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0章:被綁架

第90章:被綁架

綠蘿一段時間不見她的小姐妹婉兒,十分想念,聽到這個話之後,立即說道:「王妃,您在這等著,我這就去後院說說婉兒去。」

「想見她就直接說,你能說的了婉兒,估計見面也是婉兒囑咐你。」秦葉悠笑說道。

綠蘿吐吐舌頭,一扭頭往後院去了。

李掌柜的把進來優品閣的情況都跟秦葉悠交代一番,然後又拿出近期的賬本,秦葉悠大體翻閱一番,有李掌柜和婉兒在,她十分放心。

翻閱完賬本,轉悠一圈之後,還不見綠蘿出來,她想著這倆小丫頭一見面定然說不完的話。

於是就自己出門想要去周圍轉悠轉悠,經過一個賣珠花的小攤,她停了下來。

「看看吧,這些珠花多漂亮,夫人您帶著定然會讓你家夫君多看你兩眼的。」小販一看來了生意,立即招攬道。

秦葉悠挑了一番,拿起一朵緋色的,看著很喜歡,問道:「這個多少錢?」

小販說道:「五文錢一個。」

「太貴了,便宜一點吧。」買東西的樂趣就在討價還價,秦葉悠玩心大起,開始跟小販講價。

「您到處去看看,這條街我這處是最便宜的了,您就不要還價了。」小販說道。

「可是今天是我的生日,你怎們也得給點面子吧。」秦葉悠看著眼珠子亂轉的小販說道。

就在秦葉悠和小販你來我往,討論的正熱烈的時候,突然有人從旁邊一伸手,從她手裡把那朵珠花給拿過去了。

「過生日的話,自然應該讓別人送你珠花才對,哪裡有自己買的道理。」

秦葉悠一轉頭,就看到樊毅恬一臉笑意的站在她旁邊,她一愣,這傢伙怎麼無處不在啊。

樊毅恬拿出一錠銀子,直接遞給小販說道:「不用找了,你做出她喜歡的珠花,就是一件大功勞,剩下的錢就賞你了。」

小販立即笑的眉開眼笑:「多謝大爺了,您對夫人可真好。」

樊毅恬笑而不語,等於默認,故意佔秦葉悠的便宜。

「你什麼眼神?誰是他夫人?珠花我不要了!」秦葉悠有些惱怒的轉身就走。

樊毅恬不屈不撓的跟在她的身後,居然快速一伸手,把珠花待在她的頭髮上。

「你眼光很好,這珠花你帶著很好看。」樊毅恬笑著跟在她的身後說道。

秦葉悠白了他一眼,不願意搭理他。

樊毅恬不以為意,繼續跟在她身邊問道:「你男人呢,今天你生日,他怎麼不陪你出來逛街?」

「王爺有事要忙,不像某些人整天無所事事,就知道跟蹤別人。」秦葉悠跟祁元修窩裡斗,但是在外面還是要維護他的形象。

「哼,你就自我安慰自己吧,男人愛你才會在你身上花費時間,如果不愛你,才會懶的在你身上花費時間。」樊毅恬一針見血的說道。

秦葉悠冷著臉說道:」與你無關!」這傢伙太討厭了,專門戳她的心窩。

「我喜歡你,就與我有關!」樊毅恬直接說道,秦葉悠一怔,驚訝的看著她。

「你……你不準喜歡我,我可是有夫君的人!」秦葉悠第一反應就是拒絕。

「我這就讓你看看你的夫君,到底值不值得你這樣對他!」樊毅恬說道。

秦葉悠看到他眼神一冷,頓時有些警惕,轉身就想逃跑,樊毅恬快速出手,秦葉悠只感覺到脖子一麻,緊接著就一陣暈眩。

「樊毅恬……你大爺的,竟然暗算我……」話還沒說完,全身一軟就要倒地,樊毅恬一把接住她,然後一彎腰抱了起來。

「悠悠,別怪我,我只是為了你好。」樊毅恬低聲說道,然後抱著她往巷口走去,在巷口挺著一輛密封嚴實的馬車。

馬車一路疾馳,到了渡口,樊毅恬抱著秦葉悠上船的時候,秦葉悠醒了過來。

「樊毅恬,你到底想要做什麼?我把你當成朋友,你就這樣對待我的信任?」秦葉悠冷冷的注視著他,質問道。

「悠悠,別生氣,還記得我曾經跟你說的事情了嗎?我會讓你親眼看到祁元修到底是怎麼看待你的。」樊毅恬說道。

就在這時候,船艙里走出來一個人,秦葉悠一看,居然是拓跋宏!

「樊毅恬,你追個女人,還要老子這麼費力配合你。」拓跋宏嚷嚷道。

樊毅恬轉頭問道:「你那邊都弄好了?」

「我出手肯定沒問題啊,只是祁元修太狡猾,很快就發現自己中了調虎離山之際,我派去的人全力阻攔,折了四條人命才完成任務,你得賠我!」拓跋宏繼續嚷嚷。

「看著祁元修中計吃虧,待會還要折磨他,你心裡就得意吧,何必把自己說的這麼虧?」樊毅恬回應道。

拓跋宏嘿嘿笑了一聲,顯然被樊毅恬說中心事。

樊毅恬回頭一看,發現秦葉悠看他的眼神十分冰冷,顯然不是剛才生氣的事。

「樊毅恬,你竟然跟北燕勾結,以後我秦葉悠沒有你這個朋友了!」她生氣的說道。

「哼,是你?那天在尚書府給我下藥的人就是你吧,正好今天一塊落入我手中。」拓跋宏冷笑著靠近秦葉悠。

樊毅恬上前一步說道:「拓跋宏,悠悠是我的女人,我不准你動她半分!」

秦葉悠卻絲毫不怕:「你身為北燕太子,形式卑劣陰暗,真讓人不齒,當初你在北疆被祁元修打的屁滾尿流,現在竟然還敢送上門來!」

拓跋宏被氣的臉色漲紅:「你這個女人……你這是找死!」

「怎麼?被我說中心事了?是男人就跟祁元修對戰啊,背後弄這些下作手段,有什麼好得意的,真讓人看不起!」秦葉悠狠狠的唾棄拓跋宏一番。

拓跋宏被氣的雙眼通紅,樊毅恬趕緊說道:「悠悠,別說了!」

「哼,你這個女人這樣囂張,待會讓你看看,你口中那麼厲害的王爺,根本不把你當回事!」拓跋宏笑的十分惡毒。

「來了!奕王來了!」船頭突然有人喊道。

拓跋宏和樊毅恬頓時神色凝重,拓跋宏對著船艙內喊道:「把人帶出來!」

很快有人從船艙里又拉出一個人,秦葉悠一看,居然是文如意。

「秦葉悠,你竟然這樣不檢點,跟外人合夥陷害王爺,我一定會告訴王爺的。」文如意十分囂張的喊道。

「你先有命回去再說!」秦葉悠冷冷回敬一句。

樊毅恬淡淡的額說道:「待會我們只會放你們其中一人回去,讓祁元修自己做選擇,你們都自求多福吧。」

文如意絲毫不怕,一仰脖子說道:「元修哥哥肯定選擇我!秦葉悠你就死心吧。」

秦葉悠沒有出聲,她想的是文如意怎麼會如此自信,是祁元修給她的這份信心嗎?

其實那天樊毅恬告訴她的話,她一直都記得,祁元修寧願她受委屈,也要把文如意接到清風苑居住,是不是真的就說明祁元修更加在意文如意。

可是他說過要守護她的,今天他會怎麼選擇?她的心裡竟然沒有底!

祁元修的船隻靠近,文如意和秦葉悠都被架到船頭,兩人的脖子上都架著一把尖刀。

祁元修面色冷峻,看不出任何情緒,眼神掃過秦葉悠的時候,稍微波動了一下,一閃而過。

剛才還囂張跋扈的文如意,一看到祁元修,立即哭著喊道:「元修哥哥,快救救我,如意好害怕啊。」弱不禁風,搖搖欲墜的可憐模樣。

樊毅恬看了一眼秦葉悠,她一臉平靜的看著祁元修,無懼無畏。

「拓跋宏,你好大的膽子,竟然敢劫持本王的女人,本王命你現在就放了她們,我可以饒你不死!否則的話,你知道我的厲害,我要你整個北燕陪葬!」

祁元修站在船頭,氣勢如虹的吼道。

拓跋宏差點被他的氣勢給震住,隨機反應過來,大好形式在自己這邊,有什麼可怕的。

「祁元修,這事可不是我主謀,你炸了人家的黑市,總得給人家一個交代!不過我可以給你一個面子,可以放其中一個女人回去!」拓跋宏喊道。

「我要這兩個人完好無損都回來!我這船上都是精兵弓箭手,我一聲令下,你們一個也別想活,我還是那句話,把人送回來,我可以留你們一條性命!」

拓跋宏看了樊毅恬一眼,眼神有些膽怯,樊毅恬直接說道:「祁元修,你不必嚇唬我們,你儘管放箭,我們有這兩個女人擋著,要死也是她們先死!」

「元修哥哥,不要啊,如意不要死,你快點救救我啊。」文如意一聽就著急了,又開始哭喊。

祁元修全身都籠罩一層戾氣,一直沒有說話。

拓跋宏沒有耐心了:「祁元修,我數到三,你做選擇,不然我兩個都殺!」

架在秦葉悠和文如意脖子上的尖刀更緊了,文如意這一次是真的害怕了,嚎啕大哭,掙扎中被尖刀利刃劃破了脖子。

祁元修深深的看了一眼秦葉悠,她一直都保持平靜的姿態,不哭不鬧,等著他做選擇。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神醫嫡女:邪王寵妻無度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台言古言 神醫嫡女:邪王寵妻無度
上一章下一章

第90章:被綁架

16.48%
目錄
共547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