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1章:終究不是她的良人

第91章:終究不是她的良人

其實祁元修最後看她的這一眼,秦葉悠心裡已經知道他可能要放棄她了。

「祁元修,你選好了嗎?你在戰場上不是殺伐果斷的很嗎?為何現在這樣婆婆媽媽了,你再不選擇,我一個都不放了!說,你到底選哪個」

拓跋宏看到祁元修糾結,十分得意,故意刺激她。

「文如意!」祁元修終於說道,聲音極為低沉冰冷。

「元修哥哥,我就知道你會選擇我……」文如意涕淚俱下的喊道。

秦葉悠沒有動,也沒有哭喊,心口的位置好像猛然被刺穿了,她知道應該很痛,卻只是感覺到麻木。

拓跋宏對秦葉悠冷笑一聲:「怎麼樣?在你看來那麼重要的王爺,根本就不在意你,你還沾沾自喜嗎?」

字字句句猶如刀片片者她的心臟。

拓跋宏的人把文如意鬆開繩子,推到船舷,然後直接往祁元修的小船拋去。

祁元修直接接住了她,文如意緊緊的抱著祁元修,把頭埋在她的胸口,哭著說道:「元修哥哥,我就知道你回來救我,我就知道你最愛的人是我。」

祁元修木木的任由她擁抱著自己,眼睛依舊直視著秦葉悠。

拓跋宏不敢耽誤直接喊道:「快開船,趕緊掉頭。」

秦葉悠最後看了一眼祁元修,突然微微一笑,然後兩滴淚猝不及防的掉了下來。

這兩滴淚彷彿有千斤重,沉沉的砸在祁元修的心口。

看著小船上相擁的兩個人,她終於心灰意冷,原來那麼多的生死與共,那麼多的你儂我儂,在他看來不過爾爾。

他終究不是她的良人,關鍵時刻終於見到他的真心,她雖然不曾承認,可是心底還是覺得祁元修對她有感情的,他曾經救過她那麼多次,曾經許諾護她一生。

今天看來全部都是她自作多情了,既然如此,從此之後,不管多難,都要把這個男人從心裡拔走了。

「悠悠,你不要難過了,你還有我,我還會護著你的。」樊毅恬輕輕的拍著她的肩膀說道。

秦葉悠好像被針扎一樣,心口猛然一痛,她跳開來,冷冷的說道:「我自己可以保護自己,誰也不用依靠!」

那個男人曾經也說過,會守護她,結果還不是直接把她拋棄,從此以後,再也不會依靠任何人了。

文如意緩過來之後,立即對祁元修說道:「王爺,快點放箭,射死他們!」

祁元修把她從懷中推開,冷眼看著她問道:「那個船上還有我的夫人,你要射死誰?」

文如意被他眼中的冰冷嚇到了,她從來沒有見過這樣的祁元修,他的眼神彷彿能殺人一般。

「元修哥哥,你怎麼了?秦葉悠根本就不配做的你王妃,以後我會……」文如意還在說道。

追風無語的看著文如意,這女人真是愚不可及,她再說下去,王爺一氣之下極有可能一掌拍死她。

想到這裡,追風立即上前說道:「文姑娘,你剛才肯定嚇壞了吧,我帶你去船艙休息。」

文如意轉頭說道:「我沒事。」她還沉浸在關鍵時刻祁元修救了她的興奮之中呢,最後直接被追風給拖走了。

祁元修站在船頭,緊盯著前方越來越遠的大船。

當時情況緊急,他知道文如意和秦葉悠都被抓走了之後,他以最快的速度找來這條小船,現在想要追上那艘大船根本是不可能的。

這邊秦葉悠已經平靜下來,回到船艙,樊毅恬陪著她,拓跋宏居然也賴在一旁看熱鬧,彷彿看到秦葉悠神情落寞,他就極為開心。

秦葉悠對樊毅恬說道:「雖然這不是我本意,可是既然如此了,你的承諾也實現了,我接受這樣的現實,對祁元修死心,現在可以放我回去了吧?」

樊毅恬看著她悲傷卻又故作堅強的眼神,有些後悔這樣做了,沒有想到她會如此受傷。

「行,回頭我們一靠岸,我們就離開。」樊毅恬柔聲安慰道。

「樊公子,何必這樣著急呢,不如我們一起乘船遊玩一番啊,或許也可以直接到北燕一游?」拓跋宏突然閑閑的說道。

樊毅恬一愣,轉頭說道:「我們說好的,事成之後,互不干擾,你這是出爾反爾。」

「我付出那麼多,總要撈點好處,只是羞辱一番祁元修怎麼夠,這個女人怎麼說也是堂堂奕王妃,這個名銜還有點用處。」拓跋宏說完就不懷好意的笑了起來。

樊毅恬氣結,沒有想到這人居然這個無恥,明著出爾反爾,秦葉悠見識過拓跋宏的無恥,她倒是並沒有多驚訝。

「拓跋宏,你別忘了我們之間的協議,違背協議的後果,你心裡清楚!」樊毅恬警告他。

「哼,為了一個女人,值得嗎?」拓跋宏十分不屑的說了一句,然後就離開了。

「悠悠,你放心,我會保護你的,拓跋宏不敢把你怎麼樣?」樊毅恬說道。

「我累了,想要去休息一下。」秦葉悠不想再說了,有些疲憊的說道。

然後她就找了船上的一間廂房,把自己關在房間里,樊毅恬在門口徘徊半天,想要安慰他兩句,終於還是嘆口氣離開了。

秦葉悠在廂房裡並沒有休息,她盡量讓自己平靜下來,然後快速分析目前的形式。

現在看來,拓跋宏出爾反爾,恐怕早已經在岸上布置好埋伏了,現在在船上,有樊毅恬保護著,拓跋宏不敢輕舉妄動,上了岸就不好說了。

拓跋宏的卑鄙無恥她見識過,對他不抱任何希望,樊毅恬不值得依靠,所以她只能依靠自己了,而且必須要在靠岸前逃走。

聽著外面的水流聲,江水湍急,秦葉悠遊泳技能還不錯,只能拼一拼了。

她從空間內取出一袋葡萄糖喝下去,補充一下能量。

夜深人靜的時候,她收拾好東西,悄悄拉開廂房的門,走了出去,外面沒有人,她悄悄來到甲板上,尋找合適的跳水點。

「長夜漫漫,無心睡眠,原來奕王妃也在呢?」拓跋宏突然出現在她的身後,陰陽怪氣的說道,還故意喊她奕王妃。

秦葉悠轉身面對著他,眼睛里是不加掩飾的厭惡。

拓跋宏不以為意,他笑著說道:「奕王妃好像很不喜歡本太子哦,被你這樣的美人厭惡,真是讓本太子傷心呢。」

他一邊笑嘻嘻的說著,一邊緩緩的靠近秦葉悠。

「拓跋宏,你想做什麼?」秦葉悠不動聲色後退兩步,背靠著船舷,冷聲問道。

「哼,我想跟你算算我們之間的帳!在秦府,給我下藥之人就是你對不對?」拓跋宏問道。

秦葉悠微微一驚,他竟然知道。

那一天在尚書府,如果不是秦葉悠透過窗戶噴進去的迷藥,拓跋宏當時不可能被抓到現行的。

「哼,彼此彼此,這筆賬你可算不到我頭上,秦秋燕那迷情葯本來是要下給我的,那葯是你給她的吧?這樣看來,是你先對我出手,我不過是反擊而已。」

秦葉悠十分冷靜的回應道。

拓跋宏冷哼了一聲:「真是小看了你,你是怎麼知道那葯是我給的?」

秦葉悠也冷笑一聲,微微挑眉看著他:「這不是你告訴我的嗎?」

拓跋宏一怔,然後就笑不出來了,指著秦葉悠說道:「你竟然炸我的話,好,真是個厲害的小女子!對,我承認,就是我給秦秋燕,可是那個蠢貨卻搞砸了一切。」

秦葉悠雙手緊緊握成拳,努力剋制著自己的憤怒,秦秋燕縱然可惡,卻也可憐,最終落得慘死收場,而罪魁禍首卻還在這裡逍遙自在。

「你卑鄙無恥!竟然這樣利用她,她已經死了,你知道不知道?」秦葉悠忍不住質問道。

「是她自己沒用,我不過是拿我們曾經在一起逍遙快活的事情嚇唬她一下,她就乖乖的什麼都聽我的了,本來是個好棋子,可惜被你毀了,秦葉悠你打算怎麼賠我?」拓跋宏的十分無賴的問道。

直到這時候,秦葉悠才終於明白,為何秦秋燕會和拓跋宏攪和在一起了。

當初秦秋燕被拓跋宏帶走,她回去跟祁元修說了,後來她問過一句,拓跋宏把秦秋燕怎麼了?

「一個淫棍帶著一個女人,還能怎麼樣?」祁元修反問了一句。

她當時有些懊悔,可是當初她儘力阻攔了,是秦秋燕一心找死,她也沒有辦法。

估計後來秦秋燕進宮成為舒妃,拓跋宏又看到機會,趁機威脅秦秋燕,秦秋燕也不是善茬,兩人趁機攪和在一起。

「毀掉秦秋燕的人,是你,與我無關,這筆上算不到我頭上!」秦葉悠直視著拓跋宏,眼神銳利。

她這樣更加激發了拓跋宏的征服欲,他嘴角帶著淫笑說道:「小美人兒,你現在這樣強硬,等靠了岸,我有的是辦法,讓你順從我!」

「那就看你有沒有那個本事,把我弄上岸再說吧。」秦葉悠迅速翻身跨上船舷。

「你不會是想要跳下去吧?我們走的可是江心,這地下水流湍急,無數暗流,你跳下去就是找死。」拓跋宏也靠在船舷,悠悠說道。

「我寧願死,也不願落入你這小人之手!」秦葉悠說完,沒有絲毫猶豫,直接就跳了下去。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神醫嫡女:邪王寵妻無度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台言古言 神醫嫡女:邪王寵妻無度
上一章下一章

第91章:終究不是她的良人

16.67%
目錄
共547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