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3章:心灰意冷

第83章:心灰意冷

小全子曾經是陳皇後身邊的小太監,雖然不是掌宮大太監,可是一直身手陳皇后的信任。

這一次陳皇后被打入冷宮,她身邊的貼身太監和宮女,全部都被發配了,只有這個並不怎麼起眼的小全子跟著去了冷宮。

「太子殿下,娘娘一切安好,讓你不必擔心。」小全子低聲說道。

「在冷宮那樣的地方,母后如何能安好?不過是母后勸慰我罷了。」太子哽咽著說道。

小全子看了太子一眼,拱手施禮,然後說道:「太子殿下,娘娘讓奴才給您帶給您話,讓奴才原話複述,請太子不要怪罪。」

祁元修愣了一下,然後說道:「你說吧,我洗耳恭聽母后教誨。」

小全子這才放心:「太子,陳家雖然已經覆沒,但是並沒有滅絕,你一定不要放棄,不要在猶猶豫豫,婦人之仁,無毒不丈夫,太子殿下一定要狠下心腸,才能成事。」

陳皇后是最了解太子之人,這些話句句戳中太子的心口,他沉默了半天才對小全子說道:「你轉告母后,我謹遵母后懿旨,總有一天會把她從冷宮接出來。」

小全子這時候環顧一下周圍,然後再靠近太子,在他耳邊說道:「娘娘已經有了安排,具體的還需要殿下您去執行。」

然後在太子耳邊輕聲耳語幾句,太子現是一驚,然後微微一笑,眼神里就透漏出了狠辣,他笑著說道:「我明白了,小全子,你去告訴母后,我一定會辦好這件事。」

小全子交代完所有的事,又消無聲息的消失在夜色中。

秦葉悠鬱悶了一夜,天亮之前才剛剛睡去,沒有想到剛剛睡著,就被綠蘿給喊起來。

「王妃,您醒醒吧,宮裡來人了,皇后要宣您入宮,那小太監在前庭等著呢。」綠蘿用力搖晃著睡的迷迷糊糊的秦葉悠。

沒有睡醒的秦葉悠十分煩躁,又是皇后?這徐可情簡直沒完沒了了?想一想還不是都祁元修惹的爛桃花債,惹惱了她,一走了之,再也不受他牽連!

綠蘿知道是皇后召見,如臨大敵,直接問道:「王妃,您讓王爺隨您一起去吧。」

「不用他,我自己去!」秦葉悠在還賭氣祁元修昨天說的那些話,她有些受傷,不願在他跟前示弱。

秦葉悠來到隆福宮,請安之後,站直身子就等著徐可情出招了。

「奕王妃,請坐吧,本宮許久沒有見你了,想找你來說說話。」徐可情笑的溫柔。

秦葉悠看到她的笑容,更加警惕,這女人美女蛇一樣,笑的這樣好看,只怕背後的陰謀更大。

「娘娘這話真是抬舉妾身,能陪娘娘說話,是妾身的福氣呢。」秦葉悠坐下之後,皮笑肉不笑的回應道。

不就是虛情假意嘛,誰不會呢,看誰沉得住氣。

喝了兩口茶,扯了幾句閑話,徐可情終於忍不住說道:「聽說奕王妃懂醫術,而且遺書精湛?」

秦葉悠十分謙虛的說道:「略懂皮毛而已。」

「唉,本宮現在掌管六宮,整日也是焦頭爛額,不知道王妃可願意為本宮分憂?」徐可情突然問道。

秦葉悠一驚,然後很快說道:「妾身愚鈍,怕是會辜負娘娘的美意了。」

「本宮還未說什麼事情呢,奕王妃幹嘛就急著推脫?」徐可情冷冷一笑。

秦葉悠也不好當場就告訴徐可情,她只不過是條件反射了,不管她說什麼事情,第一反應就是反對阻止。

「實在是妾身惶恐,怕做不好,辜負皇後娘娘的美意。」秦葉悠勉強解釋道。

「倒也不是什麼大事,文鳶公主近來身子不適,她向來不願讓男人靠近,太醫院裡都是男太醫,本宮無法,不能看著文鳶病下去,知道你懂醫術,只能讓你給文鳶看看了,希望你不要介意。」

徐可情這番話倒是說的情真意切,好像真的是在為那位公主著急。

秦葉悠聽到這裡大約就明白徐可情的套路了,這肯定就是一個坑,她想了一下說道:「娘娘,妾身願意為公主診治一番,只是妾身確實醫術淺薄,還不確定能否為公主醫治,如果不能,還請娘娘不要怪罪。」

秦葉悠打算先把醜話說在前頭,以防萬一。

沒有想到徐可情竟然一口答應了:「你儘管放心,本宮明白,當然要望聞問切之後才能決定,這點本宮還是了解的,你儘管去,如果不能醫治,本宮也不會怪你。」

這一下換秦葉悠驚訝了,這徐可情是怎麼了?今天太反常了。

可是話已經說道這裡,她沒有退路了,只能跟著一個小宮女去找文鳶公主。

走了好久,在一座冷清的宮門外停了下來,小宮女說道:「王妃您請吧……」說完竟然就把秦葉悠扔下,自己一溜煙跑了。

秦葉悠愣了一下,然後就自己敲門,宮門並沒有關,沒有人來開門,她就自己走了進去。

「你是誰,你來這裡做什麼?」一個清冷的聲音響起來。

秦葉悠看了半天,發現在門廊柱子旁邊站著一個少女,看上去也就十八九歲,可是面容冷峻,眼眸黯淡無光,身上竟然沒有一天少女的朝氣和活潑。

「我是奕王妃,你是文鳶公主?」秦葉悠走上前說道。

少女喃喃自語:「奕王妃?原來皇叔都已經成親了。」

一聽這個語氣就知道這少女真的是文鳶了,在秦葉悠的印象中,對這個公主印象並不深刻,只知道幾年前她嫁到兵部尚書府,結果第二日就自己回宮了,從此再也沒有踏出宮門。

這件事曾經在京城傳的沸沸揚揚,可是無人知道到底是怎麼回事。

「公主,皇後娘娘說您身體不適,我略懂一點醫術,讓我來為您診治一番。」秦葉悠主動說道。

「胡說八道!我母后怎麼可能讓你來?她巴不得我永遠不要見人的!」文鳶的語氣有些激烈。

這時候秦葉悠才想起來,文鳶的生母是前皇后陳氏,看來她是真的兩耳不聞窗外事了。

「不是陳皇后,現在的皇后曾經的徐貴妃,陳皇后已經被打入冷宮了。」秦葉悠決定告訴文鳶事實,她的直覺告訴她,文鳶看上去年輕,其實心理年齡已經成熟。

果然,文鳶只是一愣,然後自嘲一樣的笑了一下:「唉,潮起潮落,花謝花開,誰又能長久呢,希望母后能夠看來吧,你走吧,你醫治不好我,徐可情讓你來,不過是想要陷害你而已。」

文鳶的淡定倒是出乎秦葉悠的意料,她當然知道徐可情是為了陷害她,只是不明白要怎樣陷害而已。

不過見過文鳶之後,她倒是真的想要幫幫這個滿身冷清絕望的公主了。

「既然如此,反正我被她陷害來了,不如就讓我替公主診治一番,萬一我真的能為公主醫治,就算是被陷害,我這一趟也不算是白來了。」秦葉悠坦然說道。

文鳶一怔,突然就有些煩躁的說道:「我沒病,不需要任何人為我看病,也不想見任何人,你走!」

秦葉悠從醫多年,什麼樣的病人沒見過,這樣諱疾忌醫的更是經常遇到。

「公主,人生漫長,何必那麼早放棄,人間百態都要見過,人生的酸甜苦辣咸都要嘗過,才不枉費這一生活過的。」秦葉悠走到她身前,輕聲說道。

文鳶低下頭,聲音低的幾乎聽不到:「我本就不該出生的,本不該活著的,上蒼根本就沒有給我一條活路。」她的肩膀顫抖,哽咽出聲。

秦葉悠握住她的手,她知道很多事情,其實能量是可以傳遞的,通過握手或者擁抱,可以給人以力量。

「上蒼為人關上一扇門的時候,總是會為她留一扇窗,讓我試試好不好?今日遇到,也算是我們的緣分。」秦葉悠的勸慰可是專業性的。

文鳶終於點了點頭,帶著她往屋內走去。

秦葉悠很快開始為她做檢查,她的各項指標都很正常,看不出任何問題,秦葉悠微微皺眉,這是怎麼回事?難道連最精密最先進的設備也無法為她診治?

文鳶見她如此表情,苦笑一聲:「王妃,你別費心了,沒有人能幫助我的。」

秦葉悠看著她苦澀的笑容,猛然想起文鳶的曾經的婚事,在洞房的第二天就回宮,唯一的可能就是洞房時出了問題,她猛然反應過來,自己好像遺漏了什麼。

「文鳶,你先別著急,我要為你做個全身檢查,請相信我。」秦葉悠堅定的看著她。

文鳶輕輕點了點頭答應了,秦葉悠帶著她來到卧室內,為她做了詳細檢查,終於找了原因,跟她預想的一樣,一切只是因為文鳶是個石女。

秦葉悠看著文鳶羞憤欲死的表情,她輕輕嘆了一口氣,攬住文鳶,輕輕拍著她的背。

文鳶淚如雨下:「我永遠忘不了洞房那夜的羞辱,忘不了他臉上震驚鄙夷的表情,我這樣活著其實生不如死啊。」

「文鳶,你聽著,我可以為你醫治!以後你可以和正常女人一樣結婚生子!」秦葉悠認真的說道。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神醫嫡女:邪王寵妻無度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台言古言 神醫嫡女:邪王寵妻無度
上一章下一章

第83章:心灰意冷

15.2%
目錄
共547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