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1章:害人害己

第81章:害人害己

秦秋燕眼看自己放了解藥的酒,被秦葉悠搶著喝了,頓時大驚,馬上就要去搶。

秦葉悠怎麼會給她這個機會,把空著的酒杯遞給了秦秋燕,笑著說道:「娘娘,何必這樣客氣,我說替你和就會替你喝的。」

「你……」秦秋燕被她氣的說不出話來,那壺酒可是她下了葯的啊,她一著急,已經感覺到全身開始發熱了,幸好她還在袖子里藏了解藥。

「舒妃娘娘這杯酒,好像跟我們的酒都不一樣你,剛才身上還熱熱的,喝了你的杯中酒,突然感覺涼爽很多呢。」秦葉悠故意高聲說道。

秦秋燕正要不動聲色的從袖中再取出一點解藥,這時候秦葉悠一驚端起自己的那杯酒,剛剛要喝下去,手卻突然一松,一杯酒全部都潑在的秦秋燕的袖子上。

「秦葉悠,你放肆!」秦秋燕忍無可忍的吼了一句,全完沒有主意到秦葉悠眼裡閃過一絲冷光。

「真是不好意思,我喝多了,手有點哆嗦,請娘娘莫要怪罪!」秦葉悠一副誠惶誠恐的樣子,一邊說著一邊就要去為秦秋燕擦拭袖子上的酒水。

秦秋燕心裡有些疑惑,秦葉悠竟然會如此軟弱好說話?她頓時有些警惕,可惜已經來不及了。

秦葉悠趁著為她擦拭袖子上酒水,摸到了她袖子中的一小包解藥,順手就給扯了下來,還故作驚訝的喊道:「咦?娘娘,你放在袖子里的這包藥粉是做什麼用的?我聞聞。」

繼而又擺出十分驚訝的表情,對著眾人喊道:「我略懂一點醫術,這藥粉怎麼好像是迷情葯的解藥啊?娘娘,您怎麼隨身攜帶這個?」

秦秋燕一愣,頓時有些慌亂,直接瞪著她說道:「我不知道你說的什麼,這是你摸出來的,不會是你陷害本宮吧。」

秦葉悠瞭然一笑,說道:「既然如此,為了娘娘清白,那就毀了這包葯吧。」說完她順手一甩,藥粉全部甩在地上。

秦秋燕下意識的就想要去搶救,手已經伸出去了,這才反應過來,僵在那裡。

可是旁觀者並不傻,尤其是剛才喝了酒的那幾位,這時候也感覺到全身的燥熱,聯繫前後秦葉悠和秦秋燕的對話,頓時明白了。

她們狠狠的等著秦秋燕,十分不屑,一個娘娘,居然用如此下三濫的手段對付自己的姐姐,真是讓人不齒。

「尚書府今兒真是讓人大開眼界了,我眼睛累了,需要回家洗洗眼睛,告辭了。」一個夫人絲毫不客氣的說完,轉身就讓侍女扶著離開了。

其他幾個飲酒之人,也紛紛冷著臉諷刺兩句,都離開了。

楚美月看到此處,連忙出來說道:「奕王妃,我們尚書府好好的一個認親宴會,你為何非要給搞的烏煙瘴氣的?」

「這話你應該問問你的好女兒啊,我想她心裡應該很清楚。」秦葉悠緩緩坐下來說道,解藥好像好沒有完全發揮藥效,她的頭有些暈。

「娘,別跟這樣的人一般見識了,我的衣服髒了,您陪我去換件衣服吧。」秦秋燕的藥效發作的更快,她就要忍不住了。

楚美月一見她臉色潮紅,頓時明白了,立即說道:「好,娘這就陪你去換衣服。」

秦葉悠顧不得秦秋燕了,她悄聲對綠蘿說道:「綠蘿,扶我去後花園。」

綠蘿一看她的臉色,頓時有些心驚,趕緊扶著秦葉悠就要站起來。

「奕王妃,您這是要去哪裡啊?」蘇嫣兒不知道何時出現在秦葉悠的旁邊。

「本宮不舒服,不知道郡主有何貴幹?」真是冤家路窄,竟然在這裡遇到蘇嫣兒。

「本郡主見王妃剛才飲酒豪爽,知道王妃定然是好酒量之人,嫣兒向來喜歡豪爽女子,不如我們比一比酒量如何?」蘇嫣兒挑釁的說道。

剛才她一直在現場,十分清楚秦葉悠是喝了被下藥的毒酒,現在卻故意拖延,不秦葉悠離開,就是想要看她出醜。

「我身子不適,恐怕不能陪郡主飲酒了,而且剛才我已經連飲兩杯,郡主滴酒未蘸,豈不是不公平?」秦葉悠直接回擊。

蘇嫣兒見她如此,更加不肯放過她:「我也可以連飲兩杯,怎麼樣?現在公平了吧?」

嘔!秦葉悠好像突然要嘔吐一樣,對著的方向正好是蘇嫣兒站著的位置。

蘇嫣兒下意識後退一步。

「好,我答應你,比就比,不過我剛才和多了,身體有些不適,我去去就回,郡主稍等片刻。」秦葉悠並不怕斗什麼酒,她在現代的時候可以號稱「千杯不醉」。

說完秦葉悠就要往後面走去,蘇嫣兒不肯放過去,剛剛要追上前攔住。

「郡主,我家王妃身體不適,她既然已經答應,自己會回來跟郡主斗酒,當著眾人的面,您又何必苦苦相逼?」綠蘿直接攔住了蘇嫣兒。

蘇嫣兒狠狠的瞪了綠蘿一眼,這時候秦葉悠已經轉過拐角,不見了蹤影,她憤恨的坐下來等著。

秦葉悠來到後花園,呼吸一點新鮮空氣,終於好受一些,趕緊從空間里取出系統自製的解藥,吃下去之後很快就好了。

這時候秦葉悠突然想到,秦秋燕的這個解藥好像並不怎麼管用,到底是誰給她的解藥?

既然知道是秦秋燕要用,還給她這樣的解藥,那人對秦秋燕似乎也帶著惡意,那人有什麼目的呢?

這幾個問題縈繞在秦葉悠的腦海里,現在看來給解藥之人,似乎也不希望秦秋燕自己能解毒。

現在秦秋燕已經中毒,那人如果有什麼目的,肯定會這時候出現在她身邊。

想到這裡,秦葉悠立即往秦秋燕的住的小院走去。

小院門開著,秦葉悠悄悄走進去,隱蔽在一顆花樹後面,然後就聽到楚美月的聲音:「你們兩個沒用的東西,趕緊摁住了她,你們快點再去準備冷水。」

這中間還夾雜著秦秋燕的呻吟聲,一聽就是藥效發作了,裡面鬧了一通,只聽噗通一聲,好像是把秦秋燕摁在冷水裡了。

「你們兩個在這裡守著,其他人都跟我出去,今天這件事誰要是敢給我傳出去半個字,仔細你們的皮。」楚美月惡狠狠的說道。

然後就見她急匆匆的帶著人離開了,前面還有客人在呢,她這個女主人不能立場太久,還要回去解釋。

房間里只聽見秦秋燕在水裡掙扎的聲音,一切看上去似乎並沒有什麼異常,秦葉悠心想,難道是自己想多了?

她剛剛要從花樹後面走出來的時候,突然就看到一個黑影從房檐上溜了下來,悄無聲息的推開房門,潛了進去。

緊接著就聽到兩聲悶響,聽著應該是那黑衣人放倒了兩人。

秦葉悠知道,這黑衣人肯定就是給秦秋燕解藥之人,現在才是他真正的目的。

她悄悄的走到門口,都不用看,就知道裡面發生了什麼事,女男急促混亂的喘息聲,持續不斷傳出來。

秦葉悠冷笑一聲,真是一處好戲,如果自己沒有發現秦秋燕的陰謀,此時遭殃的恐怕就是自己了吧。

她想了想從空間內也取出一點迷幻藥,用一根噴管,從窗戶紙上輕輕噴了進去,輕聲說道:「好好享受!」然後轉身離開。

蘇嫣兒正等的十分急躁,見秦葉悠回來,立即雙眼放光,立即說道:「奕王妃,現在應該可開始了吧?」

秦葉悠緩緩坐下,然後看著蘇嫣兒,微微笑著沒有說話,蘇嫣兒被她看的心裡發麻,不耐煩的問道:「你看我做什麼,不行的話就認輸!」

秦葉悠看著蘇嫣兒的時候,心裡已經有了一個想法,秦秋燕,蘇嫣兒,一直跟她作對,如果這兩人結了仇怨,想必一定很精彩吧。

秦葉悠微笑著說道:「郡主莫急,我只是在想,既然要比酒,那自然就要有獎懲,那你說論處輸贏之後,咱們怎麼論獎懲呢?」

蘇嫣兒冷哼一聲:「王妃有什麼條件儘管提。」

「我既然是你的長輩,自然要讓著你一點,如果我輸了,可以無條件答應你一件事,只要不違背良心道義就行,如果你輸了,就自罰三杯酒即可。」

蘇嫣兒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又重複問了一遍:「你真的可以答應我任何事情?」她自動或略了自己會輸這件事。

秦葉悠堅定的點點頭說道:「是的,我可以無條件答應你一件事。如果郡主不放心,可以請這裡位份最高之人做評判,我如果食言,自願接受她的懲罰。」

蘇雅爾簡直心花怒放,她已經想到,到時候她就提一件事,讓秦葉悠自動離開祁元修。

她環視一周,發現能壓秦葉悠一頭的人,根本沒有,現在這裡唯一能對她有些威脅的就是舒妃了,而且看上去舒妃和秦葉悠也是死對頭,讓她做見證人再合適不過了。

「好,一言為定,我們就讓舒妃做見證!」蘇嫣兒一錘定音。

秦葉悠微微一笑,表示同意,剛才一直在旁邊看熱鬧的楚美月卻驚了。

「不行,你們不能去找舒妃娘娘!」她立即阻止道。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神醫嫡女:邪王寵妻無度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台言古言 神醫嫡女:邪王寵妻無度
上一章下一章

第81章:害人害己

14.84%
目錄
共547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