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憤怒如小刺蝟

第8章:憤怒如小刺蝟

秦葉悠一怔,祁元修的口吻有些沉重,這樣的時候他更像是一位憂國憂民的王爺。

「你不能去,就算是我把毒素全部除去,你也只能先慢慢活動,上陣殺敵是萬萬不能的。」秦葉悠有些擔憂的囑咐道。

祁元修淡淡的看來她一眼,剛才她好像是真的關心他,而不像是之前,為了保命不得不順從他。

他何嘗不知道,自己的雙腿需要慢慢靜養,可是有些事迫在眉睫,他不能不去。

「好了,這些事不是你能考慮的,你下去吧。」他有些脾氣的擺擺手。

秦葉悠立即十分聽話的後退兩步,準備馬上就要轉身出去了。

祁元修卻在她身後突然問道:「嫣兒去過梧桐苑了?」

秦葉悠愣了一下,這才反應過來祁元修說的嫣兒,正是之前被她氣走的那個郡主蘇嫣兒,難道他要蘇嫣兒打抱不平?

她立即轉頭,冷著臉看著祁元修說道:「是的,她來梧桐苑,被我氣走了,如果王爺覺得葉悠做的不對,我可以認罰,但是決不認錯!」

「我並沒有說你做錯,反而覺得你做的很對。」祁元修神色平靜的說道。

秦葉悠一怔,他並不是來為蘇嫣兒打抱不平?難道是在誇獎自己?她的心裡微微有些亂。

祁元修看看她匆匆忙忙裡開的身影,嘴角不由自主的翹起來:「追風,看到沒有,她剛才全身的刺都豎起來了,活像只小刺蝟。」

追風嗯了一聲,卻對祁元修更加驚訝,他極少見自己的主子笑的這麼開心。

三天過後,秦葉悠不再給祁元修放血,祁元修吃了三天的葯,能感覺到自己的雙腿似乎有直覺了,只是依然使不上力,他等著秦葉悠給他後面的解藥。

可是秦葉悠卻一直沒有再來,祁元修等不了,派人把她叫來。

「剩下的解藥,你三天之後才能服用。」秦葉悠直接說道。

「為何?秦葉悠,你是不是故意在戲耍本王,之前說不能一下解全毒,現在又說,還要等三天,我告訴過你,我沒有那麼多時間,你把解藥全部給我!」

今天的祁元修脾氣有些暴躁,秦葉悠能很明顯的感受到,所以她耐著性子解釋。

「王爺,您讓我為您解毒,就要相信我,給您下毒之人用心太狠,解前兩種毒的解藥,如果遇到解后兩種毒的解藥,就會生成一種新的毒藥,所以必須要等三天之後,您體內的解藥全部吸收完了,我才能給您第二種解藥。」

祁元修聽完之後,更加生氣,他嘩啦一聲把桌上的東西全部都掃到地上,怒視著秦葉悠:「生成新的毒,你就再給我解新的毒的解藥,我說了,我時間不多了,等不了那麼久!」

秦葉悠被他怒視,彷彿自己是要害他一樣,終於也忍受不了。

她大聲反駁道:「你現在的身體已經被毒侵蝕的虛弱不堪,再來一種新的毒,怕是我的解藥你還沒吃下去,你就送命!有什麼事比你的命還重要嗎?」

「你一個女人,你知道什麼?比我命重要的事情很多,你照我說的做就成!」

從來沒有人敢這樣反駁他,尤其是在他生氣的時候,祁元修更加怒不可遏。

「好,我可以給你,不過你要先立下遺囑,你的死跟我無關,你死了,我不陪葬!」秦葉悠當仁不讓,抬起下巴,倔強的說道。

祁元修盯著她倔強的小臉,無畏的眼神,不知道為何突然就平靜下來,這個女人從頭至尾都是那麼冷靜,在這樣的時刻都忘不了先保住自己。

他從來沒有見過求生欲這麼強的女人。

「給我陪葬,你還沒有這個資格。」他無不嘲諷的說道,果然如他所料,秦葉悠聽到他這句話,面色明顯輕鬆不少,他心裡有些惱怒,她就這樣怕被他連累?

「不過給我殉葬,應該你有的份!」他帶著十分的惡意,補了一句。

秦葉悠的小臉立即垮了下來,祁元修差點笑出聲來,竭力忍住了。

「你出去吧,三天以後準時送解藥來。」祁元修說道。

秦葉悠抬頭看了他一眼,不明白剛才還十分暴躁的他,怎麼突然就冷靜下來,他的喜怒無常,果然是名不虛傳。

不過為了自身的安全,她自然還是選擇快速消失在門口。

祁元修的怒氣並不是沒有緣由的,此時邊疆混亂,戰事紛起,當今皇上卻只顧著搬弄權勢,全然不顧邊境百姓的死活,竟然將邊境的將軍調回京城。

秦葉悠走後,追風很快就帶著一位四十歲左右的壯碩男子進了書房,此人正是鎮遠大將軍蘇正。

蘇正是典型的武將,做事向來直來直去,進門之後,直接說道:「王爺,現在北疆戰事吃緊,我們全力以赴,也只能跟對方打平,現在皇上卻急召我回京,這是為何啊?」

祁元修皺眉問道:「你走後,北疆什麼情況了?皇上對你有什麼安排?」

蘇正嘆息一聲:「北疆已經接連失去三個城池,這樣下去怕是不久就要打進關了,我恨不能現在飛去應戰,可是皇上派我去雲南鎮守。」

大魏南方都是一些小國,這些年一直相安無事,何用蘇正這樣的大將駐守?祁元修明白皇上用意,他這是在逼著他出山呢。

「皇命不可違抗,你就去雲南吧,不過因你曾是我的部下,皇上可能不會輕易放過你,路上一切小心。」祁元修冷靜的吩咐道。

蘇正十分悲憤:「老子何曾害怕生死,只是不甘就這樣離去,難道這北疆就白白就這樣丟了?這是多少並將們浴血奮戰守住的啊。」

鐵骨錚錚的漢子,說道這裡,都忍不住紅了眼眶。

「你放心,北疆不會失守,還有我在!」祁元修十分淡定的說道,蘇正猛然抬頭,看到他堅毅的眼神,彷彿又看到了那個在戰場上縱橫馳騁的戰神。

送走了蘇正,追風有些擔憂的問道:「王爺,您要如何應對北疆之事?皇上逼您出山,肯定是別有用心,您真的要去嗎?」

祁元修用手支著下巴,冷笑一聲說道:「他想要置我於死地,怕是沒那麼容易!」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神醫嫡女:邪王寵妻無度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台言古言 神醫嫡女:邪王寵妻無度
上一章下一章

第8章:憤怒如小刺蝟

1.47%
目錄
共547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