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9章:看不清事實

第89章:看不清事實

秦葉悠感覺到一陣惡寒,有些嫌棄的說道:「樊毅恬,你能不能正常點,這樣說話有些噁心。」

噁心?樊毅恬差點吐出一口老血,死死的瞪了秦葉悠一眼。

「你還是不是女人?像我這樣的美男子,一般很少有女人等抵擋的了我的魅力,你竟然說我噁心?」樊毅恬彷彿受了很大的打擊。

這樣一鬧,秦葉悠反而沒有那麼緊張了,她故意說道:「我當然是女人,不過我們已經有一個絕世美男子了,我都看習慣了,再看你當然普通,你不必太受打擊。」

對於這樣自戀的男人,秦葉悠向來無感。

樊毅恬忍無可忍怒吼道:「你這個女人,什麼眼光?祁元修哪裡比得上我?」

秦葉悠善意提醒:「你可以喊的再大聲一點,這樣就省了我喊抓流氓了,你自己把侍衛引來就好。」

樊毅恬冷哼了一聲,唾棄道:「沒良心的女人,虧我深夜前來看你。」

「大哥,你半夜闖入我的閨房,這就是耍流浪的,登徒子,何必把自己美化成痴情人。」秦葉悠毫不猶豫的戳穿他的幌子。

樊毅恬笑著說道:「我是別樣的痴情人,你也不是普通的女子啊,要是換別的女人,這會兒不是尖叫就是暈倒,哪裡還能跟我談笑,還是說你本就喜歡跟我談笑?」

樊毅恬說完之後,又是一副自戀家臭屁的表情。

秦葉悠忍不住腹誹,老娘沒有驚慌,是因為老娘覺得你沒有危險,你這個登徒子,有什麼好得意的。

為了不要刺激到樊毅恬脆弱的自尊,這些話她敢直接說出口,而是換了一個方式說道:「樊毅恬,我建議你去黑市買個「自慚形穢」水什麼的,治療一下自己的自戀病,有病得治。」

樊毅恬一怔,神情突然有些複雜,他冷著臉說道:「悠悠,你難道不知道?地下黑市已經毀了!」

秦葉悠吃驚,黑市毀了?她還心心念念黑市裡那些有趣的東西呢。

「那真是可惜了,那裡有那麼多好玩的東西呢,黑市的主人定然傷心壞了吧?」她喃喃自語的說道,於是十分惋惜。

樊毅恬眼睛一亮,突然上前抓住她的胳膊說道:「我就知道,悠悠就是我要知道的女人,跟我走吧。」

秦葉悠用力掙脫開他的鉗制,立即說道:「樊毅恬,我們有數面之緣,我把你當朋友,但是你得尊重我,你走吧,我不會喊人,不然就連朋友也沒得做了。」

「你為什麼不願意跟我走?祁元修他配不上你,他能給你的東西,我全部都可以給你!你為何還要留在這裡自取其辱?」

樊毅恬皺眉看著她,彷彿她是個冥頑不靈之人。

「什麼叫自取其辱?」秦葉悠猛然抬頭,一個銳利的眼神掃過去,「我是奕王妃,就應該待在奕王府,陪著王爺,這是天經地義。」

「你這樣對他,可是他是怎麼對待你的?他如果真的在意你,又怎麼會讓文如意住進清風苑?」樊毅恬質問道。

秦葉悠感覺到好笑,在這個沒有網路,沒有狗仔隊的年代,為何好像每個人都知道奕王府的家事?

「王爺這樣做定然有他的原因,我不想知道,也不必知道,這也與你無關。」秦葉悠冷然說道,可是眼神有些躲閃,因為她把握不準祁元修真正的想法。

樊毅恬嘲諷似的冷笑一聲說道:「悠悠,我告訴你,一個男人如果寧願讓一個女人受委屈,也要滿足另外一個女人的心愿,只能說明他更在意另外一個女人,這麼簡單的道理,難道不都不懂嗎?」

秦葉悠心裡有些刺痛,樊毅恬的話句句戳在她的心窩上,讓她痛得說不出話。

她深吸一口氣,積蓄一點能量,然後抬頭說道:「道理我懂,除非我親眼看到,親耳聽到祁元修對我說,文如意比我重要,否則不管別人怎麼說,我都不會相信!」

樊毅恬愣怔一下,看了她許久,秦葉悠的眼神堅定,跟他對視。

最紅樊毅恬後退一步說道:「好,我會證明給你看,讓你親眼看看祁元修到底在意的是誰?」

說完之後他轉身出去,走到門口,又點了一下綠蘿身上的穴位。

綠蘿猛然驚醒,感覺到眼前一個黑影一閃而過,她剛剛想要喊有刺客。

「綠蘿,沒事了,你回去休息吧。」秦葉悠突然出聲攔住了她。

不知為何,她的內心竟然有點希望,樊毅恬真的能讓她看清楚事實,她也想知道自己在祁元修心裡到底算什麼?

一連數日都很平靜,秦葉悠以為樊毅恬要食言了,畢竟誰能奈何的了祁元修。

她也就不在意這件事了,依舊過著自己平靜的日子。

這一日,奕王府突然忙碌起來,清晨就不斷有小車從後門處送來新鮮蔬菜水果。

府里上上下下的都開始打掃清潔。

秦葉悠有些好奇,讓綠蘿出去打聽一下。

綠蘿很快回來,一臉憤怒的說道:「哼,原來是文姑娘是今天生辰,蕙娘恨不能把整個王府都給活動起來,真把自己當成王府的女主人。」

秦葉悠淡淡的說道:「原來是這樣……」言語之間竟然有些落寞。

文如意清晨起床之後,就開始梳妝打扮,精心裝扮一番之後,就去怡然居找祁元修。

象徵性的敲了敲門,然後直接就闖了進去,追風正在低聲跟祁元修彙報著什麼,見到文如意猛然推門進來,他停下來不說了,看著文如意。

祁元修也微微皺眉,有些不悅的看著文如意。

她的臉微微一紅,勉強解釋道:「元修哥哥,我不知道你們在說事情,我有件要事要跟你說,所以……」

「追風,你就按我剛才說的去準備吧,我很快就來。」祁元修吩咐道。

追風點了點頭,轉身出去了。

「有什麼事,你儘快說吧。」祁元修看著文如意直接問道。

文如意笑著說道:「元修哥哥,今天我是生辰,我來京城這麼久都沒有好好出去逛逛呢,我聽說京郊風景很好,你今天帶我出去玩好不好?」

「我今天有重要的事情要出門,這事回頭再議吧。」祁元修直接拒絕道。

「什麼重要的事情啊?難道比我還重要?」文如意噘著嘴,不滿的說道。

祁元修不語,抬頭看她,眼神已經有些不耐煩。

文如意一怔,有些害怕,怯怯的說道:「好吧,如意知道了,元修哥哥你忙吧。」

然後一臉委屈的轉頭出去,可是一出門她臉上的委屈的表情頓時消失,眼珠子一轉然後就有了主意,轉身往後院走去。

一會兒之後,祁元修和追風騎馬出府,直往城外而去,很快王府里又有人騎馬追了出來,正是文如意,她故意想要跟著祁元修。

可是她的騎術哪裡比得過祁元修和追風,而且她的小馬也不如祁元修和追風的烈馬跑的快。

很快就看不到他們的身影。

她有些著急,這時候從前方騎馬來了一男人,她趕緊打馬上前問道:「請問你剛才有沒有看到兩個男人騎馬過去。」

「哦,確實有兩個男人過去了,姑娘跟他們一塊的?」男人問道。

「是啊,我們是一塊的,可是他們跑的快,我跟丟了,您能跟我說他們往哪邊去了嗎?」文如意直接問道。

那個男人沉吟一下,回答道:「前面路口有些複雜,我也說不清楚,看你一個小姑娘家的也不安全,不如我直接帶你過去吧。」

文如意一聽十分高興:「那就麻煩您了。」

男人微微一笑:「不客氣。」然後就在前方帶路,文如意趕緊跟了上去。

可是走了一段距離之後,她越來越感覺到不對勁,好像路線越來越偏。

「我們已經走了那麼遠了,就不麻煩您了,不如我自己去追吧。」文如意說道。

「這就追上來,我已經看到他們的身影了,就在那兒呢。」男人停了下來,指著前方說道。

文如意一聽這話,頓時一喜,頓時放鬆警惕,趕緊打馬趕了上去,可是她並沒有看到什麼人。

「在哪兒呢?」她轉頭問道,卻之見那個男人突然冷笑一聲,然後迅速出手一揮。

文如意感覺到脖子一陣刺痛,然後眼前一黑,就失去了知覺。

男人下馬,然後接住了從馬背上跌落的文如意,嘴角帶著一絲壞笑:「祁元修的女人,原來這樣蠢!」

然後把文如意往他的馬背上一扔,緊接著他翻身上馬,疾馳而去。

秦葉悠吃過早飯,閑來無事,讓綠蘿準備了一點補品,然後帶著綠蘿去優品閣看望李掌柜的。

李掌柜的用了秦葉悠的給的葯,早就已經痊癒了,秦葉悠帶著補品進來,看到李掌柜的在前面忙來忙去。

秦葉悠故意搬起臉說道:「婉兒呢?我讓她在這裡幫你,怎麼讓你在這裡忙碌,你快去歇著吧。」

李掌柜的見到秦葉悠,笑的滿臉都是褶子:「掌柜的,我再躺下去,這把老骨頭就廢了,婉兒姑娘在後院忙著呢。」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神醫嫡女:邪王寵妻無度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台言古言 神醫嫡女:邪王寵妻無度
上一章下一章

第89章:看不清事實

16.3%
目錄
共547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