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8章:一起逃跑

第88章:一起逃跑

聽到綠蘿的話,祁元修悠閑的表情,終於有些掛不住了。

這次換秦葉悠心情大好,沒有想到天不怕地不怕的祁元修,竟然害怕兩個女人打架,她讚賞的看了一眼綠蘿,為她立的這個功,決定搭救她一番。

「來就來唄,看你大驚小怪的,王爺可是經歷過大風大浪之人,什麼事處理不好,你下去吧,這裡沒你什麼事了。」

秦葉悠話一出,綠蘿十分感激的看了她一眼,快速消失在門口。

祁元修轉頭看著她,忽然說道:「我聽說醉里仙的廚子有研究出新菜品了,你想不想去嘗嘗,本王今日可以帶你去。」

秦葉悠知道他是想躲了,故意不給他機會。

「本王妃今日有些乏了,不想出去吃飯,就想待在府里休息。」她坦然的看著祁元修說道,眼裡的調戲一點不加掩飾。

祁元修怎麼會不明白,她就想留下來看他的熱鬧。

對付這隻小狐狸,就不能太軟,只能來強硬的。

祁元修直接起身,走道她跟前,帶著笑意俯身說道:「不,我覺得你十分想去……」

秦葉悠還沒有來得及反駁呢,突然就被他凌空抱起來,不容分說往外走去。

「祁元修,你這是綁架,這是劫持,我不要去!」秦葉悠奮力掙扎,這傢伙竟然來硬的。

「你可以叫的再大聲一點,這樣府里人就動能聽到了,那兩位打架的,看到我抱著你,你說她們會怎麼做?」祁元修不疾不徐的說道。

秦葉悠心想,那兩位看到這個情景,定然會迅速統一戰線,把她炮轟成渣渣,祁元修,算你狠。

她終於服輸:「我突然覺得很想去嘗嘗醉里仙的新菜了,王爺還是把我放下來吧。」

祁元修把她放下來,看著她氣鼓鼓的表情,差點忍不住笑出聲來,還不忘補一刀:「我就知道,王妃最善解人意了。」

秦葉悠氣的差點吐血。

兩人在王府後門乘坐馬車趕往醉里仙,好在醉里仙的大廚果然不負眾望,研究出的新菜,也十分合秦葉悠的口味,她吃的舒心,心裡的悶氣就隨著事物咽下去了。

吃飽喝足之後,秦葉悠突然想起來曾經在這裡遇到買醉的秦秋燕。

「秦秋燕真的已經死了嗎?」她問道,她知道祁元修肯定知道內情。

「死了,在去法國寺的路上,被悄然毒死,是太後派人做的。」祁元修三言兩語交代清楚,他果然知道的非常詳細。

這樣的死法,定然是得不到厚葬的,秦葉悠嘆了一口氣。

「唉,太后竟然這樣狠心,之前看她對秦秋燕似乎很不錯呢。」秦葉悠感嘆道,心想皇家人果然深不可測啊。

「太后不過是想要借秦秋燕制衡皇后而已,只可惜秦秋燕自己不爭氣。」祁元修十分不屑的說道。

秦葉悠有些不舒服,他總是把事情看的那麼透,把每個人都看的那麼清楚,自己在他跟前是不是也是透明的。

「現在秦秋燕倒了,皇后倒是可以在後宮肆無忌憚了,怪不得膽子這麼大,在宮門口就敢刺殺王妃……」秦葉悠故意說給祁元修聽。

可是祁元修竟然沒有反駁,他微微皺眉眉頭,不知道在思索什麼。

「王爺……你想什麼呢?」秦葉悠感覺有些奇怪。

「你吃飽了吧?我帶你去個好玩的地方。」祁元修沒有回答她的問題。

秦葉悠疑惑的跟著他走了出去,上了馬車,然後一路疾馳,她感覺好像是去皇宮的方向。

馬車在一處隱蔽的地方停了下來,祁元修直接抱起秦葉悠騰空而起,沿著城牆跳躍疾馳。

秦葉悠有些恐高,緊緊的攀著他問道:「王爺,你這是什麼惡趣味啊,沒事來皇宮上訪來回竄,這有什麼好玩的啊。」

「別說話,一會兒你就知道了。」祁元修悄聲說道。

最後他們停在隆福宮的屋頂上,祁元修悄悄挪開屋頂上的瓦片,可是看到屋內的情景,兩人往裡一看,正看到皇后的貼身侍女彩霞正在低聲哭泣。

這時候過來一個太監,低聲吼道:「哭什麼哭,在哭就把你也關在冷宮!趕緊跟我走!」

彩霞似乎十分驚恐的起身,擦了擦眼淚跟著那個小太監離開來。

祁元修沉思了一會兒,然後就又帶著秦葉悠回到了馬車停留的地方。

「你看明白了嗎?」祁元修問道。

秦葉悠一頭霧水:「沒有啊,只是覺得一個宮女犯錯,為何能關在冷宮?」

祁元修微微一笑:「你的問題問道點上了,剩下的事情,你自己好好想想吧。」

他故意不說,閉上眼睛,假裝睡覺,秦葉悠一頭霧水,一路絞盡腦汁也沒有想明白,小臉皺皺成一團。

祁元修偶爾掀開一條眼縫瞅瞅她,看著她冥思苦想的小臉,就忍住想笑。

兩人又去醉里仙吃了晚飯,然後才回府,秦葉悠因為祁元修不告訴她真相,氣的不願搭理他,直接就回了梧桐苑。

祁元修回到書房,見蕙娘竟然已經在裡面等著他了。

「元修,你今日做什麼去了?」蕙娘冷著臉問道。

祁元修在書桌前坐下,淡淡的說道:「今日本王陪王妃出去遊玩了。」

蕙娘猛然站起來說道:「你怎麼能這樣對待如意?今日蘇嫣兒來找如意,這事你肯定知道吧,她最需要你的時候,你竟然帶著那個女人出去玩?」

「我最需要別人的時候,是秦葉悠陪在我身邊,那時候文如意在哪裡?別以為我不知道,當初我腿殘廢之後,兵權被剝奪,文家已經放棄我了。」

祁元修面無表情的說道,可是眼神里都是冷意。

蕙娘一怔,口氣就柔軟起來:「元修,我知道你心裡有委屈,可是文家勢力雄厚,你娶了如意,以後她背後的勢力就都是你的了,過去的事情就過去吧。」

祁元修十分不屑的說道:「我不喜歡他們的勢力,當初他們放棄我,我也根本就不在意,我本來就沒打算依靠別人。」

蕙娘也只是認為祁元修說這話,只是因為他心高氣傲,不願意承認罷了。

「即使如此,文家當初對你和你娘親的恩德,也是不能忘的,為著這點,你也不能如此對待如意。」蕙娘有千萬條理由等著他。

祁元修有些惱怒了:「蕙娘,我把您當成長輩,對您尊敬,當初您不跟我說一聲,就把文如意帶來,我什麼都說,你要文如意住在清風苑,我也依了你,這已經是給你,還有給文家面子了,再多的我給不了了!」

蕙娘見到祁元修說的如此決絕,有些驚訝,她小心翼翼的問道:「你不會真的對秦葉悠動心了吧?那個女人能帶給你什麼?」

祁元修一頓,他對秦葉悠到底是不是動心,他自己也分不清楚。

她能帶給他什麼?她沒有背景,那點點嫁妝也不值一提,她好像什麼都沒有。

可是她對他來說是不一樣的,他回想今天一天下來,有她陪在他的身邊,他是的內心是快樂和平和的。

這些話他自然不能告訴蕙娘,祁元修看著蕙娘,冷著臉認真的說道:「不管秦葉悠對我來說是什麼,她一天是我的王妃,我就要保護她一天,誰要是敢動她一下,我絕不饒恕!」

蕙娘被他眼中的警告嚇到,背後竄起一股寒意,她有些心虛的說道:「你自己好自為之吧。」然後就轉身離開了。

秦葉悠跟祁元修鬥智斗勇一整天,也有些疲憊,回到梧桐苑不久,就入睡了。

迷迷糊糊之間,她聞到一股香氣,仔細又聞了一遍,脫口而出:「樊毅恬!」然後猛然睜開了眼睛。

她對香氣格外敏感,每個人身上不同的氣味,她都能聞的出來,樊毅恬身上的類似桃花的香氣,她記憶猶新。

「悠悠,你在睡夢中都喊著我的名字,讓我十分欣慰呢,不枉我這麼喜歡你。」

秦葉悠聽到這個聲音之後,完全驚醒了,她猛然坐起身來,轉頭一看坐在她卧室桌前的那人不正是樊毅恬!

「你來做什麼?」她直接問道,然後想到在門外守夜的綠蘿,立即追問:「你把綠蘿怎麼樣了?」

「你說門口那小丫頭,我點了她的穴,別擔心,她只是睡過去了。」樊毅恬淡定的說道。

「深更半夜,你出現在我的卧室,這可是奕王府,你不要命了嗎?」秦葉悠竭力讓自己平靜下來。

通過幾次接觸,她感覺這個男人對她好像沒有惡意,但是也很明顯的感覺到這個男人絕對不是什麼善茬。

樊毅恬起身,緩緩朝她走來:「我來看看你啊,好久不見,悠悠你都不想我嗎?」

一雙桃花眼,故意對著秦葉悠放電。

秦葉悠卻好像一點都接受不到,依舊警惕大喊:「你這登徒子,我想你個大頭鬼,你給我站那兒,不準再往前走了!不然我就喊人啦!」

樊毅恬站住,面色悲傷指責道:「你這個狠心的女人!剛才睡夢中還喊我的名字,現在醒來就翻臉不認人了。」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神醫嫡女:邪王寵妻無度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台言古言 神醫嫡女:邪王寵妻無度
上一章下一章

第88章:一起逃跑

16.12%
目錄
共547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