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7章:兩虎相鬥

第87章:兩虎相鬥

單老夫人一看秦葉悠胳膊上的傷,立即就急了。

「原來傷的這麼厲害,我聽平庭說就在宮門口遇刺的,到底是怎麼回事?」單老夫人關切問道,只是不敢再碰她的胳膊。

單平庭連這個都告訴單老夫人了?秦葉悠在心裡暗自腹誹他,這個大嘴巴,就不怕刺激著她年老的祖母。

「我沒事的,當時雖然有些兇險,但是幸好王爺及時趕到了,救了我。」秦葉悠勸慰道,她可不敢讓老夫人知道當時有多兇險。

「哼,幸好什麼幸好,你一個大家閨秀能有什麼仇家,還不是因為嫁入皇家,唉,我可憐的悠兒,當時嚇壞了吧?受了這麼重的傷。」單家老夫人心疼不已。

被人關心被人疼的感覺太溫暖。

秦葉悠很自然就依偎在祖母身邊,輕聲說道:「其實傷的不重,我故意讓王爺擔心,所以大聲喊痛,王爺緊張了,就給我包紮這麼痛。」

單老夫人撲哧一聲笑了出來,輕輕笑了一下秦葉悠的額頭:「你這小鬼機靈。」

秦葉悠也跟著笑,暗中吐吐舌頭,終於成功化解了老夫人的焦慮。

「這樣看來王爺對你還是不錯的,挺在意你的。」

秦葉悠臉微微一紅,沒有回答,祁元修對她怎麼樣?她自己也說不清楚。

他每次都能在她危機的時刻出現,明裡暗裡都會護著她,這是就是好了嗎?

那他為何要把文如意接到府中?為何要讓她住在清風苑?為何從來不跟她說溫柔的話?

單老夫人看著秦葉悠眼中的迷茫,想起她曾經聽過的一些傳言,輕輕的拉起秦葉悠的手說道:「葉悠,祖母疼愛你,希望你沒有一點憂愁,可是在這高門神戶里,沒有那麼容易,萬事你都要看開一點。」

秦葉悠看著單老夫人睿智的眼神,緩緩點了點頭,輕聲說道:「我明白。」

單老夫人突然說道:「秦府的事情,我聽說了,他們一家走了也好,以後你的日子就清凈了,不過楚美月沒有跟著去,你還是要小心一些。」

沒有了秦明源,楚美月還能掀起什麼風浪。

「秦秋燕已經死了。」單老夫人接著說道。

秦葉悠一驚,秦秋燕死了?她震驚的說道:「皇上不時饒了她了嗎?我聽說的是送到法國寺了啊。」

「唉,皇家怎麼會允許這樣給他們帶來羞辱的人活著,只要她活著,關於她的傳言就不會停,所以她定然是活不下來的。」

單老夫人一雙睿智雙眼,彷彿能看透人世所有的事實。

秦葉悠想起來,當時追風跟祁元修說起皇上對秦秋燕的安排的時候,祁元修冷笑了一聲,當時她只顧著自己的鬱悶,沒有想那麼多。

現在想來,那時候祁元修就已經知道秦秋燕的結局了吧。

秦秋燕這一生確實才是一個悲劇,庶出的孩子,被自己的母親逼著成長,搶奪自己姐姐的婚姻,差點成為太子妃,最後卻爬上皇上的龍床,最後被人玷污,鬧得人盡皆知。

「秦秋燕遇到的這些男人啊,但凡有一個願意護著她,她也不至於有這樣的下場。」單老夫人看著秦葉悠,意有所指的說道。

秦葉悠明白他她的意思,低聲說道:「我知道王爺對我的好,可是有些事我心裡過不去那個坎。」

「我明白,你年輕,有些事情啊,總是轉不過彎,別勉強自己,靜觀其變就好,比如清風苑那位,讓她鬧騰去,只要王爺對你好,別的都無所謂。」單老夫人淡淡的說道。

秦葉悠有些感動,老夫人並沒有跟她說那些三從四德的道理,也沒有讓她去爭風吃醋的奪寵,反而讓她順其自然,這也正是她現在的想法。

被老夫人這樣一點,醍醐灌頂,她心裡突然就輕鬆起來,是啊,她有什麼好擔心的,她有雄厚的財力,還有單家這樣依靠,她還有什麼好擔憂的。

別的什麼都不求,只求他一心一意對她,如果被辜負,她可以毫不猶豫的轉身就走。

單老夫人見她的眉頭終於鬆開,微微一笑,她知道秦葉悠不是死心眼的孩子,很多事情一點就透。

祖孫倆又說了好一會話,秦葉悠哄著老夫人親自為她做了一個全身的體檢,發現老夫人身體素質還挺好,只是血糖稍微有點高。

於是仔細叮囑老夫人平時多注意不要再吃甜食了,然後跟開了一個藥房給老夫人的貼身侍女,讓她平時一定要按時給老夫人服用。

老夫人笑著說道:「今天我是來探望你的,看著好像是我來找你探病一樣。」

「我知道,都是祖母疼我,不然應該是我去單家給您請安的,這下好了,我在自己府里就能給您請安了,我可以孝順周全了。」秦葉悠撒嬌一樣說道。

本想留老夫人在府中用餐,老夫人卻推脫說要回家,秦葉悠知道老夫人是體諒她,只能把老夫人送到門口的馬車上,並且許諾過幾天就去探望。

祖孫倆依依不捨的分別後,秦葉悠剛剛轉身要回梧桐苑,突然聽到被人有人喊她。

「秦葉悠!」一聽這尖利有蠻不講理的聲音,就知道是蘇嫣兒。

剛剛被單老夫人提點過的秦葉悠,這時候很平靜很坦然,她緩緩轉身,淡定的看著蘇嫣兒,問道:「郡主,有何貴幹?」

「我聽說元修哥哥把文如意給接來了?她在哪裡?」蘇嫣兒毫不客氣的直接問道。

秦葉悠微微搖頭:「郡主,您這樣關注王爺,竟然不知道文姑娘已經在府中住了十多天了。」

「什麼?這個不要臉的,沒有過門竟然好意思在這裡住這麼久?她住在哪裡?」蘇嫣兒因為上次在尚書府鬧事,雖然她不是主謀,但是事情卻是因為她被撞破。

被她父親狠狠責罰一番,進來才放出來,出來之後就聽說了文如意的事情,以她的暴脾氣哪裡能忍,直接就殺過來了。

「文姑娘住在清風苑,就在怡然居的旁邊,郡主應該很熟悉,我就為郡主引路了。」秦葉悠淡定的說完,然後就要離開。

蘇嫣兒一聽清風苑,眼睛都紅了,她之所以一直看不起秦葉悠,料定她不受寵,就因為她一直住在梧桐苑,而不是清風苑,清風苑是只有王妃才有資格住的。

這個沒有過門的文如意竟然敢住在清風苑!

「秦葉悠,你也真是沒用,好歹頂著個王妃的頭銜,竟然被人欺負至此!」蘇嫣兒十分不屑的說道。

秦葉悠竟然一點都沒惱,十分隨意的說了一句:「那就有勞郡主了。」

蘇嫣兒一怔,隨機說道:「我可不是為了你,我是為了元修哥哥,文如意根本配不上他!」

說完就一陣炫風似的朝著清風苑衝去了。

秦葉悠瞥了瞥嘴,心裡想著,祁元修,我已經儘力阻攔了哦,算是盡了我這個王妃的職責了。

慢悠悠回到梧桐苑,綠蘿給泡了一壺清茶,品嘗單家老夫人帶來的糕點,依靠在窗前的軟塌上,閑閑的翻看著一本醫書。

祁元修一進梧桐苑就看到她這幅悠閑的姿態,秦葉悠抬頭掃了一眼有些氣急敗壞的祁元修,想必這會兒蘇嫣兒和文如意已經打起來了吧。

蘇嫣兒戰鬥力她領教過,文如意雖然柔弱,但是有蕙娘幫著,雙方勢力相當,打起來應該很激烈。

「哼,你倒是清閑……」祁元修在她的旁邊坐下來,毫不客氣的端起她前面的茶杯。

「王爺,這是我喝過的……」秦葉悠還未來得及阻止,祁元修已經一仰而盡。

他十分平靜的說道:「不要緊,我不嫌棄你,這茶味道不錯,好像不是府里的……」

秦葉悠一頭黑線,你不嫌棄我,我還嫌棄你呢,於是說話也酸溜溜的:「這是我外祖母親自帶給我的茶。」

意思很明顯是給我喝的,不是給您喝的。

結果祁元修就是故意裝不懂,點了點頭說道:「不好,是好茶,回頭讓追風來取點回去給我喝。」

秦葉悠敗了,輪臉皮的厚度,她不如祁元修,怎麼也不好意思說出不給這句話。

秦葉悠捏著那本醫書,很想一下砸在他的臉上,祁元修喝著茶,逗著秦葉悠,心情大好。

就在這時候綠蘿從外面衝進來,一邊跑一邊喊道:「王妃,郡主跟文姑娘打起來了,都打到怡然居去了,王爺正好躲了,她們不會到梧桐苑……」

說道這裡綠蘿已經衝進了房間,正好看到坐在軟榻上的祁元修,她猛然頓住:「呃……王……王爺,您在這裡呢?」

祁元修似笑非笑的看著她,悠悠問道:「是啊,本王來看看王妃,你剛才說本王怎麼了?」

綠蘿欲哭無淚,她怎麼知道八百年不來梧桐苑一趟的王爺,今天竟然在了,她求救的眼神投像秦葉悠。

秦葉悠卻憋著笑不出聲,這丫頭,平時就總是毛毛躁躁,說了多少次也不改,今天正好讓她嘗嘗滋味。

綠蘿沒有那麼多心眼,索性就直接說道:「王爺,奴婢說郡主和文姑娘好像朝著這邊來了,您快去看看吧。」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神醫嫡女:邪王寵妻無度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台言古言 神醫嫡女:邪王寵妻無度
上一章下一章

第87章:兩虎相鬥

15.93%
目錄
共547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