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4章:搬起石頭打自己的腳

第84章:搬起石頭打自己的腳

文鳶全身都僵住了,緩緩起身不可置信的看著秦葉悠問道:「你說的是真的?」

「是真的,請你相信我!我雖然對外說略懂醫術,其實我對自己很有信心。」

秦葉悠的堅定的眼神讓文鳶放下心來。

秦葉悠親自關上宮門,然後為文鳶麻醉,看著她睡過去了,然後才開始手術。

不過是一個簡單的矯正手術,她很快完成,然後守在文鳶的跟前等著她從麻醉中醒來,想象著她以後會有的燦爛人生,一個公主,長相秀美,性格沉穩,本該擁有美好人生的。

很快文鳶醒來,麻醉效果還沒有徹底清除,她張口說話卻說不清楚,眼神里都是急切的期盼。

秦葉悠知道她要問什麼,趕緊說道:「好了,我為你醫治好了,不過這幾天,你要好好休養,以後你就和正常女孩子一樣了。」

文鳶淚如雨下,緊緊的握著秦葉悠的手,一會兒之後她終於能慢慢說話了。

「皇祖母曾下令不準任何人提起我的病,不準任何太醫靠近我,否者就是重罪,徐可情讓你來,就是引你上當。」文鳶解釋道。

秦葉悠點了點頭,原來如此,怪不得徐可情之前那樣好說話,她是料定自己治不好文鳶,所以只要秦葉悠踏入這個院子半步,就已經犯了重罪了。

「你放心,有我在,不會讓她得逞的。」文鳶拉著秦葉悠的手,眼裡都是感激。

文鳶說的沒錯,徐可情就是借她來陷害秦葉悠,並且還要借太后之手。

等秦葉悠被帶到文鳶宮裡之後,她就派人密切關注著,後來有小太監來報,那邊宮門被關了,但是聽到裡面傳來哭聲。

徐可情得意一笑:「這定然是秦葉悠要為文鳶醫治,結果沒有辦法,文鳶失望痛苦罷了,現在正是時候,走,我們去找太后。」

太后聽到皇后要求見,倒是有一些意外,這個徐皇後向來跟她並不親近的,匆匆而來不如所為何事?

「母后,請責罰臣妾吧!」徐可情進來之後,就跪下哭訴道。

太后瞥了她一眼說道:「出了什麼事,讓你這樣哭哭啼啼的,有什麼話,起來說吧。」

徐可情這才緩緩起身:「奕王妃進宮給我請安,不知怎麼就說起文鳶,她說自己懂醫術,執意要去為文鳶醫治,母后您也知道這奕王妃的跋扈,臣妾根本攔不住她。」

太后一聽,頓時就急了:「文鳶那孩子夠可憐的了,她竟然還要去刺激文鳶!」

徐可情心裡得意,更加賣力的說道:「是啊,剛才有小太監來報說,奕王妃去了之後,不知道說了什麼,文鳶哭的很傷心呢,有奕王在,本宮也不敢把奕王妃怎麼樣,一切還請母后做主啊。」

太后聽到這裡反而冷靜下來,盯著徐可情冷哼一聲:「皇后,哀家雖然現在不管事了,可是並不是什麼都不知道,我聽說你上次招奕王妃進宮,差點就要殺了她,這一次為何就不敢處置她了?而且好好的她為何要提起文鳶?」

徐可情心裡一驚,馬上就懊悔了,知道自己一時得意,表演過頭了,立即跪下說道:「母后,您錯怪臣妾了,臣妾哪裡敢動奕王妃啊,上次也是誤會……」

太后冷冷過的注視著徐可情,這時候又有小宮女進來說道:「太后,文鳶公主派人來見您。」

徐可情趕緊說道:「母后,肯定是文鳶被奕王妃給氣到了,您趕緊去看看就知道了。」

「宣進來。」太后說道。

很快進來一個小宮女,太后一看真是文鳶身邊的珠兒,曾經是她身邊的宮女,她心疼文鳶,特意賜給文鳶的。

珠兒跪下說動啊:「太后,公主讓我來跟您說個喜事,奕王妃已經治好她的病,她現在需要卧床休養,暫時不能來跟您報喜,特意讓我來給您說一聲。」

在場的人都驚住了,徐可情更是驚得跌坐在地,這怎麼可能?所有太醫都說沒有辦法的事情,秦葉悠是怎麼做到的?

太后也怔了一下,反應過來之後,喜極而泣:「珠兒,你說的可是真的?奕王妃呢,哀家要好好賞她,文鳶可還好?」

珠兒也是眼眶紅紅的,她伺候文鳶幾年,已經有了很深的感情。

「太后,奕王妃已經回府了,她留下藥,還仔細叮囑奴婢怎麼樣照顧公主,公主現在很好,剛才一直高興的掉眼淚,現在睡下了。」

太後點了點頭,抹了一把眼淚:「這就好,這可憐的孩子。」

珠兒轉頭看著跪在旁邊的徐可情,連忙說道:「皇後娘娘,珠兒正要去隆福宮謝恩呢,公主讓我去謝謝您跟奕王妃說了她的事情,謝謝您送奕王妃過去為她治病,等公主能下床了,會親自過去謝恩。」

「不……不必了,讓公主好好養病即可。」徐可情頂著太后犀利的目光說道,手心裡都是冷汗了。

珠兒走後,太后也沒有讓徐可情起身,冷笑著說道:「皇后,你這一招借刀殺人,用的真是妙啊,竟然算計到哀家頭上來了!」

徐可情知道事情已經藏不住了,跪在地上不住磕頭哭喊道:「母后,請您饒了臣妾吧,臣妾只是覺得奕王妃屢次頂撞您,想要為您出口氣而已。」

「胡說!別以為我不知道進宮前那些事,你不過是心裡還惦記奕王而已,今兒要不是奕王妃醫術高,治好了文鳶,怕是我倆都落入你設計好的陷阱里了!」

太后一生在後宮經歷多少爭暗算,徐可情這點手段,在她看來根本不值一提。

「皇上身邊,豈能容你這樣的心思歹毒之人,來人,把皇后帶回去,閉門思過一個月,讓白貴妃暫時掌管六宮!」太后一聲冷喝,就有宮女上前把徐可情拖了出去。

徐可情被罰閉門思過之後,開始整日哭喊要見皇上,可是派出去傳話的人,回來說道:「皇上已經知道了文鳶公主的事情,也十分震怒呢,讓娘娘好好閉門思過,不然罪加一等!」

徐可情徹底絕望了,她在這宮裡囂張跋扈,不過是因為有皇上護著,現在皇上都不護著她了,她還有什麼依靠。

得寵時隆福宮何等熱鬧,失寵時隆福宮就變的冷冷清清,仿若冷宮。

這一日徐可情子夢中驚醒,發現窗戶和房門竟然四敞大開,她喊了兩聲,居然沒有一個宮女進來。

「皇後娘娘,您別喊了,外面的人都睡熟了呢。」這時候一個男人從燈影的黑暗中走了出來。

徐可情大吃一驚,質問道:「太子殿下,深更半夜,你為何出現在本宮的寢殿?」

「兒臣來為母后請安啊……母后,您為何看上去這樣恐慌,難道不歡迎兒臣來嗎?」太子的臉上帶著猙獰的笑意。

徐可情害怕不已,大聲喊道:「來人!來人吶!」

「別白費力氣了,現在這隆福宮內,沒人能過來伺候您了,不如就讓兒臣伺候您?」太子像是貓逗老鼠一樣逗著徐可情。

徐可情嚇的全身哆嗦:「你……你別過來,你再靠近我,我就一頭碰死在床柱上。」

太子冷笑一聲:「哼,你以為我想碰你?呸,祁元修不要的女人,本太子根本不稀罕!」

一句話就刺痛徐可情的心,她冷聲問道:「你到底要做什麼?」

「我要讓你把皇后位置還給我母后!」太子淡淡的說道。

「那你要去找的父皇,這可不是我能說了算的,皇上寵愛我,我有什麼辦法。」徐可情故意說道,想讓太子知難而退,她畢竟是皇上的女人。

「哼,徐可情,你以為皇上真喜歡你,他不過是想要刺激奕王而已!」這時候黑暗中又緩緩走出一個女人。

「是你!你怎麼在這裡?你怎麼從冷宮裡出來的?」徐可情震驚的看著前皇后陳玉惠。

徐可情慌亂不已,這一切都發生的太突然,她感覺自己放入陷入十面埋伏一樣,就連逃跑都不知道該往哪個方向。

「文軒,別跟她廢話了,夜長夢多,動手吧。」陳玉惠吩咐道。

太子點了點頭,拿出一個帕子,一個箭步竄上前,在徐可情尖叫出聲之前,把帕子捂在她的臉上,徐可情頓時昏迷過去。

陳玉惠走過去,抬起手輕輕撫摸著徐可情的臉,聲音陰冷無比:「這張麵皮還不錯,以後就是本宮的了。」

太子輕聲說道:「黑煞已經候著了,馬上就可以動手,完事之後要怎麼處置她?」

「扔到冷宮我住的地方,找人看住了,刺瞎雙眼,割去割捨,打斷雙腿,別讓她死了。」陳玉惠十分平靜的囑咐道。

太子的脊背猛然竄上一股冷氣,他感覺從冷宮回來的母后,好像比以前更加陰冷了。

秦秋燕自從出事之後,就一直沒敢回宮,皇宮裡也無人來接她,尚書府上下人心惶惶。

這一日宮裡突然傳召,宣秦明源進宮議事。

秦明源這幾日好似蒼老了十多歲,他微微彎腰說道:「微臣領旨,請公公回吧,我準備一下,馬上進宮面見聖上。」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神醫嫡女:邪王寵妻無度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台言古言 神醫嫡女:邪王寵妻無度
上一章下一章

第84章:搬起石頭打自己的腳

15.38%
目錄
共547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