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5章:不是親生

第85章:不是親生

宣旨的太監走後,秦明源一個人在空蕩蕩的前廳坐了好久。

隨後,她讓管家挨個去把妻妾喊來。

最先來的是楚美月,秦明源冷著臉問道:「燕兒,在酒里下毒之事,是不是你教她的?」

「老爺,你可不願這樣冤枉好人啊,我壓根就不知道這事,肯定都是秦葉悠那個小賤人做的手腳,把我們燕兒也害了……」楚美月竭力辯解。

「夠了,楚美月,你知道我這輩子最後悔的事情是什麼嗎?就是娶了你這個蠢女人!要不是你,我秦明源也不至於到這一步!」秦明源瞪著楚美月狠狠的說道。

楚美月愣住了,秦明源雖然之前也曾訓斥過她,但是眼神從未像今天這樣嚴厲。

她試圖再為自己辯解:「老爺,這一次我真的沒有做什麼,燕兒也是時候才跟我說的,我都不知道她的葯從哪裡來的?」

「就算不是你教的,你這些年坐下的好事,燕兒耳濡目染,難道還學不會嗎?你的女兒就毀在你的手裡!秦家容不下你了,我會給你一紙休書,你收拾一下東西走吧。」秦明源說說的決絕。

楚美月愣住了,沒有想到秦明源真的要休妻。

她頓時開始嚎哭,尋死覓活。

秦明源冷冷注視她,只是說道:「我心意已決,你如果真的尋死,也隨你便吧。」

然後就讓侍衛把她脫走了。

第二個來的是高姨娘,這些年楚美月折騰那些姨娘手段狠厲,可是卻不敢怎麼動高姨娘,大多是佔佔嘴上便宜,訓斥幾句。

楚美月心裡也清楚,高姨娘是秦家最看的明白一人,秦明源偶爾都要跟她商議事情。

「婉如,你在秦家這麼多年,一直無所出,秦家也留不得你了,我會給你一紙休書,你會娘家吧。」秦明源淡淡的說道。

高姨娘一愣:「老爺,你真要休了我?」

「你放心,你陪我這麼多年,我不會虧待你的,讓你即使會娘家,也不至於被人嫌棄。」秦明源似是有些疲憊,緩緩在坐下說道。

「老爺,我哪裡也不去!我知道經歷這些事情,秦家已經完了,老爺是想安排好我們吧,我不走,老爺去哪裡我就跟著去哪裡,您知道我的脾氣。」

秦明源怔怔的看著高姨娘,愣了一下,他當然知道她的脾氣,她向來是說一不二的,而且事事看得明白。

最後來的是陳姨娘,聽到秦明源要休了她,直接哭暈過去,可是她性格柔弱,根本沒有辦法,可憐她還懷著身孕。

最後秦明源叫來家裡的管家,細細的囑咐了一番,這才終於穿上官袍進宮。

「秦明源,你可知罪?」皇上冷冷問道。

「微臣知罪,微臣沒有保護好舒妃,讓舒妃受辱,讓皇上受辱,微臣罪該萬死!」

皇上冷哼一聲:「秦明源,真本來看在你對朕忠心耿耿的份上,對舒妃也是極為恩寵,沒有想到你們家恃寵而驕,竟然做出這樣的事!」

秦明源跪地磕頭:「臣罪該萬死,只是舒妃她是無辜的,當日之事蹊蹺頗多,顯然是人為安排的,想要挑撥微臣和皇上的關係。」

皇上冷冷說道:「秦明源,這不會是你為自己找的開脫理由吧。」

「臣不敢,那天冒犯舒妃之人,是北燕太子,拓跋宏!微臣事後派人追蹤,可是確定是他,而且舒妃是當日飲酒被人下藥,這也蹊蹺啊。」

皇上眯著眼睛沉思一下,最後睜開眼睛,眼神狠厲。

「即使如此,你也難逃其咎,保護舒妃不利,讓朕蒙羞,不過看來你多年來忠心耿耿的份上,朕就繞你一命,革去尚書一職,全家發往北疆為奴。」

秦明源跪地喜謝恩,小心翼翼的問道:「那舒妃……她是無辜的啊……」

「舒妃德行有失,罰她去法國寺帶髮修行。」

這已經格外開恩了,秦明源再次跪地謝恩,從大殿之上出去的時候,才感覺自己的衣服都已經被冷汗打濕。

追風來跟祁元修彙報這個消息的時候,正好秦葉悠正在幫他差看傷口癒合情況。

聽到這件事之後,她有些出神,怔忪一會兒之後,繼續為祁元修處理傷口,什麼都沒有說。

「這些事與你無關,他們不過是自作自受。」祁元修突然說道。

秦葉悠抬起頭,她心裡其實有些難受,她知道自己沒錯,可是心底卻還有一絲愧疚,她什麼都沒有說,沒有想到他竟然都懂。

有小人來報,秦明源帶人來請王妃去尚書府議事,秦葉悠親自見了那個來報信的人,說道:「你去會跟你家老爺說,事到如今,我也沒有任何辦法救他,讓他多保重吧。」

傍晚時分,秦葉悠獨坐梧桐苑的院中,綠蘿匆匆而來:「王妃,秦尚書來了,說要求見您。」

秦葉悠嘆了一口氣,該來的躲也躲不過,那就見見吧,她倒是想要看看,事到如今,秦明源還好意思跟她說什麼?

秦明源獨自坐在前廳,腦袋低垂,十分落寞。

聽見腳步聲,他抬起頭來看著秦葉悠,眼神不再向以前那樣犀利,可依然不是一個父親看女兒的眼神,沒有慈愛,疏離有冷漠。

「葉悠,我這次來你跟你辭行的,有些事情本想在我走之前跟你交代清楚,可你好像並不願意見我,所以我主動來了。」秦明源說的十分客氣。

「還有什麼好交代的呢?父親一路保重吧,您不會是為我擔心吧?我一個人可以活的很好。」秦葉悠有些諷刺的說道。

「我知道這些年你心裡或許有委屈,我也知道自己對不起你母親,違背了她臨終前,跟她簽下的協議,走到今天我也是罪有應得。」

秦明源語氣中的沉重,倒是讓秦葉悠吃驚,不過她並並沒有表示出來。

「父親,我只想問你一句,我和秦秋燕同樣都是你的女兒,而且很明顯我母親對你的幫助更大,為何你對我和秦秋燕的態度判若兩人?」

這一直是她心裡最大的疑問,以秦明源的頭腦,她不相信只是因為楚美月。

秦明源低頭沉思很久,終於說道:「這就是今天我來跟你說的事情,我會這樣,是因為你根本就不是我的女兒。」

秦葉悠愣住了,隨即說道:「你不要污衊我母親!這不可能!」

「到現在我沒有必要騙你的,你母親嫁給我的時候,已經懷有身孕,後來她去世,怕我苛待你,所以才讓我簽下那份協議,你曾經也見過的。」

秦葉悠跌坐在椅子上,她感覺這背後肯定有巨大的隱情,可是這牽扯到她的母親,她不想從秦明源口中聽說。

「你為何要告訴我這個?我不會相信的,說,你到底有什麼目的?」秦葉悠已經全身戒備起來。

「葉悠,我知道你恨我,我告訴只是想說,你很好很優秀,不要因為我的態度,而更變你對自己的看法,錯都在我。」秦明源低聲說道。

秦葉悠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她一言不發的盯著秦明源,不知為何突然想起來小時候一個畫面,那時候三四歲左右吧。

在後花園,秦明源推著她盪鞦韆,那種開心,現在向來,記憶猶新。

她的語氣軟了下來:「我小時候你曾經對我好過,我還記得,你有什麼事就直說吧,不必再拐彎抹角了。」

秦葉悠不相信他只是好心的來說真相表真心。

「瑩瑩已經有了五個月身孕,我已經休了她,讓她不必跟我去邊疆了,可是她性子軟弱,我一走,她恐怕活不下去,請你照顧她一下,只要讓她可以活下去就可以了。」

秦明源微微佝僂著身子,聲音更低了,秦葉悠可以看到他頭頂的白髮。

想一想秦明源和楚美月曾經對她做的事情,她依舊恨的咬牙切齒,可是她狠不下心來。

秦明源很有心計,他已經勾起她內心遙遠的溫柔的記憶,然後又提出這樣的條件,她硬不下心腸拒絕。

「好,我答應你,我會護著她平安生產,之後我就不管了。」秦葉悠冷著臉說道。

秦明源見她答應,頓時鬆了一口氣,知道自己不受待見,很快起身說道:「好,那就有勞你了,我走了。」

他剛剛走到門口,就聽到秦葉悠在身後問道:「難道你不怕我只是說說,等你走了,我出爾反爾,你也沒有辦法吧。」

終究是不甘心咽下這口氣,非要讓他走的不甘心才行,她故意這樣問道。

秦明源一頓,居然微微一笑:「我知道你不是那樣的人,你跟你母親一樣,信守承諾。」他說完頭也沒回的離開了,秦葉悠一怔,卻沒有再說什麼。

曾經風光無限的尚書府一夕之間落寞下去,除了高姨娘執意跟著秦明源去邊疆,其他姨娘都被休了,拿了一筆銀子回娘家,秦秋燕被押送到法國寺修行。

一切塵埃落定。

秦葉悠的心裡說不上輕鬆,她來到這個世界以後,大多數的兇險幾乎都來自秦家母女,可是她們落得這樣凄慘下場,她也並不覺得多麼暢快,只有唏噓而已。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神醫嫡女:邪王寵妻無度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台言古言 神醫嫡女:邪王寵妻無度
上一章下一章

第85章:不是親生

15.57%
目錄
共547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