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2章:幾家歡喜

第82章:幾家歡喜

蘇嫣兒問道:「為何不能找舒妃娘娘,我只是想請她來做個見證而已。」

楚美月支支吾吾的說道:「娘娘,剛才飲酒了,身體不適,正在休息呢,現在過去打擾,不太合適。」

這樣的情況下,一般人就不去打擾了,可是現在蘇嫣兒哪裏肯放棄。

「秦夫人,既然娘娘身體不適,我們就不請娘娘出來了,我們直接過去找娘娘,如果娘娘真的怪罪我,等事後本郡主甘願認罰。」

蘇嫣兒的如意算盤打的啪啪響,就算是被舒妃責罰,不過是打饒她休息,大多也就是責備幾句而已。

這點小懲罰,跟把秦葉悠從祁元修身邊趕走想必,根本就算不得什麼。

楚美月攔不住橫衝直撞的蘇嫣兒,心裏想着泡了這麼一會兒冷水澡,秦秋燕應該差不多能醒過來了。

於是只能由著蘇嫣兒帶着眾人往後院衝去了,而且楚美月心裏也暗暗期盼,蘇嫣兒真的贏了,京城人都知道蘇嫣兒喜歡奕王,一直對奕王妃秦葉悠懷恨在心。

眾人來到秦秋燕住的小院,剛剛走進院子,嘰嘰喳喳的一群人突然都靜了下來,因為房間里傳來男女歡愛之聲,女人嬌媚喘息,男人急促低吼。

讓人聽之都面紅耳赤,楚美月也愣了一下,隨機她趕緊說道:「走錯了!這不是舒妃娘娘休息的院子,我帶你們去另一個院子。」

沖在最前面的額蘇嫣兒怔怔的說道:「這明明就是舒妃娘娘的聲音啊。」

楚美月大驚失色,拚命阻攔,急切的說道:「不,不是的,舒妃娘娘怎麼會做這樣的事!」

「不好!難道是被人脅迫的?趕緊去救娘娘!」秦葉悠在後面說了一句。

眾人一聽,立即就衝進房間,當然大多都是抱着看熱鬧的心情衝進去的。

大白天的,床上兩條糾纏在一起的身影,就這樣直接呈現在眾人跟前,這視覺衝擊太刺激了,眾人尖叫一聲之後,楚美月這才反應過來。

「來人!來人啊,趕緊把這個登徒子給我拿下!」她尖聲叫道,說着一盆冷水已經潑了過去。

床上兩人這才都驚醒,秦秋燕還沒有反應過來,直接尖叫一聲,就縮在床腳,驚恐的雙眼空洞無神。

那個男人倒是很淡定,拿過旁邊的衣服,匆匆一套,三拳兩腳就打退了衝上來的侍衛,這人身手十分利落。

秦葉悠見到他,也十分驚訝,這男人居然是拓跋宏!他竟然還留在大魏!

「哼,你們大魏皇上的女人,也不過如此!」拓跋宏十分囂張的留下的一句話,然後直接飛身越上房梁逃走了。

這時候秦秋燕終於反應過來,看着拓跋宏的背影,藏在她心底最大的恐懼,襲上心頭,看着周圍看熱鬧的人群,她知道自己是徹底完了,這一輩子徹底完了!

秦秋燕凄厲的慘叫一聲,然後就暈了過去。

秦明源在前院得到消息,驚的筷子都掉了,急奔後院,楚美月這時候也下嚇的沒了主意。

還是之前被她趕走的高姨娘走了出去,把眾人勸走了。

秦明源弄清楚事情的原委之後,冷著臉走到楚美月跟前,啪!狠狠的扇了她一巴掌。

楚美月一把鼻涕一把淚的哭喊道:「老爺,你為何要打我!我也不知道事情會鬧成這樣啊!」

「都是你這個賤婦!教壞了女兒!我打你!我現在連殺了你的心都有了!」秦明源怒吼道。

這麼多年,他太了解楚美月了,這個女人為了達到目的,什麼下三濫的手段都使得出來。

他不過時不想被這些事情煩心,索性睜一隻眼閉一隻眼算了,可是現在居然連自己都女兒都跟着她學下藥的事情,他怎麼能不怒。

這一下毀掉的不僅僅是秦秋燕,還有他秦明源,還有整個尚書府!

舒妃娘娘在尚書府被別的男人玷污之事,很快就傳到了皇宮,太后當即就氣暈了過去。

皇上也是惱怒不已,尤其是他聽說最後那個野男人還說了一句:「大魏皇上的女人,也不過如此。」他更是暴怒不已。

這種滅頂的恥辱,就算是一個普通男人都忍受不了,更何況他是一國之君,以後要他怎麼面對天下之人!他現在恨不能把秦秋燕碎屍萬段。

太后醒來之後,立即派人給讓皇上來見他。

皇上很快來到太後宮里,太后氣的話都說不利索了,顧不得有其他人在,直接訓斥道:「哀家早就跟你說過,這個女人留不得,皇上你色慾熏心,留下這個禍害,現在弄出這樣的醜事,你要如何自處?」

皇上低頭認罪:「兒臣知罪了,兒臣這就把那個女兒碎屍萬段!」

「不可!」太后直接阻止道:「皇上這樣做,只會讓天下人更加恥笑皇上,更加坐實了今天之事。」

「難道就這樣放過那個女人嗎?還有那個男人,朕一定要把他揪出來,五馬分屍!」皇上咬牙切齒的說道。

「皇上,你現在不能有任何動作,悄悄把舒妃關起來,這樣反而顯得你大度寬容,所有的事情等過了這陣再說!」太后扶著額頭說道。

秦葉悠回到奕王府已經是下午了,回到梧桐苑,推開卧室門,竟然看到祁元修坐在裏面。

「王爺,您怎麼在這裏?你的傷口癒合之前,不宜行動。」她淡淡的說道,然後在桌前坐下來。

祁元修有些驚訝,她今天不是回去看熱鬧的?怎麼看上去心情很不好的回來了?

這一天祁元修被文如意煩的不行,他身上帶着傷,又不能出府,這時候分外想念秦葉悠。

索性直接到梧桐苑等她,想像着她看完熱鬧,興高采烈的回來,肯定笑的像做了壞事的小狐狸,想到這裏他的嘴角多帶着笑意。

終於等到她回來,可怎麼是愁眉苦臉的。

「怎麼了?今天尚書府不熱鬧?」祁元修問道。

「熱鬧,只是熱鬧過頭了,有些出乎我的意料。」秦葉悠坐在桌前,有些失神的說道。

「那不正是合了你的意,你不就是回去看熱鬧的嗎?」祁元修更加摸不著頭腦。

秦葉悠轉過頭,怔怔的看着祁元修:「在你看來,我就是一個壞女人吧,原來你是這樣看我的。」

秦葉悠在回去的路上,不知道為什麼腦海里總是出現秦秋燕最後那一聲凄厲的慘叫聲。

秦秋燕和楚美月這些年對她做的事,讓她恨之入骨,今天發生的事情,可是說是秦秋燕咎由自取。

可是如果沒有她在後面推波助瀾,秦秋燕或許不會這麼凄慘,她心裏終究有些不忍,不忍看到自己竟然變成那麼狠毒的人,所以一直悶悶不樂。

祁元修的話正好打在她的心口,秦葉悠更加鬱悶了。

祁元修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只能說道:「我怎麼看你不重要,你自己心裏有數就行,不必在意別人的看法。」

秦葉悠心不在焉,所以聽到他的話,就理解錯了,以為他指責她揣著明白裝糊塗。

氣的眼淚都要下來了,直接吼道:「我清楚,我當然清楚,我就是個心機歹毒的壞女人,我不用你管,你給我走吧。」

祁元修第一次被人趕出去,一番希望和好意都落空了,也十分氣憤,拖着受傷的身子回到怡然居。

追風來報告:「王爺,文姑娘,剛才讓人來傳話,說她做了乳鴿湯,讓王爺嘗一嘗。」

「不去,我受傷了,哪裏都不去,告訴她,我死了!」祁元修沒好氣的說道。

追風一愣,能把王爺氣成這個樣子,只有梧桐苑那位了。

尚書府發生的事情,一天之內就傳遍了整個京城,一時之間議論紛紛。

隆福宮內,徐可情聽說了秦秋燕的事情,笑的十分開心。

「那個小賤人,竟然還想跟我爭寵!就她那個蠢貨,都不懂我動手,自己就把自己作死了。」徐可情十分得意的說道。

旁邊的小宮女立即說道:「就是,論美貌論聰慧,她哪裏比得上您,只不過是會拍太后馬屁而已。」

說到太后徐可情眼神一冷:「哼,太后哪裏看得上她,不過覺得她聽話,想要利用她制衡我而已。」

太后雖然不太管事,可是後宮之事她一清二楚,皇上一直寵愛的徐可情,她一直不待見,就是因為她清楚徐可情還惦記着祁元修呢。

徐可情心裏也清楚,索性也就不往太後跟前湊了,現在秦秋燕把自己作死了,倒是讓徐可情又惦記起了秦葉悠。

她眼珠子一轉,立即又有了一個主意,輕聲說道:「太后不是不喜歡我嗎?我偏偏就要利用她為我做事!」

此時的太子東宮內,一片狼藉,都是太子喝醉打碎的東西。

「沒用的女人,本太子廢了那麼多力氣把她送到父皇身邊,她竟然這樣就把自己毀了,白費我一番心思!」他雙目赤紅,惡狠狠的說道。

這時候門外一個小太監悄悄走了進來:「太子殿下……」他輕聲喊道。

太子轉頭看一眼來人,眼睛頓時一亮:「小全子?你怎麼來了?我母后怎麼樣了?」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神醫嫡女:邪王寵妻無度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台言古言 神醫嫡女:邪王寵妻無度
上一章下一章

第82章:幾家歡喜

15.02%
目錄
共547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