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2章:想要陪她一起死

第92章:想要陪她一起死

拓跋宏愣住了,他沒有想到秦葉悠竟然這樣寧死不屈!

樊毅恬在房間里似乎聽到甲板上有爭吵聲,他走上來一看,果然看到秦葉悠和拓跋宏在甲板上。

他感覺到不妙,剛剛想要靠近,只見秦葉悠已經翻身跳下船舷,他大驚,猛然撲了過去。

「拓跋宏,你這個混蛋!誰讓你動她的!」樊毅恬惱怒不已吼道。

「與我無關,是她自己想跳的,而且我也看出來了,人家本就沒指望你。」拓跋宏不咸不淡的說道。

樊毅恬來不及跟他算賬,隨即就要跳下去救秦葉悠。

這一次拓跋宏倒是有些緊張了,他一把緊緊的拉住樊毅恬的胳膊,氣憤不已的說道:「為了一個女人值得嗎?你以為我不想抓住她嗎?這下面都是暗流,誰跳下去都是九死一生,女兒再重要,能有自己的命重要嗎?」

樊毅恬看了一眼湍急的江流,看着越飄越遠的秦葉悠,狠狠的捶了一下船舷。

「拓跋宏,我們的合作到此結束!別拉我,我要下去救她!」樊毅恬憤恨的說道。

「別啊,樊公子,女人如衣服,兄弟如手足,利益如生命啊,我們合作還是要繼續的。」拓跋宏立即嬉皮笑臉的貼了上來,可就是不鬆手。

秦葉悠跳下去之後,才發現情況比自己想像的更加嚴峻。

江水湍急,江底的暗流,席捲着她,冰冷的江水幾乎要把她凍透了。

她拼進全力掙扎在水面上,竭力往前游著,她能感覺到自己身上的力氣在慢慢的流逝,四周都是茫茫江面,分不清方向。

看來今天就要葬身於此了,最後一絲力氣也消息殆盡的時候,她終於放棄了。

任由自己隨着江水沉浮漂流,最後一刻她腦海里出現的竟然還是祁元修那張清冷又極為俊美的臉,她鼻子一酸,暗嘆自己真沒出息。

如果有來生,再也不要遇見他了吧。

祁元修站在船舷上,夜色無邊,夜風清冷,他內心的隱約感覺到陣陣不安。

他上岸之後,立即找了一艘戰船,快速追擊拓跋宏的船,本想讓追風先帶文如意回府,文如意卻執意跟着他,說不放心他一個人去。

其實她只是想要趁機阻止祁元修救秦葉悠,好不容易擺脫了秦葉悠,怎麼能讓她再回來?

「王爺,前方江面上好像有人!」突然有人驚呼一聲。

祁元修立即指揮船隻靠近,坐在船艙打盹的文如意聽到之後,也立即驚醒過來。

等大船微微靠近之後,祁元修只看了一眼那個漂浮在江面的身影,感覺自己全身的血液都要凝固了,他人的出來,那個身影就是秦葉悠!

他沒有一絲猶豫,立即就要跳船,追風就站在他旁邊,立即死死的拉住他。

「王爺,您看,前面就是一個巨大旋渦,您現在下去九死一生,太危險啦!」

追風喊道。

文如意也沖了上來:「元修哥哥,你不要下去啊,秦葉悠說不定已經死了,我不准你去冒這個險。」

「追風,聽我的命令,如果我有什麼事,所有的事情教給虎翼營副帥程勇,府里的事情教給福伯處理!」祁元修十分冷靜的交代後事。

追風和文如意都震驚了,他竟然為了秦葉悠,把自己的生死都置之度外了。

追風不肯鬆手,可是他的內力哪裏敵得過祁元修。

祁元修微微發力,把追風震開,隨即直接跳入江水中。

文如意尖叫一聲撲過去,根本來不及抓住他,她哭喊道:「為什麼?你為什麼為了她連命都不要了?」

祁元修在江水中奮力向秦葉悠遊過去,緩緩的一點點靠近。

他喊道:「秦葉悠,你等我,我這就來救你了。」

等他終於游到秦葉悠的身邊,看到她臉色蒼白,緊閉雙眼,全身冰冷,沒有一絲活着的氣息。

她死了?這個想法一閃過,祁元修感覺自己的心口傳來一陣劇痛,他瞬間想要毀滅一切。

她死了,這個世上再也沒有秦葉悠了,她再也不會對着他笑的那麼好看,再也不會像個小狐狸一樣跟他鬥智斗勇,再也不會在他生病的是時候,溫柔照顧她了。

他萬念俱灰,心裏想着索性跟她一起沉入江低底

直到這時候,他才真正感覺到這個女人對她來說有多重要,他緊緊的摟着秦葉悠。

抬頭看一眼天上的明月,回想自己的前半生,他的人生幾乎都是蒼白的,算計,陰謀,仇恨等等。

只有遇到她之後,他的人生才開始有了別的色彩,溫暖,幸福,開心,歡樂。

他一直行走帶煉獄,她就像是一道光,照進他的生命,為何老天又要把她奪走!

他不允許,絕對不允許!

「秦葉悠,我不准你死!我要你生生世世都陪伴在我身邊!」祁元修說完就擁着她,奮力往前游。

他要救活她,不惜一切代價也要救活她,這是他現在唯一的想法。

祁元修終於帶着秦葉悠上了船,追風趕緊接過秦葉悠,文如意撲上去扶著祁元修。

追風很快試了一下秦葉悠的脈搏,轉頭震驚的對祁元修說道:「王妃她,已經沒有脈搏了。」

「不可能!她不能死!」祁元修喘著粗氣,一把推開文如意,沖了過去。

他右腿跪在地上,左腿屈膝,把秦葉悠放在左腿上,不停的摁壓她的背部,直到她不在往外吐水。

然後又把她放平,打開她的口腔給她度氣,秦葉悠一直沒有反應,可是祁元修就是不放棄,一直在搶救她。

突然追風看到她的手指動了一下,大吃一驚,語無倫次的喊道:「動了,她的手指動了。」

祁元修趕緊試了一下她的脈搏,果然開始跳動了,他終於鬆了一口氣,緊緊的摟住秦葉悠,喃喃的說道:「我就知道,你不會死了的,你不會捨得丟下我的。」

追風和文如意震驚到看着祁元修,看着他眼裏的淚水滴落下來,王爺竟然哭了!

追風追隨起祁元修這麼多年,陪他一起經歷過那麼多的風浪坎坷,多麼艱難的時刻都陪他熬過來,從來沒有見他哭過。

這一次,王爺竟然為了王妃哭了!

文如意心如刀絞,她這才知道,原來元修哥哥真正在意一個人是這樣的,原來他也會為了女人哭,原來為了救心愛之人,他也會不顧自己的性命。

祁元修緩過來,直接抱着秦葉悠進了房間,他不讓任何人靠近,自己親自照顧她。

秦葉悠雖然有了心跳脈搏,但是一直昏迷,而且很快就起了高燒,全身哆嗦。

祁元修把自己的真氣源源不斷的度到她的體內,幫助她護住心脈,等秦葉悠的微弱的心跳稍微有力一點的時候,他打開房門。

「追風,打一盆冷水,拿兩塊帕子。」他吩咐了一聲,一直守在門口的追風看了一眼祁元修,發現他的臉色分外蒼白。

「王爺,您是不是把真氣都度給王妃了?您剛剛收過重傷,元氣本就打傷,再把真氣都輸出,對您也很危險的啊,讓屬下代替您吧?」

「不用,我沒事,你按照我說的去做就行。」祁元修就連聲音里都透著疲憊。

祁元修幾乎搭上半條命,一夜未免,終於護住了秦葉悠的命。

一下船祁元修就讓追風立即去請張太醫,他一路抱着秦葉悠回到奕王府,把她安置在怡然居他的寢殿內。

張太醫匆匆而來,見到祁元修如臨大敵的神色,他頓時更加緊張,趕緊為秦葉悠診脈。

診脈結束,他鬆了一口氣說道:「王爺放心,王妃雖然脈象文弱,但是已經沒有危險了,她體內有一股真氣護住心脈,想必昨夜十分兇險,現在已經過危險期,只是風寒未愈,寒氣侵體,還需要好好休養。

「那她現在為何還昏迷不醒?」祁元修不放心的問道。

「王妃勞累過度,身體極為虛弱,現在的昏迷也是機體的一種自我保護措施。」張太醫安慰道。

祁元修終於鬆了一口氣,可是他依然不肯讓別人來照顧秦葉悠,一直守護在她身邊,等着她醒來。

秦葉悠醒來的時候,已經是第二天傍晚了,她轉頭一看祁元修趴在床頭,已經睡著了。

祁元修,最終還是你救了我嗎?

既然已經拋棄我,我也已經接受現實,你為何還要救我?

想到他說出選擇文如意的那一刻,她的心口依舊絞痛,不願再看着他,雖然全身無力,她依然硬撐著起身。

祁元修聽到動靜,驚醒過來,看到秦葉悠已經醒來,他立即扶着她問道:「你怎麼樣了?你現在還很虛弱,躺着別動。」

秦葉悠掙扎不過,她躺了回去,然後推開他的手,冷冷說道:「多謝王爺救命之恩。」語氣疏離冷漠。

祁元修看着自己被推開的雙手,低聲說道:「你在怪我對不對?」

「我哪裏敢怪王爺,我得感謝王爺,讓我看清現實,不再自作多情。」秦葉悠閉上眼睛說道,她不想在他跟前掉淚。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神醫嫡女:邪王寵妻無度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台言古言 神醫嫡女:邪王寵妻無度
上一章下一章

第92章:想要陪她一起死

16.85%
目錄
共547章
倒序