遠的看到皇家侍衛隊的身影,後面是豪華的皇家馬車,秦明源趕緊領着家眷跪了下去。

太后和舒妃緩緩從馬車上下來,秦明源率領眾人喊道:「微臣協全家叩見太後娘娘,舒妃娘娘,太后千歲千歲千千歲,舒妃娘娘萬福金安。」

秦秋燕看着眼前跪着的眾人,心裏十分得意,此時如此風光,她特別想要看看秦葉悠的神情,掃了一圈,居然沒有看到她,頗覺的遺憾。

其實秦葉悠已經來了,就在她們的身後,秦府人正在跪拜,她就等在後面,並沒有上前。

施禮之後,秦明源和楚美月趕緊引著太后和秦秋燕往府里走去。

太後端坐在主位上,掃視一圈,緩緩說道:「哀家向來喜歡舒妃,秦府人給哀家請安時見到舒妃,很像她去世的女兒,十分悲傷,哀家念其思女心切,舒妃跟秦夫人也親和,今兒哀家就做主,讓舒妃人秦夫人為義母了。」

秦秋燕微微福身,對着秦明源和楚美月喊道:「爹……娘……」

秦明源和楚美月笑的合不攏嘴,然後拿出早就準備好的荷包錦囊,送給秦秋燕做認親的禮物。

今天來參加宴會的也有一些達官貴婦,有些人知道內情,看到這一幕,都十分不屑,切切私語。

「什麼義母,那本就是她的母親,不過是給自己找塊遮羞布而已。」

「有什麼好遮的,京城裏誰不知道這母女倆的德行,前段時間這秦夫人又去陷害秦家大小姐呢,還想奪人家的鋪子。」

「真是讓人看不起,堂堂尚書府夫人竟然做出如此勾當,那道歉信貼的滿京城都是,要是我都沒臉見人了,你看人家,一點都不在意呢。」

這些人家裏也都有女兒,見到楚美月這樣貨色,她的女兒竟然能進宮成為妃子,心裏多少都有些不平衡,說話難免刻度一些。

太后雖然年紀大了,但是眼不花耳不聾,這些話她多多少少都聽見了,看到楚美月和秦明源有些尷尬的神色,她就明白,這肯定都是真的。

秦明源見太后的臉色有些不好看了,立即笑着上前說道:「太后,今兒認親,對我們尚書府來說,是大喜事,微臣請了江南名廚來做菜,雖然不如宮裏精緻,可也別有一番風味,太后您賞臉過去一嘗?」

秦明源在拍馬屁方面,是下了功夫,不遺餘力的。

他知道太后是江南人士,今日這江南名廚可是他花大價錢請來的呢,就為了討太后開心。

「多謝秦尚書美意了,只是哀家年紀大了,不中用了,坐了這會兒就已經累了,哀家先回宮了,舒妃,你留在這裏好好陪陪你義母吧。」太后淡淡的說道。

旁邊立即有宮女扶著太後起身,緩緩往外走去。

這麼快就離開,是一點面子都不給秦明源留啊。

秦秋燕這時候才在人群中看到秦葉悠,看到她悠閑的坐在人群後面,嘴角帶着淡淡的笑意,滿眼都是諷刺,她的眼神一冷。

「爹,娘,你們不必在意,太後娘娘就是在宮裏,也是喜歡清靜,這時也是要休息的。」秦秋燕解釋道。

「原來是這樣,那我們這就去後院吧。」楚美月一邊笑着,一邊拉着秦秋燕的手往後走去,一眾女客都隨着往後走去。

秦明源在前院招呼男客。

宴會開始,美酒佳肴,歡聲笑語,看上去一派太平,很多人上前恭賀楚美月。

這時候裏外招呼忙碌的都是高姨娘,秦秋燕瞥了她一眼,問道:「高姨娘,你在這裏做什麼?」

「舒妃娘娘,您有所不知,現在我們尚書府是高姨娘管家的,她自然要出來招呼大家啊。」楚美月不壞好意的說道。

「一個姨娘,有什麼資格管家,還不快滾出去,在這裏礙著本宮的好心情。」秦秋燕冷聲說道。

有些趨炎附勢的說道:「就是,一個姨娘竟然搶當家主母的管家權,真是翻了天了。」

「這要是在我們府里,這樣的姨娘早就被趕出去了,做姨娘就本本分分的,整日鬧一些低賤的么蛾子,就是上不得枱面。」

「秦夫人真是好氣度,讓個姨娘爬到頭上,還能這麼淡定,真是讓人佩服啊。」

高姨娘羞愧不已,滿臉通紅的,倉皇逃走,楚美月得意的尾巴都要翹起來。

秦葉悠看着這一出出好戲,心情大好,今兒真是沒有白來,太熱鬧了,真是什麼嘴臉都看到了。

秦秋燕又掃了她一眼,見到她笑的如此開心,她心裏更氣了。

「奕王妃,你笑什麼?有什麼開心事,說出來讓大家也都開心一下啊?」秦秋燕終於對着秦葉悠開火。

秦葉悠微微抬頭,面帶微笑,眼神里都是鬥志。

「舒妃娘娘,本王妃笑並不是因為高興事,而是因為感嘆,我想起當年秦夫人還是姨娘的時候,就不曾像高姨娘這樣高調,所以今天才能坐上尚書夫人的位置,秦夫人果然是與眾不同呢。」

她此話一出,剛才還笑的一朵花一樣的楚美月笑容立即就僵住了。

剛才眾人取笑高姨娘,她跟着樂,以為都是幫着自己呢,殊不知人家也是諷刺她,她自己不也是從姨娘過來的啊。

秦秋燕氣的雙眼幾乎要噴火,秦葉悠當眾這樣羞辱她的母親,就是在羞辱她。

「奕王妃,說起來以後咱們就是姐妹了,本宮在宮裏,不方便經常探望母親,就有勞姐姐了,在這裏本宮先敬你一杯酒。」

她一個眼神,旁邊的小宮女,立即拿起她旁邊的酒壺走了過來。

「多謝舒妃娘娘,不過今日來的這麼多貴客,我可不敢獨享娘娘的賞賜,當然要大家一同分享,綠蘿,給大家都滿上。」

這時候那個小宮女已經走到綠蘿跟前,綠蘿二話不說直接就拿過酒壺,小宮女想要阻攔,可是她怎麼是身強馬壯綠蘿的對手。

綠蘿拿過酒壺,直接就為在做的都倒上了酒,當然秦秋燕跟前的酒杯,她也給倒滿了。

秦秋燕根本無力阻攔,秦葉悠跟眾人都端著杯子,等著秦秋燕這個敬酒的人,她只能硬著頭皮喝了下去。

秦葉悠冷眼看到,秦秋燕喝完酒手就縮在袖子裏,其中肯定有貓膩!

剛才秦葉悠在喝之前,悄悄送了一滴酒到系統內,很快就得到報告,這酒里有迷情葯!系統根據報告,正在趕製解藥。

這時候又上來一壺酒,秦秋燕先讓宮女為她倒了一杯酒,手指在杯沿上悄悄磕碰了一下。

秦葉悠看到這一幕,心裏想着恐怕不用再準備什麼解藥了,已經有現成的了,她端著綠蘿重新給她填滿的酒,緩緩的走到秦秋燕的跟前。

「舒妃娘娘,這一杯酒,我敬您,宮裏以後還要仰仗您多多照顧呢。」她說的十分客氣,而是故意放低姿態。

秦秋燕十分滿意她這樣的姿態,輕輕端起酒杯。

秦葉悠隨即又說道:「舒妃娘娘,您千金貴體,這杯酒就讓本王妃帶娘娘喝了吧。」

說着她迅速出手,不等秦秋燕反應過來,她一把搶過秦秋燕手中的酒,一仰頭就喝了下去。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神醫嫡女:邪王寵妻無度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台言古言 神醫嫡女:邪王寵妻無度
上一章下一章

第80章:遮羞布

14.65%
目錄
共547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